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瞳魔狼的速度極快,沒用太長時間,便是抵達血神教的領地。

    “唰。”

    一道道身影,從黑色的宮殿中閃掠而出,迎接墨聖的到來。

    下一刻,墨聖被迎入宮殿內,坐在正中的座位上,血瞳魔狼盤踞在其身側。

    “為何不發動進攻?”墨聖淡淡開口。

    黑魔界一眾强者面露難色,彼此對視,卻是不知該如何作出回答。

    短暫的沉默後,左厲硬著頭皮道:“墨聖師兄,我們本來已經對血神教出手,可張若塵的出現,攪亂了我們的計畫,此事,你問珞瑜便知。”

    “怎麼回事?”墨聖將目光投向珞瑜。

    被墨聖那冷漠無比的目光注視,珞瑜的身體不由微微一顫,連忙回道:“我與藤穀意外遭遇張若塵,本想聯手將其鎮壓,沒想到,張若塵實力大進,我們二人並非其對手,連藤穀都被其鎮壓,只有我一人僥倖逃脫。”

    “能够擊敗你二人,倒的確是有些本事,只是不知道他是否有資格讓我出手。”墨聖表情依舊平靜,明顯並未太過將張若塵放在心上。

    哪怕知道張若塵在聖明城和孔雀山莊的驚人戰績,可墨聖仍舊不是太過在意,那等實力,其實還遠不能入他的法眼。

    “何須墨聖師兄出手,那張若塵交給小弟便是。”

    就在這時,一道十分張狂的聲音,突然響起。

    不由得,左厲等人紛紛將目光投向宮殿大門口。

    此刻,在宮殿外,正站立著一道十分高大威武的身影,體外魔氣湧動,異象紛呈,浩瀚的天地之力,以其為中心劇烈轉動起來。

    此人手中有著一杆紫金魔槍,槍尖鋒利無比,似可將空間劃破。

    “是卓古師兄來了。”

    除了墨聖以外,殿內的其他黑魔界强者,均是起身相迎。

    也難怪他們會如此,卓古是誰?黑魔界大聖之下的第二强者,僅次於墨聖。

    卓古修煉的乃是天魔霸槍圖,乃是出了名的戰鬥狂人,實力強橫,能够進入大聖之下的第三層次,足以與尋常的不朽大聖相抗衡。

    傳聞之中,卓古曾意外進入一座寒潭中,雖險些丟掉性命,卻在其中得到巨大好處,肉身被淬煉得無比強橫,肉身力量完全能與那些太古遺種相媲美。

    提著紫金魔槍,卓古緩緩步入宮殿,隨意在左邊第一個位置坐下。

    墨聖看了卓古一眼,道:“即刻攻打血神教,我不希望再看到出現任何差錯。”

    “是。”

    包括卓古在內,所有人盡皆大聲應道。

    毫無疑問,墨聖在黑魔界這群强者心中,擁有極高的威望,沒誰敢違逆其意思。

    當即,一眾强者走出宮殿,來到血神教的守護大陣之外。

    “不錯的陣法,不知能擋住我幾槍。”

    卓古舔了舔嘴唇,猛然一槍刺出。

    其這一槍看似普通,實則攜帶著萬頃之力,宛如一顆星辰,撞擊在守護大陣之上。

    “砰。”

    受到猛烈衝擊,守護大陣頓時顫動起來,隱隱竟是有著崩潰的迹象。

    “不愧是卓古師兄,隨意一槍,便能將血神教的守護大陣撼動。”

    “那還用說,但就肉身力量,卓古師兄堪稱我們黑魔界大聖之下第一人,之前在西域功德戰場,一頭太古蠻牛,便是被卓古師兄一拳打碎頭顱。”

    “看來無須墨聖師兄出手,卓古師兄便能橫掃血神教。”

    …………

    一時間,諸多血神教修士激動起來,看向卓古的目光,充滿了敬畏。

    卓古的成就,無數黑魔界修士都渴望能够達到。

    “張若塵,你好了沒有?外面來了狠茬子,恐怕本皇佈置的陣法,無法阻擋其太長時間。”小黑焦急道。

    空間泛起絲絲漣漪,張若塵的身影憑空出現,沉吟道:“差不多了,出去會會黑魔界那些强者吧。”

    “出去?”小黑露出异色。

    張若塵道:“當然要出去,難道還等著他們打進來嗎?那樣可對我們很不利。”

    “你有什麼計畫?”小黑連忙問道。

    張若塵嘴角微微上揚,道:“待會兒你便會知道。”

    “居然還和本皇賣關子。”小黑瞪眼,心中頗為不爽。

    但這種時候,明顯不適合與張若塵爭論這些。

    以張若塵為首,血神教內所有聖王境强者,一同向外走去。

    “嗯?”

    卓古正想施展第二槍,卻突然有所察覺,不由停下手來。

    血神教的守護大陣泛起道道漣漪,隨即一道道身影,出現在陣法之外。

    張若塵已是釋放出空間領域,將己方所有人籠罩,有任何變故,他都能及時帶著大家,退回到血神教內。

    “張若塵,你竟然敢出來,倒是好膽量。”卓古眼泛精光道。

    在他眼中,張若塵已經是屬於他的獵物。

    一眾黑魔界的强者,均是有了動作,快速形成包圍圈。

    左厲冷笑道:“張若塵,你這是自投羅網,倒要看看這次誰還能救得了你。”

    “杜魔生、裴麟虎,你們竟敢背叛黑魔界,就算死一萬次,也難贖你們所犯下的罪過。”蕭無常怒喝道。

    陰梵魔女眼中泛起殺機,低沉道:“黑魔界所蒙上的耻辱,必須要用你們的鮮血來洗刷,放心,本座絕不會讓你們輕鬆死去。”

    論折磨人,黑魔界還真沒多少人,能與她相比。

    幾名被張若塵收服的黑魔界聖王,此刻均是變了臉色,他們心中都很清楚,若真落入這群人手中,絕不會有好下場。

    杜魔生哈哈一笑,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你們都是神靈的弟子,從一開始,便什麼都擁有最好的,而我呢?能依靠的只有自己,憑什麼讓我去為你們背後的神靈拼命?”

    在黑魔界那種殘酷的生存環境中,讓很多人都變得自私自利,因為唯有如此,才能够生存下來。

    杜魔生沒有陰梵魔女那般好運,能够被神靈收為弟子,其能修煉到如今這般境界,不知付出了多少艱辛,也囙此,他更加的惜命。

    事實上,但凡臣服於張若塵之人,都是在黑魔界沒有大的背景,如果他們的背後有神靈,恐怕也不敢做出背叛之事來。

    “杜魔生,你好大的膽子,竟敢褻瀆神靈,納命來。”陰梵魔女低喝,一隻以死亡氣息凝聚而成的大手凝聚,隔空抓攝向杜魔生。

    杜魔生臉色劇變,感受到巨大的為威脅,當即便想拼命。

    只是還不待杜魔生有所行動,張若塵已是一掌拍出,超越常人數十萬倍的陽剛之氣湧現。

    “嘭。”

    陰梵魔女凝聚出來的死氣大手,當即爆碎開來,化為一道道死亡氣流。

    見狀,陰梵魔女的眼神頓時變得格外陰沉,大量死亡魔氣從其體內釋放而出,隱約可以看到,在其身後有著一座古老的墳墓浮現,似可埋葬一切。

    張若塵絲毫不懼,一龍一象在他的兩側顯現出來,釋放出極其可怕的威壓。

    “想當著我的面,擊殺我血神教的人,未免太不將我放在眼中,墨聖,我知道你來了,何不現身一見?”

    張若塵並未太過理會陰梵魔女,而是將目光投向遠處那座黑色魔殿。

    一時間,黑魔界的一眾强者,也不由紛紛轉頭。

    “如你所願。”

    墨聖淡漠的聲音響起,隨即其真身從宮殿內走了出來。

    “嗷嗚。”

    血瞳魔狼兇狠的盯著張若塵,發出陣陣怒嘯。

    “嘶。”

    元星長老等人都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頓感遍體生寒,聖魂不由自主的顫動起來,隱隱有著離體的迹象。

    “哼。”

    張若塵發出一道重重的冷哼聲,一股無形的氣勢迸發。

    頓時,籠罩向元星長老等人的古怪魔力被震散,不再對他們造成影響。

    與此同時,血瞳魔狼向後倒退了一步,眼中雖然仍有著凶光,卻隱隱浮現出一抹忌憚之色。

    墨聖一隻手提著貪狼魔刀,一隻手背負在身後,以沒有絲毫感情的目光看著張若塵,道:“張若塵,你難道想與本座交手?”

    張若塵將目光鎖定在墨聖身上,暗自進行打量。

    說起來,這還是他第一次與墨聖相見,他是早就想會會這位黑魔界的頂級巨擘。

    一番打量,張若塵心中不禁一動,墨聖雖不曾刻意顯露自身氣息,可他仍舊能够感受得到其是何等的强大。

    在那並不算高大魁梧的身軀中,蘊藏著極為可怕的力量,一旦釋放出來,恐怕能够毀天滅地。

    同時修煉三幅《天魔石刻》,黑魔界萬年難得一見的不世奇才,體內更是流淌著一比特魔神的强大血脈,擁有讓無數修士都羡慕的至高圓滿體質。

    可以說,在墨聖的身上,有著太多的光環籠罩,是真正的天之驕子。

    天庭麾下萬界,聖王境修士多不勝數,哪怕是達到九步聖王境界之人,也不在少數,可能够進入大聖之下第二層次的,卻如那鳳毛麟角,絕大部分大世界,都根本沒有那等奇才存在。

    而墨聖卻能進入這一層次,足以看出其本身是何等的不凡,真正屹立在了同階的巔峰之上。

    心念轉動間,張若塵平靜道:“墨聖,混亂的廝殺,實在是很無趣,我知道你想要什麼,不如我們換一個管道,你或許能够更容易得到想要之物。”

    “哦?你想換成什麼管道?”墨聖顯露出絲絲興趣。

    以他的實力,根本就不擔心張若塵玩任何花樣。

    張若塵道:“進入昆侖界這麼長時間,我想你們黑魔界,應該已經收集到一部分《天魔石刻》,不如我們便以之作為籌碼,來進行一場賭戰,如何?”

    “什麼?張若塵你瘋了嗎?居然拿《天魔石刻》去和黑魔界賭,不行,本皇不答應。”墨聖還未表態,小黑便是堅決反對。

    此刻,其他人也都露出不解之色,不明白為何張若塵要如此做。

    既是對賭,便會存在輸的風險,若然囙此將《天魔石刻》拱手送給黑魔界,那無疑會成為昆侖界的罪人。

    張若塵自然知道眾人心中所想,不由暗中以精神力傳音道:“我之所以要以《天魔石刻》為籌碼,與黑魔界對賭,乃是為了奪取黑魔界手中的《天魔石刻》,屬於昆侖界之物,絕不能落入黑魔界手中。”

    “我也知道這樣做會有風險,但我已經想好萬全之策,你們放心,我絕不會將任何一塊《天魔石刻》,交給黑魔界。”

    “你真的有把握?”小黑當即傳音問道。

    張若塵傳音道:“我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嗎?”

    “小師弟,你的想法雖好,可黑魔界會願意和你賭嗎?”金禹傳音道。

    黑魔界此次來勢洶洶,自認已經佔據絕對的優勢,恐怕不會那麼容易接受張若塵的提議。

    果然,金禹剛一提出這個問題,墨聖便冷冷道:“只要將你們全部殺死,《天魔石刻》自然能够到手,何須如此麻煩?”

    “是嗎?墨聖,你未免太過小覷我張若塵,我如果想走,你確定能够將我留下嗎?我現在是在給你機會,你可別不珍惜。”張若塵輕哼道。

    墨聖心念轉動,臉上露出一抹淡笑,道:“原來你是想要我們收集到的《天魔石刻》,主意倒是打得不錯。”

    “不錯,我的確有此想法,難道你是對黑魔界的人沒有信心嗎?本來我還打算將這些人作為附加籌碼,你若不願對賭,那他們也就沒有再繼續活下去的必要。”

    說話間,張若塵取出一顆空間玲瓏球,先前被他鎮壓的數百名黑魔界聖王,盡皆在其中。

    從出手鎮壓藤穀等人開始,張若塵便已經是想好,要如何將他們利用起來。

    以藤穀等人的修為實力,在黑魔界必然有著極高的地位,將其作為附加的籌碼,想來墨聖應該很難拒絕。

    目光掃過空間玲瓏球,墨聖眼中閃過一道寒光,道:“你是在威脅我嗎?當真以為我奈何不了你。”

    這個時候,所有黑魔界的修士,均是釋放出强大的氣息,只待墨聖一聲令下,他們便會立刻出手。

    “想動手?好啊,你或許能够攻破血神教,但我可以保證,你也絕對討不了什麼好,同時更別想得到一幅《天魔石刻》。”張若塵的臉色亦是轉冷,與墨聖針鋒相對。

    空間玲瓏球泛起光華,隨即被鎮壓的數百名黑魔界聖王,便是盡皆出現在外界。

    “跪下。”

    張若塵發出一聲冷喝。

    一股可怕的氣勢爆發,作用在藤穀等人身上。

    頓時,諸多黑魔界聖王紛紛跪伏而下,承受不住這股氣勢。

    “啊。”

    藤穀發出怒吼,拼命想要反抗,卻根本無濟於事。

    “砰。”

    藤穀的雙膝重重跪在地面上,將一塊青石砸碎。

    “張若塵。”藤穀雙眼通紅,恨得咬牙切齒,他還從未受過如此大的屈辱。

    “啪。”

    張若塵一隻脚踩在藤穀的肩膀上,將藤穀踩的完全趴下去,再也無法直起腰杆。

    “是墨聖不給你們活下去的機會,可就怨不得我了!”張若塵冷漠道。

    聞言,數百比特黑魔界聖王均是忍不住心顫,一層死亡陰影籠罩心頭。

    他們不想死,但現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卻一個字都說不出,自然也無法向張若塵求饒,只能向墨聖投去懇求的目光。

    ……

    一直晚上更新,就只能一直熬夜,所以打算調整一下,以後中午更新。

    下一章明天中午更新。

    另外,小魚的新書《天帝傳》已肥,求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