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聖山之外,環繞著一條寬闊的河流,奔騰不息,濃郁的天地聖氣升騰,形成雪白的霧氣,看上去白茫茫一片,如夢似幻。

    在聖院中,這條河被稱為聖河,與聖山齊名,十分的神秘,自昆侖界復蘇以來,幾乎每天都會誕生出年份極長的聖藥來,甚至還誕生過十萬年古聖藥。

    一名儒雅的青衣文士,立身於河畔,整個人竟是與河流的律動,完全相契合,渾然一體。

    張若塵憑空出現在青衣文士的身後,拱手道:“見過洛院主。”

    一直以來,張若塵對於洛虛,都是十分的感激和敬重,即便他現在已經比洛虛更為强大,仍舊不曾改變。

    親眼看到洛虛安然無恙,張若塵也終於是放下心來。

    他能够感知得到,洛虛身上籠罩著一股神秘的氣息,竟是連他都無法看透。

    雖不知洛虛在被摩羅大親王重傷後,究竟去了何處,但以張若塵猜測,他多半是得到了不凡的機緣,變得越發的高深莫測。

    洛虛轉過身來,目光注視張若塵,道:“多謝。”

    “楚前輩對我有恩,他的事,我豈能坐視不理?”張若塵道。

    洛虛歎息道:“楚思遠太過固執,為了儒道的氣節,以生命守護聖道古茶樹,可惜,我的實力不濟,沒能將他救下,眼睜睜看著他被那摩羅大親王割下全身血肉,聖血染紅聖道古茶樹。”

    即便已經過去很長時間,可那血淋淋的畫面,仍舊在他的腦中,揮之不去,如同發生在昨日。

    “洛院主不必自責,楚前輩以身殉道,可歌可泣,我們所需要做的,便是完成他的意願,將聖道古茶樹從羅刹族手中奪回來。”張若塵道。

    洛虛點頭:“聖道古茶樹對於儒道有著巨大的意義,若能奪回,整個儒道,都將欠你一份大人情。”

    說實話,洛虛心中對張若塵頗為佩服,在此之前,他根本不敢想奪回聖道古茶樹這件事情。

    畢竟,聖道古茶樹非同小可,既然落入了羅刹族那些神靈的手中,幾乎是沒可能再交還回來。

    可張若塵卻擒住了羅刹族地位尊崇的公主,讓羅刹族不得不選擇妥協。

    張若塵倒是不在意什麼儒道的人情,他只是遵從自己的內心行事,但求無愧於心。

    既然已經與洛虛會面,張若塵也就不再耽擱,直接讓羅乷向羅刹族那邊傳訊,儘早進行交換。

    沒用太長時間,雙方便達成共識,决定三天后,在東域聖城附近的紫雲山,一手交人,一手交聖道古茶樹。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張若塵將小黑從王山召了過來。

    他的實力是很强,單打獨鬥,大聖之下,他無懼任何人,可這次要面對的卻是羅刹族,而非是某一個人。

    地獄十族,雖然有至高一族、上三族、中三族、下三族的劃分。但是,種族越高,族人越少。

    種族越低,族人越多。

    囙此,各族的整體實力,其實大致相當。至少,神境之下的實力,可以說是沒有絕對的領先,也沒有絕對的弱小。

    既然冥族,都能有諸多强者存在,羅刹族自然也不會差。

    若非如此,地獄界又豈能同時對抗天庭萬界?

    涉及到羅刹公主和聖道古茶樹,羅刹族必然極為重視,不知會派遣出多少强者前來?

    當張若塵和洛虛為交換聖道古茶樹做準備的時候,張若塵立下禁令的消息,便是像風一般,快速傳遍了整個東域聖城,引發軒然大波。

    外來的修士,自然都不願遵守這一條禁令,衝突也就在所難免。

    但,在青天聖龍出手,鎮壓了十餘尊頂尖的九步聖王后,各方修士都安靜了下來,不敢再貿然去挑戰張若塵的威嚴。

    也囙此,每天進入東域聖城的修士數量,大幅减少,畢竟,很多人都顧及顏面,不願意繳納一萬塊聖石的入城費。

    而但凡身在東域聖城的外來修士,都不再輕易出城,避免再來時,被擋在聖城之外。

    最讓各方修士不滿的是,青天聖龍不但坐鎮八大渡口,還進入東域聖城奪取機緣,一連奪走了兩株十萬年古聖藥。

    另外,地獄界一方潜伏在東域聖城的强者,盡皆選擇了蟄伏,不敢再隨意露面。

    有張若塵這位可怕的時空傳人在,他們只要顯露出踪迹,恐怕就會無所遁形。

    聖院之外,一道高挑曼妙的身影,緩緩從一片黑暗中走出,身著緊身的黑衣,將凹凸有致的好身材,完全展露出來。

    她不是別人,正是擁有黑暗之體的韓湫。

    就在這時,空間出現細微的波動,張若塵的身影,憑空出現在韓湫的面前。

    “殿下,你終於捨得召喚我了,我還以為你把我給忘了呢!“韓湫眼神中,帶有一道幽怨的神色。

    張若塵正色道:“我召喚你來,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讓你去做。“

    “殿下想要殺誰?”韓湫道。

    她現在乃是死神殿的邊緣殺手,一直都在執行各種刺殺任務,也囙此得以吞噬掉許多强者的精氣和聖道規則,修為實力提升得極快。

    黑暗之道最擅長的便是吞噬、掠奪,將別人的聖道規則,轉化為自身的,修煉速度可說是超乎想像。

    張若塵道:“這次不是殺人,而是要你坐鎮東域聖城,綜合那些想要投靠於我的修士,我相信,此事對你而言,並不困難。”

    自從他來到東域聖城,便連續有著昆侖界本土修士,找上青天聖龍,想要投入到他的麾下。

    這其實並不奇怪,如今的昆侖界,風雨飄搖,很多人都過著朝不保夕的生活,自然很想找一個强大的靠山。

    而張若塵如今也已經意識到,想要與地獄界對抗,絕不能只靠某一個人,而是要將各種力量凝聚起來。

    既然有人想要投靠,張若塵也就生出了要培養强者的念頭,反正他在真龍島得到了大量的修煉資源,正好可以利用起來。

    但,他現在明顯沒有時間,去管這些事情,所以才將韓湫召喚回來。

    韓湫有實力,有手段,有野心,是最好的人選。

    聞言,韓湫心中不由一動,道:“殿下是打算在東域聖城培養一股勢力嗎?哏哏,有意思,此事交給我便是。”

    很顯然,對於做這件事情,韓湫顯得極有興趣。

    對她而言,這著實是大好的機會,或許能讓她更快達到成為聖明皇室一員的目標。

    一翻手,張若塵取出一枚空間戒指,道:“這裡面裝的修煉資源,都很珍貴,如何使用,你自己决定。”

    韓湫立刻伸手接過,她正想說,組建勢力,消耗會極大,沒想到張若塵卻是早已準備好。

    緊接著,張若塵取出一件器物來,一尊僅有拳頭大的黑色聖鐘,正是從黑暗之子手中奪來的那件蘊含黑暗神力的神遺古器。

    看到黑暗聖鐘,韓湫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體內的黑暗之力,不由自主的釋放而出。

    “殿下,這……”韓湫目光熱切的看向張若塵。

    張若塵道:“此物出自黑暗神殿,你若能煉化,我便將它賜予你。”

    聞言,韓湫不由大喜,立刻調動體內的黑暗規則,與黑暗之力一起,纏繞向黑暗聖鐘。

    韓湫雖擁有黑暗之體,可因為沒法進入黑暗神殿,只能靠自身去摸索黑暗之道,想要有大的成就,可謂是極難。

    如今,一件蘊含黑暗之道的神遺古器出現,無疑是讓韓湫看到了曙光,無論如何,也要把握住這個機會。

    裡面說不定蘊含有,黑暗神靈殘留的知識。

    “嗡。”

    黑暗聖鐘輕微震動起來,一道道黑暗秘紋清晰浮現而出,竟是主動向韓湫飛了過去。

    見狀,張若塵不由暗暗點頭,如他所料,韓湫作為黑暗掌控者,果然是能够得到黑暗聖鐘的認可。

    毋庸置疑,煉製黑暗聖鐘的那位黑暗神殿巨擘,本身也必定是黑暗掌控者,而非僅僅是黑暗修煉者。

    沒用太長時間,黑暗聖鐘沒入韓湫的眉心之中,已然是完成初步的祭煉。

    “多謝殿下。”韓湫認真道謝。

    擁有一件强大的神遺古器,她的實力,將會暴漲,黑暗之道的運用,也會變得更加得心應手。

    張若塵道:“我說過,只要你好好為我做事,你將會得到你所想要的一切。”

    留下這句話,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從原地消失無蹤。

    “包括太子妃?或者是聖明皇后嗎?切,走的真快。”

    韓湫嘴角微微上揚,眼中浮現出一抹特別的笑意,她相信到最後,陪伴在張若塵身邊的女人,必定會是她。

    三天時間,轉瞬即逝。

    張若塵與洛虛悄然離開東域聖城,並未驚動任何人,徑直來到紫雲山。

    紫雲山終年被紫色的雲氣所籠罩,囙此而得名,佔據方圓數千裏地,其中生存了不少的蠻獸。

    “張若塵,你終於來了!”

    伴隨著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一道十分高大的身影,緩緩從濃郁的雲氣中走出。

    其身高超過三丈,標準的羅刹形態,不同於尋常羅刹的是,其背後的骨翼,竟是鮮紅之色,猶如被鮮血染紅的一般。

    一道道血紅色的氣流,環繞在這名羅刹的身周,使得周圍的空間,都出現了輕微的扭曲。

    “竟然是血翼大親王前來。“洛虛的眼神微微一凝。

    血翼大親王與生俱來,擁有一對極為特殊的血色骨翼,極其堅硬,且具有驚人的鋒芒,可斬斷聖器,不知殺戮過多少生靈。

    在羅刹族中,血翼大親王屬於大聖之下,最為頂尖的强者之一,比摩羅大親王更强。

    論凶戾程度,血翼大親王絲毫不在閻無神之下,曾將多座功德局部戰場,屠戮一空。

    張若塵亦是在觀察著血翼大親王,感受到其身上散發出來的滔天煞氣,心中不禁生出强烈的厭惡之感。

    血翼大親王注視著張若塵,絲毫不掩飾自身的殺機,道:“交出公主殿下。”

    “只要我見到聖道古茶樹,自然會放她出來。”張若塵淡淡道。

    血翼大親王眼神越發冰冷,他們羅刹族,還從未被人像這般要脅過。

    但他並未發作,因為他所得到的命令,是必須要將羅乷安然無恙的帶回地獄界。

    凝視了張若塵片刻,血翼大親王取出一隻明黃色的聖盒。

    聖盒是空間寶物,緩緩打開,一株高達萬丈的茶樹,宛如具有靈性和智慧一樣,從盒中,主動飛出來。

    剛剛落到昆侖界的地面,它的樹根,便是如同虯龍一般,向泥土深處鑽。

    重返故土,再也不願離開。

    樹上的茶葉,全部都被摘走,光禿禿的,可卻散發出濃烈的生命氣息和浩然之氣,猶如一比特儒道聖賢的化身。

    這便是儒祖親手栽種的聖道古茶樹,已經生長了千百萬年,始終保持著旺盛的生機。

    在樹幹上、樹枝上,都天然的長出一個個玄妙莫測的文字,像是記載了宇宙中最偉大的道則。

    在神靈的眼中,聖道古茶樹的價值無量,千百萬年孕育的種種玄妙,能够幫助他們參悟至高的神靈之道。

    血翼大親王道:“聖道古茶樹在此,放出公主殿下。”

    張若塵沒有說話,翻手取出一顆空間玲瓏球,繼而將被困在其中的羅乷放了出來。

    羅乷身上看似沒有任何的束縛,可她的所有力量,包括精神力在內,卻是都已經被完全封禁住,變得與普通人沒什麼區別。

    看到血翼大親王,羅乷的眼中,不由浮現出怨惱的神色。

    羅乷向來驕傲,任何事情都能運籌帷幄,卻沒想到,這次竟然落在張若塵手中,需要族內派遣强者拿寶物進行交換,心中自然很不爽快。

    血翼大親王看到羅乷那美麗無雙的高貴身姿,眼中露出殷勤的神色,催促道:“立即交換,本座不想在這裡和你浪費時間。”

    張若塵並未作出回應,而是轉頭看向洛虛。

    洛虛立刻會意,取出一隻長條形的木匣,從裡面取出一幅畫卷,緩緩打開。

    《萬家燈火圖》的卷身極長,以洛虛現在的修為實力,僅僅只能够打開十米。

    事實上,即便是絕頂大聖,也難以將整幅《萬家燈火圖》完全打開。

    雖然只打開了十米,可仍舊有著一股震懾人心的古老氣息,從畫卷中散發出來,讓人感覺仿佛回到了茹毛飲血的遠古時代。

    和《七生七死圖》一樣,《萬家燈火圖》亦是畫宗的鎮宗之寶,完全能够探查出聖道古茶樹,是否存在問題。

    受到聖氣的催動,一粒粒光點,從畫卷中飛出,化作萬千燈火,似要將所有的黑暗驅散。

    看到洛虛的舉動,血翼大親王不禁微微皺眉,但,沒有出手封锁。

    “嘩啦啦。“

    與《萬家燈火圖》產生共鳴,聖道古茶樹的樹枝晃動,灑落下晶瑩的聖輝。

    見狀,洛虛的臉上不由露出一抹淡笑,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氣。

    他是真的有些擔心,羅刹族做手脚,無論如何,都不希望這最後一株聖道古茶樹,出現任何差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