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汗,前面有一章,提了一句黑暗之子堪稱地獄界大聖之前排名前三的强者,後面寫的時候,忘了這一句,所以,出現了一些bug。我把那一句改了,改成“黑暗之子是冥族的前三”。)

    連番激戰之下,功德總驛站外的星空,已經變得空空蕩蕩,原本周圍有著近十顆直徑數百裏的小行星,如今都已被打成飛灰。

    剛開始的時候,張若塵還處於劣勢,可漸漸的,他已是能够與金暉大聖鬥得旗鼓相當,絲毫不落下風。

    依靠時空秘典,他施展任何時間手段和空間手段,都能得心應手,且威力倍增。

    “張若塵的時間手段和空間手段,怎麼會如此難纏?我竟然無法近得了他的身。“金暉大聖眼神凝重,心中又急又惱。

    他的力量的確要比張若塵强大很多,配合戟道聖意,施展出的戟法,亦是霸道絕倫,可卻偏偏受到了克制,所有攻擊的效果,都大打折扣。

    遲遲無法鎮壓張若塵,不禁讓金暉大聖焦急起來。

    這樣下去,他還有什麼顏面可言?

    “吼。“

    金暉大聖仰天發出一道長嘯,上億道聖道規則,從體內浮現而出。

    無論是誰,只要突破至大聖境,體內的聖道規則數量,都會立刻新增一倍,且變得更加凝實。

    所以,只要本身的基礎不是特別差,成為不朽大聖後,單論聖道規則的數量,都不會比最頂尖的聖王少。

    金暉大聖在聖王境修煉出了四千多萬道聖道規則,一突破到大聖境,立刻變成了九千萬道,之後經過近千年的苦修,聖道規則達到了如今的一億五千萬道,是張若塵的三倍還多。

    不過,金暉大聖修煉出的聖道規則,以小道規則為主,佔據八成以上,大道和至尊聖道修煉出來的規則,僅有不到三千萬道,整體質量,卻是根本沒法與張若塵相比。

    一團璀璨的聖光,從金暉大聖體內飛出,散發出淩厲而霸道的氣機,一下子融入到方天畫戟之中。

    那是金暉大聖凝煉出來的戟道聖意,如今被釋放出來,顯然是要施展最强的手段。

    隨著方天畫戟揮動,金暉大聖本身的聖道規則,以及方圓萬裏內的天地規則,都盡皆被調動起來,如潮汐一般湧動。

    戟法尚未真正施展出來,大片星空已然是泛起劇烈的漣漪,就算是張若塵的空間領域,也無法壓制住。

    張若塵眼神微凝,沒有半點遲疑,當即以最快的速度結印,漩渦形態的時間聖相和空間聖相,分別出現在他的左右兩側。

    兩個無形的漩渦轉動間,釋放出無比强大的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注入時空秘典。

    頓時,無數的時間碎片和空間碎片,從時空秘典中飛出,相互碰撞交織,融為一體,化為一股無法想像的强大力量,似要貫穿古今未來所有的時空。

    將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融合成時空之力,乃是張若塵的最强手段,儘管對這種力量的掌握,還不是很嫺熟,但已然是能够勉强施展出來。

    當然,時空之力並不能隨便施展,稍微控制不好,自己也會陷入進去,被時間和空間吞噬。

    好在這一次,張若塵準備充分,一直在施展時間手段和空間手段,與金暉大聖戰鬥,已經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凝聚出時空之力。

    “轟。”

    時空之力後發先至,無視空間的阻隔,與金暉大聖施展出的最强戟法,展開劇烈的碰撞。

    頃刻間,大範圍的星空,變得支離破碎,衍生出可怕的空間風暴,就連那神秘無比的時間長河,都隱隱顯現了出來。

    任憑金暉大聖的戟法如何霸道,都在瞬間被擊潰。

    而受到時空之力的影響,大片破碎的星空,根本就無法修復,反而是出現恐怖的扭曲,形成一個巨大的黑洞,似要將一切都給吞噬進去。

    “噗。”

    金暉大聖受到時間之力的衝擊,不由噴出一大口鮮血,受了不輕的傷。

    更為糟糕的是,金暉大聖此刻被黑洞吸住,竟是怎麼都無法掙脫。

    他所在的區域,時空已經完全錯亂,恐怖的力量入體,强如不朽聖軀,都已經難以抵擋,體表出現許多的裂痕,鮮血不斷的噴濺而出。

    照這樣下去,恐怕還未被吸入黑洞中,金暉大聖的不朽聖軀,就會先一步支離破碎。

    “不……”

    感受到死亡的威脅,金暉大聖眼中不禁浮現出驚恐之色。

    他怎麼也想不到,對付一個聖王境小輩,竟會是如此的兇險,連性命都即將不保。

    張若塵臉色略顯蒼白,凝聚出的時空之力太强,已然是完全脫離了他的掌控,他終歸還不能隨心所欲的掌控時空之力。

    事實上,別說是聖王,就算是大聖,想要完美掌控時空之力,也是困難無比,弄不好,會將自身給流放到未知的時空之中。

    眼見金暉大聖即將被黑洞吞噬,張若塵的眉頭不禁微微皺起,當即將藏山魔鏡祭出,化作數百裏大,阻擋在金暉大聖和黑洞之間。

    感覺到吞噬力消失,金暉大聖如蒙大赦,哪敢有半點遲疑,立刻便是極速倒退。

    藏山魔鏡釋放出磅礴的魔氣,凝聚成一座座巍峨的魔山,生生將黑洞給鎮壓住。

    與此同時,張若塵催動時空秘典,運用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修復紊亂的時空。

    沒用太長時間,時空扭曲形成的黑洞,便是消失無蹤,星空歸於平靜。

    張若塵其實並不在乎金暉大聖的死活,可如果他在眾目睽睽之下,將金暉大聖殺死,後果將不堪設想,與豔陽文明之間的衝突,恐怕就真的再也沒有緩和的餘地。

    將藏山魔鏡和時空秘典收起,張若塵將目光投向傷得極重的金暉大聖,淡漠道:“想要我放了金陽雙子王等人,豔陽文明最好派一個態度好點的人來,另外,我現在要回功德戰場,繼續與地獄界戰鬥,不希望再有人在背後捅刀子,否則,別怪我手下不留情。”

    張若塵的聲音並不算高亢,但卻清晰傳入了功德總驛站中每一個人的耳中,顯然,這番話,並非僅僅是說給金暉大聖一人聽。

    留下這句話,張若塵身形一動,徑直向功德總驛站閃掠而去。

    金暉大聖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一陣青,一陣白,他無論如何也沒想到,自己竟會敗在張若塵的手中。

    不朽中期境界的大聖,敗給聖王,註定會成為笑話,想來很快就會傳遍天庭界和地獄界。

    相應的,張若塵的聲名,將會更盛,影響將超過他在真龍島擊敗黑暗之子。

    “怎麼可能?張若塵竟然打敗了金暉大聖。”

    功德總驛站中,所有修士都變得目瞪口呆。

    如此結果,猶如做夢一般,顯得很不真實。

    那可是凝煉出了聖意的不朽中期大聖,且,有著君王戰器在手,怎麼會敗在聖王的手中?

    宸虎臉色劇變,顫聲道:“怎麼會這樣?時空傳人真的不可敵嗎?”

    刑淵的臉色,亦是變得凝重,以張若塵展現出來的恐怖實力,他簡直要懷疑,即便米迦勒大天使王出關,又能否鎮壓得住?

    “砰。”

    張若塵如天神降世一般,出現在功德總驛站中。

    一時間,功德總驛站中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向後倒退,大部分人眼中,更是流露出敬畏之色。

    刑淵和宸虎此刻則是顯得很慌亂,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畢竟,他們之前可是一直在鼓動金暉大聖對張若塵出手。

    但,張若塵卻根本沒有看他們一眼,分明是不屑一顧。

    這既讓刑淵和宸虎松了一口氣,同時也憤懣不已,以他們的身份和實力,竟然也有被人如此輕視的一天。

    寂空淵出現在張若塵的身邊,表情嚴肅,道:“神使,你這次雖然打敗了金暉大聖,但豔陽文明,必定不會囙此善罷甘休,無論如何,一定要確保金陽雙子王安然無恙。”

    “這是為何?”張若塵好奇問道。

    寂空淵道:“在豔陽文明的歷史上,曾出現過一對强大無比的雙子神靈,傳說中,他們都掌握奧義,活了多個紀元,最後,將自身葬入一處隱秘之地中,只將他們所使用的金烏古鼎留在外界。”

    “這對雙子神靈,擁有諸多寶物,豔陽文明一直都想得到,但很可惜的是,他們的葬地,唯有他們的血脈後裔,持金烏古鼎前去,才有望打開。”

    “只是這麼多年過去,他們的後代中,卻沒有出現血脈十分精純的,乃至於因為一些變故,這一族已經快要消亡。”

    “直到這一代,出現了金陽雙子王,他們的血脈很强,有著昔日雙子神靈年少時的風采,且得到了金烏古鼎的認可,故而,豔陽文明對他們極為重視,予以重點培養。”

    聞言,張若塵心中頓時明了,沒想到金陽雙子王,竟然還有著這樣的來歷。

    如果他真的殺死了金陽雙子王,且扣留了金烏古鼎,豔陽文明不抓狂,那才真叫奇怪。

    “經過這一戰,想來豔陽文明,應該會找上月神,倒是能够讓神使你省去許多的麻煩。”寂空淵補充道。

    張若塵心中一動,儘管他不想什麼事情,都麻煩月神,但如果這件事情,能有月神出面,的確要簡單許多。

    只是他也明白,這次的事情,恐怕沒那麼容易解决,畢竟,他殺死的是一座古文明的天子,且已經鬧得盡人皆知。

    若非如此,豔陽文明也不會派遣出巡天使者來對付他。

    再度與寂空淵聊了幾句,張若塵沒有繼續在功德總驛站中耽擱,徑直通過空間傳送陣,返回昆侖界。

    金暉大聖屹立於星空之中,眼睜睜看著張若塵離開,卻無力出手阻攔。

    他這次傷得很重,若非他修煉到大聖境,已有近千年時間,不朽聖軀只怕已經被打破。

    昆侖界東域,天魔嶺。

    兜兜轉轉,張若塵又重新回到了這片故土。

    因為洛水的緣故,天魔嶺變得很熱鬧,時常會有人來此尋覓機緣。

    張若塵沒有片刻停留,以最快速度,趕到了雲武郡國的王山。

    “什麼人敢擅闖王山?吃本座一拳。“

    隨著一道暴喝聲響起,一隻肥的像猪一樣的兔子,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了出來。

    這只兔子顯得氣勢洶洶,竟然人立而起,前腿如拳頭一般打出。

    張若塵眼神平靜,古井不波,很是隨意的扇出一巴掌。

    天地規則和天地元氣被調動,凝聚成一隻百丈大手,攜帶無匹的力量。

    “砰。”

    肥猪一般的兔子,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直接就被這只大手給扇飛了出去,整個嵌入一座石山之中。

    不得不說,張若塵將力量控制得極為精妙,要不然,別說是一座石山,就算是一顆小行星,多半都已經被撞得四分五裂。

    “咳咳,塵爺,我就和你開個玩笑,至於下手這麼重嗎?”兔子從石山中掙脫而出,眼中滿是幽怨之色。

    這只兔子,自然便是那貪吃的異種吞天兔,偷吃各種聖藥也就罷了,關鍵其竟然偷吃了七星神苓的一片葉子。

    每當想到這事兒,張若塵就有一種要被氣吐血的感覺,那可是神藥,舉世難尋,月神僅僅煉化一片葉子,都能恢復五成神力,價值不可估量。

    “竟敢對太子殿下不敬,真是活該。”

    魔猿出現,恭敬行禮道:“參見太子殿下。”

    張若塵的目光掃過吞天兔和魔猿,不禁暗暗點頭,一段時間不見,它們倆的修為,居然都已經達到九步聖王規則小天地之境,神藥倒是沒有白偷吃。

    以它們倆的體質,對付一般的規則大天地强者,應該不成問題,乃至於可以與道域境强者對抗一二。

    心念轉動,張若塵淡淡問道:“在我離開這段時間,可曾發生什麼事情?”

    “塵爺,你是不知道,在你離開後不久,就有人盯上了這裡,幸好有鍋鍋我在,不然王山就危險了。“吞天兔邀功道。

    魔猿白了吞天兔一眼,道:“太子殿下,別聽它瞎吹,的確是有人想要打王山的主意,但卻是洛水那位仙子出手,滅掉了數撥人馬,震懾住了各方。”

    聞言,張若塵心中頓時一動,不用想也知道,魔猿口中的洛水仙子,定然是天初仙子洛姬無疑。

    孔雀山莊一別,已經有一段時間,此次回到天魔嶺,他或許該去洛水見見天初仙子。

    洛水有著洛神留下的傳承,有著九曲天星,想來,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天初仙子應該不會離開。

    “太子殿下,師尊正在等您。”

    正當張若塵沉思的時候,魔猿的聲音再度響起。

    魔猿口中的師尊,不是別人,正是小黑。

    正因為拜了小黑為師,魔猿才能得到《大魔十重天》的傳授,一步步有了如今的成就。

    張若塵回過神來,道:“帶我去見它。”

    魔猿和吞天兔沒有遲疑,立刻在前帶路。

    按照張若塵的要求,小黑提前一步,趕到了王山,將世界門之匙隱匿起來。

    張若塵不止踏足過一處覺醒聖土,但卻沒有哪一處,能够與王山相比,這裡顯得極為神秘,充滿了神异,倒是一處收藏世界門之匙的好地方。

    有時張若塵都在懷疑,這裡會不會是一處覺醒神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