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飛到金步龍輦的頂部,身上氣勢如虹,戰意滂湃,雙手捏成掌印。淨滅神火從掌心噴薄而出,分別凝聚成一條巨龍和一頭巨象,向前攻伐了過去。

    白羽被打得不斷後退,一連接了十三掌,就被打得口吐鮮血,雙臂更是變得血肉模糊。

    “好厲害。”

    白羽的背上展開一對黑色羽翼,向後倒退,想要飛回防禦陣法的內部。

    “哪裡走?”

    張若塵駕馭金步龍輦,追擊上去,右手向前一拍,打出一條數十丈長的神火巨龍,沖向白羽的後背。

    防禦陣法的內部,一座九九歸一大陣急速運轉,隨後,陣法的中心,沖出大量的寒氣,化為一柄寒冰神刃,劈斬向神火巨龍。

    “轟隆。”

    一冷一熱兩股力量激烈碰撞,寒冰神刃和神火巨龍同時消散而開。

    白羽進入防禦陣法,立即服下一枚療傷聖丹,隨後,下出一道命令,“啟動紫陽晨鐘,一定要將他鎮殺。”

    蟲洞的下方,一座百丈高的岩石殿宇的內部,逸散出一縷縷紫色霞光,如同一座座霧橋,向著天邊延伸出去。

    一百多位羅刹侯爵,同時將聖氣打入進岩石殿宇。

    殿宇碎裂成石塊,一隻紫金古鐘旋轉著飛了起來,飛到離地數百丈高的位置。

    很快,紫色霞光就覆蓋方圓千里,並且釋放出極度危險的力量波動。

    紫陽晨鐘,乃是祖靈界一座古教的鎮教聖器,內部的銘紋數量,超過三萬道,比一般的萬紋聖器要很多倍。

    結合一百多位羅刹侯爵的力量,也只是勉强將紫陽晨鐘啟動。

    張若塵感受到從紫陽晨鐘中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心中生出一股巨大的危機感,那種感覺,猶如是一尊聖王正在蘇醒。

    “給我破開。”

    張若塵全力調動空間力量,撕開一道巨大的裂縫,向著最後一層防禦大陣轟擊過去。

    “嘭。”

    防禦大陣凝成的光幕碎裂而開,隨後,張若塵駕馭金步龍輦沖入進去,與一座九九歸一大陣撞擊在一起。

    “轟隆。”

    九九歸一大陣破碎,八十一比特羅刹侯爵猶如一個個稻草人,拋飛了出去。

    “這是什麼戰車,怎麼會如此厲害,就連九九歸一大陣都擋不住?”

    “大家趕緊退開,躲到攻擊大陣的後方。”

    ……

    張若塵站在金步龍輦的頂部,打出了一片淨滅神火,向著那些羅刹侯爵湧了過去。

    “哧哧。”

    只要粘上火焰,那些羅刹侯爵的身體便是燃燒起來,化為一個個火球,嘴裡發出淒厲的慘叫聲。片刻後,他們就被燒成灰燼,就連骨頭也沒有剩下。

    一邊攻殺,張若塵也在一邊收集殘魂和血液。

    當然,張若塵並沒有戀戰,而是向著蟲洞所在的方向沖了過去。金步龍輦的車輪,快速轉動,發出陣陣風雷聲。

    “想要進入蟲洞,哪有那麼容易?”

    一比特三等侯爵級別的羅刹女站在蟲洞的下方,手指向著金步龍輦的方向一點,隨即,那些羅刹侯爵便是控制紫陽晨鐘,轟擊了過去

    張若塵的臉色不變,雙手展開,釋放出空間領域,包裹住金步龍輦,大喝一聲:“空間大挪移。”

    空間猛烈顫動了一下,隨後,張若塵和金步龍輦從原地消失。

    “轟隆。”

    紫陽晨鐘撞擊在地面上,打得方圓百里的大地都裂出密密麻麻的紋路,隨後,向下塌陷。其中一些羅刹侯爵,來不及撤退,受到紫陽晨鐘餘波的衝擊,皆是遭受重創。

    金步龍輦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在蟲洞的附近。

    張若塵後頭看了一眼被紫陽晨鐘擊中的那片大地,背心冒出一股寒氣,幸好他能够操控空間力量,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這一戰,算是有驚無險。

    “嘩啦。”

    金步龍輦沖入進蟲洞,離開了金玉山脈。

    那些羅刹侯爵看著這一幕,全部都有些發怔,他們這麼多强者聚集在一起,更有十數座陣法的輔助,竟然擋不住一個年輕人類?

    白羽的嘴角抽動,眼中盡是寒光,道:“立即傳訊給公主殿下,一比特人族的空間修士闖過了我們的防守,去了巨鯨河流域。”

    塵土和火焰,一直籠罩著蟲洞周圍的天空,囙此,外界根本看不清剛才的戰鬥,只看見最後張若塵駕著金步龍輦沖入進蟲洞之中。

    一個人對抗一群羅刹侯爵,簡直囂張得不行。

    整個廣寒界的修士都欣喜若狂,激動得炸裂,“神使太無敵,竟然殺出重圍,進入了蟲洞。”

    “在神使大人的面前,羅刹族真是不堪一擊,幾百比特侯爵都擋不住他一人。”

    刀獄界的修士,全部都陷入沉默,震驚得說不出話來。他們在暗暗的思考,若是換做刀獄界的界子,能不能闖得過羅刹大軍的重重防守?

    “六七百位羅刹侯爵都攔不住張若塵,功德戰場上,還有幾人是他的對手?”

    “難怪在無頂山張若塵三招就擊敗秋雨,現在他們再次交手,估計秋雨還是擋不住張若塵三招。”

    “可惜,張若塵與女皇的恩怨太深,否則他肯定會代表昆侖界參加功德戰。哎!”

    “張若塵與女皇的恩怨情仇,不是我們可以理解。據說八百年前,他們的關係相當親密,若不是後面發生的變故,必定成為昆侖界最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侶。”

    ……

    虞山界。

    袁野聖王走入進聖殿,躬身向上方的大聖分身行禮,道:“禀告帝尊,那位年輕人類男子的身份已經查清楚,此人名叫張若塵,乃是被月神親自帶回天庭界。”

    那尊大聖分身的眼中,露出一道精芒,道:“月神的傳人?”

    袁野聖王搖了搖頭,道:“實際上,張若塵並不是廣寒界的土著,而是出生在昆侖界。更加不可思議的是,他居然同時修煉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號稱時空傳人。”

    一股兇猛的聖威,從大聖分身的體內爆發出來,很顯然,那位大聖也是產生了劇烈的情緒波動,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竟然是時間和空間的力量,這樣的妖孽,竟然真的存在。”

    袁野聖王繼續說道:“還有一件頗為有意思的事,根據屬下從昆侖界查到的資訊。張若塵與昆侖界的那位神,竟然有著非同一般的關係。”

    “什麼關係?”那位大聖問道。

    “張若塵曾是那位神的未婚夫。”袁野聖王說道。

    大聖的分身有些吃驚,沉默了半晌,才道:“涉及到兩位神,此事已經不是我們可以參合,還是先禀告大虞神祖,由他來定奪。”

    與此同時,別的大世界也都查清張若塵的底細,皆是嚇了一跳。

    “哈哈,月神真是够狠,竟然連別人的未婚夫都搶到了廣寒界。不過,時空傳人實在太罕見,本神遇到,說不一定也會搶。”

    “這就是月神的底牌嗎?一旦這個時空傳人成長起來,廣寒界說不一定能够翻盤,在《萬界功德榜》上的排名,有可能直線上升。”

    “一個小小的聖者,竟然與兩位女神都有關係,真是不可思議。”

    張若塵的特殊身份逐漸傳開,驚動了一些神,也驚動了天庭界一些特殊的勢力,比如,時間神殿和空間神殿。

    越來越多的大人物,通過戰場鏡像,開始密切關注張若塵的一舉一動。

    祖靈界。

    在蟲洞的另一頭,也有大批羅刹侯爵在鎮守,但是,他們卻沒能攔住張若塵,張若塵駕馭金步龍輦衝殺了出去,又留下一地的死屍。

    整整行駛了數萬裏,來到巨鯨河的河畔,確定沒有羅刹侯爵跟上來,張若塵才是讓金步龍輦停了下來。

    巨鯨河無比寬闊,水流平緩,像是一個湖泊,根本看不到對岸。

    河面上,飄著一具具白骨,河水也是血紅色,散發出一股刺鼻的惡臭。很顯然,巨鯨河流域發生了相當殘酷的殺戮,也不知還有沒有生靈活著?

    張若塵從金步龍輦中走了下來,望著眼前的血河,眼神有些迷離。

    經歷連番大戰,張若塵體內的聖氣幾乎消耗一空,雖然身體依舊站得筆直,可是,臉上卻露出了一絲疲憊的神態。

    張若塵閉上雙眼,休息了片刻,稍微恢復了一些體力,隨後,取出地圖,平鋪在地上。

    “巨鯨河長達一百四十萬裏,位於南世界的腹地,有著超過百億人類生活在大河的兩岸,孕育出了一個繁華、偉大、鼎盛的文明。”

    “巨鯨河流域也太廣闊,想要找到靈希,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張若塵取出一枚傳訊光符,在上面燒錄文字,詢問木靈希的具體位置。

    隨後,張若塵將木靈希的一縷聖道氣息注入進入,手掌一揮,將光符打了出去。

    “先尋找一處安全位置恢復體力和聖氣。”

    張若塵將金步龍輦收了起來,隨後,分離出一道聖魂分身,讓聖魂分身留在原地,等待木靈希傳回消息。

    隨後,張若塵的真聖,跳進巨鯨河的河底,取出豐碑盾,手指按在時空晶石上面,隨後,他便是進入到時空晶石的內空間。

    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一連待了五天,張若塵再次恢復到巔峰狀態,並且又煉化了六百多滴凝真聖露。

    張若塵氣海中的那條通天河,變得越來越真實,快速流動的時候,竟是能够引得天地規則與之共鳴。

    距離真聖境界,只差最後一步。

    “是時候開始衝擊真聖境界,只要成為真聖,即便是遇到吳昊,或者羅刹族的一等侯爵,應該也有一戰之力。”

    張若塵的心中迫不及待,取出一瓶凝真聖露,全部都吞服進嘴裡。

    ……

    (還有一章,不過,12點之前更新的可能性不大,應該比較晚,大家還是早點休息,明早再看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