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將千星天女推出土坑,張若塵卻是並未急著出去,站起身來,將目光投向土坑的底部。

    以他現在的肉身强度,頂級的萬紋神器轟擊在身上,都只能給他撓癢癢,難傷分毫,可剛才掉下來的時候,他的背部竟是劇痛無比,不知撞到了什麼東西。

    目光轉動,張若塵立刻便是發現了撞痛他的東西,不由伸手將之撿了起來。

    那是一塊拳頭大小的菱形石頭,呈暗紅色,似被鮮血浸染過,乍眼一看,卻是根本看不出有任何特別之處。

    確定沒有什麼遺漏後,張若塵身形一動,出現在土坑之外。

    目光掃過張若塵手中的菱形石頭,千星天女的眼中頓時閃過一道亮光,當即便是出手,想要將菱形石頭奪下。

    張若塵橫移出一丈距離,避開千星天女,含笑道:“我的天女未婚妻,想要的話,直接開口便是,夫君我沒那麼小氣,何必出手搶奪呢?”

    “這可是你說的,把它給我。”千星天女伸出一隻手來。

    張若塵一邊把玩著手中的菱形石頭,一邊道:“那你得先告訴我,這塊石頭有何特別,或者等我慢慢研究清楚再說,而且,找夫君我要東西,這態度可不行。”

    聞言,千星天女心中不禁十分氣惱,自從遇到張若塵以來,她就經常吃癟,從未能够占到什麼便宜,真想找機會將其狠狠暴打一頓。

    暗暗咬了咬牙,千星天女將心緒快速平復,白了張若塵一眼,道:“你手中這塊石頭,乃是純粹的本源神力凝聚而成,只對修煉本源之道有幫助,你拿著根本無用。“

    “十萬年過去,神靈戰鬥所留下的神力,不但未曾消散,反而還凝聚成了實體,真是神奇。”張若塵眼泛异光道。

    隨即,張若塵似想到了什麼,不由將目光投向那些大小不一的坑洞。

    身形閃動,張若塵出現在臨近的一個小型坑洞旁,和先前墜入的坑洞差不多,這個坑洞亦是只有十餘丈深。

    坑洞中很昏暗,借助神印之眼,才能得以看清裡面的情况。

    很快,張若塵鎖定了坑底的一物,伸手一抓,將之攝取了出來,又是一塊暗紅色的菱形石頭。

    “還有?”

    千星天女眼中出現訝色。

    下一刻,千星天女心中一動,隱隱生出一種明悟,不禁立刻閃掠而出,出現在另一個坑洞旁。

    如張若塵一般,她也從這個坑洞內,抓攝出了一樣東西,一塊泛著銀光的奇异晶石,內蘊諸多繁奧的紋絡。

    “空間神力凝聚而成的晶石。”千星天女輕語道。

    張若塵自然看到了千星天女手中的晶石,不免很是意動,沉吟道:“昔日殘留在這片區域的空間神力和本源神力,應該極為浩瀚,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神力也並未消散,而是沉澱下來,形成了特殊的結晶體,眼前的這些坑洞,很可能便與神力沉澱有關。”

    千星天女點頭道:“應該就是如此,如果兩種神力不曾大量沉澱下來,只怕我們剛一踏足這片區域,就已經丟掉性命。”

    之前他們只是被殘留在空氣中的一道很微弱的本源神力擊中,便差點吃了大虧,真要有大量本源神力存在,即便有本源珠庇護,也難有活路。

    “眼前這些坑洞中,很可能都有神力結晶存在,既然暫時無法出去,不如先採集神力結晶,空間歸我,本源歸你,如何?”張若塵提議道。

    說話間,他已是將手中的兩塊本源神力結晶拋出。

    千星天女當即伸手接住,同時將手中的空間神力結晶拋出,道:“就按你說的辦。”

    難得能遇到這樣的機緣,換做是誰,都不可能白白錯過。

    有了决定,張若塵和千星天女當即展開行動,一個一個坑洞進行蒐索。

    當然,二人都顯得極為小心,畢竟這片區域,怎麼看都不尋常,讓他們感覺十分壓抑。

    不多時,二人已是查探了數十個坑洞,都位於邊緣地帶,直徑從三尺到三丈,這些坑洞中,並非每一個都有神力結晶,準確說,是需要直接達到一丈的坑洞,坑底才會有神力結晶存在。

    那些直徑小於一丈的坑洞中,則是有著濃郁的神力凝聚,與彌漫在空氣中的神力所不同的是,這些神力極為溫和,或許再多積澱一些,就能凝結出神力結晶。

    另外,直徑越大的坑洞,也越深,似是是承受不住神力的擠壓。

    待得將邊緣地帶的坑洞蒐索完,張若塵和千星天女便向內層進發,蒐索更大更深的坑洞。

    空間手段施展,張若塵從一個直接達到十丈的坑洞中,攝取出一塊嬰兒頭大小的神力結晶。

    “又是本源神力結晶,數量還真多。”

    張若塵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將手中的神力結晶拋給千星天女。

    他們已經蒐索了數百個坑洞,得到了兩百三十六塊神力結晶,其中一百七十四塊都是本源神力結晶,僅有六十二塊是空間神力結晶,只占四分之一多一點。

    將這塊巨大的空間神力結晶收起,千星天女臉上的笑容,變得更為燦爛,道:“看來跟著你,也不全是壞事,偶爾也能走走運。”

    恒古之道修煉的難度太大,有了這些神力結晶,她可以相對輕鬆的,將本源之道修煉到更高層次。

    張若塵看向千星天女,正想說什麼,心神卻突然一震,生出極為强烈的不安之感。

    “嗡。”

    大地突然震動起來,且越來越劇烈。

    張若塵和千星天女均是高度警惕起來,意識到恐怕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空間發生了扭曲,源頭是……中心區域的那個坑洞。”張若塵眼神一凝,道。

    中心區域的坑洞極大,直徑超過八十丈,其內幽暗一片,精神力無法探入其中,誰也不知道其究竟有多深。

    “嘩啦。”

    最大的坑洞中釋放出一股可怕的吞噬力,將游離於空氣中的神力,紛紛吸納進去。

    連帶著張若塵和千星天女,也被這股力量吸住,不由自主的向著中心的坑洞靠近。

    那坑洞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頭沉睡的凶獸突然蘇醒,所張開的血盆大口。

    張若塵和千星天女想要抵擋,卻根本抵擋不住,頃刻間,便是隨著大量的神力,一併被吸入了坑洞之中。

    坑洞內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在沒有任何外力借助的情况下,張若塵和千星天女乃是直線下墜。

    “砰。”

    時間不長,二人墜落到了坑底,與堅硬的地面,來了個親密的接觸。

    這一次,張若塵並未主動去抱千星天女,可千星天女還是撞入了他的懷中,他真正成了墊背的。

    饒是張若塵的肉身強橫無比,這般直接墜落下來,還是將他摔得七葷八素,感覺身體快要散架。

    “還不快起來,想壓死我嗎?”張若塵沒好氣道。

    千星天女回過神來,立刻便是站起身來,眼中閃過一道古怪之色,短時間內,她與張若塵竟是有了兩次親密接觸,還真是冤家路窄。

    毀滅金陽從張若塵的體內飛出,綻放出璀璨的金光,驅散黑暗,將坑洞底部照亮。

    與其他坑洞不同,這個坑洞的底部,顯得極為遼闊,直徑超過千丈,且在四周,都有著一條條通道存在,不知通往何處。

    “好强的空間壓制,別說禦空飛行和空間挪移,就算是想要跳躍得高一些,都不行。”張若塵眼中浮現出凝重之色。

    這意味著,想要從這個巨大幽深的坑洞中出去,不會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千星天女亦是皺起眉頭,道:“這裡對精神力的壓制更强,精神力僅僅只能外放百丈,就連聖氣運轉,都變得緩慢了許多。”

    前一刻,她還在為得到大量本源神力結晶而高興,沒想到,下一刻,就遇到了大麻煩,這還真是瞬間從天堂跌入地獄。

    “奇怪,這個坑洞最為巨大,怎麼會一塊神力結晶都沒有?”張若塵臉上浮現疑惑之色。

    借助毀滅金陽的光芒,坑洞底部的情况,可謂是一目了然,空空如也,連一塊普通的碎石都沒有,更別說神力結晶。

    按理說,這個坑洞沉澱的神力,應該最為磅礴,如果能凝聚出神力結晶,必然是龐大無比。

    千星天女環顧四周,低語道:“或許是在一條條通道之中。”

    “嗯?有大量空間神力和本源神力衝擊下來,趕緊離開。”

    張若塵的臉色,突然微微發生變化。

    說話間,他已是以最快的速度,向著一個方向閃掠而去。

    見狀,千星天女沒有遲疑,立刻跟上。

    身處未知的險境,她還是與張若塵呆在一起比較好,要不然,真遇到什麼麻煩,靠她一個人,未必能够應付得了。

    “轟隆隆。”

    二人剛一離開,上方便是有著可怕的神力衝擊而下,遠比他們之前觸動的那道本源神力,要强大百倍不止。

    這種游離在外的神力,與沉澱下來的神力,截然不同,極具攻擊性,足以對大聖造成威脅。

    “現在怎麼辦?”

    向來精明的千星天女,這個時候卻是沒了主意。

    張若塵沉思了片刻,道:“既來之,則安之,先躲過眼前的麻煩再說,有些通道很安靜,我們可以先進去暫避。”

    此刻,外界的神力還在源源不斷的湧入,呆在這片空曠地帶,無疑是很危險。

    當即,二人選擇了一條安靜的通道,快速閃掠了進去。

    通道極為寬敞,牆壁顯得很粗燥,似人為開鑿出來的。

    只是剛一進入,千星天女的臉色,便是變得很不自然,“我怎麼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張若塵的感覺,亦不是很好,全身的汗毛,都不自覺的乍立起來。

    目光轉動,他看向了通道的深處,隱隱感覺像是被什麼東西給盯上。

    “嘩啦。”

    極為突兀的,空間破裂開來,形成一道丈許長的裂縫,一隻透明的利爪,從裂縫中探出,徑直抓向張若塵。

    “什麼東西?”

    張若塵心中一驚,連以最快速度催動毀滅金陽,對著透明利爪,打出一道至尊之力。

    “嘭。”

    透明利爪並未能够抵擋住至尊之力,瞬間爆碎開來。

    不過,沒有出現血肉紛飛的景象,而是化作無數透明晶體。

    張若塵的目光緊緊盯著那些透明晶體,眼神不由為之一變,“竟然是空間神力凝結出的晶體。”

    所不同的是,這些空間神力結晶,並不是很堅硬,相比比較容易破壞。

    一切並未就此結束,裂開的空間中,一頭猙獰的怪物掠出,形似一頭豹子,身上長滿尖刺,通體都呈透明狀,散發出極為强大的氣息。

    異獸的一隻爪子本已被毀掉,可此刻卻重新凝聚出來,絲毫看不出受過損傷。

    “空間神力怎麼會凝聚成一頭怪物?好暴戾的意志。”千星天女的臉色,頓時發生變化。

    不過,眼下並不是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因為眼前這頭空間神力凝聚而成的怪物,已經是發動了可怕的攻勢。

    張若塵擋在前方,毫不猶豫的將毀滅金陽祭了出去。

    似是吃了虧,怪物學聰明了,身體中釋放出一股强大的空間力量,瞬間將前方的空間凍結住。

    繼而,空間神力凝聚的怪物張口,釋放出狂暴的空間力量,形成可怕的空間風暴。

    張若塵心中一沉,沒想到這頭怪物,竟是能够隨意釋放空間手段。

    “快退。”

    一邊發出低喝,張若塵一邊施展出空間風暴。

    “轟。”

    兩股不同的空間風暴,劇烈碰撞在一起,大片空間當即碎裂開來,空間碎片紛飛。

    張若塵遭受到一股空間力量的衝擊,渾身巨震,嘴裡發出一聲悶哼,身形急速向後倒滑出去。

    “好强的力量,堪比一尊修煉空間之道的不朽境大聖。”

    不朽境,只是大聖的第一境界。

    在此之上,還有百枷境、千問境、萬死一生境、無上境,總共五個境界。

    當然即便是不朽境的大聖,相互之間戰力差距也是天差地別。剛剛修煉出不朽聖軀的大聖,與在不朽境修煉了千年的大聖,戰力相差何止十倍。

    至於百枷境,更不是任何大聖都能達到,需要無數機緣才行。枷鎖纏身,只有打破,才能超脫。

    大聖的修為,比聖王更難。

    他將毀滅金陽給收了回來,和千星天女一同退出了通道。在怪物再度發動攻擊之前,張若塵又翻手取出了時空秘典。

    面對空間神力凝聚的怪物,時空秘典會比毀滅金陽更加好用。

    翻開時空秘典,一道道銀色的神光浮現,快速形成數十層的多元空間,將那怪物籠罩進去。

    “吼。”

    怪物發出震天動地的怒吼,狂暴的空間力量激蕩,使得多元空間不斷破碎。

    張若塵調動自身的空間規則,在多元空間內施展出空間手段。

    “嘭。”

    隨著大片空間的坍塌,怪物的身體亦是破碎開來,幾乎被碾壓成粉末狀。

    但張若塵並未囙此而鬆口氣,因為他發現,怪物破碎的身體,在快速重組,宛如擁有不死之身。

    千星天女動用本源神目,看出了怪物的一些虛實,不由道:“空間神力只是其次,其根本乃是一道暴戾的意志,意志不滅,其便不會消亡。”

    聞言,張若塵心中頓時一動,瞬間想到了辦法。

    時間規則調動,釋放出一股玄之又玄的時間之力,輕輕點在時空秘典之上。

    一把時間之刃出現,斬入剛重組完成的怪物體內。

    “吼。“

    怪物發出痛苦的慘叫聲,似是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看到有效果,張若塵不由繼續出手,接連凝聚出數十把時間之刃,一次次斬入怪物的體內。

    終於,那道暴戾的意志被磨滅,怪物的身體當即崩潰,化為純粹的空間神力,從多元空間中宣洩而出。

    “吼。“

    張若塵和千星天女剛想鬆口氣,耳邊卻響起此起彼伏的巨吼聲,振聾發聵。

    一條條通道劇烈震動,各種奇形怪狀的怪物,從其中沖出,有的還不止一頭,散發出的氣息,均是强大無比。

    眨眼工夫,便是有著上百頭怪物,出現在這片開闊空間之中,密密麻麻,聲勢駭人。

    “空間神力凝聚的怪物,本源神力凝聚的怪物,還有……時間神力和黑暗神力凝聚成的怪物,究竟有多少神靈曾在這裡鬥法過?“千星天女的瞳孔不由緊縮。

    擊殺一頭怪物,簡直猶如捅了馬蜂窩,引出上百頭各種各樣的怪物,他們這分明是掉入了怪物的巢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