🏡
PTT小說網
x
    目光轉動,張若塵看向空間玲瓏球,其內的數萬聖明舊部,盡皆身受重傷,身體出現殘缺,有不少更是瀕臨死亡,若不及時出手救治,只怕就回天乏術。

    張若塵取出大量生命之泉,送入空間玲瓏球內。

    頓時,生命之泉化作靈雨,灑落在每一個聖明舊部的身上,滲透進入他們的體內,融入血脈之中。

    現如今,接天神木樹幹正在將神力融入接天神木幼苗,使得接天神木幼苗得以快速成長,所衍生出的生命之泉,也就變得越來越多。

    只要接天神木幼苗完全融合樹幹的精華,必會成長到驚人地步,届時,乾坤界本身也會相應的擴張。

    在張若塵看來,收取接天神木樹幹的最大意義,便是成就接天神木新苗。

    接天神木新苗成長得越好,乾坤界的修煉條件便會越好,那將是張若塵重建聖明的根基所在。

    看著數萬聖明舊部的情况逐漸轉好,張若塵卻皺起了眉頭,沉聲道:“好狠,竟然傷了所有人的聖魂,這是要他們即便活下來,修煉之路也就此斷絕。”

    生命之泉的確是能够快速治好大家肉身的傷,卻無法治癒聖魂所受的創傷,除非接天神木重新生長為一棵真正的神樹,到那時,才能治癒各種傷勢。

    包括燕凱旋在內,數萬聖明舊部,無一例外,聖魂均是受創,且是傷及根本,應該是魂界的某種秘術所導致。

    很顯然,對方這是刻意為之。

    就在這時,木靈希插話道:“我懂得一種秘法,能够治癒聖魂所受的創傷。”

    聞言,張若塵連轉頭看向木靈希,道:“靈希,你確定可以嗎?”

    “放心吧,我一定會讓他們全都恢復如初。”木靈希微笑道。

    這種時候,張若塵也來不及多想,不由點頭道:“那好,你先幫他們療傷,我去尋找十二皇叔,記住,千萬不要太勉强。”

    “嗯,我心裡有數。”木靈希點頭道。

    “塵爺,我去幫小聖女的忙。”首鼠連忙道。

    張若塵沒有說什麼,一揮手,將木靈希、首鼠和燕凱旋盡皆收入空間玲瓏球內。

    沒有半刻停留,張若塵立刻催動流光功德鎧甲,爆發出千倍音速,向東南方向趕去。

    當務之急,自然是要先去搭救明江王。

    燕凱旋所說的東南方向,並非是在聖明城外,而是在聖明城內。

    天堂界派系動作太快,將聖明城整個封鎖起來,根本沒有任何人能够逃出去,明江王等人不過是衝破一群天堂界派系强者的圍困,沒有像燕凱旋一樣被擒住,但他們並未就此脫離險境。

    一邊向燕凱旋所指的方向飛掠,張若塵一邊釋放出自身强大的精神力,全力蒐索明江王的踪迹。

    空間玲瓏球內,木靈希以指甲劃破自己的手腕,散發冰寒氣息的鮮血,頓時湧現出來。

    自從覺醒冰凰血脈後,木靈希體內的血液,便不再是普通人類的血液,而是鳳凰血。

    “小聖女,你這是做什麼?“首鼠既驚訝又疑惑的問道。

    木靈希表情略顯嚴肅,道:“想要治癒他們聖魂所受的傷害,唯有使用我體內的鳳凰血,配合鳳凰族的秘術。”

    “啊?那得用掉你多少血啊?要是塵爺知道,肯定不會讓你這麼做的。”首鼠滿臉緊張之色。

    木靈希低語道:“正因如此,我才沒有告訴他,其實我心裡很清楚,以我現在的實力,根本幫不了他太多,但我還是想盡所能的去幫他。”

    “可是,小聖女你撐得住嗎?”首鼠很是擔心道。

    木靈希道:“放心,不會有問題,如果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好,那豈不是顯得我太沒用?好了,我們開始吧,你來幫我。”

    首鼠連連點頭,木靈希都將話說到這份上,他還有什麼可說的,他雖然貪生怕死,但只要是他力所能及的事情,他也絕不會推辭。

    當即,木靈希和首鼠行動起來,以鳳凰血配合鳳凰族秘法,為數萬名聖明舊部治癒聖魂的創傷。

    城門兩場戰鬥所造成的動靜太大,早已是將留守在聖明城中的所有天堂界派系强者驚動,不由紛紛向城門這邊趕來。

    “商子烆雖然已經不在聖明城內,可留在聖明城中的强者卻仍舊不少,張若塵孤身一人闖進去,雖勇氣可嘉,但卻並不可取。”

    “魂界的封古道、瑞亞界的蚩昇、洪陽界的紫玲瓏和姹界的顧天陰,個個都是臨道境的絕頂强者,實力猶在蒼龍和焱霸之上,張若塵對上他們,勝算極低。”

    “封古道堪稱魂界大聖之下第一强者,甚至於他曾利用魂界秘術,偷襲過一比特不朽大聖,將那位不朽大聖重創,險些便能得手,如今,被封古道以持魂大法操控的聖王强者極多,九步聖王都有數十尊,單單他一人,便能對張若塵造成巨大威脅。”

    “蚩昇也不差,其乃是霸神殿大聖之下第一强者,隱隱也是瑞亞界的領袖人物,肉身極其強橫,傳聞其雙臂、雙腿、頭顱、脖頸等,都已不朽化,一般手段,根本就無法對其造成實質傷害。”

    …………

    眼見張若塵殺入聖明城,很多觀戰的修士,都不禁為他歎息起來。

    在他們看來,張若塵這般單槍匹馬殺進城,無異於是羊入虎口。

    只要那幾尊頂尖强者出手,張若塵別說救人,能否全身而退,都是一個問題。

    看著一片破敗的聖明城,還有那遍地的屍骨,張若塵不禁怒火中燒,這些都是聖明的子民,其中大部分更是普通人,天堂界派系的那些人,竟然也能够下得去手。

    覆滅聖明城,商子烆分明是想釜底抽薪,徹底絕聖明的根,當真是歹毒之極。

    “商子烆,你是在找死。”張若塵握緊拳頭,心中殺意勃發。

    從未有一刻,他是如此的想殺一個人。

    實在是商子烆已經觸及他的底線,不殺之,不足以消他心頭之恨。

    “轟。”

    一道震天動地的巨響,將張若塵的思緒拉回現實。

    巨響就在他的正前方,力量波動極强,應該是一比特聖王境强者自爆所致。

    感受到這股力量,張若塵的心不禁一緊,當即施展出空間挪移。

    空間泛起道道漣漪,張若塵憑空出現在距離自爆點很近的一座聖山上。

    這座聖山不算太高,但卻彌漫著十分濃郁的聖氣,是難得的修煉寶地,本應神聖祥和。

    但此刻,這座聖山卻在染血,多位頂尖聖者,乃至聖王,將鮮血灑落在聖山之上,血腥氣息與肅殺氣息彌漫開來。

    張若塵的目光鎖定在一塊山石之上,準確說是躺在山石上的一個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十二皇叔——明江王。

    明江王情况十分糟糕,半邊身體都已經被打得破破爛爛,胸前更是插著一支箭,還未來得及拔出。

    在明江王身邊,有著四人在忠心守護,這四人張若塵都很熟悉,正是當初明江王麾下最頂尖的大將,如今個個都已成為聖者之王。

    如果沒有他們在,明江王絕不可能支撐到現在。

    原本燕凱旋也跟在明江王身邊,卻被天堂界派系的强者擒住。

    不用想也知道,剛才自爆的聖王,定是明江王麾下的大將無疑。

    “區區一步聖王,竟然還想靠自爆拉我們墊背,未免太過天真。”

    一名天堂界派系的聖王强者冷笑道。

    剛才的自爆,著實是將他們嚇一跳,但卻並未有人囙此而丟掉性命。

    聖王境强者,通常都很惜命,真正敢自爆之人,可謂是少之又少。

    “嗯?張若塵。”

    猛然間,一名强者察覺到了張若塵的存在。

    “快退。”

    沒有半刻遲疑,所有追殺明江王的天堂界派系强者,立刻選擇退走。

    沒辦法,張若塵如今是凶名在外,他們並未頂尖强者,遇到張若塵,不退,那就只能等死。

    “魔音,解决他們。”

    張若塵沉聲道。

    頓時,魔音從張若塵的脊柱骨中鑽出,釋放出諸多藤蔓,纏繞向所有退走的天堂界派系强者。

    “啊。”

    頃刻之間,有天堂界派系强者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張若塵並未去過問,身形閃動,出現在明江王所躺的那塊岩石旁。

    “參見太子殿下。”

    明江王身邊僅剩的四名大將,均是激動不已,連忙單膝下跪,向張若塵行禮。

    張若塵的到來,無疑是讓他們有了主心骨,在絕望的邊緣,重新看到了生的希望。

    “都起來。”

    說話的同時,張若塵一揮手,將數百滴生命之泉灑落,滲入明江王和四名大將的體內。

    四名大將都傷得不輕,身上傷痕累累,幾乎快要支撐不住。

    得到生命之泉的滋養,四名大將的傷勢得以快速復原,身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就連明江王那般重的傷勢,也都在快速恢復,破破爛爛的半邊身體,得以恢復如初。

    過得片刻,明江王坐起身來,雖然臉色依舊蒼白,卻已經沒有生命危險。

    “王爺。”

    看到明江王恢復行動能力,四名大將不由很是激動。

    “若塵,你不應該回來的,聖明城已經徹底淪陷,誰也無法改變什麼。”明江王搖頭歎息道。

    當初攻打淩霄天王府時,明江王便已經是聖王境强者。

    隨著昆侖界復蘇,明江王得到諸多機緣,修為突飛猛進,達到九步聖王境界。

    在聖明城中,明江王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强者。

    張若塵看著明江王,肅然道:“聖明城乃是聖明的根,身為聖明皇太子,我豈能不回來?難道要讓我眼睜睜看著聖明的子民,都被屠戮殆盡嗎?”

    “我明白你的心情,我又何嘗不想守護聖明城,守護聖明的子民?可這次的敵人真的太過可怕,我本以為修煉到九步聖王境界,便能無懼挑戰,可對方隨便一人出手,便將我重創,若非靠著皇兄留下的一件保命之物,我早已死在對方手中。”

    “我雖保住了性命,卻無法保護聖明子民,眼睜睜看著對方出手,一掌將半座城打得沉陷下去,太多聖明子民,囙此而慘死。”

    “還有凱旋、王寂他們,為了保護我,死的死,傷得傷,如今就只剩下他們四個,是我無能啊,看著部下、子民被敵人殺死,卻什麼都做不了!”

    說到最後,明江王不禁潸然淚下。

    看到太多的慘狀,哪怕以他修煉千餘年的心境,也近乎於崩潰,內心深處湧現出濃濃的絕望。

    想起當初聖明中央帝國傾覆,聖明一脈遭受瘋狂打擊,明江王都挺了過來,帶領舊部蟄伏,等待光復聖明的時機。

    可這一次,明江王卻是徹底絕望,覺得聖明沒有了希望,將徹底覆滅。

    ……

    (上次寫歌詞的活動,第一首歌“憶往事”已經找歌手製作了出來,還不錯,應該近幾天就要發到公眾號上,大家可以去聽聽。

    歌詞:天庭地獄兩相隔,千萬年來戰火戈

    縱使昆侖人傑多,奈何腹背奸人多

    聖僧縱觀古今來,衣缽唯有若塵托

    若塵縱有驚天賦,生平少有惡戰磨

    聖道修行終有缺,血脈至聖成阻隔

    若要擔起昆侖劫,唯有拋脈轉世磨

    道難覓,情難釋,千古劫,情纏絕

    本是兩情事如畫,父輩情若是一家

    怎奈生的這亂世,陰陽生死一劍隔

    造化生,滴血死,佳人心,血不止

    重生入這弱病軀,你已成尊世人矚

    八百年前那一幕,我又怎能就此輸

    念白:池瑤,八百你年前的恩恩怨怨,我想會有了結的吧。

    女:

    八百年前一幕幕,你又怎知我的苦

    世人皆知我神武,負你並非我做主

    生的這世妖魔舞,你我怎享情字福

    然你此生賦异禀,怎可舍蒼生獨活

    這一世情絕來生執手天涯

    念白:你知百年前死於我手,可知那一劍連同我的心一起斬滅,我知百年後你會狠我,可我為了蒼生你我,這是不得不做出的選擇,來生很長我想你應該慢慢會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