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九靈大聖忍不住露出一道笑意,“張若塵這個小子,還真是有點意思,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吳祖的聲音響起:“僅僅只是這一場大戰,張若塵收集到的羅刹血液和羅刹殘魂,就是一個龐大的數位。此消彼長之下,昆侖界、刀獄界、紫府界卻是損失慘重。”

    “只要他能够到達功德簿牆的下方,將羅刹殘魂和血液都兌換成功德值,廣寒界就能佔據巨大的優勢。不說聖者功德榜的前三,至少可以爭一爭第四位。”

    九靈大聖點了點頭,道:“現在,老夫唯一擔心的就是羅刹公主,這個變數太大了!”

    旁邊,寂滅大帝卻是搖了搖頭,笑道:“羅刹公主的確是一個變數,但,也是張若塵現在手中最大的王牌。只要捏著這一張牌,在祖靈界,張若塵就能遊刃有餘的應對一切危機。別說是聖者功德榜的第四和前三,就算是第一,也可以去爭一爭。”

    聽到寂滅大帝的話,在場的大聖都是心緒一動。

    聖者功德榜的第一,有可能嗎?

    只要張若塵帶領廣寒界成為聖者功德榜的第一,廣寒界也就不用成為新的戰場,就算大聖功德戰、聖王功德戰全部都輸掉也沒有關係。

    當然大魔十方界、八部界、紫府界的實力都擺在那裡,聖者數量是廣寒界的數倍。

    廣寒界想要成為聖者功德榜的第一,可謂是難如登天。

    以前是一點機會都沒有,現在,算是有了一線機會。

    “難怪月神會將他搶到廣寒界,他的確相當不凡,越來越讓人期待,一定要更强一些,只要鬥贏羅刹公主,就能名震萬界。”

    蠻劍大聖有些緊張了起來,將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鳳凰巢所在的那片地域。

    昆侖界的諸位大聖,卻是陷入沉默。

    如若張若塵是代表昆侖界參戰,以他的實力,功德戰場上,昆侖界肯定能過佔據很大的優勢。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一直在生死線上掙扎。

    可惜昆侖界的主宰是池瑤女皇,即便是他們這些大聖級別的人物,也是無法改變女皇的意志。

    三大世界與羅刹族的戰鬥,進入白熱化,每一個呼吸的時間,都有聖者會倒下,死在戰場上面。

    張若塵的確沒有參戰,只是在一旁撿屍體。

    蘇青靈也在幫忙,不斷從屍體身上取下寶物,忙得不亦樂乎。她從來沒有想過,在兇險無比的功德戰場上,還能這麼收集功德值。

    功德值也來得太容易。

    確定不是參加了一場假的功德戰?

    戰場上,滄瀾武聖的秀目一瞪,嬌喝一聲:“張若塵,你到底還要不要臉?”

    “什麼意思?”張若塵問道。

    滄瀾武聖道:“就算你投靠了廣寒界,至少也是天庭界的一員,面對羅刹族,難道不應該與我們同仇敵愾,一切殺敵?”

    張若塵聳了聳肩,道:“羅刹族又沒有來攻擊我,我有什麼辦法?”

    滄瀾武聖也覺得見了鬼,羅刹族的眼睛都瞎了嗎?難道看不見張若塵那個混蛋?還是說,羅刹族覺得三大世界的聖者威脅更大,準備先滅了他們,再去收拾張若塵。

    “就算羅刹族沒有主動攻擊你,你也不應該躲在一旁只知道收集寶物和功德。那些羅刹侯爵,都是我們殺死,功德應該屬於我們。”滄瀾武聖說道。

    張若塵顯然是不贊同滄瀾武聖的觀點,道:“誰叫你們自己不收集?我在地上撿的寶物和功德,難道還要還給你們?有本事你們自己收集,我絕對不會搶你們,畢竟,我們以前也是有交情的。”

    “你……”

    滄瀾武聖氣得抓狂,更加後悔當初在女皇的面前為他求情,這個叛徒,就該被千刀萬剮。

    驀地,滄瀾武聖的瞳孔一縮,只見,張若塵竟是拉開青天弓,一箭向她射了過來。

    “噗嗤。”

    她的身後,一比特羅刹族的三等侯爵,被白日箭射殺,鮮血飛濺出來,染紅了她的半個身體。

    就在她剛才氣怒交加的時候,那位三等侯爵潜到她的身後,揮動一柄血刃,只差一點,就落到她的頸部

    幸好張若塵一箭將其射殺,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張若塵收回白日箭後,說了一句:“不用謝我,這一箭,算我送你的。”

    滄瀾武聖的一雙眼眸,筆直的瞪著張若塵,心情有些複雜,也不知該恨這個傢伙,還是該感激這個傢伙。

    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扭曲的手段,取走那位三等侯爵的屍體,帶回空間迷陣,丟給了蘇青靈。

    羅刹公主與東流劍尊的戰鬥,已經結束。

    東流劍尊遭受重創,胸口被打出一個巨大的血窟窿。

    不過,他卻施展出保命的手段,逃回紫府界的聖者陣營裡面,保住了一跳性命。

    東流劍尊吞服下一枚療傷聖丹,全力以赴運轉聖氣,煉化丹藥,胸腹位置的傷口,浮現出一片聖光,緩緩的癒合。

    “她真的是靈焰魔妃嗎?怎麼會如此强大?”

    在同境界,東流劍尊從來沒有遇到過羅刹公主這麼厲害的對手,簡直就像是一座大山立在他的面前,壓制得他毫無還手之力。

    方乙與羅刹公主交過手,深知她的厲害,道:“占時沒必要去招惹靈焰魔妃,先收拾了羅刹侯爵大軍,等到騰出手來,你我二人聯手,還怕對付不了她?”

    東流劍尊點了點頭,盯向羅刹侯爵大軍,道:“三十六座九九歸一大陣相輔相成,力量可以相互轉化,如同是一個整體,聖王第一步的人物,也休想將其攻破。不攻破三十六座九九歸一大陣,我們只會一直處於下風。不如,使用神靈戰器?”

    方乙搖了搖頭,道:“不要輕易動用神靈戰器,其實,我們也可以組合一座陣法,使用陣法,將所有力量彙聚到我的身上。由我激發出白微星的力量,或許可以擊潰三十六座九九歸一大陣。”

    片刻後,足有一百多位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聖者,聚集到方乙的四方,站在一個個玄妙的方位,猶如是陣法的陣基。

    隨著他們不斷釋放出聖力,一座陣法印記,在他們的脚下顯現出來。

    “嘩——”

    一百多位聖者的聖力,全部都向方乙打了過去,注入進他的體內。

    隨即,方乙眉心的白微星,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在他的頭頂上方,更是出現一顆無比龐大的星球的虛影。

    那股浩蕩的聖威,使得空間都在微微顫動。

    另一個方向,楚思遠、聖書才女、司命聖女,還有另外一大批剛剛彙聚過來的精神力聖者,同時打出精神力,全力催動儒祖聖書。

    隨即,儒祖聖書與白微星的虛影,同時向三十六座九九歸一大陣攻擊下去。

    “轟隆隆。”

    三十六座九九歸一大陣被攻破,足有數百位羅刹侯爵被碾殺,爆碎成一團團血霧。

    除此之外,還有大批羅刹侯爵遭受重創。

    發動了這一次攻擊,楚思遠、聖書才女、司命神女……等人,精神力消耗過巨,全部都盤坐在了地上,開始修養和恢復。

    方乙與那一百多位聖者,也消耗巨大,臉色蒼白如紙,坐在地上運轉功法,恢復體內的聖力消耗。

    三大世界別的聖者,卻是大喜過望,發出一道道長嘯聲,向羅刹侯爵大軍攻殺了過去。

    羅刹侯爵大軍沒有繼續與他們拼殺,反而快速向聖山的南面撤退。

    與此同時,聖山的南面,飛出密密麻麻的聖器,向三大世界的聖者轟擊過去,竟是在掩護羅刹侯爵大軍撤退。

    張若塵看著這一幕,眼中再次露出疑惑的神色,喃喃自語:“到底是誰在指揮羅刹大軍?”

    羅刹公主站在張若塵的身旁,雙眸中流露出凝重的神色,道:“羅刹大軍中,肯定是有一比特相當聰慧的人物,若不是此人,這一戰,羅刹族肯定會損失慘重。可是,現在來看,三大世界的損失,似乎是更大。”

    蘇青靈道:“會不會是傳說中的那位羅刹公主?”

    “羅刹公主?”張若塵道。

    蘇青靈解釋道:“據說,羅刹公主是羅刹族一比特神的女兒,不僅天資奇高,而且聰慧絕頂,雖然只是一比特聖者,卻已經成為進攻祖靈界的主帥。在這片戰場上,即便是天庭界的老怪物,與她博弈,也都是敗多勝少。最終,短短三十年,祖靈界就被打得支離破碎。”

    “我爺爺曾經說過,這還只是羅刹公主第一次做為進攻一座大世界的主帥,擁有這樣的戰績,算得上是相當可怕。等到以後,她肯定會更加强大,到時候,天庭界估計沒有幾個人是她的對手。所以,天庭界肯定會動用最大的力量,將她抹殺在搖籃之中,不會讓她成長起來。”

    張若塵自言自語的道:“祖靈界竟然還有這樣厲害的人物。”

    羅刹公主察覺到不妙,有些擔心張若塵會懷疑到她的身上,連忙岔開話題,道:“羅刹侯爵大軍已經退走,我們恐怕會成為三大世界聖者的下一個目標。你有什麼打算?”

    “各大世界之間,並不是鐵板一塊,反而是相互競爭的關係。所以,對付他們,比對付羅刹大軍容易得多。”張若塵道。

    “看來你是已經有計劃了!”

    “談不上計畫,只能說,以我們二人的身份,根本沒必要怕他們。廣寒界和大魔十方界可是有大批聖者,聚集在巨鯨河,他們還不敢明目張膽把我們怎麼樣,就像你沒有殺東流劍尊一樣。”

    “說得好像有點道理。”

    羅刹公主微微一笑,隨即,暗暗傳出一道精神力,向羅刹大軍下了一道命令:“立即去擒拿大魔十方界的界子,靈焰魔妃,本公主要活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