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穩住身形,體內氣血劇烈湧動,簡直要沖出體外,幸好有火神鎧甲抵擋住大部分的攻擊力量,他本身才能够無恙。

    通過剛才的碰撞,張若塵真切感受到了不朽中期大聖的可怕,對力量的運用,對聖術的領悟,都非聖王所能相比。

    但,即便如此,張若塵仍舊沒有絲毫退縮的意思,反而是釋放出更為强大的戰意,讓火神鎧甲昇騰起更為旺盛的火焰。

    “張若塵,你還想繼續掙扎嗎?看來必須讓你吃點苦頭才行。“金暉大聖目露寒光道。

    本以為在他出手後,張若塵便會乖乖束手就擒,卻沒想到張若塵竟是如此的不知進退,這不禁讓他心中生出了濃濃的惱怒之意。

    話音剛落,更為磅礴的大聖之力,從金暉大聖體內湧現而出,方圓萬裏的天地規則,都紛紛向著金暉大聖彙聚而去。

    頃刻間,一片更為浩瀚的金色海洋,出現在昏暗的星空之中,其中有著無數的太陽金焰在熊熊燃燒,似要將整片星空都焚燒成虛無。

    張若塵的眼神微微一凝,沒有半點遲疑,立刻化掌為拳,調動拳道規則和水道規則,演化第十一重的洛水拳法。

    天河形態的拳道聖相出現,寬度超過百里,橫亙於星空之中,浩浩蕩蕩,奔騰不息。

    隨著天河的震盪,大範圍內的天地規則,亦是被調動,快速彙聚而來,使得天河本身越發的龐大。

    在星空中施展洛水拳法,與在昆侖界,有著極大的區別,張若塵隱約感覺到,他所演化出來的天河,似乎與流淌於天庭外的天河,產生了某種極為微妙的聯系,多了一分磅礴大氣。

    “嘩啦啦。“

    天河流動,席捲諸多星辰碎片,如一頭龐大的神龍,衝擊向金色神海,勢不可擋。

    在這個過程中,張若塵再度調動真理規則,激發出天河九倍的攻擊力。

    以他如今在真理之道上的造詣,想要觸發多倍攻擊力,已經是很輕鬆的一件事情。

    如果能够凝聚出真理界形,則更是可以隨心所欲的運用真理之道,只要顯現出真理界形,無須刻意去調動真理規則,施展出的任何聖術,攻擊力都能成多倍增長。

    張若塵煉化了太初之水,演化出的天河,自然也蘊含著太初之水的特性,可熄滅世間的各種火焰。

    “嗤。”

    受到天河的侵蝕,金色海洋的光華,頓時,變得暗淡了許多。

    “轟。“

    有道是水火不相容,兩種極端的力量碰撞在一起,頃刻便是炸裂開來,釋放出恐怖的毀滅衝擊之力。

    受此衝擊,先前破碎的小行星,此刻更是完全湮滅,化作齏粉。

    大片星空崩碎,呈現出漆黑的虛無空間,深邃至極,景象極為駭人。

    張若塵儘管相距甚遠,可還是受到不輕的衝擊,如流星劃破天宇,倒飛出去數百裏。

    天河儘管已經支離破碎,可仍舊環繞在他的身周,幫他化解掉强大的衝擊力。

    金暉大聖的身形,劇烈晃動,險些向後倒退,籠罩在體外的不朽聖光,都囙此散裂開了一部分。

    “他竟然還能抵擋住,怎麼會這樣?”金暉大聖心中暗暗震動。

    剛才這一擊,金暉大聖並未有所保留,全力施展,甚至調動了方圓萬裏的天地規則,本以為可以重創張若塵,但沒想到,仍舊被他給擋了下來。

    一連施展兩次高階聖術,都未能鎮壓張若塵,還被功德總驛站中的諸多修士看著,這不禁讓金暉大聖感到十分惱怒。

    繼續這樣下去,等到其他巡天使者到來,他還有什麼顏面可言?

    金暉大聖眼中閃過淩厲的目光,一把將方天畫戟握住,整個人的氣勢,頓時變得有所不同,鋒芒畢露,撕裂星空。

    “金暉大聖怒了,終於要動用君王戰器,以戟道聖意,施展霸道絕倫的戟法,絕對不是張若塵一個聖王所能抵擋。”刑淵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宸虎亦是笑道:“張若塵太過狂妄,執意與金暉大聖叫板,完全是在自討苦吃,看著吧,說不得金暉大聖一時沒收住手,一戟將張若塵給劈殺。”

    這個時候,寂空淵的眼中,則是浮現出了濃濃的憂色,事情演化到這一步,是他完成不曾預料到的。

    “金暉大聖凝煉了八品的戟道聖意,手中的方天畫戟,乃是一件君王戰器,且他修煉了一種高階聖術級別的戟法,彼此結合,神使還能抵擋住嗎?又能堅持多久?”

    如同高階聖術一般,君王戰器也唯有掌握在大聖手中,才能發揮出真正的威力來。

    聖王即便催動至尊聖器,都未必能够與催動君王戰器的大聖相對抗。

    畢竟,至尊聖器雖强,但,聖王又能催發出幾分威能來呢?恐怕連百分之一都不到。

    而金暉大聖成就最高的便是戟道,有八品戟道聖意和君王戰器配合,很難想像,施展出的戟法,威力會强到何種程度。

    隨著金暉大聖揮動方天畫戟,星空中頓時出現驚人的異象,千里長的戟影橫空,引動方圓上萬裏的天地規則,更是囙此掀起汹湧澎湃的能量潮汐。

    一時間,金暉大聖仿佛成為了這片星空的主宰,一切都盡在他的掌控之中,萬物所蘊之勢,皆為他所用。

    身在這片星空中,張若塵竟是感受到了頗為强烈的排斥,就連聖氣的運轉,都受到了絲絲影響。

    “終於决定施展出最强手段了嗎?我倒要看看修煉出聖意的不朽中期大聖,究竟有多强,是否真的可以碾壓所有的聖王。”張若塵不但無懼,眼中反而流露出期待之色。

    真正有機會與不朽大聖交手的聖王極少,對上不朽中期大聖的,更是鮮有傳聞。

    所謂的大聖之下,最强三個層次,也只是按照某些標準進行劃分,比如能够調動多大範圍內的天地規則和天地元氣,但每個人的情况有所不同,實力自然也就會存在差异,有時這種差异還會極大。

    理論上,張若塵現在已經擁有斬殺最弱不朽大聖的實力,可具體有多强,還需要驗證一下。

    在張若塵看來,不朽中期的金暉大聖,無疑便是幫他驗證實力的最佳對象。

    《九天明帝經》運轉,五色聖光從張若塵的體內飛出,在他身後快速凝聚出一座世界,其內有著濃郁的混沌氣彌漫。

    以五行混沌體的異象為基礎,衍生出奇异的空間領域,籠罩住方圓三千里。

    其實,以張若塵如今的空間造詣,施展出的空間領域,完全能够籠罩方圓上萬裏,但,那樣一來,他對空間的掌控,會遠不如現在。

    與此同時,張若塵祭出了藏山魔鏡,進一步定住空間。

    看到藏山魔鏡,金暉大聖不由沉聲道:“在絕對力量面前,至尊聖器也無法改變什麼,戟裂星辰。”

    說話間,金暉大聖猛然施展出一式戟法。

    受到大聖之力的催動,方天畫戟完全復蘇,數十萬道粗壯的王級銘紋,清晰浮現出來。

    一道長達千里的鋒利戟芒出現,似彗星拖著長長的尾巴劃過星空,將星空撕裂開一條巨大的漆黑裂縫。

    眼見金暉大聖發動可怕的攻擊,張若塵自然不敢有半點大意,當即調動空間規則,釋放出强大的空間之力,極力壓縮,凝煉成一道銀色的鋒芒。

    “嘩啦。”

    銀色鋒芒一飛出,便是將前方的星空,完全剖開,顯現出極深層次的虛無空間,似可貫通宇宙星空,抵達任何一座大世界。

    “砰。”

    千里長的戟芒破碎開來,被狂暴的空間力量,快速湮滅。

    受到這股力量的衝擊,張若塵構築出的空間領域,頃刻便被摧毀大半,依靠藏山魔鏡,才得以抵擋住。

    金暉大聖並未停手,而是繼續施展出更為强大的戟法,整片星空都被無數鋒利的戟芒所充斥。

    張若塵的眼中亦是浮現出淩厲之色,時空秘典在手,盡情的施展出時間手段和空間手段。

    “轟。”

    激烈的大戰爆發,星空中聖光閃爍,如煙花一般綻放。

    依靠時間手段和空間手段,張若塵竟是穩住了陣腳,與金暉大聖展開連連激戰,且正在由被動對抗,逐漸轉向主動攻擊。

    以恒古之道的玄妙,即便面對聖意,也並非不可對抗。

    事實上,絕大多數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强者,都修煉了恒古之道,或者能與之相媲美的力量,正因如此,才有望斬殺最弱的不朽大聖。

    功德總驛站中,各界的修士,都不由看得呆住。

    在他們看來,只要金暉大聖認真出手,必定能够輕鬆鎮壓張若塵,可偏偏現在的情况,卻並非如此,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金暉大聖應該還在進行試探吧,故意戲耍張若塵。”有實力較弱的聖者,十分不確定的說道。

    一名頂尖聖王表情嚴肅,搖頭道:“不,金暉大聖已經動用了全力,連戟道聖意,都已經用上,是張若塵的實力太强,才會出現這樣的局面。”

    “嘶。”

    諸多觀戰的修士,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聖王力敵不朽中期境界的大聖,根本就是天方夜譚,但現在卻在真實的上演,讓所有人都感覺很不真實。

    目光緊緊注視在域外星空激戰的兩道身影,刑淵和宸虎的臉色,都變得有些陰沉,張若塵的强大,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如此短的時間,張若塵的實力,為何會提升這般多?他究竟是什麼怪物?”宸虎不忿道。

    算算時間,距離孔雀山莊外的一戰,其實並未過去太長時間,也就幾個月而已。

    對聖王境强者而言,這點時間,眨眼便會過去,連閉一次關都不够。

    而在數月前,張若塵的實力,雖然也不弱,但,卻有可能連他們都敵不過。

    可一轉眼,張若塵已經登上聖王境的巔峰,黑暗之子都敗在他手中,如今更是能够與金暉大聖對抗,這樣的實力提升速度,實在是很恐怖。

    刑淵低沉道:“張若塵果然是個禍害,絕不能留,必須想辦法將他除去,要不然,等他成為大聖,乃至成神,只怕天庭與地獄,都會被他攪得不得安寧。”

    “可是現在就連金暉大聖,似乎都奈何他不得,他如果一直呆在昆侖界,誰還能威脅到他?”宸虎皺眉道。

    血戰神殿接連在張若塵手中吃虧,他們自然也很想除掉張若塵,但卻根本沒有辦法。

    以張若塵如今展現出來的可怕實力,即便是天堂界派系那幾個絕世妖孽,都不敢說一定能對付。

    刑淵眼中泛起一道异光,道:“地獄界其實比我們更想除掉張若塵,自昆侖界成為功德戰場以來,地獄界已經有很多天才,殞命在張若塵的手中,死族、冥族、不死血族和骨族,都必定對張若塵恨之入骨,看著吧,這幾族那些個不怎麼出現在功德戰場的妖孽,說不得都會想辦法進入昆侖界。”

    聞言,宸虎的臉色不由微變,腦中立刻浮現出多道如神魔一般的影子。

    地獄界能够與整個天庭界對抗,乃至於還佔據著不小的優勢,底蘊自然是深不可測。

    地獄十族,任何一族的實力,都比一座主宰世界更强。

    在《地獄十族萬邪錄》上記載的地獄界强者,都是天庭一方比較熟悉的,卻遠遠不曾囊括地獄界所有的聖王强者。

    比如冥族,自然不會只有黑暗之子和冥殿七絕殺神,不然還如何稱得上是地獄界的上三族之一。

    不說那些極為低調的妖孽,單單是明面上的,冥族便還有著冥妖和冥佛這兩位頂尖聖王强者,實力比黑暗之子有過之而無不及。

    事實上,死在劍塚內的冥仙,是能够與冥妖和冥佛齊名的絕世妖孽,可惜的是,他的實力還未真正達至巔峰,便被滴血劍所斬殺。

    還有骨族,聖王境的頂尖强者,同樣不止三帝十二尊,這一代的最强者,乃是骨幽皇。

    傳聞之中,骨幽皇擁有半神級別的骨身,單單是仗著骨身,便能碾壓絕大部分九步聖王。

    即便是骨族三帝聯手,也只能與骨幽皇打個平手,並不能占到太大的便宜。

    “以張若塵現在這種可怕的崛起勢頭,地獄界的確是不太可能放任他繼續成長下去,經過真龍島一戰,骨族的骨幽皇,冥族的冥妖和冥佛,還有其他妖孽天才,甚至於閻無神,都有可能會忍不住對他出手。”宸虎表情肅然道。

    地獄界的這些個絕世妖孽,隨便出現一個,都足以影響一座功德戰場的走向。

    刑淵眼神微眯,道:“話雖如此,但我還是更想看到張若塵栽在我們天堂界派系手中,他身上隱藏著諸多秘密,更有各種各樣的寶物,豈能白白落入地獄界之人手中,真希望米迦勒大天使王,能够快些出關。”

    聽到“米迦勒”三個字,宸虎的心不由為之一顫,腦中浮現出一道無比偉岸的身影,讓他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敬畏之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