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唰。”

    立身在無盡深淵邊緣的四道身影,均是閃電般倒退,與張若塵拉開距離。

    “張若塵怎麼在這個時候出來了?”其中一人沉聲道。

    此人身後有著可怕的黑洞異象,名為鐘林,出自黑魔界,修煉的乃是《天魔石刻》中的天魔黑洞圖。

    其他三人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剛才還在談論張若塵,哪知道正主這般快就出現到面前?

    他們乃是奉命,進無盡深淵,探查血神所留寶物的線索。卻沒想到,運氣這般差,居然與張若塵這個殺神撞了一個正著。

    現在怎麼辦?

    想要脫身,恐怕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木靈希眼中浮現一抹憂色,道:“黑魔界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黑魔界又來攻打血神教?”

    如果真如她所猜想的這般,那情况無疑會很糟糕。

    之前黑魔界吃了大虧,顏面掃地,真要捲土重來,必定會準備充分,出動的强者,絕不止上次那麼幾個。

    “不用太擔心,別忘了,有小黑坐鎮血神教,它如今已經是陣法地師,操縱三座九品陣法,任誰想要强行攻入,都不會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張若塵安慰道。

    當然,話雖然這麼說,張若塵心中,同樣也是有著一些擔憂。

    十萬年過去,黑魔界早已不是當初那個需要依附於血神教的黑魔界,已經跨入强界之列,培養出了大批頂尖聖王,絕不可小覷。

    到目前為止,張若塵雖然也接觸過一些黑魔界修士,但卻都不是其中最為頂尖的。

    據張若塵所知,黑魔界的領袖人物,名為墨聖,兼修三幅《天魔石刻》,修為實力均是深不可測。

    墨聖雖不及千年前的血魔,但也已經極為了得,而且,如果墨聖能够將三幅《天魔石刻》修煉到極致,也未必就會比血魔弱多少。

    若是墨聖到來,必將是他的一大勁敵。

    “張若塵,勸你不要再做徒勞的反抗,這一次,你不可能再有什麼勝算,我黑魔界的底蘊,絕非你所能對抗,如果不想血神教被徹底毀滅,便乖乖投降,交出四幅《天魔石刻》真迹,還有血神的神軀。“另一人冷喝道。

    此人背後有著一顆黑色的星辰,名為龔殃,同樣出自黑魔界,修煉的乃是天魔暗星圖。

    張若塵露出一抹嗤笑,道:“就憑你,也敢和我說這種話,那便先從你開始。”

    說話間,張若塵直接出手,既然是敵人,那便無須與其廢話。

    只見張若塵一掌拍出,青色聖光綻放,凝聚成一條青色的巨龍,栩栩如生,發出震天動地的龍吟聲。

    龔殃的臉色頓時發生極大變化,哪怕這只是張若塵隨手打出的一掌,也讓其感受到了極大的威脅。

    同樣是道域境巔峰的修為,其與張若塵相比,卻是差了不止一星半點。

    “破。”

    身後有著血劍異象之人暴喝,一柄以磅礴血煞魔氣凝聚而成的血劍飛出,迎上張若塵打出的青色巨龍。

    其名為紀帆,乃是四人中的最强者。

    血劍釋放出滔天的殺機,似可斬破天地。

    隱隱可以看到,一尊無比雄偉的天魔虛影凝聚,正一手持著血劍。

    “嘭。”

    血劍無法承受住青色巨龍所攜帶的恐怖力量,寸寸崩碎。

    相應的,青色巨龍的力量亦是在被不斷消耗,形體逐漸變得虛淡。

    當血劍徹底崩碎時,青色巨龍亦是消散於無須,只剩下一股青色的聖力,繼續向龔殃轟擊而去。

    此刻,龔殃已是反應過來,體內湧現出雄渾魔氣,凝聚出一隻天魔手,將青色聖力抵擋住。

    “快退。”

    真切感受到了張若塵實力的强大,紀帆當即大喝道。

    其實無需他提醒,另外三人也已是選擇退走。

    三人的修為都很高,與張若塵在同一層次,實力更是能够堪比接天境,可與張若塵相比,卻完全不在一個級別。

    “現在才想走,不覺得太晚了嗎?”

    張若塵眼中泛起寒芒,既然出現在他的面前,他又怎會輕易放他們逃走。

    一抬手,近十萬道空間規則浮現而出,滲透進入眼前的空間中。

    以張若塵為中心,一道道空間漣漪出現,快速向著四面八方擴散,將大片空間凍結。

    以張若塵如今對空間之道的參悟,施展許多空間手段,都可謂是信手拈來,且威力驚人,哪怕是頂尖的九步聖王,大意之下,也會吃大虧,乃至丟掉性命。

    “張若塵還真是個怪胎,明明從未去過空間神殿修煉,可他的空間造詣,卻遠超空間神殿絕大部分聖王境弟子,難怪連許多神靈,都不願看到他成長起來。”紀帆暗暗想道。

    以往,他都是聽人說,張若塵的空間手段,是如何的厲害,他還覺得太過誇大其詞。

    現在親身感受,他頓時發現,張若塵的空間手段,比傳聞的更加可怕。

    感應到空間力量極速席捲而來,紀帆一咬牙,從空間寶物中取出一塊巴掌大的龜甲來,以最快速度打出。

    龜甲顯得極為古老,表面已是佈滿裂痕,好似輕輕一碰,便會支離破碎。

    不過,在受到强大魔氣催動後,龜甲卻是綻放出璀璨的聖光,一股屬於大聖的不朽聖力,瞬間釋放而出,猶如一尊沉寂的大聖,在此刻復蘇。

    祭出龜甲後,紀帆便是立刻以身化劍,急速遠遁。

    龜甲乃是他意外所得之物,可謂是一件至寶,奈何受損嚴重,僅僅只能使用一次。

    實在是張若塵太强,讓他不得不動用這一底牌,否則,他們四個,恐怕一個都逃不掉。

    “哢嚓。”

    清晰的破碎之聲響起。

    不僅是龜甲在裂開,還有那被凍結的空間,亦是在被强行撕裂。

    張若塵本想出手攔截黑魔界的四人,可龜甲向他撞擊而來,卻是讓他不能選擇無視,他能够感覺得到,龜甲蘊含的力量,極為恐怖,稍有不慎,就算是他,也會吃大虧。

    “讓我來試試完整的藏山魔鏡的威力。”

    心意一動,張若塵將藏山魔鏡從神光氣海中召喚而出。

    聖氣灌注,藏山魔鏡表面浮現出密密麻麻的至尊銘紋,厚重的魔氣,從藏山魔鏡中湧現而出,化作一座座黑色神山,對著龜甲鎮壓而下。

    頃刻之間,龜甲停止破裂,釋放出的不朽聖力,亦是被壓回龜甲內。

    “收。”

    張若塵輕叱,藏山魔鏡頓時釋放出强大的吸力。

    龜甲的力量依然被禁錮住,很輕易便是被收入了藏山魔鏡之中。

    重新將藏山魔鏡召回手中,張若塵眼中浮現出一抹滿意之色。

    與過去相比,藏山魔鏡的力量,可謂是成倍增長。

    到底是與血海魔鏡齊名的至尊聖器,哪怕受損嚴重,威力也要比許多剛煉製出來的至尊聖器强得多。

    “血神教那邊有著極强的力量波動,我能模糊感知到,有不少強橫的氣息存在。”木靈希有些凝重道。

    借助絕古雪山的特殊環境,木靈希的感知力,變得極為敏銳。

    張若塵眼中一道寒光一閃而逝,把玩著藏山魔鏡,道:“對付昆侖界,他們倒是比背後的主子更加積極,也好,新仇舊恨,這次一併了結吧!”

    以張若塵對黑魔界的痛恨,即便他們沒有主動來襲,將來有機會,也肯定要親自找他們算舊賬。

    所以,現在黑魔界再度打上血神教,倒是正合張若塵的意。

    沒有做太多停留,張若塵和木靈希化作兩道虹光,掠過絕古雪山,徑直向著血神教趕去。

    絕古雪山所在的方位,此刻正有數百名黑魔界的精英彙聚於此,修為盡皆在聖王境之上。

    黑魔界在天庭界下屬的諸多大世界中,能够排進前一千名。

    就連排在末尾的廣寒界,如今都有著三千聖王,黑魔界的聖王數量,又豈能少得了?

    與其他大世界僅僅只是派遣部分强者進入昆侖界不同,黑魔界幾乎是傾巢而出,將大聖之下的諸多精銳,盡皆派遣進入昆侖界。

    而黑魔界之所以如此做,無非是因為曾經背叛昆侖界,怕昆侖界重新崛起,會找他們清算舊賬。

    同時,也是為了收集那三十六幅《天魔石刻》真迹,這對黑魔界極為重要,畢竟,黑魔界的根基,便是源於《天魔石刻》。

    一旦真迹到手,黑魔界將更容易培養出强者來。

    更為重要的是,黑魔界的那些神靈,可以從真迹中參悟出無上奧義,那是他們最為渴望的事情。

    對神靈而言,修煉神力,只是下等,掌握奧義,才能真正踏上巔峰。

    只是奧義玄妙至極,並非輕易就能掌握,往往需要借助外物。

    對黑魔界而言,現在是奪取《天魔石刻》真迹最後的機會,因為一旦昆侖界破滅,說不得一些《天魔石刻》真迹,將永遠消失。

    絕古雪山的一座山峰之上,一男一女並肩而立,俯視著血神教。

    男子身材瘦小,樣貌醜陋,耳朵很尖,口中有著兩顆極為突出的尖銳牙齒,背上則是長有一對薄薄的肉翼,整個人看上去,猶如一隻人形蝙蝠。

    而女子則是生得極為美麗,身材高挑,皮膚白皙,身著墨綠色薄紗,曼妙的身姿,若隱若現,引人無限遐想。

    “血神教的防禦,應該已經被全部瓦解,怎麼會這般快又重新佈置出來?而且還比以前更强。”

    醜陋男子皺眉道。

    高挑女子輕語道:“能够在這般短時間內,佈置出三座環環相扣的九品陣法,必定是陣法地師無疑,張若塵的身邊,倒真是有不少能人。”

    面對陣法地師,任誰都會感到頭疼。

    傳聞中,一些厲害的陣法地師,甚至能够與絕頂的大聖叫板。

    “我們的速度得快一些,不能落在那幾個傢伙的後面。”醜陋男子頗為急切道。

    此次黑魔界大軍,乃是兵分五路,從不同方向,對血神教展開攻擊。

    哪一路能够更快攻入血神教,無疑便有機會立下最大的功勞。

    絕古雪山這邊,便是以醜陋男子和高挑女子為首。

    去無盡深淵探查情况的四人,亦是屬於他們這一路。

    “嗯?紀帆他們四個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猛然間,醜陋男子轉過頭去,臉上露出詫異之色。

    高挑女子臉色微變,道:“情况有些不對,紀帆他們四個顯得很驚慌,那是……張若塵。”

    高挑女子的眼神一凝,目光緊緊鎖定在一道極速飛掠而來的身影上。

    “殺死張若塵,那可是大功一件。”醜陋男子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看向張若塵的目光,顯得炙熱無比。

    聞言,高挑女子卻是皺起眉頭,道:“焱霸和蒼龍,都是死在張若塵的手中,他可沒那麼好對付。”

    “珞瑜,你居然如此忌憚張若塵,這可不是你的性格,張若塵的確是很强,可你我聯手,卻未必沒機會將其擊殺,如此好的機會,難道你打算放弃?”醜陋男子眼中殺機劇烈湧動。

    珞瑜微微思索,目光徒然變得明亮起來,道:“那便富貴險中求,你我二人聯手,即便殺不了張若塵,可自保卻不成問題,藤穀,還是老規矩,你主攻。”

    “桀桀,沒問題,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嘗嘗張若塵體內鮮血的味道。”藤穀獰笑道。

    他雖不是不死血族,但對於血液的渴望,卻是絲毫不亞於不死血族。

    眼見張若塵就要過來,藤穀不由大喝一聲:“結陣。”

    頓時,彙聚於此的數百名黑魔界聖王,紛紛行動起來,結出兩座特殊的陣法。

    頃刻間,兩座陣法均是凝聚出磅礴的力量,分別加持在藤穀和珞瑜的身上。

    將力量加持於兩人身上的那些黑魔界聖王,修煉的乃是與兩人相同的《天魔石刻》。

    正因如此,他們才能通過秘法,將力量彙聚於藤穀和珞瑜的身上。

    “轟。”

    藤穀和珞瑜的身上,均是爆發出極為可怕的氣勢,氣息節節攀升。

    可以看到,在藤穀的身後,一隻猙獰可怖的千丈陰蝠凝聚出來,瘋狂的汲取著天地間的聖氣。

    而在珞瑜的身後,則是凝聚出一張黑褐色的古琴,凝實無比,散發出可怕的力量波動,似一件真正的至寶。

    千丈陰蝠當先飛出,張開嘴巴,釋放出無法聽到的古怪聲波。

    與此同時,那張古琴飛到珞瑜身前,珞瑜將雙手輕輕放在古琴之上,素手緩緩撥動琴弦。

    輕柔悅耳的琴音響起,無形無質,如潮水一般,向張若塵席捲而去。

    察覺到異樣,張若塵當即停了下來,將木靈希護在身後。

    古怪聲波和悅耳琴音均是無視肉身的防禦,直接對張若塵的聖魂展開攻擊。

    對於絕大部分修士而言,聖魂都要遠比肉身脆弱。

    而一旦聖魂受損,再强的實力,都會大打折扣。

    “居然是音波攻擊,還真是很詭異。”

    張若塵臉色微變,連忙調動諸神印記,牢牢將自身聖魂守護起來。

    與此同時,張若塵調動空間規則,將身周的空間扭曲,以空間力量,隔絕部分音波。

    而趁著張若塵被牽制住的時機,紀帆四人得以順利脫身,回到藤穀的身邊。

    “多謝藤穀大哥出手相救。”擁有血劍異象的紀帆,向藤穀拱手道。

    藤穀淡淡看了紀帆四人一眼,道:“遇到張若塵,你們還能逃回來,運氣倒是不錯,接下來,你們便在一旁看著,看我和珞瑜如何擊殺張若塵。”

    聞言,紀帆四人連忙退到了一旁,這個時候,他們已是難以插得上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