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著泣不成聲的聖書才女,張若塵心中很不是滋味,他知道,聖書才女的內心,一定是壓抑到了極點。

    以聖書才女的身份,在朝堂之上,根本就不可能表現出如此脆弱的一面,如今沒有旁人在,她才能够沒有顧慮,將壓抑的悲慟,都給釋放出來。

    對著的,只有他一人。

    由此可見,張若塵在她的心中,有著一個特殊的位置。

    “以我現在的實力,還遠不足以保護我所在意的人與物,我需要變得更強,不成神,終為螻蟻。”張若塵抬頭望天,目光迷離,心中暗暗想道。

    隨著時間的推移,昆侖界的形勢,只會變得越來越嚴峻,面對地獄界汹湧的攻擊,他們能够抵擋住多久?誰也說不清楚。

    十萬年前,昆侖界强者無數,都敗給了地獄界,如今還能逆天嗎?

    微微搖頭,將諸多雜念拋開,張若塵蹲下身來,輕聲道:“楚前輩以身殉道,正氣長存,可歌可泣,我們應當繼承他的遺志,化悲痛為力量,與地獄界對抗到底,决不能讓他老人家的血白流。”

    說話間,張若塵走到聖書才女的身前,嗅著她身上的淡淡幽香,心中生出一股憐惜,情不自禁伸出一隻手,撚著衣袖,輕拭她眼底的淚水。

    回想起二人第一次見面,那個時候,聖書才女高高在上,宛如九天之上的神女,張若塵哪敢生出一絲一毫的褻瀆之心。

    時過境遷,如今,張若塵威震寰宇,天庭地獄的諸聖誰人不懼?而聖書才女,在他眼中竟是顯得頗為嬌弱。

    聖書才女緩緩抬起頭來,那張美得驚心動魄的臉蛋上浮現出一抹紅暈,連忙側身,避開了張若塵。

    她的情緒,逐漸平復了下來,一番哭泣後,心裡面舒服了許多。

    “畫聖前輩自知難逃劫難,通過秘密的手段,讓一名畫宗弟子帶著《七生七死圖》,逃了出來,沒有讓這件至寶,落入羅刹族的手中。”聖書才女低語,將一幅古樸的圖畫取出。

    對於這幅圖畫,張若塵一點都不陌生,他曾與淩飛羽在圖中的虛幻世界,共度七世,雖然並非真實,可在其中所經歷的一切,卻與真實的一般無二,讓他記憶深刻,甚至可以說是刻骨銘心。

    再次見到《七生七死圖》,讓張若塵感慨良多,可惜卻是再也見不到那個固執、愛炫耀的“楚老頭”了。

    張若塵輕輕一歎,道:“楚前輩將《七生七死圖》託付於你,也等於是將畫宗的希望,託付給了你,畫宗弟子遍天下,羅刹族毀掉畫宗宗門,也並不能讓畫宗真正滅亡。”

    “丹青,你是楚前輩的傳人,只要你出面,振臂一呼,全天下的畫宗弟子,都必然會彙聚起來,將畫宗重建,這才是對楚前輩在天之靈,最好的告慰。”

    儒道四宗在昆侖界已經存在上千萬年,經歷無數風雨劫難,卻始終屹立不倒,底蘊可謂是深不可測,道早已傳到其他大世界,即便昆侖界破滅,儒道也不會消亡。

    中古末期的大劫難,波及面太廣,琴宗、棋宗和書宗都曾遭劫,連三宗內的聖道古茶樹都被毀掉,但之後,三宗卻是重新建立了起來,仍舊强大鼎盛,執儒道牛耳。

    “我不會讓畫聖前輩失敗,經歷大劫後,畫宗會比過去更加强大。“聖書才女站起身來,眼中浮現堅定之色。

    張若塵亦是起身,肅然道:“楚前輩於我有恩,他的仇,由我來報,摩羅大親王如今在何處?我要摘下他的頭顱,來祭奠楚前輩。”

    今時今日,他對地獄十族頂尖强者的情報,都已經十分清楚,其中自然也包括摩羅大親王。

    這位摩羅大親王,乃是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絕頂强者,名氣雖不及閻無神,卻也絕對不可小覷。

    數百年來,摩羅大親王已經主導過多座大世界的功德戰場,其最大的愛好,便是將擒下的强者身上的血肉,一片一片的割下,然後當著其面吃下去,殘酷至極。

    “摩羅大親王如今並不在昆侖界中,而是護送聖道古茶樹,返回了地獄界。“聖書才女搖頭道。

    張若塵微微皺眉,道:“幫我留意摩羅大親王,只要他現身,便立刻告知於我,我必斬他。”

    他這麼做,不是為了儒道,更不是為了朝廷,僅僅只是因為敬佩楚思遠的氣節,還有想償還昔日的恩情。

    聖書才女輕輕點頭,道:“嗯,如今儒道的情况很混亂,我必須要儘快回去處理,你要多保重。”

    自從畫宗覆滅的消息傳開,天下的儒士均是怒髮衝冠,想要為楚思遠報仇,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大儒、聖儒,趕往了南域,如果出現什麼差錯,那對儒道的衝擊,無疑會更大。

    若非世界門之匙關係重大,聖書才女根本就不會在這種時候,放下儒道的事,而趕來陰陽海。

    “你也多保重,遇到麻煩的事,便傳訊於我。你應該明白的,只要你帶一聲信來,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無邊地獄,我會盡我所能趕去幫你。”張若塵道。

    儘管聖書才女是朝廷中人,甚至是池瑤身邊的人,可只要她有事,張若塵便不可能袖手旁觀。

    時至今日,張若塵終於敢表達自己的內心。

    或許,這也是心境的一種突破,如果沒有這種突破,即便張若塵已進臨道境界,估計也休想成為大聖。

    聖書才女嬌軀一震,心頭湧現出一道暖意,對她而言,只要有張若塵這句話,便已經足够。

    一生還有何求?

    只恨他們之間,還有那千年難解的結,有著池瑤和張若塵親手劃出的鴻溝,將整個昆侖都一分為二,他們二人也就註定不可能有一個好的結果。

    “再見哩,或許此回皇城,我們真的將是永別。”

    聖書才女如此想著,有些事只能藏在心底,終究沒有給張若塵講出來。她苦澀一笑,不敢轉身,怕眼中再次流下的淚被張若塵看見,駕馭著輕舟,緩緩消失在迷霧之中。

    張若塵在海面上伫立了許久,目光一直看著聖書才女離去的方向,眼中滿是複雜之色。

    楚思遠的死訊,對他的觸動極大,讓他越發渴望變得强大,且不僅僅是他本身變得强大,還要讓身邊的人都變强,擁有在亂世中活下來的能力。

    “呼。“

    深深呼出一口氣,張若塵收起雜念,繼續向銀龍島所在的海域趕去。

    早早的,敖心顏已是在島外等待接引。

    張若塵簡單將真龍島的情况,述說了一遍,讓敖心顏欣喜不已。

    即便世界門之匙已經不在真龍島上,但那畢竟是神龍一族的聖地,敖心顏自然不希望有外人隨意踏足其上。

    神陣將真龍島重新封禁,無疑是最好的結果。

    剛一登島,張若塵便是遇到了吞天魔龍和祖龍山的幾比特龍王,明顯是專門在等他,不用想也知道是為了什麼。

    一翻手,張若塵將一顆空間玲瓏球取出,放出所有被救下的祖龍山龍族。

    祖龍山雖然遭逢大劫,可地獄界乃是想借助他們所擁有的神龍血脈,去開啟真龍島,並未大肆殺戮,故而絕大部分龍族都得以活了下來,可以重新建立祖龍山。

    看到如此多龍族被救回來,吞天魔龍和幾比特龍王均是激動無比,隨即心緒又都變得十分複雜,畢竟,昔日祖龍山對張若塵是很敵視的,如今卻是被張若塵所救。

    沉默片刻,吞天魔龍走上前來,低下高傲的頭顱,極為認真道:“大恩不言謝,今後但有吩咐,祖龍山上下絕不推辭。”

    張若塵淡然道:“昆侖界處於風雨飄搖之際,無論過去有怎樣的恩怨,都應放下,共同對抗地獄界。”

    “從今以後,祖龍山將會與地獄界不死不休。”吞天魔龍語氣堅定道。

    祖龍山一脈險些被地獄界滅族,如此深仇大恨,豈能善罷甘休?

    考慮到祖龍山已毀,加之昆侖界局勢嚴峻,敖心顏做主,讓祖龍山的龍族,暫時都留在銀龍島上。

    畢竟,祖龍山的龍族體內,也都流淌著絲絲神龍血脈,在這種時候,理當給予一些照拂。

    在敖心顏的召集下,所有從真龍島歸來的强者,都齊聚銀龍宮的主殿內。

    目光掃過在場所有人,十分嚴肅道:“世界門之匙關乎昆侖界的生死存亡,希望諸位都能够保守秘密,不要洩露給任何人,否則,我們為此所做的所有努力,或許都將白費。”

    聞言,眾人都不禁認真的點頭,儘管他們都有著不同的身份來歷,可守護昆侖界的心意,卻都是相同的。

    而且張若塵與黑暗之子一戰,展現出了强絕的實力,也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可,沒有人比他更適合保管世界門之匙。

    世界門之匙的事情,已經算暫時告一段落,死禪老祖和天命屍皇都並未在銀龍島久留,他們還有著其他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

    不過,在他們離開時,都向張若塵承諾,只要有關係到世界門之匙的事情,他們定會出手相助。

    張若塵亦是不打算繼續留在銀龍島,他準備和小黑一起,帶著世界門之匙離開。

    黑暗神殿的神靈,神通廣大,如果讓世界門之匙留在陰陽海,說不得會被他們察覺到,還是進行轉移為好,且張若塵已經是想好了一個地方。

    說起來,自從被帶出真龍島後,矮瘦老者便是顯出了真身,變成一把古樸的石質鑰匙,其上佈滿天然的道紋,每一道都能與天地規則,完美契合。

    在世界門之匙附近修煉,感悟聖道規則,能够事半功倍,就算是感悟至尊聖道,乃至恒古之道,也不例外。

    而且,只要世界門之匙所在的地方,天地聖氣便會源源不斷的彙聚起來,即便是很平凡的地方,時間一長,也會變成修煉聖地。

    若能好好加以利用,無疑是能够用來培養大批的强者。

    敖心顏一揮手,將一座繁奧的空間傳送陣取出,道:“組長,這是你當初離開神龍半人族時,讓我保管的東西,現在物歸原主。”

    這可不是一座普通的空間傳送陣,有著非比尋常的來歷,乃是須彌聖僧所留。

    當初在青龍墟界,張若塵等人在地底,發現了一座空間傳送陣,將之啟動後,竟是傳送到了遙遠的金耀墟界,之後再經過一次次傳送,最終抵達了荒蕪的白常星。

    而在白常星的上方,有著一條浩瀚的黃泉星河,更有一座宏大的鬼門關,有著諸多的神秘。

    後來他們逆向進行傳送,得以回到昆侖界,但卻是在無盡深淵之中。

    為了能够再度去到白常星,特意將無盡深淵中的空間傳送陣給收了起來。

    上一次來陰陽海時,遇到祖龍山的壓迫,張若塵不得不借助空間傳送陣脫身,將之遺留在了神龍半人族中。

    一晃多年過去,再度看到這座空間傳送陣,也不禁讓張若塵想到了鬼門關,當初的他太過弱小,連闖鬼門關的資格都沒有。

    那位守門人曾說過,至少要達到聖王境,才有資格去闖鬼門關,且仍舊會十分危險。

    張若塵很好奇,鬼門關究竟是什麼人所建造,又是為何而建造?其背後真的是地獄嗎?

    以他現在的實力,或許能够前去解開這些謎團了。

    看到這座空間傳送陣,小黑的眼睛頓時亮了,立刻搶先將之收了起來。

    “嘿嘿,你們倆慢慢道別,本皇不打擾。“小黑身形一動,瞬間消失無蹤。

    張若塵微微一笑,道:“多謝。”

    “組長,你我之間,還需要這樣客氣嗎?”敖心顏翻了翻白眼道。

    張若塵道:“心顏,恭喜你能够拜在那位禁忌人物的門下,希望有朝一日,神龍一族能因你而重新崛起,再現昔日的輝煌。”

    “若無組長你的幫助,我也難有這樣的機緣,可惜我有師命在身,需要鎮守陰陽海,不然,真想像以前一樣,隨你四處去闖蕩。”敖心顏歎息道。

    她如今身為神龍公主,身上肩負著重要的使命,已然是無法像以前那般自在隨心。

    張若塵道:“以後會有機會的,當務之急,你需要變得更加强大,才能更好的完成師命,我們所需要走的路,都還很漫長,現在不過才剛開始。”

    說話間,張若塵的眼中泛起熠熠光芒,他的目標很遠大,不僅僅是成神,而是要成為神靈中的巨擘,唯有如此,才能真正掌控自身的命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