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片迷霧籠罩的古老叢林外,死禪老祖靜靜伫立。

    這片叢林處不算太廣闊,僅僅只有方圓百里,且因為處於凹陷地帶,故而並不是很顯眼。

    立身在叢林之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一股極其古老滄桑的氣息,似已經存在無比漫長的歲月。

    更為特別的是,其規模不大,但卻給人一種深不可測之感,浩瀚如深淵。

    在一片死寂的真龍島上,尤其是龍神殿之中,竟會出現這樣一片古老而神秘的叢林,無疑是顯得極不尋常。

    某一刻,死禪老祖轉過身來,目光所及,一道身影自遠處快速閃掠而至。

    “死禪,這裡是怎麼回事?”

    天命屍皇龍行虎步走到近前,目光一邊打量古老叢林,一邊向死禪老祖詢問道。

    死禪老祖念了一聲佛號,道:“老僧之前意外發現一株元會聖藥,與之大戰三個時辰,斬落下一片花瓣,之後那株元會聖藥一路逃遁,最後逃入了這片叢林之中,老僧雖想追趕,卻被此地的陣法和空間屏障阻擋在外。”

    聞言,天命屍皇的眼中不由閃過一道精芒,道:“你可認得那是一株什麼元會聖藥?”

    元會聖藥種類極多,各自的功效有所不同,有的是增强精神力,有的是增長武道修為,還有的是强化肉身。

    天命屍皇活出第二世,想要恢復前世的修為實力,並非易事,故而對於元會聖藥,也是十分的渴望。

    “如果老僧不曾看錯,那應該是一株五元帝皇花,由五行精華蘊育而成,共開有五朵花,每一朵花都有五片花瓣,顯現出五氣朝元的異象。”死禪老祖道。

    天命屍皇的眼睛頓時一亮,道:“竟然是五元帝皇花,本皇前世達到聖王境巔峰時,曾尋遍昆侖界,卻不曾找到,沒想到竟會出現在這裡。”

    天命屍皇曾在一本古籍上,看到過有關於五元帝皇花的記載,若在聖王境煉化此花,可大幅增加聖道規則,且所增長的都是大道乃至至尊聖道的規則,可省去無數年的苦修。

    不僅如此,如果本身修為已經達到道域境之上,煉化五元帝皇花,還能幫助肉身不朽化,一步步鑄就出最為頂級的不朽聖軀。

    而若是在不朽大聖境煉化五元帝皇花,則能提升不朽聖軀的强度,讓本身的不朽聖力更為凝煉,對於今後的修煉,會產生極為深遠的影響。

    死禪老祖道:“老僧剛把斬落下的那片花瓣煉化,體內聖道規則,增長了百萬道之多,此物的確是十分神奇。”

    修為達到死禪老祖這等地步,想要繼續增長聖道規則,難度可謂是極大。

    一次性增長百萬道聖道規則,還全都是大道和至尊聖道的規則,簡直是難以想像的一件事情。

    聞言,天命屍皇的眼中不禁閃過一抹火熱之色,前世未能尋得,今生終是有望得償所願。

    “死禪,事不宜遲,你我聯手,打破此地的陣法和空間屏障。以我們二人之力,要鎮壓五元帝皇花應該不難。”天命屍皇頗為熱切道。

    實在是進入龍神殿遺跡的人太多,一旦其他人也發現此地的秘密,想要得到那株元會聖藥,可就難了。

    而且,既然那株五元帝皇花源自這片古老叢林,說不得在其中,還有其他元會聖藥存在,如此一座大寶藏,必須儘早挖掘。

    要知道,在中古時代,神龍一族誕生了一頭青木神龍,最擅長培育聖藥,使得真龍島遍地都是聖藥,哪怕是十萬年古聖藥,也並不罕見。

    如果那些古聖藥,能够逃過十萬年前的大劫難,到如今,或許能够誕生出多株元會聖藥來。

    當然,元會聖藥必須要渡元會劫難,渡過的概率極低,一百株生長年份足够的聖藥,都未必能有一株可以順利蛻變為元會聖藥,故而是可遇而不可求。

    死禪老祖微微搖頭,道:“此地的陣法和空間屏障極為古怪,破開並不容易。”

    “是嗎?讓本皇來試試看。”天命屍皇眼中泛起一道异光。

    說話間,天命屍皇將天命符昭祭出,以强大聖氣催動。

    頓時,天命符昭中釋放出一股磅礴的大聖之力,加持在天命屍皇的身上。

    “喝。”

    天命屍皇口中發出一聲低喝,一掌拍擊而出。

    一個巨大的掌印凝聚,攜帶萬頃之力,猛然向前推出,似可橫掃一切。

    古林叢林外,立刻升騰起無數的陣紋,散發出古老滄桑之意,與此同時,那空間屏障亦是劇烈震盪起來,如同浪濤起伏。

    “砰。”

    天命屍皇打出的掌印,生生將陣紋交織成的大網,連帶著空間屏障,一併打得凹陷了下去。

    “轟。”

    諸多陣紋發光,凝聚出一團團熾盛的陽火,轟擊向天命屍皇。

    而空間屏障亦是發生變化,一道道鋒利的空間之力反彈而出,撕裂開一道道巨大的空間裂縫。

    天命屍皇並未慌亂,揮手將天命符昭打出,瞬間將轟擊而來的陽火,還有一道道空間裂縫,盡皆禁錮住。

    這些力量都極其可怕,足以滅殺九步聖王,可天命屍皇並非一般人物,將所有力量都擋住。

    不多時,所陽火盡皆消散。

    空間裂縫亦是得以修復,一切歸於平靜。

    天命屍皇微微皺眉道:“此地的陣法和空間屏障,的確很古怪,攻擊越强,反彈便越强,而且本皇感覺到,如果强行將之破開,將會觸動一股毀滅性的力量,危險性極大。”

    死禪老祖道:“老僧已經傳訊於張若塵,請他和那只貓頭鷹聖獸前來,以他們在空間之道和陣道上造詣,應該能够破解此地的空間屏障和陣法。”

    聞言,天命屍皇心中不由一動,如他所料,死禪老祖果然是早已算計好一切。

    之所以會傳訊於他,倒不見得是想與他分享機緣,而是想讓他幫忙應對突發情况,畢竟各方進入龍神殿遺跡的强者太多,這地方早晚都會被人發現,死禪老祖雖强,卻也難以應付。

    哪怕是等張若塵和小黑到來,破開陣法和空間屏障,其中的機緣,也是各憑本事去爭奪,沒人會相讓。

    此刻,在古老叢林內,正有著諸多强者蟄伏,暗中觀察著死禪老祖和天命屍皇。

    這些强者都來自豔陽文明,金陽雙子王赫然也在其中。

    “此人是誰?好强的實力,不在那死禪老祖之下。”

    諸多豔陽文明的强者,都以驚詫的目光,注視著天命屍皇。

    昆侖界上得去檯面的强者,幾乎可說是屈指可數,最讓人熟悉的,自然是張若塵這位時空傳人,其他也就只有滴血劍劍靈、死禪老祖、太一祖師等有數的極為領軍人物,鎮壓各座功德戰場。

    大陽王只是淡淡看了天命屍皇一眼,道:“無論他是誰,來到這裡,都只有死路一條。”

    “大陽王大人,張若塵真的會來嗎?”

    一名九步聖王有些擔心的問道。

    雖親耳聽到死禪老祖說已經傳訊於張若塵,可沒看到張若塵到來,無疑是讓人很不放心。

    大陽王道:“面對元會聖藥的誘惑,本王相信,張若塵無法抗拒。”

    繼而,大陽王轉頭看向身邊一名臉色略顯蒼白的絕色女子,道:“此次辛苦五元聖王,本王低估了死禪老祖,讓你損失了一片花瓣。”

    絕色女子睜開雙眼,臉上浮現出一抹淡笑,道:“大陽王大人言重了,只要能順利殺死張若塵,為天子殿下報仇,我的這點犧牲,根本算不得什麼。”

    話雖如此說,但五元聖王心中卻是有著絲絲後怕,死禪老祖的實力太過恐怖,在不動用神戰屍的情况下,竟然都能够斬去她一片花瓣,若非她及時遁入叢林中,後果將不堪設想。

    任誰都很難想到,五元帝皇花,竟會是豔陽文明的一比特頂尖强者。

    一株元會聖藥,能够修成人形,且修為達至聖王境巔峰層次,無疑是十分難得。

    “傳聞張若塵的空間造詣極高,我們在此地的佈置,會否被他看穿?”另一比特九步聖王露出擔憂之色。

    站在大陽王身邊的一名强者,很是自信道:“無須擔心,這片叢林,乃是以本王機緣巧合所得的一座小世界演化而成,小世界本身極其古老,且蘊含絕頂大聖所修成的空間力量,更何况,還有雙子王大人,以金烏古鼎進行鎮壓,張若塵本事再大,也絕難察覺到什麼。”

    此人名為玄空聖王,乃是豔陽文明的一比特空間修士,擁有非凡的空間天賦,曾進入空間神殿中修煉,在豔陽文明擁有極高的地位。

    再加上其本身修為高深,實力強勁,故而即便是金陽雙子王,對他也頗為客氣。

    作為空間神殿走出的空間修士,大多都對張若塵抱有敵意,畢竟當初空間神殿的年輕領袖公子衍,便是死在張若塵的手中。

    同為空間掌控者,且公子衍還得到空間神殿的傾力培養,最後卻不敵修為更低的張若塵,這對空間神殿而言,可謂是巨大的耻辱。

    故而,不少空間神殿的空間修士,都想找機會,以空間之道碾壓張若塵,恢復空間神殿的榮光。

    此次,玄空聖王無疑也是抱有這樣的想法。

    只要能够成功伏殺張若塵,他將名傳萬界,到時候,空間神殿也必然會給予他極大的獎勵。

    ……

    待會兒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