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嘩——”

    韓湫的手腕扭動了一下,隨即一縷黑暗力量從掌心湧出,隱隱間,可以看見一柄聖劍被包裹在黑暗力量的內部。

    身形一閃,韓湫如同鬼魅一般,飛掠到黃煙塵的身前,一劍揮斬了過去。

    黃煙塵沒有躲閃,一雙寶藍色的眼眸,一眼不眨的盯著張若塵。

    眼看黃煙塵就被死在韓湫的劍下,站在一旁的滄瀾武聖,眼神一凜,抓住焚天劍的劍柄,拖出一道長長的火焰劍光。

    滄瀾武聖的雙手抓住劍柄,猛然揮劍劈了出去,與韓湫手中的聖劍碰撞在一起。

    嘭的一聲。

    焚天劍上,仿佛是有一片赤紅色的火雲噴薄而出,打得韓湫倒飛了回去。

    黃煙塵那修長而雪白的頸部,則是出現一道淺淺的血痕,有著一滴鮮血流淌出來。那是,韓湫手中的聖劍釋放出的劍氣,造成的傷痕。

    可以說,滄瀾武聖出手哪怕慢了一個刹那,恐怕黃煙塵已經人頭落地。

    滄瀾武聖站在黃煙塵的身前,雙手提劍,沉聲道:“張若塵,你還是我當初認識的那個有情有義的張若塵嗎?滅淩霄天王府,毀火族,登無頂山,我只當你心中有怒,有恨,有信念,就算有成千上萬的無辜人類因你而死,我也懶得說那些大義凜然的話,反正這世上根本就沒有什麼絕對的對和錯。活著,最重要。弱肉强食,才是真理。”

    “但是,黃煙塵可是你的結髮妻子,一年前,在紫微宮外,若不是她拼命護著你,你都已經死在女皇手中。否則,你以為女皇會放你這個聖明皇太子離開?你以為,聖明舊部有多少家底,女皇會不知道?你現在卻要殺她,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張若塵淡淡的道:“我的事,你最好不要管。”

    “你……”

    滄瀾武聖瞪大一雙秀目,露出兩排雪白的牙齒。

    黃煙塵重新走到了張若塵的對面,整個人的氣質都變得有些不一樣,眼神變得無比銳利,道:“滄瀾姐姐,這是我與他的恩怨,你就不要插手進來。”

    韓湫陰沉的一笑:“好啊!真是好,上一次在青龍墟界,敗給了你,我可是痛定思痛。這一次,恐怕你就沒那麼好運了!”

    韓湫的身形分解而開,化為一個直徑十丈的黑洞,隨即,一股强大的吞噬力量,從黑洞的內部爆發出來。

    六比特距離韓湫很近的魔教修士,觸不及防之下,被吞噬力量拉扯到黑洞的周圍。他們的嘴裡發出慘叫聲,拼命的掙扎,想要逃離出去。

    “嘭嘭。”

    六比特魔教修士的身體,全部都爆碎而開,化為了齏粉。

    “這是……黑暗之力……快退……”

    別的那些修士全都嚇了一跳,紛紛向遠處退去,生怕被拉扯到黑洞裡面。

    護龍閣的成員之中,一比特儒道聖王,將一本聖書扔了出去。

    頓時,有著數十萬個文字從聖書中飛出來,形成一座直徑百丈的文字領域,將韓湫和黃煙塵籠罩在了領域的內部。

    很顯然,那位儒道聖王是不希望二人的戰鬥,波及到外面的修士。

    聖書才女看著懸浮在廣場中心的數十萬個文字,又向那位戴著星空面具的儒道聖王盯了一眼,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滄瀾武聖退到聖書才女的身旁,依舊十分惱怒,道:“張若塵的變化,怎麼會這麼大?”

    “得到了一些東西,就意味著將會失去一些東西。失去了一些東西,也就意味著得到了一些東西。”聖書才女說道。

    滄瀾武聖道:“你在說什麼?”

    “沒什麼。就是要告訴你,每個人都會變,有的是因為環境,有的是因為時間,有的是因為迫不得已。”聖書才女說道。

    “你們儒道的修士就是矯情,總喜歡打啞謎,說一半藏一半,有意思嗎?”

    滄瀾武聖懶得與聖書才女繼續說下去,繼續關注文字領域內部的戰鬥,眼睛微微的一眯,道:“張若塵身邊的那個女子好厲害,竟然可以和黃煙塵戰得不分上下。如此實力,早就應該與九大界子一樣名動天下,以前怎麼沒有聽說過她?”

    聖書才女點了點頭,道:“大成的暗黑之體,又修煉黑暗之道。在同境界,九大界子之中,只有雪無夜和立地能够勝她一籌。而且,無論是黑暗之體,還是黑暗之道,都是境界越高,爆發出來的實力越是强大。將來,達到聖王境界,雪無夜和立地在聖道規則上面,若是沒有進一步的建樹,恐怕未必勝得了她。”

    只是頃刻之間,文字領域的內部,韓湫和黃煙塵已經交手一百多招,打得那數十萬個用來定住空間的文字都在顫抖。

    一年前,九大界子和張若塵交手的時候,全部都得到女皇的神力灌輸,在那一刻,修為全部都突破到徹地境。

    經過整整一年的修煉,黃煙塵的修為,在不久之前,已經突破到通天境。

    韓湫的修為,則是還停留在徹地境的巔峰。

    當然,神靈的力量,也就只能幫助修士,以最快的速度,達到徹地境。因為,從通天境開始,聖者的修煉,更多的將會是聖道規則的修煉,就算是神,也無法給予太大的幫助。

    “你的實力,倒是讓我有些刮目相看,竟然可以與我戰這麼久。看來,你投靠女皇,真的是得到了不少好處。”韓湫冷笑一聲。

    韓湫修煉速度如此之快,那是因為,她修煉的黑暗之道,可以吞噬別的修士的修為,轉換為自己的力量。

    這一點,就連張若塵都比不了!

    囙此,韓湫根本不相信,黃煙塵憑自己的實力,修煉速度能够和她相提並論。

    黃煙塵沉默不語,調動體內的聖氣,源源不斷注入進混元劍。劍體上,散發出萬丈銀光,拖出一道數十米長的劍氣,由上而下劈斬了過去。

    韓湫沒有硬接這一擊,向左橫移出去。

    即便她的速度快如閃電,卻還是被斬下了一縷長髮。

    “找死。”

    韓湫離地飛起,雙手同時向前一點:“亡靈鬼煞聽我召喚,陰間之門,打開。”

    在她的手指的指尖,有著一道道黑暗規則凝聚成的鎖鏈,穿透了空間,與陰間連接在一起。

    頓時,一座幽深的鬼門,緩緩的打開。

    鬼門中,響起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吼聲,隨即,便是有著一尊身穿破爛龍袍的屍王,從裡面沖出來。

    那尊屍王的屍身十分腐爛,臉部和胸口的骨頭都顯露出來,骨頭上,逸散出冰寒的死亡之氣。

    “大成的黑暗之體果然厲害,居然可以從陰間,召喚出屍王。”

    “那只屍王的戰力,足以和通天境的聖者叫板。”

    “黃煙塵可不是一般的通天境修士,以她的實力,在同境界,完全一個人打一群。一尊通天境的屍王,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

    韓湫的嘴角微微一勾,調動更多的黑暗規則,注入進鬼門。

    頓時,又有一連四尊屍王和五尊鬼王,從鬼門從沖出來。

    如此一來,就是五尊屍王和五尊鬼王,它們每一個的實力,都是堪比通天境的修士。相當於是十尊通天境的修士,同時向黃煙塵發起攻擊。

    看到這一幕,所有修士全部都搖頭,在同境界,十打一,根本就是碾壓,黃煙塵必輸無疑。

    聖書才女也是屏住呼吸,緊緊的盯著文字領域內部的戰鬥,見到黃煙塵竟然能够在五尊屍王和五尊鬼王的圍攻之下支撐下來,才是略微松了一口氣。

    聖書才女問道:“一年前,混沌軍主和兵部舉辦戰神擂臺的時候,萬兆億在同境界,能够以一敵幾?”

    “十九。”

    “你呢?”聖書才女又道。

    滄瀾武聖沉默了片刻,道:“九。”

    頓了頓,滄瀾武聖又道:“戰神擂臺有很大的局限性,我的速度優勢根本發揮出來,若是在廣闊的戰場上,九個同境界的修士,根本不够我殺。”

    聖書才女笑了笑,道:“若是在廣闊的戰場上,以萬兆億的戰鬥經驗,也不止打十九個那麼簡單。不過,真正的生死大戰,比擂臺上的變數太多得多。萬一敵方的聖者最開始就準備自爆聖源,那麼,就算是張若塵在同境界也打不了十九個。”

    滄瀾武聖道:“你認為張若塵比我哥那個狂徒還要强大?你到底知不知道以一人之力,同時和十九比特真聖交鋒,到底是什麼概念?當時那震撼人心的畫面,我反正是已經心服口服。再說,兵部排名第二的那位也是絕世奇才,在武道四境不止達到一次無上極境,也擁有無敵的體制,可是,卻僅僅只是打了十二個而已。而且,境界越高,想要以一敵多也就越難。”

    聖書才女沒有與滄瀾武聖爭執,只是含笑說道:“萬兆億在真聖境界,能够同時對抗十九比特真聖,的確是相當厲害。在他的那個時代,已經無敵。”

    文字領域裡面,黃煙塵在五尊鬼王和五尊屍王的圍攻之下,支撐了一刻鐘,雖然沒有敗,可是,身上卻留下十多道血痕,傷得極重,仿佛隨時都會被打死。

    “歸一劍訣。”

    黃煙塵咬緊貝齒,以血淋淋的雙手抓住劍柄,體內的聖氣源源不斷注入進混元劍,頓時,劍體上,釋放出一股浩浩蕩蕩的毀滅劍氣。

    這一劍,抽空了她體內所有的聖氣。

    輸贏就在這一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