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眼見木靈希和陰夙聖王即將開戰,那些魔道修士不由紛紛彙聚到一起,同時將魔氣收斂。

    一縷縷金色的陽光,穿透黑雲,自天外灑落而下,好似佛光普照,令得籠罩在血神教上空的黑雲快速消散。

    所有魔道修士都陷入了沉默,氣氛顯得格外的壓抑,面對張若塵,他們已經提不起反抗的心思,只剩下絕望。

    張若塵踏著天河,一步一步來到嬰主峰前,繼而出現在歸元神宮外的寬闊廣場之上。

    “參見教主。”

    以孫大地、元星長老、海靈印、天機法王和解無跡五位聖王為首,血神教諸聖,均是躬身向張若塵行禮。

    而那些聖境之下的弟子,則是盡數跪拜而下。

    張若塵面露微笑,道:“都免禮。”

    “謝教主。”

    血神教諸聖當即挺直身軀,非聖境弟子亦是站起身來

    此刻,血神教上下所有人,均是將目光投向張若塵,眼神顯得格外炙熱,有敬畏,更有激動。

    在他們近乎絕望的關頭,張若塵踏著天河歸來,震懾群魔,在他們眼中,張若塵簡直就是天神下凡,力挽狂瀾,讓他們重拾希望。

    張若塵的目光掃過廣場上的所有人,朗聲道:“血神教雖遭逢大劫,但有你們在,血神教必能重現昔日的輝煌。”

    繼而,張若塵一揮手,將海冥法王四人放了出來,道:“元星長老,背叛血神教者,該如何處理?”

    元星長老看了海冥法王四人一眼,眼中泛起極為可怕的殺機,聲音變得極為低沉,道:“啟稟教主,叛教者,殺無赦。”

    聽到這話,海冥法王四人頓時驚恐不已,連忙求饒道:“教主饒命,再給我們一次機會。”

    “敢做叛教之事,你們就應該知道會有怎樣的後果,做出錯誤的選擇,就需要為此付出代價。”張若塵冰冷道。

    對於叛徒,他從來都不會姑息。

    “教主……”

    海冥法王四人還想說什麼,可惜已經沒有機會。

    張若塵很是隨意的拍出一掌,海冥法王四人的身體均是爆碎開來,化為四團血霧,只有四顆聖源得以保留下來。

    在星羅城時,他之所以沒殺海冥法王四人,就是想要當著所有血神教弟子的面,將他們殺死,讓血神教所有弟子都知道,膽敢叛教,無論是什麼人,都只有死路一條。

    看到這一幕,以殤字天宮宮主為首的一眾叛教者,臉色都在瞬間變得蒼白無比,一些人更是直接癱倒在地,被嚇得昏死過去。

    連海冥法王四人都死了,他們還有希望活下來嗎?

    “唰。”

    張若塵猛然轉過身來,看向那一眾投降於黑魔界的叛徒,眼中泛起可怕的寒光。

    他不僅僅痛恨這些人的背叛,更痛恨他們幫著黑魔界屠戮血神教弟子,絕對不能饒恕。

    “饒……”

    一股無形的空間波動擴散開來,殤字天宮宮主的話還未說出來,身體便是四分五裂。

    緊接著,其他叛教者也都步了殤字天宮宮主的後塵,沒有一絲反抗之力。

    張若塵一招手,將十餘顆聖源收取過來。

    血神教如今一共有著兩百八十多名半聖,這還是因為昆侖界復蘇的緣故。

    張若塵想了想,取出兩百六十多顆聖源來,連帶著滅殺叛徒所得的聖源,一併分配給那兩百八十多名半聖。

    連番大戰,張若塵得到了大量的聖源,就算是九步聖王的聖源,他都有一大堆。

    可惜,血神教的半聖太少,不然就可以大批培養出聖者來。

    得到聖源,所有半聖弟子不禁都激動無比,“謝教主賞賜。”

    “這是你們應得的。”張若塵笑道。

    叛教要受到懲罰,忠誠於血神教,自然應該得到獎賞。

    等到這兩百八十多名半聖,都突破成為聖者,血神教的實力將會大增,不至於因為此次的劫難,而一蹶不振。

    目光轉動,張若塵看向木靈希和陰夙聖王。

    在他處理叛徒的短暫時間裏,木靈希和陰夙聖王的氣息,均是已經攀升到了極致。

    陰夙聖王的身後,黑雲湧動,陰氣彌漫,籠罩方圓數百裏,一頭千丈長的凶禽盤踞在黑雲之中,體外燃燒著黑褐色的火焰,卻沒有半點熱度,反而是冰寒刺骨。

    “咕。”

    黑色凶禽發出一聲無比尖銳的鳴叫聲,無形的音波,向著四面八方擴散。

    張若塵展開空間領域,籠罩住整個嬰主峰,使得血神教上下,均未受到衝擊。

    而那些魔道修士,則沒有如此幸運。

    “啊。”

    一些修為較弱的魔道修士發出痛苦的慘叫聲,徑直從半空中掉落而下。

    黑色凶禽的鳴叫聲,極為可怕,奪魂攝魄,能够直接對聖魂進行攻擊,非一般人所能够抵擋住。

    “那是什麼凶禽?怎麼會如此可怕?”

    賀源驚訝問道。

    長有血盆大口的中年男子沉聲道:“那是九幽陰雀,昔日與鳳凰一族齊名的可怕凶禽,傳聞起源於陰間,凝聚海量陰煞之氣孕育而成,象徵死亡。”

    “原本九幽陰雀一族,是生活在昆侖界,後來整體遷入黑魔界,陰夙擁有著九幽陰雀的血脈,且得以順利激發出來,比之真正的九幽陰雀,也不弱多少。”

    “而且,陰夙修煉的是天魔九幽圖,與九幽陰雀血脈完美契合,同階一戰,真正的九幽陰雀,也未必能是她的對手。”

    聞言,賀源及一眾魔道修士,均是露出震驚之色,顯然沒想到,陰夙聖王竟是擁有著如此可怕的凶禽血脈

    “如此看來,陰夙聖王應該有望保住性命,哎。”賀源歎息了一聲,眼中滿是羡慕之色。

    奈何,這個機會並不屬於他。

    只能說,他沒有陰夙聖王那般大的魄力,敢於向張若塵發起挑戰,自然也就沒辦法得到這樣的機會。

    陰夙聖王目光冷冽的看著木靈希,道:“我會讓你知道,九幽陰雀要比鳳凰更加强大,我們這一族,才是飛禽中的霸主。”

    “是嗎?那我倒是很想見識一下。”木靈希淡笑道。

    在木靈希的身後,神聖光芒綻放,冰凰身軀越發凝實,釋放出令百鳥臣服的浩瀚威嚴。

    漫天的雪花飄落,化作一隻只禽鳥,圍繞著冰凰飛舞,形成百鳥朝鳳的驚人異象,美輪美奐。

    看到木靈希那淡定的模樣,陰夙聖王不由冷笑一聲,道:“你馬上就會知道你我之間的差距。”

    說罷,陰夙聖王雙手結印,身後黑雲中的凶禽張開嘴巴,吐出一道九幽陰冥火,席捲向木靈希。

    九幽陰冥火能够直接焚燒聖魂,也能破壞修士的根基,陰毒無比,一旦臨體,任誰都會有大麻煩。

    木靈希絲毫不顯慌亂,很是隨意的一揮手,身後的冰凰頓時扇動翅膀,形成一道可怕的罡風。

    “嘭。”

    九幽陰冥火瞬間被罡風撕碎,化為無數火星,向著四面八方飛濺而去。

    “轟。”

    火星雖小,可墜落到地面後,立刻便是將地面炸出一個巨大的坑洞來。

    頃刻間,地面上被炸出數以萬記的坑洞,大小不一,小的僅有數丈,大的則達到百丈,宛如遭到無數隕石撞擊。

    一旁的魔道修士紛紛倒退,生怕遭到波及。

    張若塵還未對他們下殺手,如果被木靈希和陰夙聖王的戰鬥波及而死,那未免太過冤枉。

    “小師弟,黑魔界那個女人修為已經達到道域境巔峰,弟妹和她交手,不會有什麼問題吧?”豹烈小聲問道。

    張若塵微笑道:“不用擔心,陰夙聖王的修為,的確要高於靈希,但她的實力,卻未必能比靈希强。”

    “就算靈希不敵陰夙聖王,有我在,也不會讓她受半點傷害。”

    豹烈搖頭道:“真不知道弟妹怎麼想的,直接滅掉這群魔崽子多省事,何必要弄得這麼複雜。”

    反正他是一點都沒有將在場的這些魔道修士放在眼中,按照他的脾氣,就該一巴掌全部拍死。

    “無妨,就當是讓靈希活動一下筋骨。”張若塵道。

    只要是木靈希想做的事情,在沒有危險的情况下,張若塵都會支持。

    場中,陰夙聖王繼續發動攻擊,上百道九幽陰冥火,同時飛出,猶如一條條靈蛇在飛舞,從不同方向的刁鑽角度進行攻擊,讓人防不勝防。

    木靈希仍舊顯得非常淡定,從容的揮手,海量冰寒之力湧動,瘋狂向她彙聚而去,凝聚出一層透明的冰雪護罩。

    此刻的木靈希,就像是一比特冰雪女神,天地間的冰寒之力,盡數為她所掌控。

    血神教處處都是冰天雪地,凝聚的冰寒之力無比磅礴,這裡堪稱是木靈希的絕對主場。

    “砰。”

    一道道九幽陰冥火,不斷撞擊在冰雪護罩之上,卻根本無法對冰雪護罩造成半點損傷。

    眨眼的工夫,陰夙聖王已是對木靈希展開數百輪的猛烈攻勢,換做其他道域境强者,只怕早已被她轟殺很多次。

    然而,任憑陰夙聖王的攻擊如何猛烈,卻始終無法將籠罩木靈希的冰雪護罩打破。

    黑魔界那位長著血盆大口的中年男子皺起眉頭,如今看似陰夙聖王掌握主動,可卻連木靈希的防禦都無法突破,情况無疑是並不太樂觀。

    “難道你就只會防守嗎?”

    屢攻無效,也是讓陰夙聖王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

    木靈希的防禦太强,根本就不給她絲毫可趁之機,讓她有力無處使。

    “我只是想看看你有多强的實力罷了,原來九幽陰雀的手段,也不過如此,讓我頗為失望。”木靈希輕輕搖頭道。

    陰夙聖王眼中浮現出一抹怒意,大喝道:“狂妄,敢小覷九幽陰雀,就得為此付出代價。”

    只見陰夙聖王的長髮飄飛起來,雄渾的聖氣從其體內湧現而出,與近兩千萬道聖道規則相結合,構築出一座極為强大的道域,方圓數百裏內的天地規則和天地之力,受到牽引,紛紛彙聚而來。

    以陰夙聖王為中心,磅礴的陰煞之氣極速向著四周擴散,似要將方圓數百裏,化作一片陰土。

    黑雲之中,九幽陰雀的身形變得更為巨大,自陰土中緩緩升起,體外浮現粘稠如墨的天魔氣。

    “天魔九幽,墮神滅靈。”

    陰夙聖王發出一聲冷喝。

    九幽陰雀自陰夙聖王身後陰土飛出,出現在木靈希的下方。

    道道幽暗光華綻放,瞬間構築成一座詭異的空間,深邃無比,將木靈希及背後的冰凰籠罩。

    那座詭異的空間,好似九幽陰冥所在,乃是一切亡靈最終的歸宿。

    九幽陰雀抬起頭來,張開嘴巴,釋放出一股恐怖的吸力。

    頃刻之間,木靈希及背後的冰凰,都被九幽陰雀吸入口中。

    看到這一幕,陰夙聖王臉上頓時露出燦爛的笑容,任憑木靈希防禦再强,也抵擋不住她的“九幽墮神”。

    九幽陰雀的體內,乃是一片真正的九幽陰土,其中熊熊燃燒著九幽陰冥火,任何生靈只要被吞進去,都必然會受盡折磨而死。

    在那無比遙遠的時代,九幽陰雀一族的强者,曾將神靈吞入腹中,繼而煉化。

    所以,九幽墮神,並非只是說說而已。

    “小師弟,弟妹有危險。”豹烈臉色劇變,當即便想出手。

    張若塵攔住豹烈,搖頭道:“先等一等,靈希沒這麼弱。”

    怎麼說木靈希也是月神的弟子,且在祖靈界得到冰火鳳凰一半的傳承,所以,張若塵對其很有信心。

    “張教主,勝負已……”

    陰夙聖王正說話,臉色卻是突然巨變。

    “轟。”

    九幽陰雀那龐大的身體,轟然爆碎開來,無數的冰晶從九幽陰雀體內迸發而出。

    頓時,冰凰再度顯現出來,沒有絲毫損傷。

    “這就是你的最强手段嗎?來而不往非禮也,你也接我一招吧。”木靈希淡漠道。

    只見她快速結印,渾厚的極陰冥冰之力,極速凝聚於冰凰的一隻翅膀上。

    冰凰的這只翅膀,宛如一柄鋒利的天刀,猛然揮動,隔空對著陰夙聖王斬去。

    一道絕世鋒芒飛出,不斷凝聚天地間的冰寒之力,形成無數小型的鋒芒,密佈天宇,似要席捲這片天地。

    “轟隆隆。”

    淩厲鋒芒斬出的瞬間,下方連綿的山脈,竟是直接裂開,被切割成兩半。

    若非張若塵以空間領域籠罩住嬰主峰,只怕是連嬰主峰都會受到波及。

    這一刻,陰夙聖王的眼神一凝,竟是感受到一股致命的危險氣息。

    沒有絲毫遲疑,陰夙聖王連忙運轉魔功,一頭九幽陰雀從其身後的陰土中飛出。

    輕咬舌尖,陰夙聖王噴出一口精血,與飛出的九幽陰雀相融合。

    頓時,這頭九幽陰雀變得更加栩栩如生,仿佛擁有了靈魂,口中發出可怕的厲嘯,令得下方被斬成兩半的山脈,直接崩碎開來。

    “給我擋住。”

    陰夙聖王低吼道。

    九幽陰雀身前出現一個深邃無比的黑色漩渦,似可將世間的一切都絞碎。

    任誰都能够感知得到,黑色漩渦極其恐怖,若是被吸入其中,就算是九步聖王,恐怕也難以掙脫出去,會被無情的絞殺。

    “快退。”

    所有魔道修士均是露出駭然之色,急速倒退。

    無論是冰凰斬出的絕世鋒芒,還是九幽陰雀凝聚的黑色漩渦,都讓他們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脅。

    若是不小心被捲入兩者的碰撞之中,恐怕沒幾個人能够活下來。

    不出意外,這一擊,木靈希和陰夙聖王,應該就會分出勝負來。

    在各方修士的注視下,一道道由極陰冥冰之力形成的鋒芒,與黑色漩渦碰撞在了一起。

    黑色漩渦劇烈旋轉,不斷將撞擊而來的鋒芒碾碎。

    可極陰冥冰之力凝聚的鋒芒,實在是太多,哪怕黑色漩渦再怎麼厲害,也無法全部容納。

    “噗嗤嗤嗤。”

    黑色漩渦終是被最强的那道絕世鋒芒剖開,繼而,九幽陰雀的身體也被從中斬開,一分為二。

    最强的那道絕世鋒芒,繼續轟擊在陰夙聖王的聖軀之上。

    “砰。”

    陰夙聖王口噴鮮血,整個人倒飛而出,重重撞擊在嬰主峰陡峭的崖壁之上。

    至此,那道絕世鋒芒才終於是消散於虛無。

    木靈希衣袂飄飄,臉上浮現一抹淡淡的笑容,以十分悅耳動聽的聲音,道:“看來是我太高估九幽陰雀的血脈了,遷入黑魔界後,九幽陰雀一族的血脈已經退化,沒資格再與鳳凰一族為敵。”

    說罷,木靈希將冰凰收回體內,脚步輕點,出現在嬰主峰頂。

    木靈希沖著張若塵俏皮一笑,道:“教主大人,幸不辱命,有沒有什麼獎賞啊?”

    張若塵伸出手來,一把攔住木靈希纖細的腰肢,笑道:“讓你做血神教的教主夫人如何?”

    “好啊,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木靈希嬌笑道。

    豹烈豎起大拇指,道:“弟妹,厲害啊,一招取勝,不愧是小師弟看上的人。”

    “教主夫人威武。”

    孫大地立刻喊了一嗓子。

    “教主夫人威武。”

    頓時,血神教上下也都跟著喊了起來。

    木靈希臉上浮現一抹緋紅,似有些羞澀,但她的眼中,卻是流露出絲絲喜色,嘴角不禁微微上揚。

    ……

    這一章五千字,總算是多了一點,汗。大家記得11號晚上8點有直播哦,只播一個小時,在qq書城和起點,可以來交流交流。大家新書和老書的劇情,一起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