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一場聖級大戰,整整持續了一夜,戰場波及三萬裏廣闊的大地,打得地貌發生嚴重的改變,處處都是焦土,天空則是完全被黑色的塵土籠罩,看不見任何光芒。

    只剩下三比特刀獄界的聖者還在支撐,沒有倒下,但是,也是受了極重的傷勢。

    本來長著六只手臂的至聖,現在只剩一條獨臂,還在不斷揮刀,劈出一道道刀芒。

    另一比特至聖,則是被打回原形,化為一隻赤紅色的巨虎,全身血窟窿,聖血化為一縷縷血氣,不斷向外逸散。

    還有一比特真聖,是一比特中年婦人,胸口和腹部都被打得穿透,無比淒慘,嘴裡發出一聲厲吼:“本身與你們同歸於盡。”

    那位中年婦人猶如迴光返照一般,突然爆發出極快的速度,沖入進一處聚集有十數比特羅刹侯爵的區域。

    她的身體裂開,散射出一道道刺目的聖芒。

    “不好,她是要自爆聖源,趕緊後退。”

    那些羅刹侯爵,全部都爆發出最快的速度,向後倒退,像是十數根射線一樣,向著四面八方沖出去。

    “轟隆。”

    一比特真聖自爆,破壞力實在太可怕,整個大地都在向下塌陷。

    十數比特羅刹侯爵有一半被轟擊得神形俱滅,另外一半則是重傷倒地,失去了戰鬥力。

    那位只剩一條獨臂的至聖,雙眼赤紅,大吼一聲:“雪姬……”

    八百五十多比特聖者,全軍覆沒,現在只剩他們兩位至聖還活著,實在太慘烈。

    那位長著銀髮獅面的三等侯爵,從黑色的邪刹霧氣之中走出來,冷笑一聲:“你們二比特已經是甕中之鼈,要不要也自爆聖源?”

    刀獄界的兩位至聖對視一眼,隨後,調動體內殘餘不多的聖力,向著銀髮人獅攻擊了過去。

    “轟隆。”

    銀髮人獅取出一根鐵鞭,手腕一抖,鐵鞭上浮現出上萬道銘紋,抽擊在兩位至聖的身上,打得他們倒飛了回去。

    鐵鞭上,蘊含的恐怖力量,差一點將兩位至聖的身體打得斷裂。

    “哏哏。”

    銀髮人獅陰笑一聲,正要再次出手,徹底滅殺他們,突然停下了脚步,猛然抬起雙眼,向兩位至聖身後的方向看去。

    只見,一個身穿十聖血鎧的身影,站在一片岩漿湖泊的上面,正是一步一步向前行來。

    銀髮人獅的眼睛一沉,手中的鐵鞭,冒出暗紅色的邪异火焰,道:“你終於現身,本爵還以為你會一直躲在暗處。”

    “無論是躲在暗處,還在走到明處,都是在狩獵,有什麼區別?”張若塵淡淡的說道。

    銀髮人獅冷哼一聲:“口氣還不小。”

    “唰!”

    另一比特羅刹族的三等侯爵趕了過來,飛在半空,右手托舉著一枚十多丈高的石塔,有著上萬道銘紋在石塔上面沉浮。

    別的那些羅刹族侯爵,也都靠近過來,出現在千里之內,將張若塵和兩位至聖包圍在中心。

    當然,那些羅刹族侯爵也不敢靠得太近,擔心兩位至聖自爆聖源,與他們同歸於盡。

    一千裏的距離,他們進可攻,退可守,不用擔心對方你死我活。

    張若塵的精神力,籠罩方圓千里,探查到羅刹族的侯爵數量,竟是有一百七十多比特,全部都是戰意騰騰,隨時可以打出聖器和聖術,向他發起攻擊。

    那位飛在半空的三等侯爵,眼中充滿殺機,沉聲道:“霓月她們是不是已經被你殺死?”

    “沒錯。”張若塵道。

    “該死。”

    那位三等侯爵激發出石塔的半圓滿力量,石塔變得越來越巨大,高度達到百丈,隨後,猛然向下轟擊。

    石塔還沒有落下去,大地就在向下沉陷。

    張若塵可以閃避,但是,卻沒有避,而是拔出沉淵古劍,也是激發出半圓滿的力量,向著上空劈斬了過去。

    “轟隆。”

    萬紋聖器級別的石塔,竟是被一分為二。

    長長的劍氣,飛到天空,猶如是化為了一條天路。

    “怎麼可能?”

    那位三等侯爵眼睛都要瞪出來,古老的通冥石塔,竟然被對方一劍就毀掉,那柄聖劍未免也太恐怖。

    張若塵的身形,從兩半石塔的中間飛了出來,化為一道白光,一劍刺向那位三等侯爵。

    “劍七!”

    這一劍的速度,達到百倍音速,根本無法躲避。

    那位三等侯爵的石塔已經毀掉,失去護身戰器,只得激發出全身所有護身符咒,一連二十多層光罩,從他的身上浮現出來,猶如銅牆鐵壁一般,將他守護在中心。

    “嘭嘭。”

    那些光罩,不斷爆碎。

    每一層光罩碎裂,沉淵古劍爆發出來的威力,就會减弱一點。

    等到張若塵將二十多層光罩全部都擊穿的時候,那位三等侯爵全力以赴調動體內的聖氣,雙手結出一道印法,竟是擋住了沉淵古劍。

    張若塵鬆開五指,隨後,雙手結成掌心,向前一拍,擊在劍柄上面。

    “轟隆。”

    張若塵和沉淵古劍,壓得那位三等侯爵,向後倒飛出去。

    一連倒飛數十裏之後,沉淵古劍終於擊穿那位三等侯爵雙手之間的印法,擊在他的身上,將他的身體打得穿透。

    “噗嗤。”

    那位三等侯爵的胸口,出現一個臉盆大小的血窟窿。

    “給我去死。”

    張若塵結出一隻大手印,拍擊在他的頭頂,頓時,一比特三等侯爵的身軀,便是化為一團血泥。

    擊殺這位三等侯爵,張若塵僅僅只是花費了一個呼吸的時間,別的那些羅刹侯爵根本來不及救援。

    刀獄界的兩位至聖面面相覷,皆是能够看到對方眼中的驚色。

    三招兩式就能滅殺一比特三等侯爵,而且,對方逃都逃不掉,如此實力,只能用“可怕”二字才能形容。

    銀髮人獅也是感到震驚,連忙向遠處退遁,同時,下出一道命令:“一起出手,動用合擊陣法,將其鎮殺。”

    一百八十多位羅刹侯爵中,有八十一比特沖了出去,到達張若塵的百里之內。

    他們站在八十一個不同的方位,雙手合十,隨即他們體內的聖氣瘋狂的湧出來,連為了一體,結成一座陣法。

    八十一比特侯爵的力量,融合在一起,爆發出來的力量氣息,比一比特三等侯爵還要强大。

    昆侖界,雲武郡國的王宮外面。

    張少初盯著上空的戰場鏡像,重重的一拍額頭,“完了!完了!九弟大意了!竟然落入羅刹侯爵的合擊陣法內部,這下該怎麼辦?”

    天庭界的一些大人物,也是搖了搖頭,覺得張若塵和刀獄界的兩位至聖,今天肯定難以逃出生天。

    “九九歸一大陣,還是由八十一比特聖者級別的人物佈置出來,估計也只有七大世界的界子才能將其擊潰。”

    “吳昊,東流劍尊,白衣方乙,靈焰魔妃,他們幾比特才有攻破九九歸一大陣的霸道修為。昆侖界的那幾個老傢伙,說不定也有那個實力。”

    ……

    被困在九九歸一大陣的內部,幾乎是死路一條,七大世界的聖者大軍中,能够與之對抗的人物,加起來也不會超過二十個。

    然而,就在這時,眾人驚奇的發現,那位穿著十聖血鎧的身影,竟然出現在九九歸一大陣的外面。

    “怎麼可能,他剛才是怎麼逃出九九歸一大陣?”

    “真是見鬼,他到底什麼生靈?”

    “難道是一比特氣靈修士,可以隨意穿梭任何陣法?”

    傳說中,一些特殊的氣體,能够誕生出靈性,產生出智慧,凝聚出人類一樣的身體。這一類修士,就被稱為“氣靈修士”。

    當然,氣靈修士極其稀少,一座大世界,也未必能够誕生出幾個。能够修煉成聖的氣靈修士,更是相當罕見。

    只有昆侖界的修士才知道,張若塵動用了空間手段,直接挪移到了九九歸一大陣的外面。

    脫離陣法的困禁,張若塵立即展開反殺手段。

    “噗嗤。”

    “不好,快閃避……好快……”

    “你……”

    張若塵手持沉淵古劍,如同是收割稻草人一般,只是片刻,就將佈置九九歸一大陣的羅刹侯爵殺了二十多比特。

    不過,那些羅刹侯爵的反應速度倒也是極快,知道陣法已經被攻破,於是,連忙圍攻上去。

    可惜卻沒有一個是張若塵的一招之敵,短短半刻鐘,又有二十多比特羅刹侯爵被殺死,另有三十多位羅刹侯爵被打成重傷。

    張若塵簡直就是所向無敵,殺得剩下的羅刹侯爵,全部都在逃遁,不敢再和他交手。

    “太强大了,人海戰術根本克制不住他。”

    “他的修為,肯定達到至聖的巔峰,聖王之下無敵。”

    ……

    張若塵爆發出急速,追殺那些羅刹侯爵,又是一連鎮殺七位。其中,有兩位羅刹侯爵,竟然自爆聖源,想要與張若塵同歸於盡。

    張若塵則是施展出空間扭曲的手段,將自爆之後的毀滅力量,轉移到了別處。

    自爆聖源,根本威脅不到他。

    “好强大的力量波動。”

    突然,張若塵察覺到危險的氣息,停止殺戮,打開了眉心的天眼,向著東方天空望去,看見,四百裡外,羅刹族的侯爵,竟然又組成一座九九歸一大陣。

    並且大陣在八十一比特侯爵的全力催動之下,運轉了起來,打出一道雷電攻擊。

    那是一根數十丈粗的雷電光柱,很像是一條閃電組成的河流,以百倍音速,攻擊向張若塵。

    速度太快,根本來不及調動空間力量。

    張若塵長嘯一聲,激發出百聖血鎧,同時雙手分開站成弓步,雙手抓起豐碑盾,調動全身的聖氣,注入進盾牌的內部,激發出豐碑盾的圓滿力量。

    盾牌中,釋放出源源不斷的雷火,與雷電光柱碰撞在了一起。

    ……

    (抱歉,今天更新的太遲,不過,總算是補上,明天的兩章不會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