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九靈大聖向蠻劍大聖瞥了一眼,道:“步極竟然已經將金獅大聖的殘魂,完全煉化為了屬於自己的大聖戰魂。憑藉他現在的修為,恐怕沒有這樣的能力吧?”

    “是我出手,幫了他一把。”蠻劍大聖說道。

    九靈大聖點了點頭,露出一道“這才合理”的眼神。

    蠻劍大聖又道:“不過,這個小子,居然能够承受住大聖殘魂的力量,的確是讓我有些刮目相看。他也算是從我的諸多弟子之中脫穎而出,將來倒是可以大力栽培。”

    蘇青靈的一雙靈動的眼眸,盯在張若塵的身上,道:“你們快看,那個至高圓滿體質的眼神,終於變得有些認真。不知道這一次,步極能不能試探出他的深淺?”

    ……

    …………

    “龍象般若。”

    張若塵的雙臂抬起,體內的骨骼發出一連串爆響聲,隨即,有著一道龍影與一道象影,在左右兩側呈現出來,如同兩隻猙獰怒目的洪荒巨獸,向步極迎擊了過去。

    “轟隆。”?雙掌和雙爪碰撞在一起,爆發出石破天驚的聲音。

    兇猛的聖道力量,向外擴散,使得通天洞天的外面飛沙走石,形成一道道聖氣巨浪。

    聖級的龍魂和象魂,顯然是比不上大聖級別的金獅戰魂,兩者觸碰在一起的一瞬間,金獅戰魂發出一聲巨吼,震碎了龍影和象影。

    張若塵沒有後退,體內的聖氣,在經脈和聖脈之中瘋狂流動,凝成一股更加强大的掌勁,爆發了出去。

    “轟隆。”

    步極猶如一發人形炮彈,筆直的向後倒飛,背部撞擊在一座聖殿的牆壁上面,撞得聖殿之中的防禦大陣都顯現了出來。

    他的身體,從牆壁上面滑落下去,重新落到地上,只感覺全身骨頭都要散架了一般。

    “怎麼可能這麼强?怎麼可能?我擁有金獅大聖的殘魂,而你的兩道獸魂只是聖者級別,怎麼還會敗給你?”

    步極捏著雙拳,咬緊了牙齒,很不甘心。

    步極的肉身力量相當强大,而且,又有大聖戰魂的加持,在同境界不懼任何對手。

    可是,他以通天境巔峰的修為,與一個通天境初期的聖者交鋒,卻是慘敗的結局。

    這個打擊,對他實在是太大。

    張若塵道:“大聖戰魂的確相當强大,遠超我體內的龍魂和象魂。但是,戰魂永遠都只是輔助作用,自身强大,才是真正强大。你已經敗了三場,該給我三十滴凝真聖露。”

    步極漲紅著臉,咬緊牙齒,道:“我不甘心,再戰最後一場,我將修為壓制到真聖初期。你若是能够擋住我全力一擊,而不倒,寶瓶中的所有凝真聖露,全部都歸你。如何?”

    “呵呵,不要臉。”

    一道極其悅耳的笑聲響起。

    只見,一道青色的倩影,隨著笑聲,出現在通天洞天的外面,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蘇青靈穿著一身青衣,猶如一株空谷幽蘭一般,站在步極和張若塵之間的位置,笑道:“壓制到真聖初期有什麼意義?還不如直接動用你那真聖中期的最强力量。”

    步極的臉變得更紅,道:“我們是公平公正的切磋。”

    蘇青靈翻了一個白眼,道:“你都已經動用真聖級別的力量,還能稱為公平公正?真聖和通天境的跨度,可是堪比兩個聖道大境界的跨度。你居然讓一個通天境初期的聖者,擋你一擊,還要不要臉?”

    步極哭喪著臉,道:“青靈,你怎麼幫一個外人說話?”

    蘇青靈唇紅齒白的一笑:“首先,大家都是廣寒界的修士,也就是一家人,誰也不是外人?”

    “其次,我也沒有幫誰說話,只是在講述一個事實。”?步極散去了身上的聖力,道:“既然你不讓我出手,那我就不出手。反正,敗給至高圓滿體質,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

    張若塵一直都在觀察蘇青靈,此女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議,絕對是一個一等一的强者,實力恐怕還在步極之上。

    廣寒界,不愧是一座大世界,也是人才輩出,僅僅只是眼前這兩位的實力,恐怕就能與《英雄賦》上的那幾比特一較高下。

    蘇青靈的目光,盯在張若塵的身上,笑道:“我是九靈一族的蘇青靈,以後多多指教。”

    步極的雙手抱拳,對著張若塵說道:“在下蠻劍大聖第二十七弟子,步極,剛才多有得罪,請兄弟海涵。既然,我敗了三場,現在就將三十滴凝真聖露給你,絕不食言。”

    “不急。”?張若塵的神態很平靜,道:“你不必壓制修為,全力以赴吧,我接你一擊試一試。”

    步極和蘇青靈皆是微微一怔。

    蘇青靈的眸光,盯向步極手中的寶瓶,很快就明白過來,原來此人是想要所有的凝真聖露。

    “哈哈!”

    步極大笑一聲,道:“青靈,這下就不能怪我了,是他主動要接我一擊。”

    蘇青靈皺起兩條柳葉眉,實在是有些看不透張若塵,難道剛才與步極交手的時候,他都還有保留?

    最終,蘇青靈還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真境和通天境的跨度相當巨大,你一定要想清楚,萬一步極沒有控制住力量,你很有可能會重傷。只是切磋而已,沒必須要鬧這麼大。”

    “無妨。”張若塵道。

    蘇青靈看著張若塵那古井無波的眼神,心臟便是輕輕的一跳。

    因為,張若塵的那道眼神,她只在爺爺九靈大聖的身上看到過。

    那道眼神無比平靜,又充滿了自信,猶如是經歷過萬千生死,百般挫折,看透了世間的人情世故,最終,不再生出任何波瀾。

    他的心境,已經不弱於那些修煉了數千年的大聖。

    步極並沒有動用最强力量,而是將修為壓制在真聖的初期,即便如此,再次激發出大聖戰魂之後,他身上的力量波動,還是攀升了數個層次。

    整個天地都像是化為一個巨大的漩渦,金色的巨獅,卻是位於漩渦的中心,宛如一隻吞天噬地的洪荒巨凶。

    “小心了,我的這一擊,可不是那麼輕易就能接得住。”

    步極的長髮飛揚,全身肌肉鼓脹了起來,與大聖戰魂同時向前一撲,金獅大聖的殘力,也是在這一刻,瘋狂的爆發出來。

    此刻,張若塵也不得不全力以赴。

    從空間戒指裡面,將沉淵古劍取了出來,雙手緊緊的抓住劍柄,有著大量聖氣湧入進劍體。

    “嘩——”

    一股千紋毀滅勁,從沉淵古劍中爆發出來。

    張若塵的右脚向前一跨,動用出劍七的劍道意境,揮劍斜劈出去,與金獅戰魂碰撞在一起。

    “轟隆。”

    劍氣和獸皇殘力,向四面八方湧了出去。

    下一刻,張若塵和步極同時向後倒退,兩人拉開了足足百丈的距離。

    “竟然……不分上下。”

    蘇青靈感覺到難以置信,至高圓滿體質就算再强,也不至於强到如此變態的程度吧?

    步極也是有些傻眼,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又看了看站在對面的張若塵,最後,露出一道苦笑:“服,不得不服,至高圓滿體質的確是無敵。”

    蘇青靈壓制住心中的驚駭,向張若塵走了過去,背著一雙小手,用著一雙聖眸仔細的打量他,道:“原來你也是修煉劍道。看你剛才調動的劍意,你修煉的應該是道家一脈的劍道。對吧?”

    “道家一脈?”

    張若塵的嘴裡,念出了這麼幾個字。

    《無字劍譜》是太極道的至高聖典,從太極道創立之初,就被存放在劍閣,少說也有千萬年的歷史,可謂是最為古老的劍譜。

    天庭界的歷史,也就只有十萬年左右。

    張若塵不知道,十萬年前,是不是《無字劍譜》流傳到了天庭界,又或者,道家一脈的劍道和《無字劍譜》很相似。囙此,根本沒辦法回答蘇青靈。

    張若塵問道:“道家一脈是什麼意思?”

    “看來你是剛來天庭界,所以什麼都不知道。”

    蘇青靈搖了搖頭,隨後,說道:“天庭界,一共聚集有八千多個大世界,每一個大世界都是一個勢力。但是,還有別的一些勢力,卻獨立於各大世界之外。道家一脈,就是其中之一。”

    “道家一脈的勢力相當龐大,特別是道家第一聖地,五行觀,那裡彙聚有來自各大世界的道門强者,乃是道門修士談論道法和交流修煉心得的最佳之地。”

    步極走了過來,盯著張若塵手指上的空間戒指,先前,他察覺到張若塵就是從這枚玉戒裡面取出了戰劍,很明顯,那是一件空間儲物寶物。

    “你的這件空間寶物,是月神賞賜給你的嗎?我也有一件空間寶物,不過,只是一隻儲物袋,內空間很小。你的這枚戒指,煉製得相當精緻,內空間應該很大吧?”

    步極一邊盯著張若塵的空間戒指,一邊掏出一根獸皮儲物袋。

    張若塵的手掌,快速向前一抓,捏出了獸皮儲物袋,釋放出精神力進行探查。

    片刻後,張若塵鬆開了手掌,輕輕搖了搖頭。那只獸皮儲物袋的空間銘紋使用方法和煉器手法,與《時空秘典》記載的內容完全不同。

    而且,太低級。

    很顯然,煉製獸皮儲物袋的那人,與他不屬於同一脈。

    張若塵問道:“在天庭界,有很多修煉空間之道的修士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