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另一邊,邱怡池帶著池昆侖極速遁走,生怕閻無神追上來,她可不是血魔,真要被閻無神追上,說不得只有死路一條。

    在遁逃出數萬裏之後,邱怡池卻是突然停了下來,臉色巨變。

    被她提在手中的池昆侖,竟是突然消失,只留下一根細細的頭髮。

    “怎麼會這樣?”

    邱怡池的心頓時一沉,臉色變得格外難看。

    費了那麼大的力氣,冒著巨大風險,從閻無神身邊將池昆侖奪回,到最後,竟然只是一根頭髮。

    “唰。”

    燕離人和血魔趕來,出現在邱怡池的身邊。

    “怎麼回事?池昆侖那小子呢?”血魔問道。

    邱怡池抬起手來,將那根頭髮呈現在血魔的眼前。

    “頭髮?你難道想告訴我,池昆侖變成了一根頭髮?”血魔鄒眉問道。

    邱怡池面露苦澀,道:“雖然不願承認,但事實的確如此,我們都被閻無神給騙了,他似乎早就料到,我們是沖著池昆侖而來,所以做了準備。地獄界第一强者,能够以一己之力牽制天宮四大天王,果然不只是一個戰力强大的莽夫那麼簡單。“

    以一根頭髮變做池昆侖,這種手段太過高明,幾乎沒有任何破綻,以至於邱怡池並未能够在第一時間看出來。

    “此次打草驚蛇,閻無神必然會有所防範,別說救回池昆侖,能否再將其尋到,都是一個問題。”

    “而且,閻無神的實力確實極强,我雖能與他正面抗衡,可想要壓制住他,卻基本無望,真是麻煩。”

    血魔低語,不免有些頭疼。

    邱怡池無疑是更加頭疼,她這次連血後所用的攝心珠都給用上了,竟然還是沒能帶回池昆侖,該如何向血後交代?

    此事其實也怪不得她,當時那種情况,她根本就來不及去想太多,且任誰也無法料到,閻無神竟會施展出這種手段來。

    至於燕離人,則仍舊是暮氣沉沉,被負面情緒所籠罩,一言不發。

    …………

    血神教內,氣氛顯得十分壓抑。

    六比特實力強大的巡天使者,即將降臨血神教,任誰都會感受到極大的壓力。

    血靈仙遲遲沒有回應,張若塵只得以他的方法來隱藏血神祭台中的秘密。

    毋庸置疑,血神祭台隱藏的最大秘密,便是那個血霧空間,絕對不能够暴露出去。

    “試試看吧。”

    張若塵輕語,翻手將時空秘典取出。

    伸手一點,十萬道空間規則浮現,注入時空秘典之中。

    頓時,時空秘典被啟動,通體綻放璀璨的銀光,一些繁奧的秘紋,從其中浮現出來。

    張若塵表情嚴肅,認真引動時空秘典的力量,滲透進入血神祭台之中。

    不多時,這股力量便是觸及到,隱藏於血神祭台內的那個血霧空間。

    “凝。”

    張若塵低喝,將空間之力運用到極致。

    “嗡。”

    强大的空間之力震盪,快速形成一道無形的薄膜,將血霧空間整個包裹起來。

    這道無形薄膜,顯得極不穩定,似乎隨時都會破開。

    張若塵全力調動空間之力,施展出種種空間秘術,才終於使其逐漸穩定下來。

    “以我現在的修為實力,締造空間氣泡,果然還是很勉强。”

    張若塵長舒了一口氣,眼中流露出一抹笑意。

    他剛才締造出來的便是一個空間氣泡,隱藏於虛空之中,虛虛實實,如夢幻泡影,非空間修士,極難探查得到。

    暫時,他也想不到更好的辦法,只能以空間氣泡,暫時將血霧空間隱藏。

    “轟隆。”

    張若塵剛將空間氣泡締造完成,九天之上便是降下磅礴的大聖威壓。

    天穹之上,六道偉岸身影出現,身上均是散發出强大的氣息,目光俯瞰下方的血神教。

    一時間,那些仍舊盤踞於血神教附近的修士,均是被驚動,抬頭仰望之間,眼中都不禁流露出震驚之色。

    “六比特巡天使者,其中竟然還有一比特是不死血族,這是什麼情况?”

    “不死血族的血屠神子,被血靈仙洞穿身體,如今生死不知,不死血族豈會不在意?”

    “如此多巡天使者到來,定然是為了查探血靈仙的情况,一旦查出血靈仙有問題,只怕張若塵和血神教,都會有大麻煩。”

    “我認得,那位俊美不凡的白髮男子,乃是天宮的琿淩大聖,大聖境中的絕頂强者,沒想到他竟然會出面,看來這次的事情,天宮極為重視,恐怕無法輕易了結。”

    …………

    正當一眾修士議論紛紛之時,六比特巡天使者體內均是飛出一團聖血,降臨昆侖界,凝聚出六道分身。

    張若塵事先已經得到月神的知會,所以顯得很平靜,一步邁出,便是到得血神教外。

    “見過諸位巡天使者。”張若塵微微躬身行禮道。

    同時來了六比特巡天使者,他卻是不敢太過放肆,該有的禮數不能少。尤其這裡面還有寂滅大帝和文帝存在,就更是不能無禮。

    “哼。”

    一道重重的冷哼聲響起。

    隨即,張若塵便是感受到一股浩瀚的大聖威壓,向著自己碾壓而來。

    “血浮,注意你的身份。”

    不待張若塵有什麼動作,寂滅大帝便是出手,將那股大聖威壓擊散。

    寂滅大帝身上散發著極為濃烈的帝王氣息,給人一種天命所歸之感,不禁讓人心生敬畏。

    目光轉動,張若塵看向釋放大聖威壓之人,眼中不禁閃過一道寒光。

    此人與血屠一樣,亦是有著血色的長髮,身著暗紅色的鎧甲,面容陰鳩,眼神凶戾,一看就不是善茬。

    毋庸置疑,此人定然便是地獄界派遣出來的使者,表面上是查探血靈仙的虛實,實則是為了救回血屠

    血浮大聖亦是看向張若塵,凶光畢露,如果不是因為有天庭界的五位巡天使者在,其恐怕已經出手,將張若塵的血液吸幹。

    “張若塵,我等是奉天宮之命,前來查探血靈仙的情况,希望你能够予以配合。”

    這時候,一頭白髮的琿淩大聖笑著道。

    張若塵當即回過神來,道:“這是自然,諸位使者,請。”

    琿淩大聖微微點頭,當先向著血神教走去。

    見狀,其他五位巡天使者也都沒有遲疑,相繼步入血神教內。

    目光在六比特巡天使者身上掃過,張若塵不禁微微沉思,這其中有三比特是對他抱有極大的惡意,分別來自地獄界、天堂界和黑魔界,天宮這位的態度,暫時還不清楚。

    寂滅大帝應該是站在他的這一邊,月神讓他前來,已經是暗示了這一點。因為寂滅大地足够強勢,乃是主宰廣寒界的帝王,是一比特極富傳奇色彩的人物,很得月神和樹神的器重,而其本身更是有著成神的希望。

    至於文帝,八百年前昆侖界的九帝之一,年歲最大,實力也是最為强大,銷聲匿跡數百年,誰也不知其如今究竟强大到了何種地步,或許,其隨時都有可能突破成神。

    只不過,文帝代表的是池瑤?還是昆侖界?對血神教和血靈仙,亦或者是他張若塵,又是什麼樣的態度?

    說到底,張若塵是前朝聖明太子,文帝和儒道大力支持的是第一中央帝國池瑤。

    六比特巡天使者一進入血神教,便是直接沖血神祭台而去。

    “本座倒要看看,這座血神祭台,究竟有什麼古怪。”

    血浮大聖冷喝,一掌對著血神祭台拍擊而去。

    其如此舉動,實在是很出乎大家的意料,以至於根本沒人來得及出手封锁。

    血神祭台震動,釋放出滔天的血氣,形成一道强大的護罩,將血浮大聖的攻擊,完全抵擋住。

    這個時候,張若塵出現在血神祭台之上,臉色冰冷,道:“血浮大聖,你想做什麼?血神祭台乃是我教祖師的沉眠之地,你竟敢褻瀆神靈,這裡可不是地獄界,由不得你肆意妄為。”

    他哪裡看不出來,血浮大聖是想摧毀血神祭台,同時將血屠從血神祭臺上救下,當真是肆無忌憚。

    不由得,張若塵身上釋放出强大的氣勢,藏山魔鏡浮現而出,隨時準備對血浮大聖發動攻擊。

    既然對方如此蠻橫,那他也就無需再去講什麼規則。

    血浮大聖就算聖威再如何恐怖,修為再如何高深,終究只是一道分身。張若塵就連神的分身都敢戰,不懼他。

    當然,張若塵也是料准,天庭界的幾比特巡天使者,不可能放任血浮大聖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如此倡狂。

    ……

    再幫新書《天帝傳》打個廣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