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九靈大聖繼續說道:“前往祖靈界,不能攜帶任何聖王級別力量以上的特殊戰寶。比如,聖相符。”

    “換一句話說,不能直接借用外人的力量。”

    “當然,已經煉入身體的寶物,或者大聖古器、神遺古器,倒是可以帶入進戰場。除此之外,只有一個人可以例外。”

    “誰?”

    張若塵和吳昊幾乎同時問道。

    “神使。”

    隨即,九靈大聖又道:“沙陀七界,每一界的聖者中都會選出一比特神使。神使可以持有一件由神靈加持過的戰器,但是,這一件戰器只能使用一次。”

    張若塵問道:“神使的這一件神靈戰器,既然只能使用一次,到底是在什麼時候使用?”

    九靈大聖解釋道:“雖然祖靈界現在已經進入末日戰場階段,雙方的聖王級別强者都已經撤走,但是,萬一有一個羅刹族的聖王隱藏在祖靈界,那麼對沙陀七界的聖者而言,將會是一場巨大的灾難。”

    “神使的這一件神靈戰器,就是用來應對這樣的不確定因素。”

    “其次,若是界子太過獨斷,做出極端錯誤的决定,神使可以憑藉神靈戰器……將其擊斃。”

    說出此話的時候,九靈大聖深深的盯了吳昊一眼。

    吳昊的臉色不變,但是,眼中的確是閃過一道忌憚的神色。

    九靈大聖道:“神靈戰器的存在,暫時只有七界的界子和神使才知曉,你們先不要告訴別的聖者,只有這樣,萬一出現不確定因數,才能出奇制勝。”

    張若塵看了看手中的聖劍,察覺到,劍體的內部,蘊含有一股無比恐怖的能量波動,道:“那件神靈戰器就是它?”

    “沒錯。”九靈大聖點了點頭。

    張若塵小心翼翼的將聖劍收入進空間戒子,妥善的保存了起來。

    “聖者功德戰、聖王功德戰、大聖功德戰、神靈功德戰,都是同時進行,所以,進入祖靈界後,一切都只能靠你們自己,不要寄希望有人來幫你們。你們肩上的責任可是相當重大,為了廣寒界的生死存亡,一定要團結一心,爭取殺更多羅刹,奪得更多的功德值。”

    九靈大聖無比嚴肅,同時,語氣也是相當沉重。

    “請大聖放心,也請月神娘娘放心,有我與張兄弟在,拼死也要奪得更多的功德值。”

    吳昊的一隻手掌,拍在了張若塵的肩上,發出爽朗的笑聲。

    隨後,九靈大聖告訴了他們,功德戰開啟的時間,大概是在十天之後。

    張若塵和吳昊退下去後,廣寒界的三大巨頭都陷入沉默。

    半晌後,寂滅大帝率先開口,道:“幸好昆侖界進駐天庭,否則,廣寒界必定會墊底,變成下一個犧牲品。”

    九靈大聖道:“天庭的諸神,允許昆侖界進駐天庭,估計就是打算讓昆侖界成為下一個戰場。畢竟,昆侖界可是隱藏著很多了不得的寶物,即便是神都會動心。”

    吳祖的聲音響起,道:“大家千萬不要低估了昆侖界,十萬年前,昆侖界可是在《萬界功德榜》上排名第五,差一點成為西方宇宙的第一霸主。就算經歷了十萬年的低谷時期,依舊不容小覷。萬一他們有什麼隱藏手段,功德值超過了我們,那麼,對廣寒界而言,將會是滅頂之災。”

    寂滅大帝和九靈大聖都是慎重的點了點頭,道:“無論怎麼說,此次功德戰,我們沒有任何退路,必須背水一戰。就算賠上性命,也要贏下來。”

    萬聖會議結束之後,廣寒界的所有大聖,便是攜帶大量六聖登天酒和化聖丹,返回了各大聖域。

    他們必須要在十天之內,培養出更多的聖者。

    每多一比特聖者,也就多一分勝利的希望。

    凡是來參加萬聖會議的聖者和聖王,全部都留在月神山所在的通幽聖域,靜等功德戰的到來。

    飛下月神山之後,吳昊帶著張若塵,向諸聖的休憩之地趕過去。

    在路上,吳昊問道:“張兄弟應該就是月神娘娘帶回來的那個聖者吧?”

    “我的確是與月神一起來到天庭界。”張若塵道。

    吳昊道:“張兄弟才通天境初期的境界,就能與寂空破拼得不相上下,你的體質是圓滿體質,還是至高圓滿體質?”

    張若塵停下脚步,向他盯了一眼。

    吳昊露出一道笑意,道:“對不起,吳某冒昧了!這是張兄弟的**,不該隨意問才對。走,來到通幽聖域,就是我的地盤,無論如何也要為張兄弟接風洗塵。這個面子,張兄弟要給我吧?”

    吳昊極其聰慧,張若塵有些看不透他。

    囙此,並不知道,吳昊表現出來的這一切,到底本身性格就是如此豪爽,還是在忌憚他手中的神靈戰器?

    當然,吳昊是界子,張若塵無論如何是要給他一個面子,於是,隨他一起去參加了接風宴。

    吳昊宴請的賓客,不僅僅只是張若塵,還有蘇青靈、苓宓、溫書晟、步極、寂空破等人,一共足有百人,每一個都是廣寒界最巔峰的聖境强者,其中,至聖占了一大半。

    他們喝的酒,乃是酒瘋子釀造的六聖登天酒。

    也是在酒宴上,張若塵得知,原來酒瘋子和古松子都待在通幽聖域。

    通幽聖域的領主,則是三巨頭之一的吳祖。

    正是因為有吳祖的全力支持,所以,他們才能在短時間內,煉製出大量的六聖登天酒與化聖丹。

    酒過三巡之後,寂空破豁然站起身來,一雙眼睛裡面充滿銳利的光芒,嘭的一聲,將青銅酒杯砸在地上,向著張若塵走了過去,道:“在廣寒神宮,我沒能將你擊敗,這是我一身最大的耻辱。但,那是因為有神威的壓制,我的戰力沒有完全爆發出來。現在,你可敢與我再戰一次?一對一,公平的較量。”

    寂空破在同境界,一直都是百戰不敗,能够接住他三擊的人物,都是少之又少。

    囙此,他將廣寒神宮一戰,視為奇耻大辱。

    張若塵平靜的坐在桌案邊上,淡淡的道:“我為什麼要與你交手?”

    “你害怕會敗?”寂空破譏笑道。

    張若塵道:“我這一生,敗過無數次,為什麼還會害怕敗?只有像你這種從來沒有敗過的人,才會害怕,才會覺得失敗是一種耻辱。”

    蘇青靈坐在張若塵的身旁,豁然站起身來,冷喝一聲:“寂空破,你發什麼瘋?要戰是不是,我陪你戰。”

    “不關你的事,這是我和張若塵的恩怨,我就是要堂堂正正將他擊敗,讓他知道我的真正實力。”

    寂空破的體內,湧出一股龐大的聖力,震得四方的天地聖氣猛烈顫動。

    此刻,坐在最上方位置的吳昊,緩緩的放下青銅酒杯,聲音平靜的說道:“寂空破,立即向神使道歉。”

    在一瞬間,整個酒宴都變得無比安靜。

    很顯然,吳昊的話,在諸聖之中,具有很大的威懾力。

    寂空破的確是相當忌憚吳昊,道:“我只是想要挑戰他,何錯之有,為何要向他道歉?”

    吳昊道:“對神使不敬,以下犯上,還不算是錯?連規矩都無法遵守,帶你去參加聖者功德戰,豈不是給我們添亂?道歉,我再說最後一遍。”

    “若是,我不道歉呢?”

    寂空破何等驕傲的人物,就連與張若塵打成平手都視為奇耻大辱,怎麼可能道歉認錯?

    “轟隆。”

    一道大手印,從天而降。

    下一刻,酒宴的中心,出現了一個十數丈長的手印大坑,而寂空破則是全身鮮血淋漓,趴在大坑的底部,渾身不停的顫抖。

    在場的諸聖,全部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向著坐在上方的吳昊盯了過去。

    吳昊依舊平穩的坐在最上方,收回了手掌,輕哼一聲:“別以為你是寂滅大帝的兒子,本界子就不敢收拾你。功德戰關乎整個廣寒界的生死存亡,大家必須團結一心,誰若是再敢像寂空破這樣故意挑事,別怪本界子對他不会。”

    隨後,吳昊舉起青銅酒杯,特地向張若塵的方向點了點頭,道:“大家繼續飲酒。”

    步極坐在張若塵的另一邊,看著趴在掌印大坑底部的寂空破,只感覺頭皮發麻,向張若塵和蘇青靈傳音:“吳昊也他媽强了!隨便隔空打出一掌,就將寂空破打得失去戰力。”

    張若塵看得出來,吳昊的這一擊,既是想要與他拉近關係,同時也有震懾他的意味在裡面。

    張若塵沒有任何表情變化,只是端起青銅酒杯,喝下了一口。

    蘇青靈好奇的問道:“你真的敗過很多次?”

    “很奇怪嗎?”張若塵道。

    蘇青靈笑了笑,輕輕咬著性感的紅唇,道:“你是至高圓滿體質,不是應該天下無敵?誰還能擊敗你?”

    張若塵露出一道笑意,道:“取勝,只能說明,你遇到的敵人還太弱小。只有失敗,才說明,你遇到了真正强大的對手。”

    “當然,能够失敗,是一件好事,至少意味著你還活著,還有反敗為勝的機會。但是,到了功德戰的戰場上,那裡沒有勝與敗,只有生與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