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時間陣法隱藏於九品陣法之中,發動時根本就沒有任何徵兆,讓人防不勝防,當神秘莫測的時間力量釋放而出,頓時打了冥殿七絕殺神一個措手不及,沒弄明白是什麼情况,就吃了大虧。

    “敢小看本皇的手段,你們一個都別想逃。”

    小黑頗為嘚瑟,似一切都已經在它的掌控之中。

    眼下冥殿七絕殺神被時間之力所傷,小黑自然不會放過這大好的機會,立刻便是繼續催動時間陣法,一道道時間之刃斬殺而出。

    陣法,乃是由張若塵和小黑一起佈置出去,將九品陣法、時間陣法、空間陣法結合為一體。而小黑曾經在《乾坤神木圖》中待了十萬年,對時間和空間有著極深的理解。

    囙此,它可以輕鬆掌控陣法,將時間和空間力量,運用得淋漓盡致。

    借助陣法的玄妙,更是凝聚出一條虛淡的時間長河來,懸於冥殿七絕殺神的上方。

    冥殿七絕殺神的反應雖快,可還是沒能來得及,將時間陣法的力量全部抵擋住,當即再度被斬去部分壽元,每個人的氣息都變得虛浮起來,七絕殺陣隱隱變得不穩定,冥蓮有著解體的迹象。

    不過,冥殿七絕殺神到底不是一般人,很快便回過神來,以七絕殺陣對抗時間陣法,使得時間之力難以滲透進來。

    “該死,這座九品陣法竟然能够運用時間的力量,連時間長河虛影都召喚了出來,這是張若塵的手段。”

    死不休怒目圓瞪,心中充滿憤懣。

    血色漣漪沉聲道:“好詭異的時間手段,竟能直接斬去我們兩百年壽元,若是讓張若塵繼續成長下去,只怕又會成為像須彌聖僧那等麻煩的存在。”

    須彌聖僧作為時空掌控者,手段詭異莫測,曾讓地獄界諸神無比頭疼,且最終導致地獄界毀滅昆侖界的計畫,功虧一簣。

    直到十萬年後,地獄界才終於又一次攻入昆侖界,無論如何,都絕不希望再有須彌聖僧那樣的人物出現。

    一時間,冥殿七絕殺神的臉色,都變得極為難看,一直以來,他們都是橫掃無敵,面對任何對手,都可以進行碾壓,還從未吃過這般大的虧。

    尤其,他們現在還處於險境之中,一個不好,說不得就會徹底栽在這裡。

    “吼。”

    五爪銀龍發出陣陣震天的龍吟聲,直達霄漢,令乾坤震盪。

    一股冰寒至極的氣息,從五爪銀龍的體內釋放而出,簡直要將這方天地都給凍結。

    “極陰天龍氣。”

    玄冥無殤的臉色微變。

    但凡神龍一族,在幼年時,都會去煉化一縷煵靈龍火,或者一縷極陰天龍氣,既可以熬煉龍身和龍魂,也能作為重要的攻擊手段,兩種力量都極其可怕,修煉到極致,哪怕是神靈,都會退避三舍。

    眼前的五爪銀龍,乃是神境五爪銀龍的鱗皮所化,所蘊含的極陰天龍氣,自然是恐怖無比。

    哪怕張若塵等人只能催發出百分之一的力量,也足以對大聖造成威脅,將大聖冰封起來。

    “不能觸碰到極陰天龍氣,黑暗天幕。”

    冥殿七絕殺神當即改變陣勢,轉攻為守,瞬間釋放出磅礴的黑暗之力來。

    黑暗之力湧動間,快速演化成一道漆黑的天幕,將方圓數百丈籠罩,遠遠看去,就像一顆黑色巨蛋,表面有著大量黑暗秘紋,時隱時現。

    凝聚出黑暗天幕,玄冥無殤還不放心,又將一顆泛著幽光的暗金色珠子吐出,與身下的冥蓮結合在一起。

    此珠非同小可,乃是冥龍一族的一尊神靈隕落後所留,乃是冥龍珠,其內凝結了那頭神境冥龍畢生的神力精華,可以算得上是一件强大的神遺古器,比之域外的星辰,要堅硬千百倍。

    在玄冥無殤的催動下,冥龍珠釋放出强大的黑暗神力和詛咒之力,一條條黑暗冥龍和詛咒冥龍,從冥龍珠中飛出,融入黑暗天幕之中,使得黑暗天幕變得更加穩固。

    “砰。”

    依靠黑暗天幕,冥殿七絕殺神總算勉强抵擋住了九品陣法和銀龍的可怕攻勢,暫時得到喘息的機會。

    “以為躲在烏龜殼內,就沒事了嗎?給本皇破開。”

    小黑大喝,激發蘊藏於九品陣法中的空間陣法,以空間銘紋,調動周圍的空間規則,釋放出一股可怕的空間之力,凝聚成一道銀白色的絕世鋒芒。

    此攻擊手段,正是張若塵不久前才掌握的空間裂界斬,不過,借助陣法之力,發揮出來的威力,更加强大,仿佛真的可以將一座大世界給斬開。

    “嘩啦。”

    黑暗天幕的確很堅固,可面對以空間之力凝聚而成的絕世鋒芒,還是在瞬間被斬裂,無可抵擋。

    並且,空間裂界斬的餘威,繼續向著冥蓮衝擊而去。

    與此同時,五爪銀龍亦是發動猛攻,釋放極陰天龍氣的同時,通體綻放璀璨的神光,釋放出無比浩瀚的神龍之力,似神龍出海,又似彗星淩空,要將一切阻礙都給衝破。

    “轟隆。”

    面對五爪銀龍的瘋狂衝擊,黑暗天幕猶如紙糊的一般,頃刻間徹底被撞得支離破碎。

    乃至於作為七絕殺陣覈心的冥蓮,亦是轟然炸裂。

    “砰。”

    冥殿七絕殺神盡皆倒飛而出,重重的撞擊在九品陣法之上,口中均是在大口噴血,傷得可謂是極重。

    自他們修成七絕殺陣以來,還從不曾被人像這般强行破開過。

    “大哥,不能再拖。”

    夜冥無憂的眼中浮現出焦急之色。

    眨眼的工夫,他們已是遭受重創,繼續這般下去,說不得真的會栽在張若塵等人手中。

    “沒人能欺我們冥殿七絕殺神,張若塵,死禪老祖,還有這些人,再次遇到,就是他們的死期。”玄冥無殤寒聲道。

    繼而,冥殿七絕殺神不再遲疑,七人同時奇快無比的結出奇异的印訣,七道黑暗神光從他們的體內沖出,彙聚在一起,化作一道繁奧無比的黑暗神紋,明暗不定,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湮滅。

    可以看到,在凝結成黑暗神紋後,冥殿七絕殺神的臉色,均是變得蒼白了幾分,顯然是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看到黑暗神紋,張若塵的眼睛不由微眯,隨即大喝道:“全力出手,不能讓他們逃走。”

    五爪銀龍通體再度綻放出璀璨的神光,浩瀚的神龍之力勃發,龍口一張,便想將冥殿七絕殺神給吞下去。

    “嗡。”

    黑暗神紋震動,迸發出一股恐怖至極的力量。

    “轟。”

    小黑掌控的九品陣法,瞬間被撕裂開一大口子。

    在五爪銀龍的攻擊到來前,黑暗神紋包裹住冥殿七絕殺神,突破所有的封鎖,震破乾坤,刹那遠遁。

    “追。”

    第一反應,張若塵等人便是想要催動五爪銀龍,去追擊冥殿七絕殺神。

    冥殿七絕殺神已經身受重傷,必然不可能逃得太遠,這是將他們除掉的最佳時機。

    都已經做到這一步,自然沒有就此罷手的理由。

    “噗。”

    然而就在這時,敖心顏猛然噴出一口鮮血來。

    緊接著,原本神威滔天的五爪銀龍,氣息瞬間衰落下去,重新化作一件神龍銀鎧,出現在敖心顏的身上。

    “怎麼回事?”

    看到這種變故,所有人都不禁露出驚異之色。

    張若塵眼神一凝,立刻上前一步,伸手將敖心顏扶住,避免其摔倒在地。

    此刻的敖心顏,臉色蒼白,氣息虛弱且紊亂,情况可謂是十分糟糕。

    一翻手,張若塵取出一顆療傷的聖丹,喂入敖心顏的口中,同時運轉聖氣,幫助其煉化。

    敖心顏面露抱歉之色,道:“神龍銀鎧的力量太强,遠非我現階段所能駕馭,剛才連續發動攻擊,已是讓我的身體達到極限,無法再繼續支撐下去。都是因為我之過,白白錯失了斬殺冥殿七絕殺神的大好機會。”

    小黑顯出身形,很是歎息道:“不得不承認,冥殿七絕殺神的確很有本事,連本皇耗費大量心血祭煉而成的九品陣法,竟然也無法留住他們,真可惜,這次就只差一點,便能將他們滅掉。”

    以冥殿七絕殺神在地獄界的名望,若能將他們斬殺,必然能够對地獄界的士氣,造成不小的打擊。

    張若塵使用精神力探查,卻發現只能延伸到數百里之外,而七絕殺神動用了底牌,速度奇快,早已逃出了這片區域。

    “難怪連神的神念都探查不進來,真龍島對修士精神力的壓制太大。”

    張若塵暗暗一歎,知道已經錯失殺神七絕殺神的最佳時機,不過,臉上卻沒有一絲氣餒,鼓勵道:“冥殿七絕殺神的底牌眾多,想要殺死他們,絕非易事,此次能够將他們重創,已經算是極為難得。”

    天命屍皇眼中閃過一道寒光,道:“如今冥殿七絕殺神還在真龍島上,我們未必沒有機會,將他們除掉。”

    接下來,各方勢力的强者,都會彙聚到龍神殿,等到了那裡,說不得會有更好的機會出現。

    敖心顏正色道:“我們不能在這裡耽擱,必須儘快趕到龍神殿。”

    “你的身體還能撐得住嗎?”張若塵的眼中浮現出關切之色。

    敖心顏道:“我的傷並無大礙,調息一番,就能恢復過來。”

    如今乃是非常時期,敖心顏自然不想讓大家因為她,而在此耽擱時間。

    張若塵等人閃身落到神戰屍的肩膀上,開始調息打坐。死禪老祖則是駕馭神戰屍,向龍神殿而去。

    “砰。”

    神戰屍邁動步伐,一步邁出,便是到了數百里之外。

    敖心顏盤坐下來,拋開所有雜念,開始療傷。

    在趕到龍神殿前,她得讓自身恢復到最佳的狀態,不成為這支隊伍的累贅。

    真龍島極為龐大,方圓數百萬裏,而龍神殿在真龍島的中心地帶,想要趕過去,無疑是需要不短的時間。

    一路前行,滿目瘡痍,很多地方都還保留著昔日戰鬥的痕迹,方圓數千丈的深坑,隨處可見。

    曾有諸多地獄界的巨擘,聯手進攻真龍島,神龍一族拼死一戰,打得天崩地裂,日月無光,整個陰陽海,都近乎於生靈滅絕。

    最終,神龍一族幾乎滅絕,連龍神殿也無法守護住,生生打得破碎開來。

    若非後來發生了一些變故,讓地獄界諸神只得倉促退走,只怕龍神殿中的所有寶物,都已經被掠奪一空。

    作為神龍一族的聖地,昔日的真龍島,是何等的繁榮,如今卻是變得寸草不生,隨處可見染血的土石,大地幾乎變成了血紅色,可見當年那一戰是何等的慘烈。

    “好强的黑暗氣息,越往真龍島中心靠近,便越是濃烈,想不到過去這麼多年,地獄界諸神殘留的力量,竟然還不曾消散。”

    小黑眼中浮現出一抹凝重之色。

    真龍島的天地元氣濃郁無比,可因為有著地獄界諸神殘留的黑暗力量存在,根本就無法吸收。

    哪怕是頂尖的聖王强者,大量吸納這種夾雜黑暗力量的元氣,也必然會有大麻煩。

    想來在那破敗的龍神殿遺跡中,殘留的黑暗神力,應該會更多,畢竟那裡才是昔日的主戰場。

    耗費不小的力氣,張若塵一行人,終於是順利抵擋龍神殿遺跡的邊緣。

    遠遠的,一座巍峨壯闊的建築物,映入張若塵等人的眼中。

    這座建築物通體呈白金色,乃是以海量的神秘金屬鑄造而成,表面有著諸多精美而神秘的紋絡,似可與萬道共鳴。

    很可惜的是,這座建築物是殘缺的,上部早已消失不見,變成了斷壁殘垣。

    但即便如此,剩下部分最高處,仍舊高達三千里。

    “沒想到龍神殿竟然已經變成這般模樣,也不知道九黎族的九黎神殿,十劫問天君的通天神殿,是否還保存完好,如今又在何處?”小黑忍不住歎息道。

    自中古之戰後,昆侖界最富盛名的三座神殿,均是消失無蹤,誰也不知道究竟是怎樣一種狀態。

    敖心顏眼中流露出悲戚之色,道:“曾經的龍神殿,高達七千二百裏,昆侖界的億萬生靈,都會渴望進入其中朝聖和學習,那是何等的繁榮鼎盛,可一場浩劫過後,龍神殿破碎,神龍一族滅絕,所有的輝煌,都成為了歷史,被世人所遺忘。”

    體內流淌著神龍的血脈,敖心顏心中的感觸,無疑是要遠遠超過其他人。

    可惜她並不是出生於中古時代,否則,哪怕是拼了性命,也一定要將龍神殿守護好,讓神龍一族的血脈,得以延續。

    說起來,他們神龍半人族能够避過那場劫難,傳承至今,已經算是極大的幸運。

    龍神殿的遺跡極為龐大,覆蓋方圓數萬裏,遍地都是龍神殿的碎片。

    如此廣闊的範圍,哪怕地獄界、古文明派系和天龍界,都派遣來為數不少的聖王大軍,也無法在短時間內完成探索,覈心區域,更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踏足。

    “這裡的空間結構好複雜,竟然有著諸多空間斷層存在,處處都充斥著毀滅性的力量,大家務必要小心。”張若塵提醒道。

    此刻,所有人的表情都變得十分嚴肅,接下來,他們所要面對的,不僅僅是源自遺跡本身的威脅,還要地獄界、古文明派系和天龍界的威脅,稍有大意,就有可能丟掉性命。

    沒有多做耽擱,張若塵等人快速進入到遺跡內,死禪老祖已經是將神戰屍收起,避免太過招搖,既然是要阻擊敵人,那就必須要足够的低調,絕不能輕易將自身暴露出去。

    ……

    更新遲了,非常抱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