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炎長老說笑了!他們敢打上無頂山,就是在存心挑釁,為了神教的威嚴,本教主又豈能輕饒他們?”

    石千絕明白火族是在利用拜月魔教對付聖明舊部,可是,在魔教總壇,肯定是不可能讓火族去對付聖明舊部,必須由魔教親自出手才行。

    那位火族聖祖拱了拱手,隨後,退了下去。

    石千絕道:“張若塵,你真的不退嗎?”

    “不退。”

    面對一比特大聖,張若塵也是十分果决。

    “也罷,今日本教主就替明帝,好好的管教管教你。”石千絕說道。

    就在這時,酒瘋子和古松子化為兩道人影,向前沖了出去,到達第二層護山大陣的附近。

    酒瘋子沒有一絲邋遢的樣子,反而無比淩厲,怒駡道:“石千絕,做為神教的教主,理應保護教中每一位弟子的周全,可是你為了結交火族和梧桐神樹,竟然強迫教中的一比特聖女,嫁給一個外人。我們拜月神教什麼時候開始,竟然需要靠犧牲教中聖女來穩定地位和擴張勢力?師尊一世英名,全部都毀在你的手上。”

    酒瘋子的聲音,十分響亮,傳入所有魔教修士的耳中。

    其中一些魔教修士,也有和酒瘋子一樣的感觸,心中無比憤懣,只是不敢說出來。

    當然,還有另外一些魔教修士,卻是覺得酒瘋子膽大妄為。

    “哪裡來的老瘋子,竟然敢辱駡教主,真是活得不賴煩了!”

    “你連他都不知道?他可是神教的一比特名宿,乃是教主的学弟風醉生。他不知比你高了多少個輩分,你居然敢說他是老瘋子?”

    ……

    聽到酒瘋子的一番咒駡,拜月魔教的內部,竟是隱隱有分裂的迹象。

    一比特年齡極大的魔教長老,說道:“上一代教主在世的時候,神教聖女的地位極高,乃是真正的聖女。石千絕擔任教主之後,神教的聖女,完全就是他收買人心和誇張勢力的工具,與青樓的妓女有什麼區別?這種現象,老夫早就已經看不下去,既然風師叔****,就請風師叔來給大家主持公道。”

    “聶北衣,你敢質疑教主,是想造反嗎?”

    暗夜宮的宮主,夜瀟湘,從虛空之中走出。

    她的身影一閃,一劍揮斬出去,將剛才說話的那位魔教長老的頭顱斬飛,留下一地的鮮血。

    看到這一幕,酒瘋子眼中的怒火,更加濃烈。

    “哈哈,哈哈。”

    一道爽朗的笑聲,響徹在這一片天地。

    在地平線上,便是有一道英姿勃發的身影,踏水而來。

    銅爐原,本是一片廣闊的原野,但是,在那道年輕身影的脚下,卻是有著碧波千里,仿佛是有一片大海跟隨他一起而來。

    那是一個青衣修士,站在水浪的頂端,背負雙手,道:“說的沒錯,拜月魔教的聖女,聽起來風光無限,實際上卻是天底下最可憐的一群女子。”

    夜瀟湘站在石千絕的身影下方,盯著站在水浪上方的青衣秀士,冷聲道:“洛虛,你竟然還敢來無頂山,張若塵到底是許給你了什麼好處,你竟然願意來送死?”

    張若塵也是有些意外,沒有料到洛虛竟然會來。

    洛虛的脚下,踩著一片方圓千百裏的水浪,如同一座大湖。那些水,並不是幻術,而是由他的聖道規則凝聚而成。

    由此可見,洛虛的修為,恐怕是已經達到聖王的境界。

    洛虛的目光,有些迷離,道:“好處?天下沒有什麼好處請得動洛虛。只不過,兩百年前,我在這裡留下人生最大的遺憾。兩百年後的今天,我不希望,同樣的悲劇再次上演。張若塵,你不會怪我不請自來吧?”

    “洛虛前輩前來相助,晚輩感激不盡。”張若塵道。

    古松子道:“石千絕,你雖然突破到大聖境界,一對一,我們沒有人是你的對手。但是,我們在場這麼多的强者,一起催動開元鹿鼎,你擋得住嗎?”

    酒瘋子道:“第二層護山大陣一旦攻破,至少有一半的神教弟子會失去庇護。聖級的大戰爆發,多少神教弟子會被碾殺?”

    石千絕的那道身影,發出一聲長笑,“不到大聖境界,你們永遠無法知道,那個境界是何等玄奇。本教主就算走出護山大陣,你們又能奈何得了我?”

    天地靈氣猛烈顫動,隨即,一道身穿玄衣的高大身影,便是飛出護山大陣,站在與開元鹿鼎齊高的位置。

    石千絕看上去五十來歲的模樣,身上的衣袍如同黑色鐵布,在他的頭頂上方,乃是一層層的魔雲,宛如一比特蓋世魔君出世。

    “教主大人,天下無敵,五域共尊。”

    “教主大人,天下無敵,五域共尊。”

    ……

    魔教修士全部都恭恭敬敬的向石千絕跪拜,就連前來赴宴的賓客,其中一些,也都跪伏在地上。

    那是大聖對聖者的精神壓制。

    就像一比特平民,見到皇帝,本能的就要下跪叩拜。

    “不好。”

    見到石千絕出現在開元鹿鼎的附近,聖明舊部的諸聖,全部都是臉色一變。

    在張若塵的主導之下,他們全力以赴將聖氣打入進開元鹿鼎。

    “嘩——”

    開元鹿鼎的鼎身上,一個個金色古文飛了出去。

    然而,石千絕卻是先一步出手,手臂一伸,一隻由聖道規則凝聚成的魔手,拍擊在開元鹿鼎上面,將其打得拋飛出去。

    只見,開元鹿鼎不受控制,飛到天邊,化為一個黑點小點,最後完全消失不見。

    “太好了!失去開元鹿鼎,那群聖明逆賊,還拿什麼與一比特大聖抗衡?”

    秋雨和火族的修士,全部都是露出笑意。

    石千絕絕對是一個殺伐果斷的蓋世雄主,打飛開元鹿鼎之後,便是再次調動聖氣,雙手之間,凝聚出一個黑色的魔球。

    魔球的光芒,無比幽深,如同是一個黑洞,吞噬天地之間的一切能量。

    “張若塵,先前本教主已經給了你機會,既然你不珍惜,那麼,你就與聖明的遺臣,全部都死在這裡。”

    石千絕的雙手,向下一按。

    那個黑色的魔球,便是向下墜落。

    在一瞬間,無頂山下的原野,就被寒冰封住,化為了一片絕地。

    鬥戰天王本是已經達到聖王巔峰的境界,此刻,卻是倒吸一口涼氣,“大聖的隨手一擊,也勝我十倍。”

    一比特聖者說道:“終於親眼見到大聖出手,這真的是人能够發揮出來的力量?傳說中的神,也未必有這麼强大吧?就算站在聖木峰上,本聖也感覺到渾身無法動彈。”

    木靈希的心中無比擔心,貝齒緊咬著嘴唇,能够感覺到一股腥甜的味道。

    淩飛羽的身姿站得筆直,十指緊捏,念道:“張若塵啊,張若塵,你應該是有底牌的,對吧?”

    秋雨點了點頭,眼中的笑意更濃:“不愧是大聖,只是這一擊,應該就能將聖明逆賊滅掉一大半吧!”

    聖木峰上,諸位修士的表情各不相同,有的擔心,有的得意,有的憂慮,有的則是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笑容。

    就在這時,大地裂開了一道縫隙,一隻神手,從地底伸出來。

    神手的手掌,足有數百丈長,猶如是一片五指形狀的雲,與從天而降的魔球碰撞在一起。頓時,一圈圈能量漣漪,向四面八方沖去,撞擊得第二層護山大陣,也在微微顫動。

    大聖的攻擊,竟然被擋住。

    無頂山中,所有修士全部都目瞪口呆,時間變得靜止了一樣。

    “轟。”

    “轟隆。”

    ……

    隨即,神戰屍從大地裂縫之中走了出來,龐大的身軀,站立在廣闊的原野上,對著石千絕的方向怒嘯了一聲。

    死禪老祖則是盤坐在神戰屍的頭頂,渾身散發著璀璨的佛光。

    “竟然是死禪老祖,怎麼會是死禪老祖?”

    “死禪老祖怎麼會幫張若塵?以死禪老祖的身份,就算張若塵給他再大的好處,恐怕也無法請動他。”

    死禪老祖的出現,出乎所有修士的預料。

    石千絕顯然也是有些意外,道:“死禪,你居然與拜月神教為敵,這可不是一件明智的事?”

    “阿彌陀佛!貧僧欠了張施主的一個人情,今天,自然是要全力助他。”死禪老祖說道。

    聖木峰上,秋雨的眼神微微的一縮,像是想透了什麼,道:“原來如此,原來張若塵才是幕後的兇手,是他害死火族數以百萬的族人,該死,真是該死。”

    “死禪老祖與我們火族沒有深仇大怨,不可能得罪我們,一定是張若塵無疑。”

    一比特火族的聖祖,雙手抱拳,躬身向著南方一拜,道:“死禪老祖和張若塵是火族不共戴天的仇敵,請火尊大人出手,鎮殺他們。”

    南方的天空,一片赤金色的火雲顯現出來。

    火雲中,出現了一道身穿金甲的人影。

    從他身上傳出的力量波動,比石千絕還要強橫幾分,此人開口說道:“死禪,若是你逃到域外,說不一定還能保住一條性命。為何還要留在昆侖界,真以為本尊殺不了你?”

    火尊的出現,無疑是讓這一場原本還有懸念的戰鬥,變得有些無趣。

    兩位大聖現身,完全就是壓倒性的優勢,還怎麼打?

    當然,就算今日聖明舊部全軍覆沒,也足以載入史册,能够引得兩位大聖出手,已經是一種了不得的本事。

    “咦!”

    驀地,火尊和石千絕都是察覺到了什麼,同時轉過目光,向著北方天空望去。

    ……

    (汗!這幾天睡得太晚,頭疼得不行,實在有點受不得了,準備今晚早點休息。至於淩晨的那一章更新,延后到明天中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