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偌大的聖明城中,自然不止張若塵和天堂界派系的數十尊九步聖王,城中還有一支天堂界派系的軍隊,以及少量被追殺的聖明舊部。

    就像明江王等人,便是遭到天堂界派系的一支聖王隊伍的追殺,若非張若塵及時趕到,他們要麼是全部戰死,要麼就被擒住,變得像城門口那數萬名聖明舊部一樣。

    張若塵在得到帝皇氣運加身後,便是調動聖明城的天地偉力,對所有正在城內逃遁的聖明舊部,加以保護。

    如今,在天堂界派系大軍追殺下,得以保住性命的聖明舊部,一共還有五萬四千餘人。

    能够活下來,並非是因為這些聖明舊部有多强,而是他們充分利用了地利優勢。

    當然,若是再拖延一段時間,這些聖明舊部,或許就會全軍覆沒。

    此時,但凡活下來的聖明舊部,盡皆激動無比。原本他們和明江王一樣,都只剩下絕望。

    但現在,他們卻是重拾希望。

    “太子殿下無敵,殺光這些劊子手。”

    幾乎所有城中的聖明舊部,都在發出高呼聲。

    很多聖明舊部都在落淚,親眼看到自己的親人朋友被屠戮,他們卻什麼都做不了。

    如今,一切發生改變,他們的太子殿下所向無敵,將為他們死去的親人朋友,報仇雪恨。

    當初張若塵被逼離開昆侖界,參與圍攻淩霄天王府和無頂山的聖明舊部,絕大部分都遷入聖明城,朝廷的力量則是全部撤離。

    池瑤已經成神,根本就不擔心聖明舊部掀起任何風浪來。

    一座破敗的古殿中,蔡家老祖蔡沅席渾身是血,胸口有著兩個極大的窟窿,臟腑嚴重受損,傷勢可謂是極重。

    “哈哈哈,太子殿下歸來,所向無敵,聖明絕不會亡。”蔡沅席强行站起身來,放肆大笑。

    下一刻,蔡沅席噴出一大口鮮血,夾雜著大量臟腑碎屑,身體搖搖欲墜。

    “老祖宗。”

    蔡家聖主連忙上前,伸手將蔡沅席輔助,臉上滿是擔憂之色。

    蔡沅席緩緩坐下,目光掃過在場的數十比特蔡家强者。

    彙聚於此的,乃是蔡家最精銳的力量,盡皆為聖境以上修為的强者,聖王都有三比特,分別是蔡家聖主、蔡桐和蔡經綸。

    當然,蔡沅席也是聖王境强者,且修為遠超其他三比特聖王。

    而這也是得益於昆侖界復蘇,要不然,即便蔡家底蘊再深厚,也休想在如此短時間內,接連誕生出三比特聖王來。

    “我們蔡家,隨張家征戰天下,建立起聖明中央帝國,聖明乃是我們蔡家的根,你們記住,無論在任何時候,都絕不可背叛聖明。”

    “我已經不行了,無法看到聖明重新建立起來的那一天,但我相信太子殿下,一定能够給所有聖明子民一個美好的明天,今後,你們要好好輔佐太子殿下,就如我們蔡家先祖輔佐張家先祖那般,建立萬世不朽的基業,咳咳。”

    說到最後,蔡沅席再度咳出一大口血來,氣息快速萎靡下去。

    “老祖宗,您別說話了,您一定不會有事的。”

    蔡家諸聖均是跪在蔡沅席的身前,面露悲戚之色。

    蔡沅席面露笑容,眼中沒有顯露出絲毫對死亡的恐懼,道:“八百年前,我本應該與聖明共存亡,但為了保全蔡家,而不得不委曲求全,降於池青中央帝國,我是一個罪人,死亡,對我而言,其實是一種解脫,我該去地下陪我那些好兄弟了。”

    “老祖宗。”

    蔡家諸聖均是低下頭,淚水不斷滴落。

    他們都知道老祖宗心中的苦悶,卻無法為其分擔,身為蔡家子孫,他們實在太過無用。

    就在這時,張若塵的聲音忽然響起,“閣老,您忍辱負重,為我聖明保存力量,如今聖明尚未重建,還有許多事情,需要仰仗閣老,您又豈能早早逝去?”

    話音未落,破敗的古殿中降下甘霖,乃是生命之泉所化,灑落在古殿中所有蔡家强者的身上,治癒蔡家强者所受的創傷。

    “太子殿下。“

    蔡沅席眼中滿是激動之色,不禁老淚縱橫。

    張若塵與強敵廝殺之際,還能够注意到他,著實讓蔡沅席心中充滿感動。

    得生命之泉滋養,蔡沅席身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癒合,五臟六腑得以完全修復。

    “砰砰。“

    強勁的心跳聲,從蔡沅席的胸膛內傳出,勃發出强大的生機。

    雖說蔡沅席的傷勢,未能完全治癒,卻已經沒有生命之危。

    “老朽定當為聖明,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蔡沅席站起身來,慷慨激昂道。

    能得張若塵理解,他再無心結,重建聖明,將是他餘生唯一的目標。

    蔡家先祖能輔佐張家先祖建立不朽基業,他蔡沅席同樣能够做到。

    除卻蔡家這邊,張若塵還取出大量生命之泉,去為其他聖明舊部療傷,他絕不允許再有任何一名聖明舊部死去。

    看到那些聖明舊部的慘狀,張若塵心中也越發的憤怒,這些天堂界派系的人,全都不可饒恕。

    調動聖明城的天地偉力,張若塵將那些追殺聖明舊部的天堂界派系强者,盡皆鎮壓,抓攝到身邊,扔給魔音。

    這些天堂界派系的强者,在聖明城中肆意殺戮,不知有多少聖明舊部,死在他們的手中,可說是萬死都難恕他們所犯下的罪孽。

    緊接著,張若塵又施展手段,將所有倖存下來的聖明舊部,彙聚到身邊。

    “參見太子殿下。”

    所有聖明舊部,都跪伏下來,恭敬向張若塵行禮。

    在他們眼中,張若塵已經是聖明的無上大帝,是不敗的戰神,心中對張若塵充滿敬畏。

    “都快起來,從今以後,修為只要達到半聖以上,都無需行跪拜之禮。”張若塵一邊說話,一邊伸手將蔡沅席扶起來。

    五萬四千餘名聖明舊部,均是站起身來,無比激動的看著張若塵。

    但凡活下來的聖明舊部,盡皆是修士,且實力不算太弱,至少也是魚龍境的修為,其中更有不少半聖,乃至聖者,算得上是聖明舊部中的精英。

    這其中有著不少張若塵熟悉的面孔,當初曾隨他攻打淩霄天王府,再打上無頂山,比如秦雨桐、白玄霜、白玄雨等,實力盡皆有著極大提升。

    “聖明城雖然毀了,但我會在乾坤界中,為你們建一座更大的聖明城,聖明絕不會滅亡。”張若塵高聲說道。

    “太子殿下萬歲。”

    “太子殿下萬歲。”

    …………

    所有聖明舊部都忍不住激動呐喊起來,心中對張若塵充滿崇敬。

    張若塵取出空間玲瓏球,將所有聖明舊部,盡皆收了進去,與先前救下的那些聖明舊部,安頓在一起,讓木靈希為他們療傷。

    等到一切塵埃落定,再將他們安排到乾坤界中不遲。

    數以萬計的天堂界派系修士,全都淪為魔音的養分,淒厲的慘叫聲,此起彼伏。

    如此畫面,無疑是怵目驚心。

    “看來,城中所有天堂界派系的强者,都無法倖免,張若塵是不打算放過任何人了。”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天堂界派系這次攻打聖明城,算是徹底觸及到了張若塵的逆鱗,張若塵豈會善罷甘休?”

    “好霸氣的張若塵,好可怕的張若塵,恐怕也只有他才敢如此肆無忌憚的殺戮天堂界派系的强者。”

    “奇怪,都過去這麼長時間了,商子烆怎麼還沒有帶人趕回來?難道是出現了什麼意外嗎?”

    …………

    一些與天堂界派系走得很近的修士,此刻不免有些著急起來。

    他們已經傳訊給商子烆,奈何苦等許久,也不見商子烆帶人折返。聖明城中如此多天堂界派系的强者,難道商子烆都打算放弃掉嗎?

    聖明城外的一處僻靜之地,三道身影遙遙眺望聖明城中的情况。

    如果張若塵在此,就會認出,這三人正是天初仙子、屠夫和呆子。

    “天女殿下,看來我們是無須出手了,真沒想到張若塵居然如此厲害。”呆子面露笑容道。

    天初仙子淡淡道:“我有說過要出手嗎?”

    呆子連忙道:“沒有,沒有,我們就隨便過來看看熱鬧,看熱鬧挺好。”

    “洛姬姐姐,你不是在洛水修行嗎?怎麼也會來到聖明城外?”

    就在這時候,一道略帶俏皮的聲音響起。

    天初仙子當即轉過身來,正好看到身著紫衣的千星天女踏著紫霧而來。

    下一刻,千星天女來到近前,立身在天初仙子的旁邊。

    天初仙子微笑道:“晨靜,想不到你也來了昆侖界,怎麼這麼久也沒來找過姐姐?”

    “昆侖界如今這般熱鬧,我又豈能錯過?我知道姐姐一直忙於閉關修行,也就沒去打擾姐姐,倒沒曾想會在這裡遇到姐姐。”千星天女淡淡的道。

    天初仙子道:“你是為張若塵而來?”

    “難道姐姐不是?”千星天女反問道。

    天初仙子眼中閃過一抹异色,卻是並未做出回答,只是轉過頭,重新將目光投向聖明城。

    而千星天女也沒有再說什麼,同樣是看向聖明城,她的本源神目,可將城內的一切都看得十分清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