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不在的這段時間,王山有了很大的變化,內部空間更為開闊,天地聖氣更為濃郁,遍地都是聖藥。

    據吞天兔和魔猿所說,甚至有兩株十萬年古聖藥出世,不過,都在第一時間被它們采走,吃掉,進了五臟廟。

    以張若塵如今的修為實力,自然已經不在意十萬年古聖藥,若是有元會聖藥,還差不多。

    但,元會聖藥何等珍貴,又豈是隨隨便便能够得到,即便王山真的是一處覺醒神土,也很難在短時間內誕生出一株來。

    在吞天兔和魔猿的帶領下,張若塵進入到一座恢宏的煉器樓閣中,見到了正在發呆的小黑。

    “如何?王山可適合安置世界門之匙?”張若塵上前問道。

    小黑瞬間回過神來,十分興奮道:“這裡可真是一個好地方,經過本皇的仔細探查,這裡極有可能是一處覺醒神土,只不過還沒有完全復蘇,本皇懷疑,在折疊空間的最深處,有可能存在著一株神藥。”

    “這裡有神藥?”張若塵眼中露出异色。

    小黑道:“本皇只是懷疑,暫時還無法確定,要等折疊空間完全開啟後,才能够知道,還是先說世界門之匙的事情吧。“

    “你想利用世界門之匙,來構築一處修煉聖地,想法是不錯,但卻需要精密的佈置,確保萬無一失,你得為本皇提供充足的佈陣資料。“

    說到最後,小黑變得嚴肅起來,實在是世界門之匙關乎重大,不得不認真對待。

    一旦暴露出去,他們為此所做的努力,無疑會全都白費。

    “放心,只要你能夠佈置穩妥,需要多少資料,我都可以為你提供。“張若塵道。

    他得到了真龍島四比特霸主所收集的寶物,足有數億件,種類繁多,想怎麼揮霍都沒問題。

    主要是世界門之匙不能離開昆侖界,不能收進乾坤界中,要不然,根本就無須如此麻煩。

    第一時間,小黑將所需的資料,仔細的羅列了一份清單,交給張若塵。

    不由得,張若塵將得自真龍島四比特霸主的空間戒指取出,小黑所要的資料頗多,且大多都很珍貴,只能從這裡面去找。

    各種事情耽擱,以至於他都還沒能來得及清點所得到的寶物。

    寶物實在太多太雜,單單是大致清點一番,就耗費了不少時間,且有很多寶物,張若塵都不認得,還得讓小黑幫著辨認。

    “這是什麼東西?”

    一揮手,張若塵取出一物來。

    這是一塊巨大的岩石,粗看之下,並無什麼特別之處,可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在岩石表面,有著很多繁奧的紋絡,似天然生成。

    看到此物,小黑的眼睛頓時亮了,立刻撲上前去,目不轉睛的盯著巨石表面的紋絡看。

    片刻之後,小黑激動道:“好東西,竟然是神陣的基石,且保存得如此完好,張若塵,還有沒有?”

    聞言,張若塵不禁露出絲絲异色,當即再度取出八塊相同的巨石來。

    這些岩石,都是姆祖所收集的,也真虧它能够識得是寶物。

    “太好了,有了這九塊神陣基石,本皇就有把握,佈置出一座完美的迷天大陣來,任誰也感知不到世界門之匙的氣息。”小黑無比自信道。

    此事耽擱不得,拿到所需的資料,小黑便立刻忙碌起來。

    以小黑如今的陣法造詣,資料足够,佈陣的效率,可謂是極高。

    在這幾天,小黑發現,王山的地底深處,有著殘缺的古陣遺跡,宛如一座埋在泥土中的環形城牆。使用精神力探查,可以感受到它的宏偉壯麗,疑似古時留下的神陣。

    不過,古陣破碎得厲害,小黑和張若塵費了天大的力氣,才通過催動大地板塊的移動,讓其中一部分陣法遺跡,浮現到地面,佈置在王山入口的那一片天地。

    又花費了近十天時間,小黑才讓古陣重新恢復了運轉,雖然只修復了不到百分之一的陣紋,可也足以抵擋住九步聖王的攻擊。

    之後,小黑開始佈置封禁世界門之匙的陣法,既要保證世界門之匙不能遁走,不被任何人所發現,又要保證可以營造出極佳的修煉環境,無疑是一個大工程。

    好在聖明舊部中,也有著一些懂得陣法之人,可以為小黑分擔一部分。

    煉器樓閣內的一間修煉室中,張若塵靜靜的調息,補回與金暉大聖一戰,所消耗掉的元氣。

    忽然間,神使木杖主動飛出,綻放出璀璨的神光,月神的身影,憑空浮現而出。

    張若塵立刻醒轉過來,起身恭敬行禮,道:“參見月神。“

    “豔陽天子的事情,你應該給本座一個解釋吧?“月神清冷道。

    張若塵清晰的感受到了月神的不滿,卻依舊冷靜自處,道:“此事並非我所願,豔陽天子太過陰險歹毒,為了寶物,想要暗算我,之後更想奪舍我的肉身。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若犯我,我必斬他。”

    “那些古文明,沒有一個是好惹的,殺他們的天子,乃是天大的事情,會讓整個古文明派系為之震動。豔陽文明的老天主,是出了名的護短,此次親自趕到月神山,質問本座,要本座將你交出去,你說本座應該怎麼做?”月神那雙散發著神聖光輝的眼眸,凝視著張若塵。

    聞言,張若塵皺起眉頭,沒想到豔陽文明竟是如此強勢,天主那樣威震寰宇的存在,竟然親自出面找上月神,是打定主意要置他於死地嗎?

    表面上,張若塵仍舊很平靜,眼神卻充滿銳利之光,道:“此事因我而起,我會一力承擔,不會讓月神為難,更不會讓廣寒界受到牽連。”

    “但,我也絕不會任由豔陽文明拿捏,想要對付我,也得看他們是否有那個本事,並且金陽雙子王和金烏古鼎,會永遠消失。”

    張若塵現階段的確是無法與整個豔陽文明對抗,卻也不會受其威脅,真要鬧到不死不休的地步,他會讓豔陽文明後悔莫及。

    張若塵與月神四目相對,都不再說話,修煉室變得極為安靜,落針可聞,氣氛壓抑到了極點。

    良久之後,月神道:“在沒有足够强大的實力前,很多事情,都必須三思而後行,意氣用事,只會將自己毀掉,你要知道,本座並非每次都能够保住你。當然,對付天堂界派系例外。”

    “我明白。”張若塵點頭道。

    能屈能伸的道理,他當然懂,可有些事,卻是絕不能委屈了自身,不然,連心境都會出現破綻,還如何成大聖、成神?

    月神微微沉吟,道:“既然你有必殺他的理由,一切自然不同,該是本座去找豔陽文明興師問罪才對。本座神力已經完全恢復,正想找人切磋一番,豔陽天主倒是一個不錯的人選。將豔陽文明的修士都交給本座吧,有了這些籌碼,主動權將完全掌握在本座的手中。”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由一動,當初月神僅僅恢復五成神力,就能碾壓焱神、黑心魔主和二甲血祖,如今神力完全恢復,又能强大到何等地步?

    當然,對張若塵而言,月神實力越强大越好,在做很多事情的時候,他才能够沒有顧忌。

    心念轉動,張若塵連忙應道:“全憑月神做主。”

    “蠻劍大聖很快會去找你,你將豔陽文明的修士,交給他便是。”

    留下這句話,月神的身影,消失無蹤。

    張若塵將神使木杖收起,眼中浮現一抹淡淡的笑意,月神這座靠山,還是那麼一如既往的靠得住。

    僅僅過去三個時辰,蠻劍大聖的一道分身,便是降臨在雲武郡國境內。

    張若塵立刻迎了上去,笑道:“蠻劍大哥,恭喜啊,大難不死,修為又有精進。”

    當初,張若塵隨月神前往天庭界,便是在蠻劍大聖的聖域中修煉,蠻劍大聖對他十分照顧,更是自降身份,與他平輩論交。

    在月神山一戰的時候,蠻劍大聖曾被斬斷頭顱,卻依舊以無頭之身戰鬥,給張若塵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蠻劍大聖修煉不朽身軀已經上千年,生命力强大,被斬頭顱,還遠遠要不了他的性命。

    “若塵老弟,你在昆侖界所做的一些列事情,可真是讓大哥我驚訝啊,托你的福,我們廣寒界在天庭擁有了極佳的修煉環境。”蠻劍大聖拍了拍張若塵的肩膀道。

    張若塵道:“蠻劍大哥就不要取笑我了,這些事情,在神靈的眼中,不過都是小打小鬧。”

    “對了,月神要的人,都在這裡面,有勞蠻劍大哥帶回去。”

    說話間,張若塵將以一顆空間玲瓏球取了出來。

    蠻劍大聖伸手接過空間玲瓏球,道:“那我就先回去向月神覆命,等你去到紫羅天域時,我們再好好喝上幾杯。”

    “那到時候,蠻劍大哥你可得拿出最好的美酒來。”張若塵道。

    蠻劍大聖道:“放心,絕對虧待不了你。不過,若塵老弟,在功德戰場,一定要多加小心,昆侖界不比祖靈界,這裡的情况複雜無比,即便以你現在的實力,也絕不能有任何的疏忽大意。”

    “嗯,我會的。”張若塵點頭應道。

    再度叮囑了幾句後,蠻劍大聖的分身,不再耽擱,帶著空間玲瓏球,沖天而起,可謂是來得快,離開得也快。

    看著蠻劍大聖離開,張若塵在原地伫立了片刻,隨即向王山趕去。

    有月神去處理這件麻煩的事情,張若塵也就不再有什麼顧慮,可以安心的去閉關潛修一段時間,好好消化在真龍島上的所得。

    趁著張若塵先前調息恢復的時間,小黑已經選好了安置世界門之匙的地方,位於王山的深處,一座從折疊空間中顯露出來的山谷,十分隱秘,內部空間極大。

    這座山谷內的天地聖氣極為濃郁,地底有著一條龐大的聖脈存在,蘊育出諸多的聖藥。

    如果仔細感應,甚至於能够發現絲絲縷縷天地神氣的存在,而這也是小黑懷疑王山是覺醒神土的重要原因所在。

    短時間內,小黑已是做了一些佈置,以那些鐫刻有神陣紋的巨石為基礎,大致構築出一座九品陣法的框架,將世界門之匙封住,不散發出任何的氣息,但卻能够讓山谷中的天地規則和天地聖氣,都變得十分活躍,可以讓修煉變得事半功倍。

    雖然還未全部佈置完成,可這座山谷已經初步具備輔助修煉的作用,所以,張若塵將吞天兔、魔猿和近百位女聖,全部召集起來,同時從乾坤界中,放出諸多聖明舊部。

    在真龍島得到大量的修煉資源,自然是要利用起來,多培養出一些强者來。

    未來的戰爭,會越發的殘酷,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張若塵希望身邊的人,都能擁有自保之力,畢竟,他未必能够一直庇護他們。

    “又能借助日晷的力量修煉,這次鍋鍋我一定要突破至規則大天地,不,是要修成道域。”吞天兔顯得極為興奮。

    其他人亦是很期待,有充足的時間和資源,只要本身根骨資質不算太差,修為實力都必然會有極大的提升。

    日晷開啟,時間的力量,將方圓兩百丈覆蓋,除了小黑要繼續佈置陣法外,其他人盡皆開始閉關潛修。

    沒用太長時間,張若塵將自身狀態,調整至了最佳,不由將那顆蘊含煵靈龍火的王品聖丹,給取了出來。

    此次閉關,張若塵主要有兩個目的,其一是煉化這顆王品聖丹,其二則是要將焱神腿中的百萬道神之規則,全部煉化。

    一旦將這百萬道神之規則全部煉化,焱神腿所能發揮出來的威力,必定會極為驚人,可以成為張若塵的一大底牌。

    到達那一步,就算遇到不朽後期的大聖,張若塵又有信心與其抗衡。

    到達那一步,也是張若塵著手開始準備去挑戰天庭地獄大聖之下的第一强者閻無神的時候。

    這是每一位聖王,都夢寐以求想要去做的事!

    只要能够擊敗閻無神,便是捍衛了昆侖界的尊嚴,也是向整個宇宙宣告——昆侖有一個張若塵。

    大帝之路,由擊敗閻無神開始。

    當然,無論是煉化王品聖丹,還是煉化神之規則,都明顯不是容易的事情,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

    除此之外,張若塵自然也會繼續提升修為,將自身主修的幾種聖道,都提升到更高層次。

    有著六大聖相,這是張若塵的巨大優勢,可以一心六用,同時做六件不同的事情。

    “如果能讓淨滅神火蛻變為帝焰,對我鑄造不朽聖軀,將會有極大的幫助,掌控焱神腿的力量,也會變得輕鬆許多。”張若塵心中想道。

    懷着滿心的期待,張若塵將王品聖丹放入了口中。

    王品聖丹的藥力驚人,就算是大聖煉化,都需要小心翼翼,尋常聖王,根本就不敢觸碰。

    當張若塵全身心投入閉關潛修時,外界卻是變得極為熱鬧,他已經成為天庭界和地獄界關注的焦點。

    沒辦法,張若塵先是在真龍島,擊敗黑暗神殿萬年難遇的奇才——黑暗之子,後又在功德總驛站外,擊敗了不朽中期境界的金暉大聖,想不引人注目都難。

    對張若塵沒有惡感的人,自是拍手稱快,很多年輕一輩的修士,更是將他視為崇拜的對象。

    而那些敵視張若塵的人,則是恨得牙癢癢,越發的想要將他給除掉。

    昆侖界本土的修士,心緒則是很複雜,張若塵斬殺地獄界諸多强者,他們當然很高興,可一想到張若塵已經不屬於昆侖界一員,又讓他們十分惋惜。

    “誰能想到,這般短時間內,張若塵竟然會成長到如此地步,他的崛起,已經沒人能够阻擋,或許很快他就能與閻無神相比肩。”

    “張若塵是很强,能擊敗不朽中期的大聖,可想要與閻無神相比,卻還差了很多,天庭界和地獄界的天才無數,但閻無神卻只有一個,也只有他,才能讓天宮四大天王頭疼。”

    “閻無神喜怒無常,最近一段時間,在昆侖界大肆殺戮,以一己之力,屠戮西域十五郡,億萬生靈遭劫,屍橫遍野,怨氣沖霄,宛如人間煉獄。”

    “閻無神已經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在此之前,他曾將三座大世界中的生靈,全部屠戮殆盡,論殺生數量,恐怕沒人能與他相比。”

    “我相信,閻無神應該很快就會找上張若塵,張若塵絕對是一個够分量的對手。也不知道這位時空傳人,到時候,是否還能够延續不敗的神話。”

    ……

    各方修士議論紛紛,焦點皆是放在張若塵和閻無神的身上,只因他們倆最近都做了了不得的大事。

    也囙此,很多人都在期待張若塵與閻無神一戰,至於懷着怎樣的心思,便不好說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