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進入峽谷的聖者,至少都是通天境的修為,在頃刻間,卻有三十多位斃命,讓還活著的聖者無不膽顫心驚。

    聖者如草芥,說斬就被斬。

    大聖銘紋的滅殺力量,漸漸消散。

    包括真聖和至聖級別的人物,皆是緩步向後倒退,心臟猛烈跳動,若不是方乙還穩如泰山的站在那裡,恐怕他們都已經不顧一切向峽谷的深處逃去。

    從始至終,方乙都是面不改色,一雙明亮的聖目卻是在打量著羅刹公主,道:“除了靈焰魔妃,在沙陀天域,找不出第二個比你更厲害的女聖。”

    “算你還有些眼力。”羅刹公主道。

    方乙道:“即便你是靈焰魔妃,想要逼我屈服,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真要戰起來,大家都要死在這裡。”

    “是嗎?你就算引動這裡的大聖銘紋,我們兩大空間修士在此,至少也有三成的機會逃離出去。可是你們,卻是必死無疑。”

    羅刹公主看穿了方乙的想法,顯得氣定神閑,仿佛是吃定了他。

    刀獄界的諸聖,也沒想到主動者和被動者的轉變會來得如此之快,本來他們是食肉的狼,現在卻變成了任人宰割的羊。

    他們的目光,向方乙望過去,想要知道界子大人會做出什麼樣的决定?

    方乙自然不會甘心受人驅使,一隻背在身後的手,捏成了爪形,在掌心的位置出現一柄一寸長的白色飛刀,雖然小巧,卻有上萬道銘紋交織在上面。

    羅刹公主自然是感受到方乙有拼死一搏的决心,囙此,手指一動,向著右方石壁上的一道大聖銘紋按了過去。

    大聖銘紋還沒有被引動,整個峽谷就已經輕輕震動了起來。

    方乙皺起眉頭,背在身後的那只手,五指合上,收起外湧的聖力,面不改色的道:“也罷,向兩位空間修士妥協,倒也不算什麼可耻之事,今天我方乙認栽。敢問另一比特空間修士,如何稱呼?”

    張若塵道:“張若塵。”

    “原來是廣寒界的那位神使,今天,算是長了見識。”

    方乙深深的看了張若塵一眼,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隨後便是轉過身,帶著刀獄界的諸聖,向峽谷的深處行去。

    蘇青靈和步極現在可是一點怨氣都沒有,對張若塵和羅刹公主佩服得五體投地,竟然將大名鼎鼎的白衣方乙都壓迫得屈服,整個沙陀七界,恐怕也只有他們二人才做得到。

    步極倒是顯得很坦誠,主動說道:“張兄,對不起,先前是我不瞭解你們的謀劃,太過莽撞,多有得罪的地方,還請你不要與我一般見識。”

    蘇青靈的心中,也是有些歉意,但是卻沒有直接說出來。

    不過,經歷此事之後,他們肯定會更加信任張若塵,以前或許還只是最淺的交情,經歷諸如此類的一些考研,交情才會變得更加牢固。

    蘇青靈提醒道:“大聖之心,不屈於人。方乙必定是具有大聖之心的天驕,所以,他不可能真正的屈服,或許正在想辦法絕地反擊。”

    “想要絕地反擊,還得看他能够拿出多少實力。”羅刹公主的身材高挑,即便只是站在那裡,都顯得傲氣十足。

    在宇宙的另一片星空,整個刀獄界都炸開了鍋,無數生靈都憤怒得抓狂。

    “廣寒界的神使,居然和羅刹公主聯手對付刀獄界,必須受到制裁。”

    “太可恨了,居然逼迫刀獄界的聖者去探路,這個張若塵必須得死。”

    “大家放心,界子乃是一代梟雄,怎麼可能受制於人?誰能笑道最後,還是一個未知數。”

    ……

    昆侖界的修士,卻是都在拍手稱快。

    要知道,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聖者,在功德戰場,可是獵殺了不少昆侖界的聖者,看到刀獄界的界子被壓迫得如此之慘,豈能不暢快?

    “還是張若塵囂張,居然和羅刹公主一起,逼得刀獄界的界子都只能乖乖聽話,讓人不佩服都不行。”

    “可惜,羅刹公主的手段太厲害,張若塵未必鬥得過她。真是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知道,最後,他們二人到底誰才是真正的贏家?”

    ……

    …………

    方乙手持天機羅盤,小心翼翼的前行。

    但是,越是通往峽谷的深處,大聖銘紋就越是密集,即便是天機羅盤也無法探測出所有殺機,只能讓聖者親自去探查。

    換句話說,便是拿人命去填。

    在羅刹公主的壓迫之下,最終,一比特又一比特刀獄界的聖者被派遣了出去。

    每一位聖者,大概都只能向前行走十多丈,或者數十丈,便是會觸動大聖銘紋,最後死無全屍。

    一連十三比特聖者死去之後,不僅剩下的刀獄界諸聖變得臉色蒼白,戰戰兢兢,就連方乙也都臉色鐵青。

    太憋屈了!

    他們就像是一群牲畜,被人驅趕,反抗是死,繼續向前也是死。

    方乙深吸了一口氣,儘量讓自己的身體顯得更加挺拔,道:“大聖銘紋越是密集,也就說明,很快就要到達聖山的腹地。”

    接下來,又派遣出兩位通天境聖者前去探路,死去一比特之後,另一比特卻走入進一片白色的迷霧之中,欣喜若狂的大喊了一聲:“好廣闊的空間,好多的凝真聖露。”

    刀獄界的諸聖,皆是喜出望外,心中沉甸甸的石頭終於落了下去。

    方乙的眼中,閃過了一道寒光,爆發出最快的速度,先一步沖入進白色迷霧。緊接著,刀獄界的諸聖,也都跟上去。

    後方,張若塵與羅刹公主對視了一眼,直接動用出空間挪移,一連變換十數次位置,追上刀獄界的諸聖。

    穿過白色迷霧,裡面竟是一片十分浩大的空間,有著數值不清的光點懸浮在空間之中,給人的感覺,很像是進入一座小型的宇宙,繁星閃爍。

    那些光點,卻並不是星辰,而是一粒粒凝真聖露。

    在他們的頭頂上方,有著一輪皎潔的“明月”,散發出一股令人生畏的聖力,那些凝真聖露,就是從“明月”中散落下來。

    進入這個空間,張若塵和羅刹公主的身體直線向下墜落,二人向下方望去,能够看見一片片銀鱗般的水紋波光。

    “冥冬水。”

    張若塵的臉色一變。

    冥冬水,號稱“極寒之水”,即便是聖者墜入進去,也是難逃一死。他的雙腿,浮現出一鸞一鳳的虛影,身體逆沖了起來。

    羅刹公主的應變速度,並不比張若塵慢,身上的萬聖素衣散發出一圈圈聖光,使得她的嬌軀變得比羽毛還要輕盈,自動向上漂浮。

    “今日,就是你們二人的死期。”

    方乙站在張若塵和羅刹公主的上方,眉心的星辰散發出奪目的光芒,簡直就像是一尊真神,傲立在宇宙之中。

    “嘩——”

    一柄只有一寸長的飛刀,從方乙的手中沖出,似流星一般,向張若塵飛了過去,速度快得不可思議,超過了百倍音速。

    方乙知道張若塵是昆侖界的神使,掌握有一件神靈戰器,覺得他的威脅最大,囙此率先發難,準備先將他擊殺。

    “嘭。”

    幾乎是在一瞬間,沉淵古劍出現在張若塵的手中,橫劍一擋。

    劍體和飛刀碰撞了一擊,張若塵感覺就像是被一座鐵山撞了一下,身體不受控制向後倒飛出去。

    飛刀轉了一個彎,繞過沉淵古劍,又是飛向張若塵的眉心。

    張若塵連忙揮劍,再次與飛刀對碰了一擊。

    一圈圈聖力波浪,向著四方蔓延出去,將懸浮在半空的凝真聖露全部都震飛出去,使得周圍變得無比黑暗。

    “嘭嘭。”

    短短一個眨眼的時間,飛刀一連攻出十二擊,每一擊都擁有致命的力量,但是,卻被張若塵全部都擋下來。

    在這片空間,沒有大聖銘紋,羅刹公主只得調動煵靈龍火,凝聚出一條火焰巨龍,向方乙攻伐過去。

    “嗷。”

    火焰巨龍飛出,頓時滿天火雨,讓方乙感覺到巨大的壓力,根本無法分心再去對付張若塵,必須全力以赴對抗羅刹公主這一尊大敵。

    方乙收回飛刀之後,張若塵終於重新穩住身形。先前飛刀爆發出來的十二道力量,震得他體內血氣亂湧。

    張若塵看向右臂,發現那裡竟是留下了一道淺淺的刀痕。

    “不愧是一座大世界的界子,方乙果然是一個相當可怕的人物。”

    雖然說,張若塵是在觸不及防的情况之下,遭到方乙連續不斷的猛攻,但是,方乙能够讓他受傷,由此可見,方乙的實力絕對不在張若塵之下。

    木靈希、蘇青靈等人,也都先後闖入進這一片空間,與張若塵會合。

    他們的目光,向方乙和羅刹公主所在的方向望了過去,觀看最巔峰的聖境生靈的對決。

    能够親自觀摩這樣的大戰,對他們有無比巨大的好處。

    因為,有一些聖道力量,只有方乙和羅刹公主這種級別的天驕,才能領悟得到。在他們戰鬥的時候,無疑是會運用到這種聖道力量,只要能够參悟到其中的本質,說不一定,他們將來也能成為這種級數的强者。

    這不是武道切磋,而是一場生死之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