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沒有進入會場的聖者,全部都聚集在月神山的邊緣,不能進入腹地。

    張若塵暗暗觀察四周,發現凡是能够來到月神山的聖者,至少都達到通天境,數量加起來,竟是接近一萬。

    一個相當驚人的數位。

    數量看似很龐大,可是,他們卻是站在廣寒界金字塔最頂端的存在,是從數以萬億的生靈之中脫穎而出,乃是經歷了不下千場大戰,還能活下來的强者。

    任何一人,都是一方霸主,能够獨當一面。

    若是有一股力量,轟碎了月神山,滅了月神山上的所有聖者,對整個廣寒界而言都是滅頂之災。

    當然,就算都是强者,也有强者中的强者。

    此刻,在場的聖者,就是形成了一個個小團體。

    位於小團體中心的人物,不是自身的實力強大,就是擁有相當可怕的背景。

    也有一些聖者,出現在蘇青靈和步極的身邊,與他們寒暄和交流。

    張若塵則是獨自一人站在角落之中,打量著那些站在小團體中心的人物。

    其中,一比特披散著長髮的英偉男子,在他的身邊,聚集有大批聖者。即便是通天境、真境的聖者看到他的時候,眼中也都露出敬畏的神情。

    那些美麗動人的女聖,更是走到他的面前,露出風情萬種的姿態,仿佛是故意在吸引他的注意力。

    就在這時,那個英偉男子察覺到有人在注視他,向著張若塵的方向盯了一眼,發現只是一個弱小的通天境聖者,於是,輕輕搖了搖頭,目光又收了回去。

    “他就是《聖者功德榜》排名第一的吳昊。”

    不知什麼時候,蘇青靈又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後,順著他的目光,盯在吳昊的身上。

    “很厲害。”張若塵道。

    蘇青靈點了點頭,一雙漂亮的眼睛中,露出凝重的神色,道:“當然厲害。你要知道,只有功德值達到五十萬點,就能進入《聖者功德榜》。所以,《聖者功德榜》上,絕大多數都是那些活了數百年的老輩至聖。

    “可是吳昊,才修煉了百年而已,已經擁有四百七十萬功德值,遠超那些老輩至聖,強勢登上《聖者功德榜》第一的位置。”

    張若塵問道:“步極的功德值有多少?”

    “他估計也就五六十萬功德值。不過……在真聖境界就能進入《聖者功德榜》,已經是相當厲害。”

    蘇青靈想了想,又道:“按照爺爺透露出來的資訊,界子的位置,肯定是吳昊無疑。至於神使的位置,應該會從進入《聖者功德榜》的真聖之中選取。”

    張若塵已經决定要去奪取那一萬滴凝真聖露,自然也就對此事頗為上心。

    其實,他若是主動去問月神要一萬滴凝真聖露,月神也肯定會給他。但是,一個聖者和神做交易,永遠都只會處於下風。

    今天,他向月神要了一萬滴凝真聖露。

    明天,他肯定會付出更大的代價。

    再說,張若塵也不喜歡求別人,能够憑藉自己的力量取到東西,就絕不會到別人那裡求要。

    張若塵問道:“在真聖境界,就能進入《聖者功德榜》的人物,一共有幾比特?”

    “算上我和步極,一共也就只有四比特。另外兩位分別是石靈一族的靈女苓宓,樹神的傳人之一溫書晟。”

    “苓宓,乃是一塊明月聖石誕生出了靈性,化為了人形,天生就具有不死不滅的靈體,可以輕鬆操控天地聖氣,轉化為自身的力量。反正,你若是與她對上,千萬不要被她的外表所迷惑,她的實力相當强大。”

    很顯然,蘇青靈對苓宓是抱有一定的敵意,那種敵意,乃是女人天生就有的敵意。

    張若塵的目光,向著四方望了過去,很快,找到苓宓的身影。

    那是一個籠罩在聖霧之中的絕美女子,她站在月神山的邊緣,身上的肌膚雪白而又晶瑩,沒有一絲瑕疵,渾身散發著清冷的氣息。

    只是一道朦朦朧朧的身影,便是美得令人窒息。

    在苓宓的身邊,聚集有很多看起來十分年輕的男性聖者,但是,卻沒有人敢靠近過去,當真是“只可遠觀,不可褻玩”。

    蘇青靈見張若塵的目光,盯在苓宓的身上,便是立即擋到了他的身前,遮住了他的視線,指向另一個方向,道:“看到那個手裡捧著一卷竹簡的傢伙沒有,他就是樹神的傳人,溫書晟。”

    “他修煉的是精神力,從出生的那一刻,就在樹神的樹幹下方,學習和修煉生命之道。如今,他的精神力强度,已經達到五十四階的中期,堪比武道聖者之中的真聖境界。”

    精神力强度五十四階初期和中期,對應的是真聖境界。

    五十四階後期和巔峰,對應的是至聖境界。

    “你別看他一副溫文爾雅的樣子,又修煉的是生命之道,實際上相當厲害,在生命法術上面的造詣極高。曾經步極與他交手,不到十個會合,就被他制住。”蘇青靈說道。

    步極正好走過來,聽到這話,頓時就是雙眼冒火光,道:“我的修為才真聖中期而已,等我修煉到真聖巔峰,再與他交手,看我不打死他。”

    蘇青靈呵呵一笑:“可惜,你已經沒有機會去衝擊真聖巔峰,今天註定又要敗給他。”

    步極正要反駁……

    驀地,廣寒神宮的方向,傳來九靈大聖的聲音:“廣寒界的諸聖,可以進入會場。”

    聽到這一道聲音,在場的諸位聖者,連忙施展出最快的身法速度,向廣寒神宮的方向沖去。

    天庭界本來就是一個高物質位面,就算是聖者,也無法爆發出太快的速度。

    再加上,月神山有月神的神威壓制,諸聖承受的壓力就更加巨大,爆發出來的速度更加緩慢。

    可是,即便如此,吳昊的速度也是相當驚人,第一個沖到廣寒神宮的下方,將第二人甩了數十裏的距離。

    看到這一幕,會場中的那些大聖,全部點了點頭。

    “吳祖為廣寒界培養出了一比特絕代英才,以吳昊的天資,將來甚至有希望進入整個天庭界的《聖者功德榜》。”

    “有吳昊的帶領,此次七界功德戰的聖者場次,我們還是有一拼之力。”

    ……

    吳祖是廣寒界的三巨頭之一,坐在最上方的位置,不過,那裡一片黑暗,就連光線飛到附近,也都被吞噬。

    囙此,沒有人能够看到吳祖的身影。

    不過,聽到諸位大聖的讚賞,吳家的那些聖王,還是相當欣喜。

    毫無懸念,《聖者功德榜》上的聖者,都是最先到達會場。

    誰先到底會場,自然就能先挑選更好的位置,而且,還能在廣寒界的大聖面前展現自己的實力,算是一次露臉的機會。

    張若塵並沒有刻意去表現自己,只是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前行,與一群通天境聖者一起到達會場,坐在了一個靠邊的位置上面。

    反正,又不是誰先到達會場,就能成為神使。

    不需要那麼著急。

    萬聖齊聚,會場上,爆發出來的强大聖威,震懾得通天境的聖者,都只能戰戰兢兢的坐在座位上面,不敢大口呼吸。

    換做是低階聖者,面對這樣的陣勢,恐怕會被震懾得跪伏在地。

    或許,這也是為何,萬聖會議不讓低階聖者參加的原因。

    張若塵的目光,盯向上方的廣寒神宮,宮殿高大巍峨,散發著一道道震撼人心的神光,任何生靈站在它的面前,都像是一隻螞蟻在仰望九天。

    那裡,就是月神居住的地方。

    或許月神也正在神宮之中,看著下方的諸聖。

    正是因為每一位聖者的心中,都有這樣的想法,所以,他們都正襟危坐,爭取將自己最好的一面展露出來,若是能够讓月神看中,也就算是一步登天。

    九靈大聖坐在上方,白髮在空中飛揚,揚聲道:“今天,召集大家到月神山,乃是想要告訴大家一件無比重要的事,關乎廣寒界的生死存亡。”

    “就在不久前,西方宇宙的戰場之一,祖靈界,已經毀滅。接下來,天庭界將要在西方宇宙的各大世界之中,開闢出下一座戰場,繼續與地獄界征戰。新的戰場,將會從沙陀七界之中挑選出來。”

    “轟!”

    九靈大聖的話音剛剛落下,下方便是響起一大片譁然之聲。

    “祖靈界成為戰場,也才三十年的時間,竟然就被打得毀滅。天庭界與地獄界的戰爭,變得更加激烈了嗎?”

    “絕對不能讓廣寒界成為新的戰場,一旦成為戰場,必定會被打得毀滅。我們的子子孫孫都還生活在那裡,他們不應該遭劫。”

    “廣寒界若是步了祖靈界的後塵,我們就是失去母界的修士。在天庭界,最可憐的,就是這樣一群無家可歸的生靈。”

    “拼死也要保住廣寒界,絕對不能讓廣寒界成為新的戰場。”

    ……

    九靈大聖看見大家都願意為了保住廣寒界而付出生命,便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在場的各位,乃是廣寒界最强大的生靈。想要保住廣寒界,就必須大家齊心協力贏得七界功德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