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黃煙塵一劍揮出,一道奪目劍氣,以極快的速度飛了出去,將三尊屍王和二尊鬼王斬斷成了兩截,撕裂開一道口子。

    黃煙塵沖了出去,一劍刺向韓湫的眉心。

    此刻,韓湫的全部力量都在掌控屍王和鬼王,似乎根本無法避閃黃煙塵的這一劍。

    可是,看著越來越近的劍光,韓湫卻是詭異的一笑。

    “唰。”

    從韓湫的體內,飛出一道與她長得一模一樣的黑暗虛影,向前跨出一步,一掌擊在黃煙塵的胸口。

    黃煙塵渾身一顫,嘴裡吐出鮮血,猶如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

    那道黑暗虛影,重新飛進韓湫的體內。

    韓湫不再掌控屍王和鬼王,提著聖劍急速沖到黃煙塵的身前,長劍一揮,劍鋒便是抵在黃煙塵的頸部,譏誚的一笑:“我的黑暗分身力量,與本尊比起來,也不差多少吧?”

    黃煙塵站在廣場上,渾身都在滴血,閉上雙眸,道:“要殺就殺,何必那麼多廢話?”

    韓湫的眼眸一抬,有些得意的對著張若塵一笑,道:“太子殿下,還是你說,到底殺不殺?”

    聖木峰頂,一雙雙眼睛都向張若塵盯了過去。

    此刻,就算是朝廷之中的天王,也不敢輕易出手。因為,萬一營救失敗,黃煙塵必定會被韓湫殺死,誰都擔不起這個責任。

    可以說,黃煙塵的性命,現在就掌握在張若塵一個人的手中。

    木靈希抓住張若塵的手腕,攔到了張若塵的身前,使勁搖頭,道:“不要,千萬不能殺塵姐。”

    木靈希擔心張若塵將來會後悔,一個人若是後悔,必定是肝腸寸斷,生不如死。她不願意看到張若塵做出追悔莫及的事。

    “殺什麼,殺什麼殺,還有沒有將本皇放在眼裡?本皇都沒有說話,誰敢動劍殺人?”

    一隻貓頭不死鳥,從人群中擠了出來。

    它的身軀十分胖圓,展開一對羽翼,扭著碩大的屁股,威風凜凜的向韓湫和黃烟塵走了過去。

    貓頭不死鳥瞪大一雙猫眼,對著韓湫大吼一聲:“聽不懂本皇的話嗎?趕緊將劍放下,信不信本皇打得你哭爹喊娘。”

    說話之間,貓頭不死鳥便是伸出一隻羽翼,將韓湫手中的劍,打到了一邊。

    韓湫本來是想趁著今天這個絕佳機會,一舉除掉黃煙塵,讓張若塵徹底斷了念想。卻沒想到,半路殺出一隻不猫不鳥的怪物。

    “哪裡來的貓頭鷹,竟敢插手我的事,你是不想活了嗎?”

    韓湫的眼中,湧出濃烈的殺氣,揮動聖劍,拖出一道劍芒,一劍劈在貓頭不死鳥的頭部。

    “嘭。”

    這一劍,沒有傷到貓頭不死鳥的一根羽毛,反而冒出了一大片火花。

    韓湫只感覺手臂被震得發麻,連忙收回了聖劍,再次盯向貓頭不死鳥,眼神變得有些驚疑不定。

    貓頭不死鳥相當嘚瑟,笑了一聲:“本皇就站在這裡,你傷得了本皇一根毛嗎?”

    “哼!”

    韓湫調動黑暗之力,有著數十道黑色的極邪力量,從眉心湧出,彙聚到左手的手臂,隨後,一掌打在貓頭不死鳥的腹部。

    黑暗之力,有著多種内容,既可以吞噬,也可以腐蝕,還代表著死亡。

    然而,韓湫的手掌,剛剛印在貓頭不死鳥的腹部,卻發現,貓頭不死鳥腹部的羽毛竟然冒出一道道火焰,化為了火羽。

    就算是黑暗之力,竟然無法侵入進它的身體。

    貓頭不死鳥渾身抖動了一下,震得韓湫倒退了回去,隨即,大笑一聲:“本皇天下無敵,就憑你,也想傷到本皇?”

    周圍的那些修士,也都嘖嘖稱奇,感到不可思議。

    黃煙塵疑惑的盯著站在她身前的那只貓頭不死鳥,總感覺它有些熟悉,說話和行為,都與小黑太像。

    可是,它和小黑身上的氣息,卻完全不同。

    而且,一個是猫,一個是貓頭鷹。

    黃煙塵的腦海中,響起小黑的聲音:“今天,張若塵擺明是不殺秋雨誓不甘休。別的那些人都不敢站出來說話,你居然出來保秋雨,到底是不是傻?”

    黃煙塵終於可以確定,眼前這只貓頭不死鳥,就是小黑。

    她道:“女皇離開之前交代,秋雨是昆侖界的天地靈根,也是昆侖界未來的希望。張若塵殺了他,女皇回來,張若塵就必死無疑,我根本沒有選擇。”

    “算了,此事,你就不要管了,本皇來解决。”

    小黑的聲音,再次在黃煙塵的腦海中響起。

    隨即,小黑的目光,向秋雨盯過去,道:“那棵樹,過來,過來。”

    秋雨的眼神冷冽,沒有理會小黑,而是將目光盯向黃煙塵,道:“界子大人,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對張若塵餘情未了,昨天,是你下令朝廷的修士不得出手對付聖明逆賊,要不然,聖明逆賊也不至於狂妄到如此地步。本公子得提醒你一句,千萬別忘了女皇臨走時候留下的神諭。違逆神靈的下場,你應該比誰都清楚。”

    小黑展開一對羽翼,風風火火的向著秋雨撲了過去,猶如一隻長著貓頭的黑色大鹅,叫道:“竟敢無視本皇,本皇打不死你。”

    秋雨露出一道不屑的眼神,身形一晃,以著比至聖還快的速度,輕輕鬆松就避開小黑的飛撲。

    小黑沒有撲到秋雨,卻是撲在秋雨後方的一比特火族聖祖身上。

    “嘭嘭。”

    那位火族聖祖一連打出十七道手印,擊在小黑的胸口。下一刻,小黑猶如一發炮彈一樣,倒飛了出去,撞入進金步龍輦裡面。

    就在小黑倒飛出去的時候,張若塵卻是提起沉淵古劍,施展出空間挪移,消失在木靈希的身旁。

    下一刻,張若塵出現在秋雨的頭頂上方,雙手捏劍,猛然劈斬了下去。

    就算秋雨的速度再快,也快不過空間挪移,面對張若塵的這一劍,他根本就沒辦法閃避。

    “轟隆。”

    張若塵一劍劈斬下去,與秋雨的兩隻手臂碰撞在一起,爆發出一股無比强大的力量,壓得廣場上的石板不斷碎裂,向下凹陷。

    秋雨的雙臂和雙手,戴著兩塊護臂和兩隻拳套,竟是擋住了沉淵古劍。

    滄瀾武聖有些吃驚,道:“火神鎧甲。”

    聖書才女也是有些意外,道:“的確是火神鎧甲,不過,不是完整的火神鎧甲,只有護臂和拳套。”

    “當初,我讓女皇賞賜給我一隻火神護臂,她都沒有答應。”滄瀾武聖道。

    聖書才女笑道:“秋雨可是真神之體,天地靈根,昆侖界未來的希望,女皇對他的重視程度,肯定不一樣。”

    滄瀾武聖有些不悅,道:“真神之體又如何?他的修為,比張若塵還要高出一大截,而且又有火神鎧甲的加持,卻依舊被張若塵壓制。若不是昆侖界只有他這麼一株神樹幼苗,就憑他的心境,豈能得到女皇的重視?”

    聖書才女道:“你太低估了秋雨,只是他的真神體質,在同境界,就比雪無夜和立地還要强大一些。他的心境的確是硬傷,要不然……”

    “要不然什麼?”滄瀾武聖問道。

    “沒什麼。”聖書才女微微一笑。

    最近半個月,張若塵將沖靈丹的部分丹氣煉化,修為達到徹地境的中期。

    秋雨的修為,則是徹地境的巔峰。

    “你不是號稱同境界天下第一嗎?”

    張若塵壓制住秋雨,冷聲的問道。

    秋雨半跪在地上,被上方的沉淵古劍壓制得無法動彈,只能苦苦的支撐,根本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張若塵一邊壓制他,還能一邊說話,由此可見,還沒有用出全力。

    張若塵的招式一變,以劍身橫拍了過去,打在秋雨的頭部。

    “嘭。”

    頓時,秋雨的頭骨裂開,腦袋塌陷了一半,身體一仰,倒飛了起來。

    秋雨飛在半空的時候,張若塵又是一劍劈斬了下去,擊在他的腰腹位置,劍身沉入他的身體,鮮血不斷向外湧出。

    “轟隆。”

    秋雨的身體,重重的墜落在地上,砸得大地塌陷。

    不過,沉淵古劍卻沒能將秋雨的身體斬斷成兩截,秋雨的脊樑骨,無比堅硬,似乎根本無法斬斷。

    張若塵瞬間就明白過來,秋雨的脊樑骨,就是梧桐神樹的樹幹。

    不斬斷樹幹,梧桐神樹就不會死。

    此刻,秋雨大半個身體都變成了木質,被沉淵古劍死死的壓在地上,渾身動彈不得,說不出的淒慘。

    火族的兩位聖祖,想要前去救援秋雨,卻被淩修使用精神力壓制住。

    “真神之體難道不是傳說中的至强體制?號稱同境界無敵?為何都是徹地境,秋雨只是擋住了張若塵三招?”

    “哪裡擋住了三招,分明就是毫無還手之力。”

    “從一出手,張若塵就將秋雨壓制,而且,還遊刃有餘。”

    ……

    秋雨的心中無比屈辱和惱怒,只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堂堂梧桐神樹,先是被張若塵搶了未婚妻,又被張若塵數招之內擊敗。

    遭受這樣的羞辱,今後,不知有多少人會在暗中嘲笑他。

    張若塵知道使用沉淵古劍殺不了秋雨,於是,收回了劍,就像是提起一隻死狗一般,抓住秋雨的領口,隨手一拋,將他扔進了開元鹿鼎。

    張若塵將血淋淋的沉淵古劍插在地上,冷聲道:“以梧桐神樹,祭祀天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