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荒蕪的矮山之上,數十尊千星文明的强者彙聚於此,為首的赫然是千星天女。

    在千星天女的面前,躺著五個人,有男有女,表面無恙,卻已經沒有了生命氣息,五人均是瞪著雙眼,眼中滿是不甘和驚恐。

    這五人均為千星文明的頂尖强者,修為在九步聖王之上,實力強橫,可到頭來,卻被人輕易抹殺,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只因他們遇到了黑暗之子。

    不久前,千星天女從地底脫困,便是立刻傳遞出消息,讓千星文明的强者,去搜尋黑暗之子的下落。

    這五名强者便是意外發現了黑暗之子的行踪,可惜還沒來得及將消息傳遞出來,便是被黑暗之子發現,繼而被無情的殺死。

    事後,黑暗之子竟是派人,將這五具屍體給送了回來,呈現在千星天女的面前,儼然是故意羞辱千星文明,根本沒將千星文明的威脅放在心上。

    千星天女眼中滿是怒色,拳頭不由緊緊握起,身上隱隱散發出可怕的殺機。

    “欺人太甚,他黑暗之子是欺我千星文明無人嗎?”一名長老怒髮衝冠道。

    另一名長老沉聲道:“敢殺我千星文明的强者,無論是誰,都必須為此付出慘重的代價。第一少帝、第三少帝和第六少帝已經動身,聯手去追殺黑暗之子,他不可能逃掉。”

    千星文明的底蘊强大,培養出“千星千少帝”,每一個都很不凡,能够排進前十的少帝,實力更是强大無匹,在諸天萬界,都有著極大的名氣,擁有成為絕頂大聖乃至成神的資質。

    尤其是第一少帝,那更是驚才絕豔,是近萬年來,千星文明培養出來的最强少帝。

    第一少帝雖不是恒古之道的掌控者,但卻掌握著一種能與恒古之道相抗衡的力量,那是千星文明古老傳承下來的星神之力,從古至今,都鮮有人能够掌握。

    “快看那邊的天空。”一名長老突然發出驚呼之聲。

    聞言,千星天女和千星文明的一眾强者,不禁都抬起頭來,看向遠方的天空,三行鮮血大字,清晰的映入他們的眼簾。

    “黑暗之子,我在冥族族人屍山之頂,等你一决生死——張若塵。”

    千星天女的眼神一凝,沒想到才與張若塵分開不久,其竟然就弄出如此大的動靜來。

    很明顯,張若塵選擇了和她截然不同的管道,根本就不去找尋黑暗之子,而是要讓其主動現身。

    看到這封以諸多冥族强者鮮血書寫而出的戰書,只怕所有冥族的修士,都會怒火中燒,會想要將張若塵挫骨揚灰,沒誰能够坐得住,包括黑暗之子和冥殿七絕殺神在內。

    也就是說,接下來,那座屍山,將會成為風雲彙聚之地,各方的强者,恐怕都會被吸引過去。

    一揮手,千星天女將五名强者的屍體收起,目光眺望遠方,道:“我們去找張若塵,只要黑暗之子敢現身,就决不能讓他逃脫。“

    聞言,千星文明的一眾强者强者,均是沒有遲疑,立刻跟在千星天女的身後,動身出發。

    與千星天女等人一樣,各方强者也都在第一時間展開行動,紛紛向著那座怨氣沖霄的屍山趕去,不願錯過這場風雲盛會。

    正在趕路的金陽雙子王,不由自主停下脚步,將目光投向遠方天際。

    大陽王沉聲道:“張若塵果然是個瘋子,行事肆無忌憚,殺戮如此多冥族强者,去挑釁黑暗之子,他絕對不會有活路,我們得快些趕過去,不然將失去親手斬殺張若塵的機會。”

    在他眼中,張若塵已經是個死人,關鍵是要死在誰的手中,如果讓黑暗之子先出手,那他們無疑便沒有了洗刷耻辱的機會。

    小陽王點頭道:“的確不能再耽擱,張若塵的行為,定然會激怒冥族的所有强者,就算黑暗之子不出手,冥殿七絕殺神也會要了他的命,骨族也很可能會插手進來。“

    當即,金陽雙子王調轉方向,將速度提升到極限,可謂是爭分奪秒,只為搶在冥族和骨族之前,收割張若塵的生命。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趕到屍山附近。

    一道銀光閃過,敖心顏出現在屍山之上。

    敖心顏道:“組長,你怎麼會突然對黑暗之子下戰書?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我與黑暗之子之間,有著一些恩怨,必須要解决,你來得正好,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和那些蘇醒者出手相助。“張若塵平淡道。

    敖心顏道:“是要對付黑暗之子嗎?”

    張若塵搖頭道:“不,我與黑暗之子一戰,無須任何人插手,我是想讓你們去抓捕一個人,他身上有著世界門之匙的線索。”

    說話間,張若塵動用精神力,將矮瘦老者的模樣和基本情報,都傳遞給了敖心顏。

    敖心顏眼中先是浮現出一抹驚色,隨即又露出喜色,有了線索,他們無疑會更有希望尋到世界門之匙。

    不過,很快敖心顏的眼中,又浮現出濃濃的憂色,道:“黑暗之子乃是超十級的危險人物,實力深不可測,組長,你真要與他單獨一戰嗎?“

    “戰書已下,我不可能退縮。”張若塵堅定道。

    敖心顏低下頭,沉默片刻,隨即抬頭道:“別忘了,你答應過我的事情,還沒有兌現。”

    “放心,這一戰我不會輸。“張若塵道。

    感受到張若塵身上那股一往無前的氣勢,敖心顏不禁稍微放心了一些,暫時離開了屍山。

    矮瘦老者極為滑溜,想要將其抓住,得讓蘇醒者,還有死禪老祖、天命屍皇,一同出手才行。

    為此,他們需要提前做一些準備,確保萬無一失。

    “張若塵,受死。”

    伴隨著一道暴喝聲,一道金光突現,如流星一般,轟擊向張若塵。

    張若塵睜開雙眼,只是淡淡向那道金光瞥去,身形未動,伸出一隻手來,輕輕向前一按。

    “轟。”

    大片空間轟然坍塌,狂暴的空間之力,將金光攔截下來。

    金光顯現出本來的面目,乃是一尊金色的古鼎,鼎身上鐫刻著三足金烏,栩栩如生。

    古鼎倒轉而回,落入一名身穿金色鎧甲的英武男子手中,正是小陽王。

    小陽王的到來,頓時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關於豔陽文明與張若塵之間的恩怨,早已不是什麼秘密。

    但僅憑小陽王一人,能够鬥得過張若塵嗎?

    張若塵將目光投向小陽王,淡漠道:“我沒去找你,你反倒自己送上門來。”

    看見小陽王出現,站在遠處的玲瓏仙子和敖虛空都是緊皺眉頭,如今張若塵和黑暗之子大戰在即,需要保存聖氣和體力,醞釀最巔峰的狀態。

    做為天庭界的一方,就算有再大的恩怨,也該先放置一邊。畢竟,地獄界才是生死大敵。

    小陽王是故意來消耗張若塵的嗎?

    “我當然要來,因為你只能死在我的手中。“小陽王冷聲道,絲毫不掩飾自身的殺意。

    說話間,他再度將金烏古鼎打出,激發出道道强大的至尊之力,要將張若塵碾壓成灰。

    張若塵並未大意,當即將藏山魔鏡祭出,迎上金烏古鼎。

    與此同時,張若塵調動掌道規則,隔空打出一掌。

    伴隨著震天的龍吟象吼之聲,一龍一象,從他的雙掌中飛出,攜帶浩蕩的聖力,撞向小陽王。

    以他如今的修為實力,施展出龍象般若掌,威力無疑是大增,真正顯現出高階聖術應有的威能。

    小陽王眼神冰冷,奇快無比結印,調動自身磅礴的聖氣,凝聚出一隻數百丈大的金色巨手,狠狠拍擊而出。

    “砰。”

    一龍一象爆碎開來,金色巨手亦是變得支離破碎。

    就在這時,張若塵的身後,也出現了一隻金色巨手,把握住最佳的時機,展開襲殺。

    金色巨手攜帶著極其恐怖的力量,剛猛而霸道,哪怕是一顆星辰擋在前方,也會被生生打碎。

    “嘭。”

    張若塵被金色巨手打中,身體轟然炸開,但卻並無血肉飛濺的情况出現。

    因為那僅僅只是一道殘影,並非是張若塵的真身。

    “可惜了,如此精算的一擊,竟然也沒能殺死張若塵。在真龍島,他居然都能施展空間挪移。”小陽王暗歎。

    要知道這可是在真龍島上,空間壓制得極為厲害,連禦空飛行都不行,更何况是空間挪移。

    由此只能說明,張若塵在空間之道上的造詣,已經達到了驚人的地步,真龍島的特殊環境,也無法對他造成太大的制約。

    張若塵憑空出現在一塊巨石之上,目光投向金色巨手打來的方向,一道身穿金色鎧甲的英武身影,映入他的眼簾。

    看清此人的模樣,張若塵的瞳孔不由緊縮,“大陽王。”

    他確信自己並未認錯,這個人正是當初自爆聖源的大陽王,其如今竟然又活生生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怎麼回事?大陽王竟然還活著。”

    千星天女眼中浮現出驚異之色。

    她當初可是親眼看到大陽王自爆聖源,在那種情况下,大陽王什麼都不可能留下,怎麼可能會完好無損?

    一眾千星文明的强者,同樣是發懵,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大陽王從地平線上走來,如同一輪光芒萬丈的烈日緩緩升起,冷曬:“怎麼?看到我很驚訝嗎?”

    剛才那必殺的一擊,就是大陽王隔空打出。

    張若塵的目光,在大陽王和小陽王身上流轉,看出了一些端倪:“一個本該死去的人,竟然又出現在我面前,的確是讓我很驚訝。如果我沒有猜錯,你們應該是修煉了某種特殊的秘術,可以同生共死,難怪小陽王之前會獨自逃走。”

    在大陽王的身上,張若塵感應到了小陽王的氣息,兩者似乎不分彼此。

    大陽王道:“廢話少說,新仇舊恨,今天一併清算。”

    幾乎同一時刻,大陽王和小陽王的體內,均是綻放出璀璨的金光,化作兩顆金色的太陽,飛上高空。

    雙陽淩天,立刻釋放出磅礴的金色聖力,炙熱無比,似可融化一切。

    而受到金色聖力的催動,金烏古鼎頓時釋放出浩瀚如淵的可怕氣息,似一頭古老的金烏自沉睡中復蘇。

    眨眼之間,金烏古鼎變得極其巨大,鼎口朝下,對著張若塵扣下。

    受到金烏古鼎的鎮壓,方圓百里的空間,都凝固起來,仿佛與世隔絕。金烏古鼎尚未扣下,汹湧的太陽金焰,已是瘋狂傾瀉而下,熔煉萬物。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抹凝重,當即源源不斷將聖氣注入藏山魔鏡之中,激發出道道强大的至尊之力,抵擋住下落的金烏古鼎。

    “張若塵,你擋不住。“大陽王低吼。

    他們兄弟二人不惜耗損元氣,催發出金烏古鼎的最强威能,就是想以最快的速度,鎮殺張若塵,避免出現什麼意外。

    任憑張若塵有再多的手段,也抵擋不住絕對力量的碾壓。

    金烏古鼎未曾受損以前,連神靈都煉死過,不信張若塵能够翻得了天。

    張若塵一言不發,調動空間規則,衍生出大量的空間之力,注入藏山魔鏡之中。

    “嗡。“

    頓時,藏山魔鏡劇烈震動起來,湧現出磅礴之極的濃烈魔氣。

    藏山魔鏡內蘊乾坤,本就算得上是一件空間至寶,以空間之力催動,方能發揮出最强的威能。

    一座龐大的世界,從藏山魔鏡中顯現而出,徑直撞向金烏古鼎。

    “轟。“

    金烏古鼎巨震,直接被撞飛了出去,連帶著金陽雙子王,亦是遭受到强大的衝擊。

    金光散去,金陽雙子王重新化作人形,均是大口吐血,氣息變得萎靡不振。

    “怎麼會這麼强?”

    金陽雙子王死死的盯著張若塵,心中充滿了震驚。

    他們可以確定,前兩次的時候,張若塵絕對沒有現在這般强大,實力可謂是天差地別。

    只是他們想不明白,張若塵的實力,為何會提升得這般快,五元帝皇花絕不可能有這樣的效果。

    “張若塵在真龍島,必定是有莫大的奇遇,實力絕對是跨入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强者。”

    金陽雙子王曾經見過四大天王之中的一比特,以張若塵如今的實力,與那位比起來,已經是只高不低。

    難怪張若塵敢和黑暗之子叫板。

    沒有絲毫遲疑,金陽雙子王選擇了逃遁,現在的他們,已經不是張若塵的對手,繼續鬥下去,恐怕只有死路一條。

    “你們逃得了嗎?“張若塵眼泛寒光,催動藏山魔鏡,對著金陽雙子王鎮壓而下。

    就在這時,一把銀色的大鐧,突然出現,將藏山魔鏡抵擋住。

    “轟隆。”

    因為銀色大鐧和藏山魔鏡的劇烈碰撞,大地被壓得沉陷,形成一個巨大的凹坑,像是曾經遭受了隕石撞擊一般。

    繼而,一道極為魁梧的身影,出現在戰場之上,一把抓住銀色大鐧,封锁張若塵追殺金陽雙子王。

    “放他們走吧,沒必要趕盡殺絕。”魁梧男子以渾厚的聲音道。

    其語氣很平淡,卻帶著一種不可抗拒之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