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眼見陰夙聖王如此快落敗,所有魔道修士的心,都不禁沉到了穀底到最後,還是沒能改變全軍覆沒的結局。

    “我怎麼會輸……”

    陰夙聖王喃喃低語,無法接受這一現實。

    論修為,她比木靈希要高,且她自信已經完全激發九幽陰雀的血脈,同時與天魔九幽圖的魔功,完美契合。

    為何她的實力會不及木靈希?連一招都無法接下。

    難道真的如木靈希所說,是九幽陰雀一族的血脈退化了嗎?

    張若塵背負著雙手,站在廣場的邊緣,目光掃過所有魔道修士,淡淡道:“臣服者,生,反抗者,死。”

    聞言,木靈希等人,及血神教上下,都感到頗為詫異,沒想到張若塵竟會給這些魔道修士留生路。

    不過,在這種時候,他們自然是不會發出質疑之聲,不能破壞張若塵這一教之主的威嚴。

    而一眾魔道修士,亦是很驚訝,簡直以為是自己聽錯。

    驚訝之餘,那賀源第一個站出來,大聲道:“臣服,我願意臣服,求張教主饒我性命。”

    修煉不易,曾無數次在生死邊緣徘徊,歷經諸多的磨難,才好不容易修煉到道域境,他豈會願意就這麼白白死去?

    影魔界不比黑魔界這等強橫的大世界,想要修煉到道域境,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別說道域境,在影魔界中,就連九步聖王,都少之又少,比之廣寒界,也强不了多少。

    而有著賀源帶頭,那些非黑魔界的魔道修士,紛紛站出來,表示願意歸降於血神教。

    而黑魔界的一眾修士,則是陷入沉默,他們與賀源等人不同,所代表的乃是黑魔界,本身都極為驕傲,且有著諸多的顧忌。

    “你過來。”

    張若塵開口,指向賀源。

    沒有絲毫遲疑,賀源連忙閃掠到張若塵近前,躬身道:“屬下賀源,參見教主,不知教主有何吩咐?”

    “放開聖魂,不要抵抗,你只有這一次機會。”張若塵淡漠道。

    賀源的身體一顫,連忙應道:“是。”

    只見張若塵伸出一隻手來,指端浮現絲絲血氣,快速凝聚成一道詭異的符印。

    下一刻,符印飛出,沒入賀源的眉心之中,繼而向著賀源的聖魂滲透而去。

    賀源本能的想要阻擋,當想到張若塵所說的話,他便又放弃了抵抗。

    如此一來,那道怪異的符印,十分順利的侵入賀源的聖魂中,瞬間蟄伏起來。

    “血神咒印。”

    長有血盆大口的中年男子沉聲道。

    他認得張若塵所施展的秘法,乃是昔日血神所創,專門用來奴役聖境以上修為的修士。

    這種秘法,乃是血神教歷代教主都必會修煉的,當然,大聖境强者,也有資格修煉。

    昔日,黑魔界依附於血神教,不少强者被種下血神咒印,不得不聽從血神教的命令。

    任何時代,任何地方,弱肉强食,都是不變的生存法則。

    黑魔界想要得到血神教的扶持,又豈能不付出一些代價?

    最初的時候,黑魔界乃是由血神大弟子血靈仙負責管理,血靈仙手段極為犀利,製定了諸多規矩,用以約束黑魔界。

    若非如此,血神教又豈能輕鬆掌控黑魔界數萬年,從未出現過混亂的情况。

    在那個時代,天下修士之所以會懼怕血神教,除卻血神的强大,很大程度都是因為血靈仙。

    看到張若塵施展血神咒印,長有血盆大口的中年男子,便是不由自主想到那段黑魔界被血神教所掌控的歲月,血神教主一句話,便能定黑魔界中所有生靈的生死。

    “賀源,這些歸降於血神教的魔道修士,全都由你管理,如果有什麼問題,本教主便拿你是問。”張若塵聲音有些冰冷道。

    賀源躬著身體,顫聲道:“請教主放心,屬下定當約束好他們。”

    聖魂中被種下血神咒印,賀源現在是完全不敢違逆張若塵的意思。

    他已經清晰感知到血神咒印的可怕,一旦發作,只怕是在頃刻間,就能要了他的命。

    雖說被人奴役,但賀源心中還是在暗自慶倖,至少他活了下來,只要今後聽張若塵的話,日子應該不會太難過。

    當即,賀源站在了一邊。

    在賀源的身後,有著三百多道身影,修為盡皆在聖境之上,其中還有著數位聖王存在。

    “張若塵,要殺要剮,悉聽尊便,但我要提醒你,你如此與天堂界派系為敵,必定不會有好下場,很快就會有人取你性命。”黑魔界那位鶴髮童顏的九步聖王冷笑道。

    其性格最是剛烈,之前便是想用自爆聖源來威脅張若塵。

    張若塵將目光投過去,淡漠道:“既然你這麼急著找死,那本教主就成全你。”

    只見張若塵緩緩抬起一隻手來,七萬道空間規則湧現,滲透進入空間之中。

    黑魔界那位鶴髮童顏的九步聖王,還未來得及有任何動作,其身周的空間便是發生猛烈的擠壓。

    “嘭。”

    鶴髮童顏的九步聖王根本無法抵擋,身體當即爆碎開來,化作漫天血霧,濺在其他黑魔界修士的身上。

    一比特修為達到道域境巔峰的九步聖王,就此殞命。

    對於這些黑魔界的修士,張若塵不會有半點心慈手軟。

    “張若塵,你不要癡心妄想了,想要我們歸降,絕不可能。”長有血盆大口的中年男子强硬道。

    陰夙聖王拖著傷體,閃掠到中年男子身邊,冷冷道:“張若塵,你不要得意,血神教必然會滅亡,你保不住,而你也同樣蹦躂不了太久。”

    很明顯,他們倆都不會選擇歸降。

    張若塵搖頭道:“給了你們機會,可惜你們不懂得珍惜。”

    隨即,張若塵再度施展出空間手段,輕描淡寫將中年男子和陰夙聖王抹殺。

    身在他的空間領域內,他要殺這些黑魔界的修士,實在是再容易不過。

    親眼看到三名同伴化作血霧,黑魔界僅剩的一比特九步聖王,心神不禁震顫起來,內心顯得無比烦乱。

    “嘭,嘭,嘭。”

    正當黑魔界僅剩的這位九步聖王內心掙扎之時,一道道身體爆碎的聲音響起,此起彼伏。

    在其身後,諸多黑魔界修士的身體在爆碎,形神俱滅,只留下一顆顆聖源。

    張若塵的手段太過可怕,以至於這些黑魔界修士,連慘叫聲都沒能來得及發出。

    聽到這一道道身體爆碎的聲音,黑魔界僅剩的這位九步聖王,頓時心顫不已。

    一咬牙,其低下高傲的頭顱,躬身道:“屬下裴麟虎,參見教主。”

    聞言,張若塵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笑容來,他還以為這些黑魔界修士,當真都是硬骨頭呢,沒想到其中果然還是有貪生怕死之輩。

    “裴麟虎,你這個懦夫,你敢背叛黑魔界,魔主大人絕不會饒恕你。”

    一名黑魔界聖王怒喝道。

    裴麟虎眼中迸發出可怕的凶光,猛然轉身,一掌拍在那名怒吼的聖王頭頂上。

    “嘭。“

    那名聖王的頭顱當即爆碎開來,無頭的屍體,自半空中墜落而下。

    “這是你自找的,怨不得我。”裴麟虎心中暗自發狠。

    他既然已經决定歸降於血神教,也就不怕再做出點驚人的事情來,如此想來也能博取一些張若塵的信任。

    “很好,裴麟虎,你做出了明智的選擇。”

    張若塵淡笑道。

    說話間,張若塵的指端凝聚出一道血神咒印,徑直向著裴麟虎飛去。

    看到血神咒印飛來,裴麟虎心中不由掙扎起來,很是不願受到血神咒印的奴役。

    但為了活命,裴麟虎最終還是放弃抵抗,任由血神咒印進入自己的聖魂之中。

    而眼見裴麟虎都選擇了歸降,一些黑魔界修士,不禁都陷入沉默,不知該做怎樣的抉擇。

    “我願意歸降。”

    終於,一名黑魔界修士承受不住壓力,選擇向張若塵低頭。

    緊隨其後,又有黑魔界修士低下頭顱,可謂是連鎖效應。

    最終,一共有著三十多名黑魔界修士,相繼選擇歸降,其中包括三名聖王境强者。

    實在是張若塵的威壓太强,讓他們無法承受。

    至於那些始終不曾歸降之人,張若塵也沒有心慈手軟,一個不留,盡皆抹殺掉。

    和裴麟虎一樣,那三比特聖王境强者,也都被張若塵種下了血神咒印。

    畢竟相比之下,聖王境的强者,並不是那麼容易管理,自然是要對他們施加一些約束。

    一揮手,張若塵將先前在星羅城鎮壓的杜魔生放了出來。

    “杜魔生,你現在有兩個選擇,要麼歸降,要麼死。”張若塵道

    聞言,杜魔生不禁露出詫異的表情,沒想到張若塵竟會給他一條生路選擇。

    他可是知道,張若塵對敵,從來都是狠辣無情,還從未聽說過會給敵人留下生路。

    像顧天陰、紫玲瓏等人,明明都已經被鎮壓,但最後還是被張若塵無情抹殺。

    “老杜,降了吧,我們能够修煉到如今的境界,都很不容易,沒必要枉送性命。”裴麟虎開口,對杜魔生勸說道。

    杜魔生轉頭看向裴麟虎和賀源,驚訝道:“你們都已經歸降?”

    “若非如此,你現在哪還能看到我們。”賀源微微有些歎息道。

    張若塵道:“想好了嗎?”

    任誰都看得出來,他已經有些不耐煩。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我杜魔生從來都是為自己而活,能有機會活命,又為什麼要選擇去死?我歸降。”杜魔生十分乾脆道。

    張若塵的嘴角微微上揚,道:“好一個為自己而活,放開你的心神,不要抵抗。”

    絲絲血氣彙聚於張若塵的指端,快速凝聚出一道血神咒印。

    “這是……血神咒印。”杜魔生臉色劇變。

    一時間,杜魔生的臉色幾經變化,但最終還是選擇放弃抵抗,因為他知道,一旦他抗拒,就只有死路一條。

    此時,暗中觀察情况的天堂界和地獄界探子,都不禁露出極為震驚的表情,他們是怎麼也沒想到,最後竟會是這樣的結果。

    奴役黑魔界修士,這無疑是在踐踏黑魔界的威嚴。

    等到消息傳出去,不知道會引發何等巨大的轟動,只怕是黑魔界的神靈都會被驚動。

    沒敢在附近久留,天堂界和地獄界的探子,均是以最快速度悄然離去,生怕被張若塵給盯上。

    “從今天開始,你們便負責守衛血神教,任何人膽敢闖入血神教,一律殺無赦。”

    “還有,你等攻擊血神教,殺戮我血神教諸多弟子,想要將功贖罪,將來必須要殺百倍地獄界的修士,才有機會解開血神咒印。”

    張若塵極有威嚴道。

    “是,教主。”

    所有歸降的魔道修士,異口同聲應道。

    他們如今已經是身不由己,只能聽從張若塵的命令。

    張若塵的心情不錯,收服這些魔道修士,好處多多,首先便是增强了血神教的實力,其次則是打壓天堂界派系的囂張氣焰。

    天堂界派系是何等的不可一世,那宙宇更是隔空放話,要取張若塵的性命。

    而現在他直接奴役一批天堂界派系的修士,無疑是狠狠打了天堂界派系的臉,倒要看看他們會有怎樣的反應。

    別人害怕天堂界派系,張若塵卻是從未怕過。

    另外,張若塵也是想讓黑魔界那些神靈知道,即便十萬年過去,黑魔界的修士,仍舊只是血神教的奴僕,他這位血神教的現任教主,仍然可以一言而定黑魔界修士的生死。

    “張若塵,這麼急讓本皇前來,有何事?”

    很是突然的,小黑的聲音響起。

    誰都沒能察覺,小黑便是憑空出現在嬰主峰頂的廣場之上,一副很不爽的模樣。

    張若塵道:“血神教剛遭到黑魔界的攻擊,各種陣法損壞嚴重,找你來,是想讓你重新佈置一些陣法,這對你而言,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本皇還以為是多大的事情,佈置陣法而已,只要你能拿出上好的資料來,就算是九品陣法,本皇也能給你佈置出幾座來。”小黑一臉傲色道。

    小黑的陣法造詣極高,奈何以前精神力稍弱,無法佈置出品級太高的陣法。

    但現在看來,其精神力明顯已經增强,佈置九品陣法,不成問題。

    張若塵道:“那此事就交給你了,我可不希望再有人輕易闖入血神教中,有什麼事情,你直接吩咐他們去做便是。”

    小黑的目光掃過杜魔生、裴麟虎等人,不禁有些驚訝道:“黑魔界的修士,你這是將他們收服了?”

    “我已經在他們聖魂中種下血神咒印,你可以放心驅使。”張若塵道。

    聞言,小黑頓時嘿嘿笑了起來:“幹得不錯,竟然能收服黑魔界的人,想來黑心魔主那卑鄙小心,應該會抓狂吧。”

    小黑和黑心魔主那是十分的不對付,現在看到黑心魔主吃癟,它自然是很開心,真想親眼看看黑心魔主會露出怎樣的表情。

    “都跟本皇走,讓本皇好好調教一下你們。”小黑昂著頭道。

    杜魔生等人均是面露苦色,知道跟著小黑,肯定不會有好事,但卻沒辦法,張若塵的命令,他們不能不聽。

    等到小黑帶著一眾魔道修士離開,張若塵這才邁步走入歸元神宮中。

    血神教諸聖都沒有遲疑,紛紛緊隨其後。

    張若塵徑直走到歸元神宮正中的主比特前,這是屬於他的位置,只是自他成為血神教教主以來,卻是並未坐過幾次。

    坐上這個位置,就意味著需要承受許多的重擔,所謂在其比特,謀其政。

    雖然不敢說他這個教主是多麼稱職,但至少,他盡到了應盡之責。

    一轉身,張若塵極有威嚴的坐上了教主之比特。

    “參見教主。”

    一時間,血神教諸聖均是躬身向張若塵行禮,每個人眼中都有著激動之色。

    這是張若塵第二次,力挽狂瀾,拯救血神教於傾覆之際。

    現在,血神教諸聖都相信,只要有張若塵在,血神教便不會滅亡,必將重現昔日的輝煌。

    ……

    今晚的直播,還算順利,就是剛開始的時候讀者太多,卡死了十分鐘,汗。總之,非常謝謝大家能够來與小魚交流,如果以後有機會,小魚就在直播一次。感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