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受到時空之力的衝擊,黑暗之子倒飛而出,身後的黑暗之淵以及巍峨虛影,都在瞬間爆碎開來。

    “噗。”

    黑暗之子大口噴血,體表佈滿裂痕,瀕臨崩潰,鮮血汩汩而湧,完全變成了一個血人。

    他傷得很重,若非身體近乎完全不朽化,且鐫刻有護體神紋,只怕已經落得形神俱滅的下場。

    方圓數百裏內的時間與空間,都變得一片混亂,無數時間碎片和空間碎片飛舞,景象令人駭然失色。

    在各方强者的注目下,黑暗之子直接取出一粒暗金色的聖丹,吞服而下。

    “那是……王品聖丹。”

    千星天女的瞳孔緊縮。

    隱約間,她看到聖丹表面有著一道栩栩如生的龍紋,幾乎可以確定,是出自神龍一族的丹道地師之手,甚至就是從怪物王者體內所得。

    王品聖丹的藥力驚人,幾乎是立竿見影,剛一吞服下去,黑暗之子體表的裂痕,便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每一寸皮膚,都綻放出不朽的光華。

    “吼。”

    黑暗之子仰天長嘯,體內迸發出一股極其强大的不朽氣息。

    “黑暗之子果然突破至不朽大聖境了。”

    感受到這股不朽氣息,天庭界一方修士的心,都不禁一沉。

    最不願看到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

    黑暗之子本就只剩下心臟未曾不朽化,只要他願意,隨時都能突破,鑄造出强大的不朽聖軀。

    真龍島與世隔絕,連神念都無法探入,在這裡突破至大聖境,無須有任何的顧忌。

    以黑暗之子的積澱,突破修為後,實力絕非那些尋常的不朽大聖所能相比,非聖王境强者所能對抗。

    極有默契的,敖虛空、星無極等一眾最頂尖的强者,同時出動,將强大的聖術和聖器打出,目標均是鎖定黑暗之子。

    他們都不傻,不可能等著被黑暗之子橫掃,眼下正是黑暗之子最為虛弱之時,是他們唯一的機會。

    “攔住他們。”

    天庭界一方的强者剛有動作,地獄界的强者亦是沖了出來。

    冥殿七絕殺神、骨族三帝十尊者齊動,攔阻敖虛空等人,為黑暗之子爭取提升實力的時間。

    只要黑暗之子能够將部分力量,轉化為大聖之力,即便是重傷之軀,也將無人可擋。

    黑暗之子目不轉睛的盯著張若塵,眼中充滿了怨毒之色,同階一戰,他竟然敗了,且敗得如此慘,為了保命而不得不選擇突破修為,這是天大的耻辱。

    原本他是打算成為地獄界大聖之下的第一强者,然後以最强的姿態,突破至大聖境,而今所有計畫都已成空。

    “連時空之力都已經掌握,我真是小覷了你,如果給你足够的時間,或許你真的能够成為第二個須彌聖僧,可惜,你已經沒有這樣的機會,死。”

    黑暗之子目露凶光,將黑暗大手探出。

    短時間內,他已經凝聚出少量大聖之力來,此刻全都用在了黑暗大手之上。

    “轟隆隆。”

    本就不穩定的空間,立刻崩碎開來。

    “張若塵,小心。”

    “組長,快逃。”

    眼見黑暗之子下狠手,千星天女、敖心顏等人均是忍不住發出驚呼聲。

    別說張若塵因為施展時空手段,已經受了不輕的傷,即便是處於全盛狀態,也照樣抵擋不住已經突破至大聖境的黑暗之子。

    可張若塵此刻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樣,竟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吼。”

    一頭龐大的異獸,突然出現在破敗的戰場上,仰天發出陣陣怒吼。

    異獸身似魔狼,卻擁有一顆碩大的龍頭,肋生雙翼,身後有著四條顏色各异的尾巴,身上散發出滔天的凶煞氣息,正是張若塵收服的怪物王者。

    “既然你選擇了突破,那你的對手,便不再是我。”張若塵平靜的低語道。

    怪物王者早就隱藏在一旁,只待他一聲令下,便會衝殺而出。

    他已經當眾以絕對的實力,將同階的黑暗之子打敗,沒必要再傻乎乎去與突破後的黑暗之子硬拼。

    怪物王者一張口,釋放出可怕的空間風暴,轟擊在黑暗大手之上。

    黑暗之子只感覺手掌一陣劇痛,連忙快速將黑暗大手收回。

    “難道張若塵已經將這頭怪物收服?”黑暗之子心中暗驚。

    之前他就很好奇,不知道張若塵和千星天女是如何從怪物體內逃出來,現在無疑是有了一些答案。

    但以怪物的强大,張若塵又是如何將其收服的?

    只是現在容不得黑暗之子想太多,怪物王者目露凶光,對他充滿了敵意。

    如果他已經順利完成力量轉化,且處於最佳狀態,自然無懼怪物王者,但眼下他卻是感受到了極大的威脅。

    “這怪物太强,暫時不宜和它硬拼,等我的傷勢痊癒,力量完全轉化,再來收拾它不遲。”心念轉動,黑暗之子萌生出了退意。

    當即,黑暗之子想要收回黑色聖鐘,繼而退走。

    可讓他沒想到的是,藏山魔鏡竟是死死將黑色聖鐘鎮壓住,動彈不得。

    “吼。”

    怪物王者怒吼,龍吟震九天。

    一道道强大的神力迸發,凝聚出空間風暴、時間印記、本源神光、黑暗潮汐等各種可怕的攻擊手段,盡皆向黑暗之子轟擊而去。

    顧不得去收回黑色聖鐘,黑暗之子只得全力出手抵擋,一場激烈的大戰,再度爆發。

    “怎麼回事?這頭異獸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看到怪物王者,雙方的强者均是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唯獨千星天女露出了笑容,暗暗長舒一口氣,她倒是差點忘記,張若塵還留有這一張强大的底牌。

    怪物王者凶厲至極,靈活運用四種神力,完全壓著黑暗之子打。

    它固然被逆神碑重創,卻也囙此得到了一些好處,那便是能更好的掌控自身的神力,聖魂也變得更加堅韌。

    “啊。”

    僅僅百餘回合,黑暗之子發出一聲慘叫,一條手臂,生生被撕扯掉,鮮血噴濺。

    緊接著,怪物王者的一條尾巴,如戰矛一般,洞穿黑暗之子的胸膛,險些將其心臟卷出。

    “逃。”

    黑暗之子心中生出絲絲恐懼,不顧一切的想要逃走。

    奈何周圍的空間,都早已被怪物王者所禁錮,行動受到極大的限制。

    眨眼的工夫,黑暗之子的身體上再度出現一個前後通透的血窟窿,剛鑄就的不朽聖軀,幾乎被半廢。

    黑暗之子死死盯著遠處的張若塵,體表突然出現熊熊的黑色火焰,竟是使他暫時擺脫了空間束縛,瘋狂的向張若塵撲去。

    “就算是死,我也要讓你陪葬。”黑暗之子眼中滿是瘋狂之色。

    張若塵的眼神微變,他感受到了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黑暗之子竟是想要來個玉石俱焚。

    一尊不朽大聖自爆聖源,只怕在場沒多少人能够活下來,不僅僅是天庭界一方,地獄界一方,也不會例外。

    “快退。”

    察覺到黑暗之子的意圖,天庭界與地獄界的强者,均是立刻倒退。

    “該死,他想連我們一起滅掉嗎?”死不休惱怒不已。

    如果死在黑暗之子的自爆之下,那無疑是太過冤枉。

    就在這時,怪物王者的身體突然瓦解,化作四股磅礴的神力,席捲而出,將黑暗之子淹沒。

    與此同時,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出現在百里之外,將毀滅金陽懸於頭頂,全力進行防禦。

    然而,等到了好一會兒,也沒有任何動靜出現。

    四股磅礴的神力湧動,重新化作怪物王者的模樣。

    張若塵頓時明白,麻煩已經解决,從今往後,世間將不再有黑暗之子這個人。

    怪物王者很聰明,以時間神力和空間神力禁錮黑暗之子,再以本源神力和黑暗神力進行滲透,以巧妙的手段,瓦解掉黑暗之子的聖源,其自然也就沒法再自爆。

    當然,說起來很簡單,實際卻是極為兇險,稍有差錯,就會出大問題。

    “黑暗之子死了,這……“

    雙方强者都停了下來,眼中均是浮現出複雜之色。

    黑暗神殿萬年難得一見的絕世天才,剛突破至不朽大聖境,竟然就這般黯然落幕。

    等消息傳播出去,恐怕在天庭界和地獄界,都會掀起軒然大波,而張若塵,則將再度被推至風口浪尖之上。

    “屬於張若塵的時代,已經來臨。”

    許多强者心中都不禁浮現出這一念頭來。

    而隨著張若塵的強勢崛起,以他一人之力,或許就能改變昆侖界功德戰場的格局,他現在已經名副其實的成為昆侖界的戰神。

    失去黑暗之子的控制,黑色聖鐘立刻沉寂下來,被藏山魔鏡所鎮壓。

    看著變得只有拳頭大小的黑色聖鐘,張若塵低語道:“蘊含黑暗神力的神遺古器,或許韓湫能够煉化。“

    但凡强大的神遺古器,煉化起來都很不容易,需要得到認可才行。

    之前鎮壓宙宇和墨聖,得到兩件神遺古器,張若塵都沒法使用,只能鎮壓起來。

    神力怪物一張口,吐出一道聖光,落入張若塵的手中,化作一枚古樸的空間戒指。

    以精神力大致掃過空間戒指,張若塵的眼中頓時浮現出一抹濃濃的笑意。

    如他所料,黑暗之子並未將得來的寶物,交給其他人保管,而是全部隨身攜帶,顯然其根本就沒想過自身會敗亡。

    上億件珍寶,數量太過龐大,直接堆積成了一座寶山。

    “張若塵,發現那老傢伙了。“

    小黑的聲音,突然響起。

    張若塵心中一動,立刻將黑色聖鐘和空間戒指一併收起,同時暗中以精神力與小黑進行溝通。

    確定矮瘦老者的確切方位後,他也並未輕舉妄動,避免打草驚蛇。

    身形一動,張若塵出現在怪物王者的頭上,劍指冥殿七絕殺神,冷聲道:“黑暗之子已死,你們也都留下吧。”

    “立刻走。”玄冥無殤沉聲道。

    連突破至不朽大聖境的黑暗之子,都被怪物王者殺死,留下與其對抗,完全就是找死。

    冥殿七絕殺神當即結成七絕殺陣,以冥蓮罩體,催發出極速。

    得到張若塵的授意,怪物王者當即極速奔跑起來,徑直向冥殿七絕殺神追趕而去。

    一塊不起眼的岩石後方,矮瘦老者小心翼翼的四處張望著,他的氣息完全與岩石相結合,且身體化虛,任誰也難以發現。

    “這小子竟然如此厲害,竟然連五大霸主中的龍煞皇,都能收服,還好我上次逃得快,不過,他多殺點地獄界的强者,倒是一件好事,最好一個都別放過。”矮瘦老者眼中隱隱有殺機浮現出來。

    很顯然,他對地獄界十分厭惡,樂得看到張若塵對地獄界强者大開殺戒。

    而當矮瘦老者的注意力,都被張若塵所吸引時,卻是並未察覺到,有人正悄無聲息的慢慢向他靠近。

    敖心顏、死禪老祖、天命屍皇和一眾蘇醒者手持小黑特別煉製過的陣旗,從不同的方向彙聚而來。

    依靠陣旗的力量,敖心顏等人的身形和氣息,都盡皆被掩藏起來。

    “出手。”

    隨著小黑的一聲令下,敖心顏等人同時將陣旗擲出。

    “嗡。”

    陣旗表面浮現出無數繁奧的陣紋,彼此相結合,化作一張天羅地網,將矮瘦老者所在的區域,完全封鎖起來。

    “糟糕。”

    矮瘦老者臉色一變,當即就想逃走。

    可惜,受到陣法的阻礙,任憑他如何施展秘法,都根本無法遁入地底,不禁將他急得團團轉。

    一道赤光閃過,小黑出現在陣法之中,眼中浮現戲謔的笑容,道:“老滑頭,挺厲害啊,上次居然把本皇隱入空間斷層之中,差點讓本皇出不來,你說本皇該怎麼收拾你?”

    看到小黑,矮瘦老者頓時苦起了臉,知道自己的麻煩大了。

    他本以為自己已經足够小心,刻意離張若塵很遠,沒曾想卻被陣法所困,如此古怪的陣法,怎麼看都像是專門為他準備的。

    矮瘦老者鬱悶不已,早知如此,他就不來湊熱鬧了。

    “聖爺,誤會,都是誤會啊,千萬別動手,老朽知道很多藏寶的地方,隨時可帶您去取。”矮瘦老者一臉討好道。

    小黑翅膀一揮,直接將矮瘦老者拍倒在地,目露凶光道:“從來都只有本皇坑人,你竟敢坑到本皇的頭上來,真以為本皇奈何不了你,趕緊將世界門之匙交出來。“

    “老朽真不知道什麼世界門之匙,哪兒交得出來啊,您就別為難老朽了。”矮瘦老者哀求道。

    小黑再度用翅膀拍了矮瘦老者一下,哼聲道:“少在本皇面前演戲,本皇早就已經摸清你的底細,不將世界門之匙交出來,本皇就讓你好看。”

    聞言,矮瘦老者的心神不由一震,兩隻小眼睛滴溜溜的轉動,眼中隱隱有著焦急之色浮現。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