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時間,整片天地都快速變得黯淡,虛空劍斬出的劍光,成為唯一耀眼的光芒,劃破長空,映照九州。

    “該死,她怎麼會擁有至尊聖器?”

    陰梵魔女心中掀起驚濤駭浪,當即便想避開這一劍。

    可惜,劍光死死將她的氣機鎖定,讓她避無可避。

    陰梵魔女此刻是真切的感受到了巨大威脅,她的聖魂簡直都快要裂開。

    不敢有半點遲疑,陰梵魔女連忙將自身的血海魔氣,瘋狂注入天魔石刻之中,盡所能令其復蘇。

    頓時,天魔石刻散發出更為强烈的魔道氣息,魔龍虛影變得凝實許多,栩栩如生,仰天發出陣陣怒嘯。

    而在天魔石刻的上空,魔雲翻滾,遮天蔽日,似有無上天魔即將降世,壓抑到令人無法呼吸。

    “嘩啦。”

    白色劍光斬下,輕易將魔雲剖開,魔龍虛影亦是被一分為二,繼而斬在天魔石刻之上。

    不得不說,天魔石刻極其不凡,哪怕是至尊聖器發出的攻擊,也無法對其造成絲毫的損傷。

    雖然劍光被天魔石刻擋住,可陰梵魔女卻並非安然無恙。

    “噗。”

    殷紅的魔血飛濺,陰梵魔女的身體從中裂開,變成兩半,直挺挺向下方墜落而去。

    與此同時,天魔石刻失去控制,亦是在向下墜落。

    寒雪目光冷冽,伸手隔空一抓,便是將天魔石刻抓攝了過來,並未受到什麼阻礙。

    毫無疑問,這一戰已經是有了結果。

    “嘶。”

    四周那些觀戰的修士,許多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心緒起伏,無法平靜。

    “好可怕的一劍,居然一劍便將陰梵魔女斬殺,這個寒雪的修為,真的只是道域境嗎?”

    “寒雪本身的確是很厲害,但她手中的那柄劍,更加厲害,如果我沒看錯,那應該是傳說中千骨女帝所用的虛空劍,千骨女帝未成神,卻以此劍斬殺了一尊神靈。”

    “居然是那柄弑神的虛空劍,難怪如此可怕,張若塵還真是好運,收個弟子,竟會與傳說中那位千骨女帝有關係。”

    “如此結果,墨聖恐怕是完全沒有想到過,越階斬殺對手,張若塵身邊的人,果然都是些不能以常理論斷的怪胎。”

    “三戰連敗,黑魔界這次可真是丟臉丟大發了,失去三塊天魔石刻,哪怕是墨聖,應該都會抓狂。”

    …………

    此刻,所有人看向寒雪的目光,都已經變得很不一樣,很多人眼中更是浮現出敬畏之色,被寒雪展現出來的强大實力所折服。

    雖說寒雪最後借助了至尊聖器,但誰又敢說至尊聖器,不是本身實力的一部分?

    “竟然連虛空劍都已經出世,昆侖界真是越來越有意思。”

    火鳳仙子的目光注視著寒雪,深邃的雙眸中泛起道道异光。

    將虛空劍收入氣海之中,寒雪以自身聖氣,包裹住兩塊天魔石刻,步踏虛空,很快便回到張若塵的身邊。

    “師尊,弟子順利將天魔升龍圖帶回。”

    說話間,寒雪將兩塊天魔石刻,一併交予張若塵。

    張若塵笑道:“做得好。”

    實話說,寒雪的表現,著實有些出乎張若塵的意料,給了他許多意外的驚喜。

    可以想像,寒雪能够擁有如今這般實力,定然在陰間吃過很多苦。

    遙想當年初見寒雪之時,其還只是一個三四歲的小丫頭,衣著單薄,差點被凍死在冰天雪地之中,其雖小,但意志力卻無比强大,內心堅毅,百折不撓。

    從那時起,張若塵就知道,寒雪必會有驚人的成就,或許能够緊跟上千骨女帝的脚步。

    聽到張若塵說出的話語,寒雪臉上頓時綻放出燦爛的笑容,能够得到張若塵的認可,讓她的心中充滿歡喜。

    “張若塵,本皇早就說過,你要是不努力修煉,很有可能會被寒雪這丫頭超越,畢竟,她可是女帝的傳人。”小黑一臉驕傲道。

    那感覺,就像寒雪是由它親手教出來的一般。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這應該是所有為人師者,都希望看到的。”張若塵微笑道。

    對於寒雪,他一直都十分滿意。

    忽然間,張若塵將目光投向戰場中心位置,鎖定陰梵魔女被斬開的兩半身體。

    原本陰梵魔女已經是沒有了動靜,以至於讓所有人都以為,其已經被寒雪一劍斬殺。

    可此刻,陰梵魔女那兩半身體,竟是同時立了起來,血肉蠕動,化作兩個陰煞魔女。

    “萬死不滅神功。”

    張若塵眼中浮現一抹恍然之色。

    在真理天域的時候,張若塵曾見死神殿的戚長老,施展過這一魔功。

    之前他倒是忘記了,萬死不滅神功正是從天魔葬界圖上參悟而來,以陰梵魔女的實力,又豈會沒有修煉成功?

    當然,對於陰梵魔女未死,張若塵並不是太過奇怪,此人修為高深,不可能輕易被殺死。

    不過,想來寒雪剛才那一劍,必然對陰梵魔女造成了極大的傷害,要不然其不會等待這般久,才運轉萬死不滅神功。

    這門魔功看似神奇,但並非是真的能够不死,只要將聖魂和生機,完全磨滅,自然也就只有死路一條。

    片刻之後,兩個陰梵魔女融為一體,只是臉色十分蒼白,氣息虛弱無比,明顯遭受了重創。

    可以看到,陰梵魔女的眼中有著駭然之色,心有餘悸。

    如果不是因為天魔石刻抵擋了那道劍光的部分力量,恐怕陰梵魔女就真的在劫難逃。

    “這樣都不死,命還真大。”豹烈撇嘴道。

    小黑卻是嘿嘿一笑,道:“的確命大,不過嘛,她這次傷得必然極重,說不得囙此而無法突破至臨道境。”

    論眼光毒辣,還真沒幾個人能够比得上小黑,既然它如此說,多半是看出了什麼東西來。

    陰梵魔女充滿怨毒的往血神教這邊看了一眼,隨即拖著重傷之軀,向黑魔界陣營閃掠而去。

    “沒想到連陰梵你也輸了!”左厲苦笑道。

    如果是在以往,他或許還會開口嘲笑陰梵魔女幾句,可如今他戰敗在前,已經是沒資格去取笑任何人。

    陰梵魔**沉著臉,一言不發,靜靜在一旁盤坐下來,取出一粒療傷聖丹服下,開始運功療傷。

    就連她自己也沒想到,自己竟會敗在一個小輩手中,而且還敗得如此之慘。

    “敗在千骨女帝的傳人手中,倒也不冤,通過此人,或許能够找到千骨女帝的線索,完成師尊所交代的任務。”墨聖淡淡道。

    總體而言,這也算是一個不小的收穫。

    卓古提槍上前,道:“墨聖師兄,這一戰交給我。”

    “嗯,小心一些,不要大意,我不希望再看到失敗。”墨聖低沉道。

    卓古點頭應道:“放心便是,只要不對上張若塵,其他人我都不放在眼中。”

    墨聖沒有再說什麼,十分乾脆的將一塊天魔石刻,交到卓古的手中。

    他們黑魔界的聖王境修士,幾乎算是傾巢出動,耗費極大力氣,才收集到一部分天魔石刻的真迹。

    可現在眨眼的工夫,便是輸出去三塊,若說不肉痛,任誰都不會相信。

    奈何這幾場賭戰,有著諸多修士在一旁觀戰,即便再怎麼肉痛,也不能反悔,否則,黑魔界的顏面何存?

    以魔氣包裹住天魔石刻,卓古沒有耽擱,猶如蒼龍出海,直奔戰場而去。

    “唰。”

    紫金魔槍揮動,直指血神教方向,卓古傲然道:“黑魔界卓古在此,何人與我一戰?”

    “這一戰黑魔界果然是派出了卓古,此人倒是有些不好對付。”張若塵低語,絲毫不曾感到驚訝。

    相比於派遣其他人,派遣卓古這種絕頂强者,勝率無疑是更高。

    羅辰表情淡漠,以手輕輕擦拭幽月刀,整個人隱隱與幽月刀融為了一體。

    在張若塵不能出手的情况下,有實力與卓古對抗的,便只有羅辰一人。

    可惜孔蘭攸不在,不然,其應該會更有把握。

    “四学弟,靠你了!”金禹伸手拍了拍羅辰的肩膀,眼中滿是期待之色。

    張若塵取出一個空間卷軸和一塊天魔石刻,遞予羅辰,道:“四師兄,千萬小心,不要勉强,我們已經贏回三塊天魔石刻,即便到此中止賭鬥,也沒有關係。”

    從一開始,張若塵便抱著能贏一塊是一塊的心態,能有現在的戰果,其實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期。

    所以,他並不希望羅辰太過冒險,一旦發現事不可為,便立刻動用空間傳送卷軸逃走。

    到時候,墨聖即便中止賭鬥,也已經無濟於事。

    “嗯。”羅辰點頭,眼中閃過一道淩厲的光芒。

    將空間傳送卷軸收起,羅辰一手提起天魔石刻,騰空而起,向卓古閃掠而去。

    立身在卓古對面十丈的位置,羅辰以低沉的聲音道:“明帝座下四弟子羅辰,前來應戰。”

    “原來是張若塵的師兄,希望你的實力不要太弱,不然就太沒勁兒。“卓古輕笑道。

    羅辰瞬間進入人刀合一的狀態,以冷冽的語氣道:“很快你就會知道。”

    雄渾的聖氣湧動,灌注進入幽月刀中,將這件君王戰器啟動。

    “很有性格,我就喜歡像你這樣狂的對手。”

    卓古手中的紫金魔槍一震,大量王級銘紋浮現而出。

    毫無疑問,他手中的這件兵器,亦是屬於君王戰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