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的目光,緊緊盯著那道銀色的身影,心中波瀾起伏,感到很不可思議。

    血靈仙是誰?血神的大弟子,血神教第一任神子,中古時代的人傑,差點修煉成神的天縱人物。

    血神教能够統禦黑魔界數萬年,也全都是因為血靈仙當初所製定的一些列規矩手段。

    張若塵對於血靈仙的印象,可謂是十分深刻,因為當年神子選拔,他的對手便是血靈仙。

    當然,那只是年輕時期血靈仙留下的一道靈虛體,實力遠無法與真身相比,所以才會被張若塵擊敗。

    而現在出現的這個血靈仙,明顯不再是當初的靈虛體,其身上散發出山呼海嘯般磅礴的洪荒氣息,壓得身在血神教內的絕大部分人,都喘不過氣來。

    “怎麼會是一道聖念體?”張若塵的眉頭微微皺起,看出了血靈仙的虛實。

    出現在血神祭台上的血靈仙,看似很真實,與血肉之軀無疑,但確實只是一道聖念所化。

    “都道血靈仙背叛血神教,被血神親手擊殺,那樣的話,血靈仙的聖念應該不可能保存在血神祭台中,這其中難道另有隱情?”張若塵心中浮現出許多疑問來。

    尤其血靈仙的這道聖念體,竟然要守護血神教,無疑是更加奇怪,其難道不應該憎惡血神教嗎?

    宙宇和墨聖均是露出凝重之色,從這個突兀出現的人首蛇身男子身上,他們竟是感受到了一種壓抑之感。

    他們著實沒有想到,在這種緊要關頭,血神教中竟然還會有其他强者出現。

    “人首蛇身,通體銀白,他難道是師尊所提起過的那個血靈仙?不過,此人應該早已被擊殺,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嗯?原來並非是真身,僅僅只是一道聖念體。”

    墨聖眼中泛起道道异光,最後流露出一抹輕蔑不屑之色。

    與此同時,宙宇亦是看出了血靈仙的虛實,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氣。

    不管血靈仙曾經有多麼强大,留下的聖念,哪怕攜帶著其真身的浩瀚威壓,但所能發揮出來的實力,必然不會强到哪兒去。

    畢竟十多萬年過去,血靈仙的這道聖念,應該早已被削弱許多,能够不消散,已經算是不錯,哪裡還能擁有昔日的威能?

    “嗯?竟然是黑魔界的人,真是好大的膽子。”

    感受到墨聖等一眾黑魔界修士的氣息,血靈仙的眼中頓時浮現出一抹厲色。

    在血靈仙的眼中,黑魔界的修士,只是血神教的奴僕、隨從,如今竟然敢攻打血神教,實在是大逆不道。

    墨聖眼中亦是泛起寒光,殺氣騰騰道:“區區聖念體,也敢在本座面前大呼小叫,敢封锁本座血洗血神教,那本座就先滅了你。“

    說話間,墨聖催動冥陽神輪,調轉方向,向著血靈仙轟擊而去。

    “放肆。“

    血靈仙怒斥,當即將右手探出。

    頃刻間,血靈仙右手臂的皮膚變成了銀色,猶如白銀鑄造而成的一般,極富金屬光澤,散發出九百九十九層銀色聖光,

    與此同時,血靈仙的右手臂不斷變長、變粗,很快就膨脹到原來的萬倍大小,覆蓋半個血神教,當真是隻手遮天。

    “血神五指印。“

    張若塵心中一動,認出血靈仙施展的聖術。

    當初,神子選拔時,血靈仙的靈虛體,便是施展出了這一聖術。

    血神五指印乃是血神所開創出來的霸道聖術,有著三個層次,對應低階聖術、中階聖術和高階聖術。

    此聖術的修煉難度極大,血神教中鮮有人能够修煉成功。

    張若塵看得出來,血靈仙此刻施展出來的血神五指印,應該是屬於高階聖術,威力無窮,哪怕是域外的星辰,都能摘取下來。

    隨著銀色大手探出,天地間的規則和元氣,從四面八方,瘋狂的彙聚而來。

    數千丈的銀色大手,徑直撞上冥陽神輪。

    沒有出現預料中的巨大動靜,血靈仙探出的銀色大手,直接將冥陽神輪抓住,强行將之禁錮住。

    冥陽神輪表面散發出的神光,瞬間便是暗淡了下去,釋放出的磅礴神力,亦是被鎮壓回去。

    “怎麼可能?”

    墨聖瞪大眼睛,感到極不可思議。

    以他的實力,催動冥陽神輪,足以重創尋常的不朽大聖,破滅域外的星辰。

    如此强大的力量,怎麼可能會被人一手鎮壓住?

    可事實擺在眼前,卻是由不得墨聖不相信。

    受到銀色大手的鎮壓,冥陽神輪快速縮小,力量完全內斂。

    繼而,銀色大手去勢不减,繼續向墨聖抓攝而去。

    “不好。”

    墨聖臉色劇變。

    單憑冥陽神輪被輕易鎮壓,墨聖就知道,自己絕不會是血靈仙的對手,彼此實力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眼見已經無法避開銀色大手,墨聖只得將心一橫,瞬間將真身與貪狼魔刀融合,施展出最强的一刀。

    “嘩啦。”

    貪狼魔刀展露出可怕的鋒芒,將空間切割出一條漆黑的裂縫,可謂是無堅不摧。

    “鐺。”

    貪狼魔刀斬在銀色大手之上,迸發出道道璀璨的銀光,但卻絲毫不曾對銀色大手造成傷害。

    銀色大手順勢收攏,一把將冥陽神輪和貪狼魔刀抓住。

    墨聖反應極快,當即便想施展出無色無相魔功,與貪狼魔刀分離。

    可惜,銀色大手蘊含的力量太過恐怖,瞬間將其禁錮住,絲毫都動彈不得。

    墨聖眼中浮現出駭然之色,完全沒有料到血靈仙的一道聖念,竟然會强到這般地步。

    另一邊,在看到銀色大手鎮壓住冥陽神輪後,宙宇便是毫不遲疑選擇退走。

    他的實力即便比墨聖强,但也强得有限,面對血靈仙這等絕世凶人,選擇硬拼,無疑是極不明智。

    “哪裡逃?“

    血靈仙第一時間察覺到了宙宇的舉動,將另一隻手探出。

    相同的,這條手臂的皮膚亦是變成銀色,浮現九百九十九層銀色聖光,膨脹萬倍,速度比之宙宇更快。

    “可惡。“

    宙宇心中發毛,强烈的危機感,湧上心頭。

    知道沒法避開銀色大手,宙宇不禁立刻轉過身來,全力將光明天書打出,一道恒古浩大的光明神力釋放出來,掀起可怕的空間漣漪,如海浪一般,衝擊向銀色大手。

    “砰。”

    銀色大手微微一滯,卻並未受到損傷,順勢抓下。

    頓時,宙宇步了墨聖的後塵,連帶著光明天書和那頭青天聖龍,一同被銀色大手鎮壓。

    “嘶。”

    看到這一幕,豹烈等人不禁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好可怕的手段,連墨聖和宙宇這等絕頂强者,竟然都沒有反抗之力。

    張若塵的心中亦是大為震動,他已經修成了兩種高階聖術,但施展出來的威能,卻是比不得血靈仙施展出來的十分之一。

    “快逃。”

    黑魔界的一眾强者反應過來,第一個念頭,便是想要從血神教逃出去。

    包括卓古、左厲等人在內,黑魔界的所有强者,都開始四散奔逃。

    連墨聖和宙宇都被抬手鎮壓,他們哪還有勇氣去與血靈仙對抗?

    “一個都別想逃。”

    血靈仙冷酷無情的聲音響起。

    只見血靈仙張開嘴巴,從其中飛出一團銀色的雷電。

    “嘭。”

    銀色雷電炸開,化作一張銀色的大網,將血神教整個覆蓋起來。

    “啊。“

    伴隨著一道道淒厲的慘叫聲,黑魔界的强者猶如下餃子一般,紛紛從半空中墜落而下。

    “給我破。”

    卓古手持紫金魔槍,全力向著上方刺出。

    銀色雷電鉤織而成的大網,堅韌無比,紫金魔槍也無法將之刺破。

    反倒是在紫金魔槍觸及到大網的瞬間,一股可怕的雷電之力,通過紫金魔槍,傳遞到了卓古的身上。

    “啊。”

    卓古發出一道慘叫聲,身體瞬間麻痹,直挺挺從半空中掉落下去。

    連卓古都落得這般下場,更不用去說其他黑魔界的强者。

    眨眼的工夫,黑魔界的八百多比特聖王境强者,無一例外,盡皆被雷電大網罩住。

    只要血靈仙願意,一念之間,就可令這些黑魔界强者化作飛灰。

    “唰。”

    血靈仙猛然抬起頭來,目光如電。

    “不死血族嗎?竟然也敢來窺視血神教,找死。”

    血靈仙冷喝,覆蓋銀色鱗片的蛇尾閃電般刺出。

    蛇尾極速變長,如一杆戰矛,鋒利無比,似要將天穹刺破。

    萬丈高空的一片厚重黑雲之上,伫立著一道英武不凡的身影,一頭血色的長髮,配合血色的瞳孔,給人一種極為妖异之感。

    如果張若塵看到此人,立刻就會認出,其正是當初攻打劍塚的血屠神子。

    原本血屠是在居高臨下,靜靜的看著血神教中的戰鬥,準備坐收其成,哪知道竟會突然冒出一個血靈仙來。

    在血靈仙出現的一刻,血屠便已經意識到情況不妙,立刻將自身氣息完全收斂,隱匿於黑雲之中。

    而在看到墨聖和宙宇相繼被鎮壓,血屠的心神更是巨震,更加不敢輕舉妄動,完全沉寂下去,想等血靈仙不注意之時退走。

    沒想到,血靈仙竟然還是發現了他,這種洞察力,實在是太過可怕。

    “該死,血靈仙的一道聖念怎麼會這麼强?“

    血屠暗罵一聲,哪還敢繼續隱藏,當即便是將無間煉獄塔祭出,想要抵擋住閃電般刺來的蛇尾。

    他哪裡會感受不出來,這條蛇尾攜帶的力量,極其恐怖,真要被其刺中,哪怕是他,恐怕都得重傷。

    蛇尾快如閃電,堅如神金,瞬間便是沖上萬丈高空,與無間煉獄塔碰撞在一起。

    無間煉獄塔受到血屠的催動,已是變得足有數百丈高,通體噴薄出熊熊煉獄之火,將空間灼燒得扭曲起來。

    “砰。”

    受到蛇尾的衝擊,無間煉獄塔倒飛而出,表面的煉獄之火快速熄滅,力量完全被壓制住。

    血屠根本來不及逃走,便是被纖細的蛇尾,直接洞穿身體。

    “竟然……這麼强。”

    血屠聲音顫抖,眼中不禁浮現出驚恐之色。

    被蛇尾穿透身體,血屠便是感覺到身體完全麻痹,絲毫都動彈不得。

    血靈仙出手對付墨聖和宙宇,周圍觀戰的那些人,並未能够看到,他們只是感覺到血神教中有著一股恐怖的氣息出現。

    但此刻,血靈仙的蛇尾沖上萬丈高空,瞬間重創血屠,卻是清晰的落入了所有人的眼中。

    但凡看到這一幕之人,無不露出震驚的表情。

    “執掌無間煉獄塔,那是不死血族的血屠神子,他可是貨真價實的大聖之下第二層次的絕頂强者,竟然會不堪一擊。”

    “不是說血神教早已沒落嗎?怎麼還會存在這等可怕的强者?”

    “關鍵這位也太沉得住氣了,黑魔界的人加上宙宇,都直接打進血神教內了,其才選擇出手。”

    “或許這是一種計策,為的就是將所有攻打血神教的人,一網打盡;其既然能够騰出手來對付血屠神子,看來闖入血神教的人,都已經是凶多吉少。”

    …………

    想到血神教內發生的情况,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如果黑魔界的人加上宙宇,真的已經全軍覆沒,無疑將會掀起驚濤駭浪,簡直是要將天捅破。

    一旦消息傳播出去,只怕天堂界和黑魔界的大人物,都將震怒,影響遠勝過孔雀山莊那一戰。

    “唰。”

    銀色蛇尾瞬間收回,血屠連帶著無間煉獄塔,均是被帶入了沉陷進入地底的血神教中。

    嬰主峰上的一眾修士,無不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他們怎麼也沒想到,血靈仙竟會如此生猛,三拳兩腳就收拾掉三比特凶名赫赫的絕頂强者。

    如此可怕的實力,恐怕只有閻無神和天宮四大天王才能相比。或者說,未必比得過。

    “轟隆隆。”

    整個血神教劇烈震動,竟是緩緩向上升起。

    時間不算太長,血神教便是沖出地底,與四周齊平。

    而後血神教繼續上升,直到高出四周百丈,才穩定下來。

    此刻的血神教,被一股濃郁的血氣所包裹,形如血繭,外界根本就無法看到血神教內的情况。

    張若塵知道,血神教其實並未拔高,而是周圍的大地板塊受到了嚴重的破壞,生生被削掉百丈厚度。

    “小師弟,這位是誰?”豹烈好奇問道。

    不光是他,其他人亦是很好奇血靈仙的身份。

    張若塵回過神來,深呼出一口氣,道:“他是血神的大弟子,中古時代的人傑,血靈仙。”

    “嘶。”

    豹烈等人再度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不禁掀起了驚濤駭浪。

    他們或許沒有聽過血靈仙這個名字,但卻對血神並不陌生,單單是血神大弟子這一身份,便已經是十分驚人。

    張若塵並未多說什麼,定了定神,拖著傷體,施展出空間挪移,瞬間出現在血神祭台前。

    “血靈仙,你是已經死去,還是以某種狀態活著?”張若塵與血靈仙的聖念體對峙。

    雖然對方散發出來的氣息很强,卻沒能讓張若塵生出一絲懼色。

    血靈仙將宙宇、墨聖和血屠鎮壓在一旁,以血神祭台的力量禁錮,繼而將目光投向張若塵。

    下一刻,血靈仙的目光傲視蒼穹,語氣卻頗為冷淡,道:“作為教主,竟連大聖境都不曾達到,還讓外敵輕易攻入血神教中,真是沒用啊。”

    聞言,張若塵竟是無言以對。

    沒辦法,十萬年前的血神教,的確是强盛無比,教中任何時候,都不止一比特大聖,而要成為教主,則必定擁有大聖境的修為實力。

    在那個時代,無數勢力都臣服於血神教,根本就不會出現被攻打的情况。

    “好不容易積蓄的力量,竟然頃刻間就消耗殆盡。哎……”

    血靈仙輕歎一聲,聖念體越來越淡,最後化為一道氣流,又鑽入血神祭台。

    “有些不對勁,血靈仙真的只是一具聖念體復蘇那麼簡單?”張若塵伸出一根手指,輕輕摸著血神祭台上的累累白骨,决定進入血神祭台內部查探一番。

    ……

    估計很多讀者,都已經忘了血靈仙,其實這個人物前面已經寫到過兩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