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概半天後,沉淵古劍飛了回來,落入張若塵的手中。

    戰場上的聖兵,已經全部被它煉化和吸收,劍體中的銘紋數量,達到一萬三千多道,沉淵古劍的品級,又提升一大截。

    “達到萬紋聖器的級別,沉淵古劍的提升速度,果然變得更慢。”張若塵暗道。

    要知道,戰場上的聖器戰兵的數量,可是有一千多件,卻只是讓沉淵古劍新增了三千多道銘紋。

    很顯然,晋昇為萬紋聖器之後,沉淵古劍劍體內部的銘紋,變得更加高級,再想提升品級,需要的聖器會越來越巨量。

    食聖花的根須、藤蔓、葉片,遍佈這一片天地,在全力以赴吸收泥土和空氣中的養分,每一個刹那,它的修為境界都在快速提升。

    又過去半天時間。

    食聖花的修為境界,達到真聖的巔峰。

    它吸收養分的速度,逐漸變得緩慢,藤蔓頂部的果實,似乎也是生長到了極限,沒有再繼續增大。

    這一天時間,張若塵自然也在修煉,又煉化了接近五百滴凝真聖露,距離真聖境界更近一步。

    張若塵從時空晶石的內部走出,來到食聖花的藤蔓下方,道:“走吧!去蟲洞。”

    “主人,再給我幾天時間,讓我將這裡的養分全部吸收,說不一定能够衝擊到至聖境界。”食聖花的聲音,從藤蔓中傳出。

    張若塵心知時間很緊迫,道:“來祖靈界,是為了征戰和殺戮,哪有那麼多時間用來修煉?現在,我們必須去將蟲洞打下來,立即前往巨鯨河流域。”

    功德戰的時間是三個月,現在已經過去二十多天,剩下的每一天時間都顯得彌足珍貴。

    張若塵取出金步龍輦,登了上去,調動聖氣激發出九條金色巨龍的魂影,隨後便是急速向蟲洞的方向沖去。

    坐在龍輦中,張若塵取出寶瓶,喝下一口凝真聖露。

    接下來,趕路的時候要煉化凝真聖露,戰鬥的時候也要煉化凝真聖路,只有這樣,才能更快達到真聖境界。

    食聖花很不甘心,卻還是跟了上去,一根根數十裏長的根須,從泥土中伸出來,快速向前延伸,像是成百上千條腿足在奔跑。

    天庭界的很多勢力,都在關注張若塵的一舉一動,見他居然單槍匹馬沖向蟲洞,皆是感到吃驚。

    “快看,張若塵居然直奔蟲洞而去,難道是想獨自一人與羅刹大軍叫板?”

    “雖然說,侯爵以下的羅刹,已經撤走。可是,駐守在蟲洞附近的羅刹侯爵,足有六七百位,絕不是單獨一人可以闖得過去。”

    “估計他是急著趕去巨鯨河流域,兌換功德值,所以才不得不拼死一戰。”

    ……

    前一天,張若塵獨自一人對抗一百多位羅刹侯爵,殺得他們幾乎全軍覆沒,的確是相當強勢。

    但是,去攻打蟲洞,又是另一回事,囙此沒有人看好這一戰,都覺得最好的結果,就是張若塵鎩羽而歸,成功逃走。

    更大的可能性,則是連逃走的機會也沒有。

    來到距離蟲洞還有五百里的原野上,張若塵向著前方望去,只見,整個天地間都充斥著混亂的聖力,大地一片破敗。

    昨天,刀獄界的諸聖與羅刹族的大軍,在這裡爆發了大戰,至今還有很多殘缺的屍骸散落在地上。

    張若塵不敢輕敵,讓金步龍輦停了下來,隨後,散發出精神力探查過去。

    “刀獄界的諸聖,竟是一連攻破十一層防禦大陣,他們倒是幫我清理了不少麻煩。”

    羅刹族在這一片天地,佈置了很多陣法銘紋,使得此地猶如變成銅牆鐵壁,也難怪刀獄界的諸聖會被殺得幾乎全軍覆沒。

    地底有大量殘缺的陣法銘紋,更遠處,則是燒錄有完整的銘紋,阻擋住張若塵的精神力。

    “到底還有幾層防禦陣法?又有多少攻擊陣法?”

    張若塵不懼羅刹族的人海戰術,可是,攻擊陣法和九九歸一大陣,還是能够給他造成巨大的威脅。

    駐守在蟲洞附近的羅刹族,自然也發現了張若塵,一道道氣息强大的身影,在防禦大陣的後方顯現出來。

    昨天,從張若塵手中逃走的那位長著銀髮獅面的三等侯爵,從防禦大陣的內部走了出來,魁梧的身軀站在一座小山丘的頂部,沉吼一聲:“人類,你是主動上門來受死的嗎?”

    張若塵懶得與他廢話,直接取出青天弓和白日箭,對準了銀髮人獅。

    銀髮人獅十分清楚青天弓和白日箭的厲害,暗罵一聲“該死”,隨後,急速逃回防禦陣法的內部。

    “嘣!”

    白日箭幾乎是追在銀髮人獅的屁股後面,撞擊在虛空,隨即,一層防禦陣法顯現出來,似是一層半透明的光壁,有著一根根鎖鏈在光壁上面沉浮。

    轟隆一聲,光壁上的鎖鏈猛烈震動,形成一個漩渦,擋住了白日箭。

    “逃得倒是挺快。”

    張若塵將手一伸,收回白日箭。

    這一箭,張若塵不僅僅只是想要射殺銀髮人獅,也是想要試一試防禦陣法的强度。

    防禦陣法的內部,那些羅刹族的侯爵,還是第一次看到銀髮人獅如此狼狽和害怕的樣子,他們都有些忍俊不禁。

    銀髮人獅感覺到十分丟臉,一雙銀色的雙瞳,冒出一絲絲火焰,吼了一聲:“殺了他。”

    離地五十丈高的半空,一根根銘紋浮現出來,在空氣中,凝聚成一座攻擊大陣。

    受到攻擊大陣的影響,下一刻,整個天空都燃燒起來,變成了赤紅色。在攻擊大陣的中心,凝聚出一尊高達三百丈的身影,背上長著雙翼,像是一比特羅刹魔神。

    “嘩——”

    那尊羅刹魔神的嘴裡,吐出一顆赤金色的火球,向著張若塵所在的方向轟擊了過去。

    火球上蘊含的高溫,讓食聖花也都承受不住,它的葉片燃燒了起來,只得連忙縮小軀體,儘量避免遭到陣法的攻擊。

    張若塵站起身來,體內的聖氣急速運轉,雙手向著虛空一抓。

    “空間扭曲。”

    筆直墜落下來的火球,立即偏移方向,落到數裏之外。

    “轟隆。”

    大地猛烈的一震,隨後,有著一層金色的火浪,向著四面八方湧了出去,一直延伸到五百裡外。

    整個世界,都像是變成一片火海。

    “死了嗎?”

    所有羅刹侯爵全部都緊緊的盯著那片火海,突然,九條金色的巨龍,拉著一輛聖車,從火海中沖出,以百倍音速,向著防禦大陣衝撞而來。

    銀髮人獅緊咬著牙齒,道:“找死,防禦大陣豈是憑你一擊之力就能破得開?繼續使用攻擊大陣,無論如何也要鎮殺此人。”

    站在攻擊大陣中心的那尊羅刹魔神雙眼睜開,飛出兩道火焰光柱,擊向金步龍輦。

    張若塵站在金步龍輦的頂部,全力以赴調動空間力量,手指向著前方一劃,默念一聲:“給我破開。”

    “嘩啦。”

    空間被撕裂出一道巨大的口子,足有三百多米長,五十多米寬,向著前方飛去,破開了防禦大陣。

    緊接著,金步龍輦沖進去。

    隨即,一大片慘叫聲響起,一比特比特羅刹侯爵被撞得倒飛出去,他們根本擋不住龍輦。其中一些羅刹侯爵,更是被碾碎成血泥和碎屍,直接斃命。

    食聖花的根須,纏繞在金步龍輦上面,藤蔓則是飛了出去。

    “噗嗤。”

    藤蔓比槍矛還要尖銳,將一比特五等侯爵的聖軀穿透,隨後,又是沖向另一比特羅刹侯爵。

    食聖花專門挑選六等侯爵、五等侯爵、四等侯爵這樣的强者,每殺死一比特,就將聖屍拖回,使用根須吸食聖屍中的聖血和聖力。

    張若塵與食聖花聯手,殺得羅刹侯爵人仰馬翻,頃刻間,便是有數十比特侯爵身亡。

    “從來只有我們羅刹族吞食別的生靈,沒有別的生靈可以吸食我們。”

    銀髮人獅大吼一聲,取出一根萬紋聖器級別的鐵鞭,激發出鐵鞭的圓滿力量,向著食聖花抽擊了過去。

    食聖花顯然也是察覺到危險,自身的力量完全爆出來,無數雷電光絲湧了出來,包裹住藤蔓和葉片,也向銀髮人獅抽擊過去。

    “轟隆。”

    藤蔓和鐵鞭碰撞在一起,一股混亂的聖力,向著四方倒湧出去。

    很快,食聖花和鐵鞭纏繞了起來,相互對坑,打得難分難舍。

    食聖花寄居在張若塵的體內,兩者有千絲萬縷的聯系,囙此,張若塵能够清晰感受到食聖花的處境很不妙。鐵鞭爆發出來的圓滿力量,已經將它打傷,而且,傷勢還在不斷加劇。

    張若塵縱身一躍,從金步龍輦上面跳躍起來,飛在半空的時候,喚出了沉淵古劍,抓在手中,一劍向著銀髮人獅劈斬下去。

    强大的劍氣,化為一道一千多米長的劍光瀑布,向下垂落。

    銀髮人獅的臉色一變,連忙收回鐵鞭,手腕快速抖動,隨即,鐵鞭變得越來越粗壯,像是一條盤旋而上的鋼鐵巨龍,想要擋住張若塵的攻擊。

    “轟隆。”

    沉淵古劍爆發出來的力量何等恐怖,直接斬斷那根萬紋聖器級別的鐵鞭,一劍將銀髮人獅的聖體劈成了兩半,向著左右兩個方向飛了出去。

    緋紅的鮮血,濺了張若塵一身。

    以張若塵現在的戰力,以沉淵古劍的無堅不摧,一般的至聖,根本擋不住他全力以赴之下的一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