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墨聖立身於半空,看著已經受損的貪狼魔刀,不禁有些發呆,不敢相信所發生的一切。

    剛才一戰,他已經拼盡全力,施展出渾身解數,可到最後,他竟然還是敗了,生生被張若塵奪走兩塊天魔石刻,而他本身更是囙此遭受重創。

    如此結果,對墨聖而言,無疑是極大的打擊,簡直猶如將他從天堂,推向地獄,摔得粉身碎骨。

    當消息傳播開來,他墨聖必將成為笑柄,而張若塵則會聲名遠播,他這完全是犧牲了自身,成就了張若塵,想想也真是够諷刺的。

    心緒起伏之間,墨聖將目光投向張若塵,此次大敗虧輸,他又豈會甘心?

    他當然看得出來,張若塵此刻氣息虛浮,明顯是消耗過度,情况並不比他好多少。

    只是懸浮於張若塵上方的藏山魔鏡,卻是讓墨聖頗為忌憚,兩塊天魔石刻,都是因為藏山魔鏡,才被强行奪走。

    可以說,這一戰,最大的變數,便是藏山魔鏡,否則,他絕不會輸。

    而且,墨聖無法確定張若塵是否還有別的底牌,真要生死相搏,結果將難以預料。

    心念轉動,墨聖不由强行將胸中的怒意壓下,表面很是淡漠道:“張若塵,好本事,你的底牌倒是真多,這一次我墨聖認栽,但今天輸給你的天魔石刻,今後我一定會取回。”

    說罷,墨聖便想返回黑魔界陣營。

    他需要先行療傷,攻打血神教的事情,倒是不用急在一時。

    “恐怕你不會再有那樣的機會。”張若塵的眼神徒然變得淩厲起來。

    墨聖眼中泛起寒光,道:“張若塵,你想怎樣?”

    “你當血神教是什麼地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未免太不把血神教放在眼中。”張若塵寒聲道。

    如此好的機會,他可不會放任墨聖就這般離開。

    只要將墨聖擊殺,就能起到殺雞儆猴的效果,有效震懾那些窺視血神教的宵小,一舉立威。

    今後任誰想打血神教的注意,都得先好好掂量一下。

    聞言,墨聖身上頓時釋放出可怕的殺機,“想殺我?本來還想先讓你多活幾天,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他雖然受了傷,卻也並不懼怕張若塵,倒是正好可以洗刷耻辱。

    當即,墨聖吞服下一顆療傷的聖丹,魔功運轉,散發出無比凶戾的氣息,一頭猙獰的貪狼虛影,在他的身後浮現。

    哪怕失去兩塊天魔石刻,他墨聖也絕非弱者。

    張若塵靜立不動,可懸浮在他上方的藏山魔鏡,卻是有了動靜,數十萬道至尊銘紋浮現,凝聚出一圈圈至尊之力,徑直向墨聖轟擊而去,沒有絲毫拖泥帶水。

    “嗯?”

    墨聖臉色微變,沒想到張若塵竟然還有力量,可以將藏山魔鏡催動到如此地步。

    驚訝之餘,墨聖也是立刻出手,揮動貪狼魔刀,刹那間連續斬出三刀。

    “轟。”

    至尊之力受到阻擋,紛紛湮滅,一道邪异而霸道的刀芒,劃破長空,斬向張若塵的脖頸。

    哪怕有著火神鎧甲的保護,脖頸位置,仍舊是最為脆弱。

    “唰。”

    一道曼妙的倩影,從張若塵的脊柱中沖出,一手抓住藏山魔鏡,抵擋在張若塵的前方。

    藏山魔鏡表面浮現出數不清的魔紋,相互交織,在刀芒觸及的瞬間,竟是將刀芒反彈了回去。

    倩影不是別人,正是食聖花——魔音。

    “食聖花,可惜太弱了點,張若塵,她可保不住你。”墨聖森然道。

    說話間,墨聖再度出手,徑直向著張若塵撲了過來,並未將魔音放在眼中。

    一尊接天境强者罷了,哪怕手持至尊聖器,也無法對他造成威脅。

    “唰。”

    虛空劇烈震盪,撕裂開了一道數百丈長的漆黑裂縫,一道驚鴻身影閃掠而出,揮劍斬出,白色的劍光突現,直取墨聖的頭顱。

    墨聖當即停住身形,揮動手中魔刀,將劍光抵擋住。

    “轟隆。”

    短暫的碰撞,墨聖身形爆退,目光投向那出劍之人。

    “是你。”墨聖的眼睛微眯,眼中閃過縷縷异光。

    撕裂空間而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寒雪。

    依靠虛空劍能够橫渡虛空的特性,她在眨眼間,便是跨越數千里,及時攔住來勢洶洶的墨聖。

    “墨聖,你已經敗在師尊手中,沒有資格再繼續做師尊的對手。”寒雪以清冷的聲音道。

    墨聖並未惱怒,淡淡道:“不愧是千骨女帝的傳人,不是一般的狂,也好,我便先擒下你,再殺張若塵。”

    “就怕你沒那個本事。”寒雪持劍而立,宛如寒山雪蓮一般,散發出冰凍千里的寒勁。

    沒有繼續與墨聖廢話,寒雪揮動虛空劍,主動攻了過去。

    墨聖表面很淡定,心中卻是對寒雪極為正視,到底是千骨女帝的傳人,誰也不知寒雪究竟有多少底牌。

    貪狼魔刀揮舞,無數刀氣迸發,形成一座巨大的刀之領域,將方圓百里盡皆籠罩。

    “就讓我來看看,你究竟有些什麼手段。”墨聖心中暗暗想道。

    “轟。”

    寒雪持劍攻入刀之領域內,猶如一尊女戰神,所向披靡。

    此刻,虛空劍復蘇,大量至尊銘紋浮現而出,釋放出一道道强大的至尊之力,瞬間將刀之領域完全切割開來。

    眨眼的工夫,寒雪便是攻到墨聖近前,勢不可擋。

    墨聖眼中閃過一道驚色,以貪狼魔刀阻擋的同時,也在快速倒退。

    寒雪的攻擊之淩厲,著實很出乎墨聖的意料,遠比之前與陰梵魔女戰鬥時强得多。

    毫無疑問,寒雪先前是故意有所保留,現在展現出來的,才是其真正的實力。

    看著寒雪佔據主動,將墨聖逼得連連倒退,張若塵心中也不免有些驚訝,當然,更多的是欣慰。

    張若塵不再多想什麼,開始全力運轉《九天明帝經》,恢復消耗一空的聖氣。

    戰鬥還遠沒有結束,他必須得讓自身儘快恢復過來。

    而眼見墨聖與寒雪交手,黑魔界陣營頓時震動起來。

    卓古向前邁出一步,手中紫金魔槍一震,大喝道:“滅掉血神教,雞犬不留。“

    一眾黑魔界强者盡皆釋放出强大的氣息,如一股浪潮,席捲向血神教。

    在强者數量上,黑魔界佔據著絕對優勢,只要墨聖能够牽制住張若塵,他們這邊就能快速將血神教上下屠戮乾淨。

    上千名聖王齊動,可謂是聲勢浩大,凝聚出滔天的魔雲,似魔界大門開啟,魔頭將禍亂人間。

    而這僅僅只是黑魔界一小部分聖王,天庭界麾下排名前一千名的强界的底蘊,著實是很可怕。

    昆侖界如今明面上的實力,說不得都無法凑够這般多的聖王來。

    而反觀血神教這邊,哪怕先前借助日晷,所有教眾都得以潛修十年,可誕生出來的聖王境强者,仍舊是少得可憐,連黑魔界的零頭都比不上。

    不過,儘管知曉實力極其懸殊,血神教上下,也無人選擇退縮,誓要與血神教共存亡。

    “殺光這群魔崽子,絕不能讓他們從血神教帶走任何東西。”

    孫大地振臂高呼,全身都噴薄出炙熱的火光,散發出狂暴的氣息。

    一時間,血神教諸聖的戰意皆是高漲,無懼於黑魔界決一死戰。

    杜魔生和裴麟虎對視了一眼,眼中均是有著複雜之色,若無必要,他們是真不想與黑魔界的人廝殺。

    只是,很多事情,已經由不得他們做主,被種下血神咒印,他們的生死已經完全掌握在張若塵的手中。

    當然,他們心中更加清楚,從選擇背叛黑魔界的那一刻起,他們便已經是沒有任何退路,唯有一條道走到黑。

    如今他們與血神教身在一條船上,一旦血神教破滅,那他們也註定不會有好下場。

    想要活命,唯有血戰到底。

    “出手。”

    羅辰手持幽月刀,第一個衝殺而出。

    依靠生命之泉,羅辰所受的傷,已經差不多痊癒,不會影響到他本身實力的發揮。

    羅辰速度極快,眨眼間,便是將迎面沖過來的卓古擋下。

    之前一戰,羅辰一心只想著奪取天魔石刻,用的是計謀,如今卻是可以好好與卓古戰上一場。

    “擋我者死。”

    卓古怒吼,輪動紫金魔槍,狠狠砸向羅辰。

    先前被羅辰用計奪走天魔石刻,卓古心中可謂是憋了一口氣,現在正好與羅辰清算。

    眼見羅辰出手,其他人也都紛紛閃掠而出,沒有人願意落在後面。

    “咻。”

    人未至,金禹已是先射出一支金色的箭矢。

    箭矢綻放璀璨金光,猶如一隻展翅高飛的鵬鳥,極速飛向先前被小黑弄得十分狼狽的左厲。

    “找死。”

    左厲眼泛厲芒,身周浮現大量玄冥之水,化作一片汪洋。

    “吼。”

    伴隨著一聲厲嘯,一頭黑蛟自汪洋中沖出,咬向飛來的箭矢。

    另一邊,豹烈體外星光閃爍,搖身一變,化作一頭三眼星雲豹,踏空狂奔,撲向先前從張若塵手中逃脫的珞瑜。

    珞瑜眉頭微皺,不禁連忙運轉魔功,凝聚出一方魔琴,素手撥動琴弦,釋放出道道可怕的音波,阻擋來勢洶洶的豹烈。

    一時間,黑魔界的幾尊臨道境强者,便是盡數被牽制住。

    木靈希也沒有閑著,直接激發血脈之力,施展出“喚靈“的手段,以一己之力,強勢的攔下黑魔界的幾名接天境强者,包括那傷勢已經恢復大半的陰梵魔女。

    正當杜魔生、裴麟虎、賀源等人,準備去對付黑魔界的九步聖王時,小黑卻是一下子飛到他們的前面。

    只見小黑一抬腳,一道直徑數百丈的陣印飛出,懸於高空,將沖在最前方的一眾九步聖王,盡皆籠罩住。

    繼而,小黑快速將七杆黑色的陣旗打出,構成七星封天陣,封鎖方圓千里,將黑魔界所有的九步聖王,都困在其中。

    它所佈置出來的七星封天陣,連左厲都沒辦法破開,這些個九步聖王,便更是不用說。

    正當小黑準備繼續施展手段,對付那些實力較弱的黑魔界聖王時。

    卻發現方圓數千裏的風雲劇烈湧動起來,天穹之上凝聚出厚重的雷雲,毀滅氣機彌漫開來,釋放出壓抑無比的氣息。

    “看來用不著本皇出手了。”小黑低語道。

    而看到天穹上厚重的雷雲,跪在地上的藤穀,臉色變得格外難看。

    他哪裡會不認得,此乃張若塵的雷法。

    之前,他藤穀與珞瑜聯手,以為可以鎮壓張若塵,哪知道張若塵施展出霸道的雷法來,將他們劈得七零八落,一個個都差點被劈成焦炭。

    那數百名和藤穀跪在一起的黑魔界聖王,眼中則是浮現出驚恐之色,張若塵施展的雷法,已經成為他們心中難以抹去的陰影。

    “轟。”

    密密麻麻的銀色雷電從天而降,鎖定下方的黑魔界聖王,宛如末日降臨。

    “啊。”

    頃刻間,有著淒厲的慘叫聲響起,此起彼伏。

    許多實力較弱的黑魔界聖王,均是遭受重創,紛紛從半空中墜落而下,生死不知。

    一時間,黑魔界陣營,變得一片慌亂,全都在抱頭鼠竄。

    看到這一幕,血神教這邊的强者,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紛紛止住身形,不敢貿然靠近。

    “將受傷之人,全部擒下。”

    正當杜魔生等一眾魔道修士看得目瞪口呆之時,張若塵的聲音,突然在他們的耳邊響起。

    “是,教主。”

    杜魔生等人當即反應過來,立刻便是展開行動。

    很顯然,那些從半空中墜落下去的黑魔界聖王,都並未被雷霆轟殺,只是受到重創而已,否則,張若塵也無需吩咐他們去做這件事情。

    滅世雷罰乃是大範圍的攻擊法術,以張若塵如今的精神力强度,施展此法術,就連一般的臨道境强者,都扛不住,更不要說是一眾修為未達九步聖王境界的聖王。

    “該死,張若塵的雷法怎麼會這般强大?”

    眼見己方强者不斷被雷電劈成重傷,卓古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心緒不免慌亂起來。

    照這樣下去,他們這邊在强者數量上的優勢,很快就會失去。

    而到了那個時候,情况無疑將會對他們極為不利。

    別忘了,血神教除了有强得一塌糊塗的張若塵師徒,還有一比特高深莫測的陣法地師,威脅性均是極大。

    現在這種情況下,除非墨聖那邊能够快些結束戰鬥,將張若塵和寒雪一併斬殺,否則,繼續拖下去,戰局或許將變得對他們不利。

    可問題是,張若塵和寒雪有那麼好殺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