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既然你如此急切想要找死,我又豈能不成全你。”

    磅礴的黑暗力量,瘋狂的從黑暗之子體內湧出,如潮水一般,向著張若塵湧去,

    黑暗之子的目標,不僅僅是張若塵,還有正在吞噬冥蛇之魂的魔音。冥蛇大陣祭煉不易,耗費了他極大的心血,自然不能眼睜睜看著魔音將之毀掉。

    面對汹湧澎湃的黑暗潮汐,張若塵巍然不動,運轉體內數十萬道空間規則,釋放出强大的空間力量,滲透進入身周的空間之中。

    “轟。”

    上千丈空間轟然爆碎開來,繼而完全湮滅,呈現出大片漆黑的虛無空間。

    從黑暗之子體內湧出的黑暗之力,盡皆不受控制的沒入漆黑的虛無空間,那裡才是絕對的黑暗,吞沒一切。

    以張若塵如今的空間造詣,空間湮滅第一重已然是超越了大成,達至真正的圓滿,全力施展出來,最頂尖的萬紋聖器,也會化為齏粉。

    空間之道作為恒古之道,擁有修煉天賦的人極少,但各大世界,總還是能找出幾個來,彙聚起來,自然也就成千上萬,幾乎都是在空間神殿中修煉,其中自然也有著空間掌控者存在,比如曾經空間神殿的領袖——公子衍。

    但很可惜的是,這些天才得到空間神殿的悉心培養,到最後,卻沒有一個能比得上張若塵,這無疑是很諷刺的一件事情。

    千星天女輕語道:“或許正因為沒有進入過空間神殿修煉,張若塵的空間之道,才能達到如今這般高的造詣,自己掌握修煉的方向,所能取得的成就,往往比按部就班的修煉更高。”

    與張若塵在地底世界共患難,讓千星天女生出諸多明悟,算得上是她此次來真龍島,最大的收穫,將對她今後的修煉,產生極為深遠的影響。

    黑暗之子眼神微凜,一邊倒退,一邊奇快無比的結出九道玄妙印訣。

    “唰。”

    九道幽暗的光華,從黑暗之子的身後飛出,化作九柄鋒利的魔刀,散發出滔天的凶煞氣息。

    魔刀並非真正的聖器,乃是聖術所化,可其所擁有的威能,卻幾乎能與君王戰器相媲美。

    感受到魔刀散發出的凶煞氣息,觀戰的諸多强者,都不禁感到頭皮發麻,感覺肉身和聖魂,都幾乎快要破裂開來。

    他們絲毫都不懷疑,如果被九柄魔刀的力量波及到,就算不死,也得丟掉半條命。

    “嘩啦。”

    九柄魔刀勢如破竹,張若塵釋放出的空間領域,也無法禁錮住。

    張若塵鬆開沉淵古劍,雙手捏拳印,調動自身修煉出來的水行規則和拳道規則,凝聚海量的聖氣,化出一條浩蕩的天河,從天而降。

    在進入真龍島之前,張若塵煉化了頂級的水内容神物,不僅使得五行混沌體更加强大,也對水行之道和洛水拳法,有了更為深刻的感悟。

    同樣是洛水拳法第十一重,如今施展出來,與以前可謂是有著天壤之別。

    天河倒轉,席捲向黑暗之子釋放出的九柄魔刀,淹沒所有的凶煞氣息。

    有道是抽刀斷水水更流,任憑九柄魔刀釋放出的刀氣如何淩厲,都始終無法將天河斬斷,反而是本身的力量,逐漸被天河消磨殆盡。

    不消片刻,九柄魔刀便是完全消融,什麼都不曾留下。

    “來而不往非禮也,你也接我一劍。”

    張若塵眼神淩厲,口中發出一聲大喝。

    不過,他並未動用沉淵古劍,而是繼續施展洛水拳法,浩瀚的天河震盪不息,猛然迸發出一道至剛的氣息,化作一柄巨劍,向著黑暗之子斬去。

    黑暗之子眼神淡漠,一隻手緩緩伸出,瞬間化作千丈大小,散發出深邃的不朽光華,迎上天河巨劍。

    雖還未真正鑄造出不朽聖軀,可單論身體的强度,黑暗之子卻要比一般的不朽大聖更强,畢竟他所煉化的都是最頂級的神物。

    “砰。”

    黑暗之子的大手抵擋住天河巨劍,繼而將之一把握住,想要生生捏碎。

    看到這一幕,張若塵的嘴角不由微微上揚,當即調動體內的真理規則,將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注入天河巨劍之中。

    頓時,天河巨劍震動起來,釋放出更為可怕的威能,如真正的天河墜落凡塵,要將天宇壓塌。

    “嗯?”

    黑暗之子的臉色微變,身體猛然劇震。

    “轟隆隆。”

    以黑暗之子為中心,方圓數百裏的大地,都在頃刻間崩碎,繼而向下沉陷。

    眨眼的工夫,一個直徑超過三百裏的巨型坑洞出現,猶如被隕星撞擊而出,中心區域深達五百丈,而黑暗之子就立身在其中。

    依靠强大的身體,黑暗之子强行抵擋得住了這勢大力沉的一擊,可他那早已不朽化的手掌,卻被無形的鋒芒割裂,暗紅的鮮血順著手臂流淌而下。

    看到這一幕,諸多觀戰者都不禁瞪大了眼睛,眼中滿是驚色。

    這裡可是真龍島,環境極為特殊,可以承受神靈大戰,很難造成大的破壞,尋常的聖王境强者,連一座小山都未必能够打碎。

    而現在,張若塵施展出一種聖術,在受到黑暗之子阻擋的情况下,竟然還能造成如此大的破壞,攻擊力著實太過可怕。

    “張若塵竟是讓聖術的攻擊力,生生增幅了九倍,這……”玲瓏仙子的心中巨震,眸光緊緊的盯著張若塵。

    真理之道增幅攻擊力的極限,乃是十倍,但那幾乎屬於傳說,多少萬年,都未必能有一人達到。

    事實上,即便是真理神殿培養出來的神傳弟子,攻擊力增幅也只能達到六七倍,能達到八倍的,可謂是屈指可數。

    至於攻擊力增幅九倍,真理神殿的十大神傳弟子中,都未必能有一人可以達到。

    下一刻,敖虛空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暗道:“張若塵定然得到了真理奧義。”

    渡過真理之海,有極小機率可以得到真理奧義,這其實並不是什麼秘密,只不過得到真理奧義的人,都不會讓他人知道罷了。

    作為時空傳人,張若塵在時間和空間方面的造詣極高,並不足為奇,可偏偏他在真理之道的造詣也如此高深,這不得不讓人生出懷疑來。

    玲瓏仙子面露沉思之色,道:“這或許就是父神讓我們關注張若塵的原因所在,他的潜力無比巨大,將來很有可能會成為第二個須彌聖僧。”

    戰場之上,張若塵顯得很平靜,絲毫沒有顯露出得意之色,多虧了在怪物王者體內經歷的磨難,才讓他邁過一道重要的關卡,真理之道實現大的突破。

    在張若塵的體內,如今一共有著超過五十六萬道真理規則,在這一般的真理修士看來,根本是無法想像。

    而想要達到傳說中的十倍攻擊力增幅,則是需要滿足兩個條件,其一是凝結真理界形,其二則是真理規則數量達到八十八萬道。

    如果本身是真理神殿的神傳弟子,凝結真理界形,倒不算是太難的事情,真理神殿會傳下特殊的秘法。

    像張若塵這種非真理神殿神傳弟子,則只能靠自身去摸索,難度要大上十倍不止,鮮有能成功之人。

    “嘭。”

    受到强大力量的擠壓,天河巨劍轟然碎裂開來。

    黑暗之子舔舐了一滴自身的血液,眼中不禁浮現出瘋狂之色,“九倍的攻擊力,能將真理之道修煉到如此地步,整個天庭界,應該都找不出幾個來,很好,這樣的你,才真正值得我出手。”

    話音未落,黑暗之子已是化作一道幽光,自大坑中掠出,直沖張若塵而去。

    “來得好。”

    張若塵絲毫沒有閃避的意思,一手握住沉淵古劍,徑直迎了上去。

    激烈的大戰,瞬間爆發,雙方均是毫無保留的出手,施展出各種强大的聖術。

    一轉眼,張若塵和黑暗之子便已經是激戰了上千回合,戰得難解難分,方圓五百里的大地,整體沉陷了近千丈。

    而連番大戰,也讓張若塵和黑暗之子打出了真火,心中均是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要將對方擊殺。

    “砰。”

    再度硬拼了一擊,張若塵和黑暗之子得以分開。

    張若塵握劍的手臂輕顫,鮮紅的血液,順著劍身滴落而下,體內的氣血,更是劇烈湧動,難以平復。

    而黑暗之子也好不到哪兒去,儘管身體近乎於完全不朽化,可還是被沉淵古劍留下多道傷口,尤其是脖頸處的傷口,此刻還在流淌著鮮血。

    在佔據肉身優勢的情况下,與張若塵進行硬拼,竟然都沒能够占到什麼便宜,這不禁讓黑暗之子十分惱怒。

    “他竟然能與黑暗之子鬥得平分秋色,好恐怖的實力提升速度。”冥虎真君暗暗咋舌。

    看來先前沒與張若塵真正動手,是正確的選擇,要不然以張若塵那變化莫測的手段,說不得會讓他吃大虧。

    金陽雙子王居然還想找張若塵報仇,著實是太過愚蠢。

    黑暗之子的眉心發光,鐫刻了無數黑暗秘紋的聖鐘飛出,發出振聾發聵的鐘聲。

    “該結束了。”黑暗之子低語,眼中凶光畢露。

    受到黑暗力量的催動,黑色聖鐘表面的黑暗秘紋,盡皆被啟動,清晰浮現,似擁有生命一般,不斷變幻著形態。

    一股浩瀚的黑暗神力釋放出來,化作道道神力漣漪,汹湧澎湃的衝擊向張若塵。

    神力漣漪所過之處,空間紛紛破碎,沒有什麼力量能够阻擋。

    “轟隆隆。”

    方圓數百裏的大地完全崩碎開來,進一步沉陷下去。

    張若塵早有防備,伸手一招,藏山魔鏡便是從那崩潰的冥蛇大陣中飛出,釋放出滔天的魔氣,凝聚成連綿的魔山,鎮壓天地,將神力漣漪抵擋住。

    此刻,冥蛇大陣已經徹底被破掉,魔音釋放出無數藤蔓,交織成網,束縛住所有的冥蛇之魂,慢慢進化煉化。

    祭出黑色聖鐘的同時,黑暗之子雙手快速結出繁奧的印訣,異種的黑暗力量,瘋狂湧現出來。

    異種黑暗力量湧動,瞬間演化成一個龐大的黑暗深淵,顯現在黑暗之子的身後。

    “黑暗之淵。”

    諸多地獄界强者,都認不出發出驚呼。

    黑暗之子演化出來的深淵,幾乎與地獄界禁地——黑暗之淵,完全一樣。

    尤其此刻黑暗之子以異種黑暗力量進行演化,就連那種氣息,都完全相同。

    深淵越來越凝實,好似黑暗之子溝通了黑暗之淵,要讓其降臨到昆侖界。

    見狀,張若塵的表情不由變得嚴肅起來,當即將雙手伸出,左手彙聚時間規則,右手彙聚空間規則,體內聖氣源源不斷的湧向雙手。

    時間規則衍生出無數的時間印記,凝聚成一條時間長河,環繞在身周。

    與此同時,張若塵的右手中,湧現出磅礴的空間力量,凝聚成一道道鋒利的銀色光芒,微微震動,就讓周圍的空間變得支離破碎。

    “砰。”

    隨著黑暗之力的湧動,一尊無比高大的身影,從黑暗之淵中探出半截身體,頭頂蒼穹,釋放出無比可怕的威壓。

    雖然僅僅探出半截身體,卻仍舊高達數千丈,生有上萬條手臂。

    最為特別的是,其擁有人類的身軀,但長有一顆巨大的蛇頭,看上去猙獰無比。

    似是受到身後虛影凶戾氣息的影響,黑暗之子的雙眼變成了血紅色,身上散發出濃烈的煞氣。

    “死。”

    黑暗之子發出一聲怒吼,身後虛影當即將諸多手臂探出,粉碎虛空,抓向張若塵。

    見狀,張若塵的眼神徒然變得淩厲起來,右手猛然向前一按,圓滿的空間湮滅第一重,施展而出。

    “轟。”

    人身蛇首怪物探出的手臂,紛紛湮滅。

    與此同時,張若塵將時間長河的一道道銀色光芒,盡數打出,席捲向黑暗之子。

    黑暗之子身後的黑暗之淵震動,釋放出極其可怕的吸力,想强行將時間長河和銀色光芒都給吞噬進去。

    張若塵自然不會讓黑暗之子如願,心意一動,便是讓時間長河解體,化作無數時間印記,向黑暗之子淹沒而去。

    而那一道道銀色光芒,亦是釋放出無堅不摧的威能,相繼斬在黑暗之淵上,將之撕裂開一道道猙獰的裂口。

    在這種情況下,黑暗之淵儘管吞噬掉了大部分時間印記,可還是有少部分沒入了黑暗之子體內。

    “嘩。”

    巨大的蛇頭延伸而出,張開血盆大口,當空對著張若塵咬下。

    一股詭異的力量出現,無視張若塵的各種防禦,直接滲入聖魂之中,竟是想要强行將聖魂抽取出來。

    張若塵眼神堅毅,雙手突然合在一起,讓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交織在一起。

    或許是因為碰撞太過劇烈,讓張若塵不禁發出一聲悶哼,嘴角溢出絲絲鮮血來。

    “嗡。”

    時間的力量與空間的力量,奇迹般的融合在了一起,化作一道玄妙無雙的時空之力。

    “時空錯亂。”

    時空之力剛一打出,方圓數百丈內的時間與空間,都立刻變得紊亂起來,隱約間,像是有不同的時空重疊在了一起。

    “嘭。”

    遭受這股時空錯亂力量的衝擊,巨大蛇頭虛影,當即破碎開來。

    時空之力雖然有所减弱,可還是繼續向著黑暗之子衝擊而去,無視空間的阻隔,刹那便將黑暗之子淹沒。

    來至昆侖界和地獄界,新生一代最頂尖的兩位强者,就要分出勝負。所有修士的目光,盡皆盯了過去,呼吸似乎都要停息。

    看這兇險的局勢,黑暗之子若是沒有別的底牌,只有突破至大聖境界,才能抵擋住張若塵的攻勢。

    可是,一旦突破境界,是不是意味著,自認在同境界敗給了張若塵?

    敖虛空、千星天女、玲瓏仙子……,天庭界一方的修士,全部都緊張起來,心中思考,一旦黑暗之子被逼得突破境界,他們該如何應對?

    這裡可是真龍島,巡天使者感知不到的地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