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祖靈界,北世界。

    一片廣闊的沙漠上,屹立著一座接近萬米高的岩石山嶽,山中,有著密密麻麻的風洞,散發出來的邪刹力量,讓山嶽的上空,濃罩著一片詭異的陰雲。

    九幽劍聖來到沙漠的下方,披散著長髮,目光中,帶著冷冽的神情,道:“出來吧!”

    “嘩——”

    從那些風洞中,沖出密密麻麻的羅刹族修士,數量超過十萬。

    其中,還有六十多位羅刹長著雙翼,騰飛在天穹,向著九幽劍聖衝殺了過去。

    要知道,凡是長有雙翼的羅刹,都是擁有聖者境界的修為。

    九幽劍聖毫無懼色,一雙聖眼向前一瞪,頓時,有著密密麻麻的劍氣飛出去,猶如數十丈高的浪一般,將攻過來的羅刹,劈殺成一團團血霧。

    與此同時,九幽劍聖抓起一柄聖劍,飛到天穹,殺入進羅刹聖者群裡面。

    每一劍劈下,必有一比特聖者死亡。

    大概兩個時辰之後,這一片沙漠,便是堆滿羅刹族修士的屍骸,足有數萬具。

    唯獨只有九幽劍聖,依舊筆直的站在沙漠上,身上一塵不染。

    天庭界的一些大人物看到這一幕,皆是有些吃驚。

    “昆侖界的這位聖者也太强大,估計已經有與聖王抗衡的實力。”

    “此人才聖者境界,在劍道上的造詣,按照道家一脈的劃分,應該已經將劍八修煉到大圓滿。重點關注此人,將他的名字記下來,必須要將他拉攏到我們萬城界。”

    ……

    祖靈界,西世界。

    楚思遠站在一座大湖的湖中心,手持一支兩米長的畫筆,以鮮血為墨,正在湖面上作畫。

    “殺。”

    大湖的四方,則是有數十萬羅刹族大軍,包括八十多位羅刹族聖者,向著他沖了過去,整個天地都被暗紅色的邪刹之氣包裹起來。

    楚思遠將精神力注入進畫中,大喝一聲:“日射血珠將滴地,風翻火焰欲燒人。”

    下一刻,大湖中的水,猶如變成了油,猛烈的燃燒起來。

    在意瞬間,方圓千里都是化為火海。

    一刻鐘不到,數十萬羅刹族大軍就被燒得灰飛煙滅。

    當然,那些修為境界高的羅刹族聖者,並沒有燒死,他們展開雙翼,立即向著遠處逃遁。

    “還想走?”

    楚思遠使用畫筆,快速在湖面上勾畫。

    每畫一筆,就有一條火龍從湖中飛起來,向著還活著的數十比特羅刹族聖者追去。很快,天空中,出現一千多條火龍一起飛行的景象,將想要遁走的羅刹族聖者全部都燒死。

    天庭界的一些大世界,再次轟動。

    “這個老者的精神力强度,無限接近五十五階。關鍵是,他在畫道上的造詣,實在太可怕。”

    “這種人為何還沒有突破到聖王境界?難道是故意壓制境界,就是在等聖者功德戰?”

    “未必,說不一定是昆侖界的修煉環境太差,使得他們很難突破到聖王境界。”

    “將他的名字記下,此人在畫道上的造詣如此之高,來到天庭界後,有著大把修煉資源,突破到大聖境界,只是時間問題。”

    無論是九幽劍聖和楚思遠,還是別的一些昆侖界的老輩人物,其實都是擁有相當可怕的天資,只不過,環境壓制了他們,使得他們修煉數百年,也還停留在至聖境界。

    九幽劍聖的劍道,楚思遠的畫道,都已經達到極高的層次。他們數百年的積累,可不是那些小輩可以比擬。

    很快二十多天過去,張若塵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修煉了整整三個月,將身上的凝真聖露全部煉化。

    “達到半真半虛的境界,距離真聖境界,還是差了一點點。”

    張若塵氣海中的那條通天河,變得凝實了許多,一條條聖道規則都顯現出來,在河中流淌。

    距離“化虛為真”,只差最後一步。

    “還是低估了通天河對凝真聖露的需求,估計還需要三千滴凝真聖露,才能突破到真聖境界。”

    “別的聖者,只需要五百滴凝真聖露,就能從通天境初期,突破到真聖境界。即便是步極那樣的天才,也只要兩千滴。而我,煉化了一萬滴,竟然都還不够。”

    “哪裡還能找到三千滴凝真聖露?”

    張若塵苦笑著搖了搖頭,隨後,走出空間晶石。

    來到祖靈界,食聖花的成長速度,變得特別快,藤蔓頂部的那一朵花,已經凋零,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小小的果實。

    這是食聖花結出的第二枚果實!

    食聖花第一次開花,結出的果實,為食聖花的虛身。

    虛身,已經與它的真身,融為了一體。

    食聖花第二次開花,結出的果實,為食聖花的肉身。

    當然,現在第二枚果實才剛剛成形,距離成熟,還有一段距離。

    張若塵問道:“收集了多少血液和聖魂?”

    食聖花取出兩隻寶瓶,交給了張若塵。

    張若塵使用精神力探查了一番,略微皺眉,道:“才一千五百四十滴血液和兩千零三十二縷聖魂。”

    “主人,我一直都在全力以赴的趕路,只是遇到羅刹,才會順手將他們擊殺。”食聖花說道。

    張若塵將兩隻寶瓶收了起來,取出地圖,問道:“我們現在到了什麼位置?”

    “玉金山脈。”食聖花說道。

    張若塵在地圖上找到玉金山脈的位置,道:“花費二十多天的時間,就能走兩百萬裏,看得出來,你已經盡力。”

    “可是,距離巨鯨河流域,依舊還很遙遠。”食聖花道。

    “所以,我們必須節約時間……只能借用蟲洞。你看,在玉金山脈的首端,與巨鯨河流域,就有一處蟲洞,可以將兩地連接。”張若塵道。

    地圖上,標記有各個蟲洞空間的位置。

    食聖花勸道:“主人,萬萬不可。祖靈界的所有蟲洞,全部都被羅刹族掌控,有大批軍隊和强者鎮守在那裡。”

    “玉金山脈的那處蟲洞,我也去探查過。那裡駐紮的羅刹族軍隊,足有數百萬,聖者的數量也是超過一千,甚至有不止一比特至聖的氣息,從軍隊中散發出來。”

    “那麼多强者聚集在一起,同時打出一擊,聖王都承受不住。更何况,蟲洞的附近,還有大量陣法銘紋,我們闖過去,無疑是自尋死路。”

    張若塵的眼睛,微微一眯,道:“竟然聚集有如此巨量的羅刹族修士,看來想要攻下一座蟲洞,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沒錯。”食聖花道。

    “可是,他們也是一筆很大的功德值,就這麼放弃,我還真是有些不甘心。按照原路返回,帶我去那處蟲洞空間看一看。”張若塵道。

    既然張若塵做出决定,食聖花自然是無法抗拒,只得帶著他,趕去玉金山脈首端的那處蟲洞。

    張若塵坐在金步龍輦之中,一邊趕路,一邊取出食聖花收集到的數千柄戰兵,交給沉淵古劍煉化。

    那些戰兵的品級並不高,沉淵古劍的煉化速度極快,幾乎每一個呼吸的時間,就能煉化三四件戰兵。

    張若塵撿起其中一件斧形的戰兵,感受巨斧上面的氣息,察覺到一股極其邪惡的力量,“這就是書上說的邪刹之氣?與死亡邪氣比起來,弱了一些,與不死血族的血煞之氣相差不多。看來在地獄界,死族的地位,應該是高與羅刹族和不死血族。”

    不死血族的優勢,乃是生命力强大,肉身强度超過一般的人族修士,可以更加容易修煉到肉身成聖。

    羅刹族的男性,幾乎都是天生神力,肉身也是極其强大,足以和不死血族相提並論。

    羅刹族的女性,在精神力方面卻是擁有極高的天賦,可以更加容易修煉成為精神力半聖,甚至精神力聖者。

    ……

    正在張若塵趕去玉金山脈蟲洞的時候,沙陀七界之一的刀獄界,也是有大批聖者,聚集到了此地。

    因為,他們收到消息,刀獄界的界子在巨鯨河流域,發現了南世界的功德簿牆,所以,準備趕過去與界子會合。

    此刻,他們聚集在距離蟲洞大概一萬二千裏的一座峽谷裡面,足有八百五十多比特聖者。

    其中,為首的,乃是兩位至聖和六比特真聖。

    一比特臉上長著鱗片的男性真聖,有些不屑的說道:“羅刹族除了那幾比特一等侯爵,其餘修士,全部都是烏合之眾,不足為懼。今天,我們就將鎮守蟲洞的羅刹全部都圍殺,正好趕去見界子之前,可以賺取一大筆功德值。”

    坐在最上方的一比特至聖,一共長著六條手臂,留著長長的白色鬍鬚,輕哼一聲:“許邡,別以為你在刀獄界的真聖之中排名前二十,就可以狂妄。前幾天,老夫遇到了一比特羅刹族的一比特二等侯爵,差一點就被對方殺死。你覺得,你的實力與老夫比起來如何?”

    “真的假的?二等侯爵的實力,也如此恐怖?”

    那位叫做許邡的真聖,露出震驚的神色。

    六臂至聖點了點頭,道:“在羅刹族,只有達到聖者境界,才能封為侯爵。侯爵又分為十等。”

    “下境聖者,是十等侯爵。”

    “中境聖者,是九等侯爵。”

    ……

    “剛剛達到至聖境界的羅刹,也只是三等侯爵。”

    “只有至聖裡面的頂尖强者,才能封為二等侯爵。”

    “至於一等侯爵,每一個都是傳說,堪稱聖王之下無敵的存在。現在,也就只有幾比特一等侯爵現身,大家應該都已經聽過他們的名字。短短二十多天,他們每一個都殺死了超過千位沙陀七界的聖者。”

    “哪怕鎮守蟲洞的羅刹族聖者中,有一比特二等侯爵,也會讓我們損失慘重。若是遇到一比特一等侯爵,恐怕我們會全軍覆沒。”

    “還是小心一些,畢竟,我們已經收集了很多血液和聖魂,必須安全送到巨鯨河流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