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眼見四大天王退去,欲嶙鬼王、金裂骨王和垣崛屍王均是不由松了一口氣,繼而,眼中浮現出興奮之色。

    能有與天宮四大天王交手的機會,這是無數地獄界强者,都渴望的事情,但基本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畢竟以四大天王的强大,真要遇上,恐怕結果不會太好。

    欲嶙鬼王三人此次算是得償夙願,儘管他們都傷得不輕,麾下還損失了不少强者,可能够讓四大天王受傷,如此代價,無疑是完全值得。

    等到消息傳回地獄界,必然能够引起極大的轟動,他們的名聲無疑都會大增,在地獄十族强者中的排名,也會相應提升。

    般若倒是顯得很平靜,快速將自身力量收斂,同時將命運天盤收入體內。

    閻無神亦是將《死亡天書》收起,轉過身來,看向般若及欲嶙鬼王等人,笑道:“此次倒是多虧了你們幾個,不然要對付四大天王,還真是很麻煩,算本座欠你們一個人情,以後如果有什麼麻煩的事情,盡可以來找本座。”

    “閻兄客氣,對付天庭界的强者,本就是我們份內之事,而且,能與閻兄並肩作戰,實乃是我們的榮幸。”欲嶙鬼王笑著恭維道。

    沒辦法,閻無神本身實力強橫,又極為強勢,哪怕是在地獄界中,也根本沒人敢招惹。

    以前倒是有人挑戰過閻無神,但都被修理得很慘,哪怕是地獄界聖王境排名號稱第二、第三的絕頂强者,也同樣曾被閻無神打趴下過。

    所以,面對閻無神,欲嶙鬼王只得小心翼翼,生怕惹得其不高興。

    閻無神自然知道欲嶙鬼王是什麼心思,不由正色道:“本座恩怨分明,你們既然幫了本座的忙,本座自會記在心中,行了,你們先回駐地養傷。”

    “那我們便先告辭了!”欲嶙鬼王道。

    簡單與閻無神和般若道別後,欲嶙鬼王、金裂骨王和垣崛屍王便是帶著剩下的强者,快速退出這片破敗的戰場。

    從始至終,垣崛屍王都無比沉默,一句話都沒有說過。

    對此,倒是無人感到奇怪,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其就是這種少言寡語的性格。

    閻無神將目光投向般若,若有所思,道:“以我一人之力,面對四大天王的確是毫無勝算。不過……哈哈,以後,你與本座便是盟友,本座會全力助你成為命運神殿的神女,等你實力更强一些,與本座聯手,應該便足以與四大天王抗衡,甚至壓過他們一頭。”

    “四大天王的實力,確實很强大,他們所掌握的衍界之力,也極不尋常,我倒是很有興趣,再度與他們交手。”般若語氣平靜,眼中卻有一道精光閃過。

    她雖然沒有直接明言答應閻無神的結盟提議,但說出這番話,無疑已經表明了她的態度。

    就在這時,一道聖光自天邊飛來,落入閻無神的手中。

    “嗯?血靈仙的聖念體已經消散,可惜,本座還想與他戰一場,看來是沒機會了!”

    看完傳訊光符上的內容,閻無神不由歎息了一聲。

    這邊的事情結束,閻無神已經準備動身前往血神教,如今卻是不得不打消這一念頭。

    “也罷,本座便先找個地方養傷,順便修煉一番,般若,你有何打算?”閻無神轉頭看向般若。

    般若將目光投向陰葬山脈深處,道:“我要進入陰葬山脈,去參悟命運之道。”

    “那便祝你好運。”

    留下這句話,閻無神並未繼續在此停留,身形化虛,直接消失無蹤。

    般若在原地伫立了片刻,略作沉思,隨即動身,閃掠向陰葬山脈的深處。

    屬於天庭界與地獄界最頂尖强者的對決,便是就此落下了帷幕,閻無神與四大天王盡皆受傷,若是傳出去,不知道會引起多大的轟動。

    很可惜的是,這一戰並無什麼觀戰者,僅僅只有一頭只知道吃的金龍,偷偷的隱藏在暗處觀看。

    “這個冥族女子,進入陰葬山脈深處做什麼?龍爺得跟上去看看,說不得能够將本體奪回來。”

    金龍的眼睛滴溜溜旋轉,悄無聲息的跟在了般若身後。

    …………

    送走六比特巡天使者,血神教重新恢復了平靜,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得以塵埃落定。

    連番遭到攻擊,血神教受損嚴重,除卻嬰主峰、乾元山和血神祭壇,其他地方,盡皆是一副破敗的景象,需要進行重建,一座座陣法,亦是需要重新佈置。

    這些事情,倒也不算多麻煩,無需張若塵這位教主去操心。

    嬰主峰,歸元神宮內。

    經過一番調理,張若塵的傷勢,基本得以痊癒,直到此時,他才有時間和精力,清點之前一戰的收穫。

    除去一塊天魔石刻和鎮紋石,給了小黑以外,其他奪取而來的寶物,盡皆是在張若塵的身上。

    一翻手,張若塵將裝盛寶物的空間玲瓏球,取了出來。

    這裡面不但有諸多寶物,還鎮壓著那條青天聖龍和血屠。

    一千多比特聖王境强者的全部身家,那是絕對的豐厚,哪怕是張若塵,心中也不免很是期待。

    沒用太長時間,張若塵將空間玲瓏球中的寶物,大致清點了一番,臉上不禁浮現出了燦爛的笑容。

    “一件至尊聖器,兩件神遺古器,三件君王戰器,七塊天魔石刻,八種鑄造不朽聖軀的珍貴神物,十三塊神石,…………”

    一件件珍貴的寶物,被張若塵從空間玲瓏球中取出,任何一件拿出去,都能引來無數强者爭奪,哪怕是大聖境强者,乃至於是神靈,都有可能動心。

    像一些底蘊較弱的大世界,說不得都拿不出這般多寶物來。

    無間煉獄塔乃是至尊聖器,冥陽神輪和光明天書,則是神遺古器,但它們有著一個相同之處,就是均為强大的神靈所鑄造,威力强絕,更曾屠戮過神靈。

    三件君王戰器中,墨聖的貪狼魔刀,品質最佳,可惜受了一些損傷。卓古的紫極魔槍,以及諸多黑魔界聖王祭出,用來對抗張若塵雷法的黑靈魔傘,品質則要稍微差一些,但威力也都不弱。

    說起來,當時在戰場之上,那近八百比特黑魔界聖王,若非仗著黑靈魔傘,只怕都早已被張若塵的雷法,劈得七零八落,也就無需等到後面血靈仙來出手對付。

    “黑魔界的人,果然很有本事,竟能够收集到如此多天魔石刻,小黑說,天魔石刻很可能與一件神器有關,也不知是真是假。”

    伸手觸摸著一塊塊圖案各异的古老石刻,張若塵心中卻是生出了許多的念頭。

    在他面前,一共有十二塊天魔石刻,如果算上小黑那塊,就該有十三塊,已經超過總數的三分之一。

    如此數量,比之黑市收藏的還要多。

    以張若塵想來,黑魔界的聖王境强者,近乎傾巢而出,所收集到的天魔石刻,應該不止這麼八塊,但不知剩下的,都掌握在哪些人手中。

    總共三十六塊天魔石刻,張若塵這邊有十三塊,黑市九塊,拜月魔教三塊,加起來就是二十五塊。

    也即是說,還有十一塊散落在外,想要全部收集,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黑市的水很深,拜月魔教也不簡單,黑魔界應該沒什麼希望從這兩大勢力中,得到天魔石刻。

    而一部分天魔石刻,早已銷聲匿跡,無處尋覓。

    所以,黑魔界即便本事再大,能够得到的天魔石刻,恐怕也是屈指可數。

    “一下子損失掉八塊天魔石刻,黑魔界的人,只怕都已經對我恨之入骨了吧。”張若塵輕笑道。

    黑魔界曾受昆侖界大恩,最後卻無恥的背叛,甘願去做天堂界的爪牙,張若塵對於這座大世界,可謂是沒有半點好感,自然不會讓其稱心如意。

    但凡是昆侖界的人,應該都不會願意看到黑魔界繼續做大。

    如果有可能,張若塵不會讓黑魔界的人,奪走任何一塊天魔石刻。

    仔細觀看了一番面前的十二塊天魔石刻,張若塵不禁露出沉思之色,“天魔石刻果然是蘊含無窮奧妙,不愧是魔道的聖物,將其中任何一塊修煉到極致,都有望成神,真不知道是何等强大的存在,將其創造了出來,我雖不修魔功,但仍舊能够從其上汲取一些有用的東西。”

    前世的時候,張若塵修為太低,根本就看不懂天魔石刻。

    而今世,張若塵修為高深,實力強大,卻是能够參悟出天魔石刻蘊含的奧妙,增强自身的積澱。

    最近與人戰鬥,張若塵越發發覺,自身在劍道方面,存在很大的缺陷,除卻時間劍法和劍十,根本就沒有其他能够拿得出手的劍術,無論是滔天劍一脈代代傳承的真一雷火劍法,還是淩飛羽傳授的九生劍法,都已經與他如今的修為實力不符。

    如果不能得到更為强大的劍道傳承,那便只有一條路可走,即是自創劍法。

    這雖然很難,但卻是必須要邁過的一步。

    對於那些絕世强大的劍修而言,他們所掌握的最强劍法,幾乎都是源於自創。

    因為只有自創的劍法,才能發揮出最强的威力來。

    “我如今修煉出了七十萬道劍道規則,如此積澱,多花費一些時間,應該能够開創出獨屬於我的劍法來。”

    張若塵眼中泛起一道精光,心中已然是作出决定。

    擁有三十三塊神石,時間並不是什麼問題。

    最近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張若塵已是被推到風口浪尖之上,也該沉寂一下,减少各方的注意。

    “嗯?”

    突然間,張若塵察覺到了什麼。

    身形一動,張若塵離開歸元神宮,繼而出現在血神教之外。

    “出來吧。”

    張若塵將目光投向一個方向,語氣淡漠道。

    頓時,一道年輕俊朗的身影,憑空出現,躬身向張若塵行禮道:“參見太子殿下。”

    對於眼前出現的年輕男子,張若塵並不陌生,正是昔日昆侖界不死血族,齊天部族的太子,齊生。

    當初,池瑤女皇成神歸來,一舉將昆侖界中的不死血族覆滅,可齊生和不死神女熒惑,卻是幸運的逃過一劫。

    之前在東域,張若塵意外與二人相遇,從他們手中奪過滅神十字盾和萬獸寶鑒,本想出手將他們擊殺,心魔邱怡池卻突然出現,將二人救走。

    張若塵打量了齊生一番,眼中不禁浮現出絲絲詫異之色,沒想到齊生的修為,竟然已經達到七步聖王境界。

    不過,一想到血後所掌握的諸多珍貴的修煉資源,而齊生的根骨資質本就極佳,能在短時間內,提升兩個境界,倒也不足為奇。

    尤其無盡深淵第二梯度中,還有諸多神秘莫測的秘地,其中一處秘地內的時間流速,與外界不同。

    將這些條件充分利用起來,培養强者並非是什麼難事。

    “齊生,你來找我做什麼?”張若塵淡淡問道。

    齊生面帶恭敬之色,道:“啟稟太子殿下,屬下是奉血後娘娘的命令,希望太子殿下能够將血屠神子交予屬下。”

    聞言,張若塵的臉色頓時微微發生變化,倒真是沒想到,血後竟會派人來找他索要血屠。

    他與血屠之間,可謂是有著極深的恩怨,而且血屠乃是不死血族,既落入他的手中,便根本沒有放過的可能。

    不經意間,張若塵身上散發出淡淡的殺機。

    感受到這股殺機,齊生眼皮不禁跳了一下,連忙道:“血後娘娘讓屬下告訴太子殿下,血屠神子對她有大用,且向太子殿下保住,今後血屠絕不會再出現在昆侖界,更不會與您為敵。”

    “另外,這是血後娘娘讓屬下轉交給太子殿下的東西,用以交換血屠神子。”

    張若塵本想直接拒絕,但想到孔蘭攸和池昆侖都在無盡深淵第二梯度,若血後因此事而遷怒於他們,無疑是很麻煩。

    心念快速轉動,張若塵沉聲道:“回去告訴她,希望她能够信守承諾,我不希望再在昆侖界看到血屠。”

    說罷,張若塵直接將血屠從空間玲瓏球中放了出來,隨手扔向齊生。

    “太子殿下,這……”

    齊生舉起手中的空間袋,面露難色。

    “我不需要她的任何東西。”

    留在這句話,張若塵的身影,直接消失無蹤。

    齊生微微一愣,只得將空間袋重新收起,這一結果,倒是在血後的預料之中。

    不過,不管怎麼樣,他總算是完成了任務,順利的從張若塵手中,得到了血屠神子。

    沒有在此多做停留,齊生當即帶上血屠神子,向著無盡深淵折返而去。

    …………

    陰葬山脈深處,常年被濃烈之極的陰煞之氣籠罩,其中環境極其複雜,哪怕是頂尖的聖王境强者,都不敢隨意亂闖。

    般若卻似乎對陰葬山脈十分熟悉,不多時,便已經深入其中。

    陰葬山脈深處自成世界,灰濛濛一片,無數死靈、幽魂游離於其中,一片死寂,沒有半點生機存在。

    在般若的前方,有著一座極其巍峨的山峰,這座山峰顯得十分與眾不同,其大體輪廓,竟像是一尊巨人站立著。

    相比於周圍其他山峰,這座人形山峰,彙聚的陰氣、死氣最為濃郁,更有許多命運碎片縈繞在山峰之外。

    “陰葬山脈果然很不尋常,竟能將生靈的命運碎片禁錮住,此地倒的確是很適合我修煉命運之道。”

    看著前方巍峨的人形山峰,般若眼中不禁閃爍出道道异光。

    “先在此修煉一段時間吧,然後再去尋找百龍明皇甲的器靈,或者它會主動找上門來。”

    一陣低語,般若邁動步伐,向著巍峨的人形山峰走去。

    她並未直接飛到山頂去,而是從山脚慢慢向上攀登,細細體悟此山的神异之處,將一道道命運碎片,納入體內。

    看著般若緩緩登山,金龍的眼中,不禁露出詫異之色:“咦!還挺會找地方的啊,這裡倒是一處修煉命運之道的絕佳妙地。”

    “先收回明皇甲再說。”

    凝視片刻,金龍伸出一隻龍爪來,隔空一抓,一道道與百龍明皇甲相契合的銘紋,在龍爪上凝聚了出來。

    在外面的時候,金龍不方便出手,怕引起巡天使者的注意,可到了陰葬山脈的深處,它則是完全沒有了顧慮。

    頓時,百龍明皇甲的虛影,在般若的體表浮現而出,百道金光從其中沖出,化為一條條金龍,發出震天動地的龍吟聲。

    “嗯?”

    般若臉色一凜,連忙調動體內的命運規則,凝聚出一座古老斑駁的命運之門,想要將百龍明皇甲鎮壓住。

    只是金龍的力量太强,其作為百龍明皇甲的器靈,與本體之間,有著奇妙的聯系,憑般若如今的力量,根本就鎮壓不住。

    “砰。”

    命運之門破碎開來,百龍明皇甲顯現出實體,自般若體內飛出。

    “唰。”

    百龍明皇甲落入金龍的籠罩之中,被穩穩抓住。

    一時間,金龍的身形極速變大,瞬間化作一條萬丈巨龍,身上的一塊龍鱗,都有數十丈大小,通體金光璀璨,宛如以神金鑄成。

    金龍盤踞於天空之中,身上散發出浩瀚的大聖威壓,如一座座太古神山,壓在般若的身上,令得她有一種無法動彈的感覺。不過,她倒也沒有驚慌失措,已經很平靜。

    金龍低頭,居高臨下的俯視著般若,眼神冰冷,沒有絲毫感情,猶如在看著螻蟻一般。

    “冥族女子,百龍明皇甲你是從何處得來?最好老實交代,否則,龍爺就將你的靈魂抽出,以神火灼燒萬年,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