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只有激怒聖書才女,羅刹公主才有機會去探查她的真實底細。

    如果“九曜神淚”真在她的體內,必定是一件極其轟動的大事。

    面對羅刹公主的挑釁,聖書才女沒有示弱,道:“得罪不起?看來你還沒有認清形勢,在場有一大半都是昆侖界的聖者,還有一比特精神力聖王,真要動起手來,就算將你殺死在這裡,也不見得是一件難事。”

    羅刹公主道:“要不試試?”

    “好啊!我也正想試一試你。”

    聖書才女的一雙星眸很是靈動,總覺得羅刹公主的身上蒙著一層神秘的面紗,讓她感覺到危險,卻又看不透她。

    這樣一個修為高深、容顏妖豔、智計非凡的女子,故意接近張若塵,肯定是別有目的,正好與她鬥一鬥,說不一定能够揭開她身上的秘密。?終於,張若塵忍不住開口,道:“刀獄界和紫府界肯定會繼續對付我們,羅刹族的大批高手也隱藏在密林中,這個時候,你們最好還是不要亂來。”

    羅刹公主露出一道楚楚可憐的眼神,說道:“是她先挑釁,本妃何曾受過這樣的委屈?”

    滄瀾武聖是火爆脾氣,相當看不慣羅刹公主那副矯情的模樣,忍不住站了出來,道:“到底是誰先挑釁誰?”

    別的幾比特玄女,也都目露寒光。

    火藥味越來越重,九天玄女仿佛是要合而為一,與羅刹公主戰個天翻地覆。

    張若塵感覺到有些頭疼,目光向楚思遠盯了過去,卻發現這個老傢伙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樣,目光低垂,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正在參悟天地大道。

    “不對勁,地底……”

    張若塵的精神力微微一動,察覺到地底有奇异的波動傳出來。

    楚思遠的精神力强度比張若塵高得多,先一步發現地底有情况,隨即,一雙蒼老的眼瞳之中,散發出明亮的光華。

    “何方宵小,給我滾出來。”

    楚思遠的嘴裡,湧出一道純白色的浩然正氣,穿透泥石,沖入進地底,頃刻間,方圓數百丈的區域,盡是化為了白色。

    “轟隆。”

    強橫的浩然正氣,將靈全少君與兩位一等侯爵從地底震了出來,出現在張若塵等人的百丈之外。

    靈全少君的目光,向羅刹公主盯過去,又移到張若塵的身上,露出一道陰狠之色。

    這一道眼神的微妙之處,自然是沒有逃過聖書才女的眼睛。

    羅刹公主感覺到太陽穴漲痛,有一種想要一掌拍死靈全少君的衝動。早就叮囑過,讓他們不要跟上來,居然還是跟了過來,這樣反而讓她的處境變得相當尷尬。

    “走。”

    靈全少君帶著兩位一等侯爵,急速遠遁。

    “哪裡逃?”

    憑空之間,楚思遠的手中多出一支青銅畫筆,在半空畫出一個圓圈,頓時便是攔住靈全少君等人,將他們困禁在了圓圈裡面。

    張若塵率先沖上去,引動出沉淵古劍的圓滿力量,一道道劍氣爆發出來,化為一條劍河,向羅刹族的三大高手攻擊過去。

    與此同時,阿樂、韓湫、魔音、瘋魔皆是從地上飛掠起來,化為四道流光,從四個不同的方向,沖了上去。

    在這樣的情况下,羅刹公主勢必是不能袖手旁觀,化為一道幽影,打出一道空間裂縫,橫斬了過去。

    聖書才女的纖柔嬌軀,站在樹下,遠遠的盯著羅刹公主。

    感受到聖書才女的目光,羅刹公主頓時感覺到了一絲壓力,心中暗道,莫非靈全少君的突然出現,已經引起了她的懷疑?

    圓圈中,靈全少君取出一塊紫石,向前轟擊過去。

    “轟隆。”

    紫石化為一座紫色神山,撞穿楚思遠佈置的結界,隨後,靈全少君三人急速沖出圓圈,避開了張若塵等人打出的攻擊。

    就在這一瞬間,張若塵已經追到他們的身後,一劍向下劈斬。

    “少君先走,屬下擋住他。”

    天戈侯提起臨天戰戈,回身一刺,一道尖銳的聖道規則從戰戈上面湧出來,形成一圈圈漣漪,向外擴散。

    “轟隆。”

    臨天戰戈與沉淵古劍碰撞在一起,隨即,火花飛濺。

    天戈侯只感覺手中的戰戈,變得無比沉重,竟是抓握不住,直接脫手飛了出去。而他的雙手,虎口迸裂,五指疼痛得發麻,不斷有聖血流淌到地上。

    “怎麼可能?才十天時間,他的實力竟然又增强了如此之多。”

    十天前,天戈侯還能與張若塵勉强戰鬥一段時間,可是現在天戈侯懷疑自己難以在張若塵的劍下支撐五招。

    張若塵的修為,自然是又有精進,距離至聖境界已經不遠,對付一個一等侯爵不在話下。

    根本不與天戈侯多說廢話,張若塵再次提起戰劍,攻殺了過去。

    “噗嗤。”

    三劍之後,天戈侯身上的所有護身手段都被張若塵破開,張若塵一劍刺入他的眉心,將其擊斃。

    另一頭,白雲侯引動出秘術,燃燒體內的血液,以一己之力攔住阿樂和韓湫等人,掩護靈全少君離開。

    羅刹公主見張若塵等人個個都是一等一的强者,又有一比特精神力聖王和九天玄女在一旁壓陣,大勢已經不可挽回,於是,親自出手將白雲侯擊殺。

    靈全少君則是趁此機會逃了出去,消失在混亂空間之中。

    聖書才女走了過去,盯著羅刹公主,道:“剛才,你為何沒有去追擊靈全少君,反而去對付一個一等侯爵?”

    “什麼意思?”

    羅刹公主壓低下巴,眼神睥睨,斜盯了過去。

    聖書才女道:“我就很是好奇,以阿樂、韓湫他們四人的實力,殺死白雲侯只是時間問題。而你若是那個時候,前去追擊靈全少君,就算無法將他攔下,至少也能擋住他一時半刻。等到張若塵解决了對手,與你會合,再加上楚宗主在一旁協助,靈全少君又豈能逃得掉?”

    羅刹公主冷笑一聲:“你在懷疑我?我還在懷疑你,若是你們九個出手,靈全少君又怎麼可能逃得掉?但是,你們從始至終都袖手旁觀,怎麼看都是在故意放靈全少君離開。”

    聖書才女道:“我們沒有出手,其一是因為,九人合一需要一定的時間。第二,在我看來,你的威脅比靈全少君還要大一些。”

    羅刹公主走到聖書才女的近處,渾圓飽滿的胸口幾乎與她貼在了一起,兩人面對面,爭鋒相對,道:“你到底什麼意思,不妨說直接一點。”

    聖書才女比羅刹公主矮了半個頭,卻一點都不弱勢,道:“你接近張若塵,是別有目的。”

    “哈哈!對啊,本妃的確是別有目的,張若塵曾經脫下了我身上的衣衫,乃是我的命中之人。故意接近他,我就是要撩他。怎麼?你的心裡很不舒服,所以處處針對本妃?有本事你也像本妃這樣主動一點,別一直藏著忍著。”

    羅刹公主看出了一些端倪,猜出聖書才女多半對張若塵有意思,於是,便是使用出她的這一弱點,用來對付她。

    聖書才女畢竟是儒家弟子,禮教森嚴,哪裡能够像羅刹公主那麼肆無忌憚?

    被羅刹公主說中了心事,頓時,心中有些慌亂,心跳加快,她的緊緊的抿著嘴唇,氣勢上弱了許多,道:“你都已經是一比特魔帝的妃子,怎麼還能這樣?”

    羅刹公主呵呵一笑:“那又如何?本妃會告訴你,我與張若塵已經精神力雙修,關係可不止你想像中那麼淺。”

    聽到這話,聖書才女心跳更快,不禁轉移目光,向張若塵盯了過去,見到張若塵竟然沒有反駁。

    難道他們真的……

    聖書才女的身後,滄瀾武聖瞪了張若塵一眼,道:“你就不覺得噁心嗎?”

    羅刹公主化為一股香風,走到張若塵的身旁,伸出一隻玉藕般的手臂,挽住了他,道:“以我們二人的親密關係,本妃怎麼可能害他?就算關鍵,早就已經下手,也不會等到現在。反正你這樣的黃毛丫頭,怎麼都不可能理解的。”

    就連楚思遠也都有些看不下去,覺得聖書才女今天的表現有點過激,的確是處處都在針對羅刹公主,多半是真的與情感糾葛有關。

    “害人不淺的臭小子。”

    楚思遠暗罵了一聲,隨即走了出來,攔住想要繼續爭辯的聖書才女,道:“納蘭丫頭,今天就到此為止吧!你認識的張若塵,已經不是曾經那個張若塵,他做出什麼混帳事,老夫都不會感到意外。”

    聖書才女也覺得今天有些失態,於是沒有再多說。

    楚思遠道:“張若塵,剛才老夫與九天玄女一起出手,幫你逃出了刀獄界和紫府界的圍攻,算是還上了你的人情。現在,咋們談一談正事吧!”

    無論楚思遠和滄瀾武聖剛才如何評估他,張若塵都是面不改色,表現得相當淡然,此刻,也是淡淡的問了一句:“什麼正事?”

    楚思遠道:“功德簿牆應該掌握在你的手中吧?”

    “那又如何?”張若塵道。

    楚思遠道:“剛才你也看見,聚集在烏金聖山的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聖者,已經多達數萬。隨著距離功德戰結束的時間越來越近,還會有更多的聖者趕來這裡。到時候,你根本無法藏身。以你一人之力,也根本守不住功德簿牆。與昆侖界合作,如何?”

    “我為什麼要與昆侖界合作,與大魔十方界合作,難道不是更好的選擇?”

    說出這話的時候,張若塵的目光,便是向身旁的羅刹公主看了過去,盯著那張魅惑無雙的嬌美妖顏。

    ……

    (本書的微信公眾平臺“feitianyu5”,有興趣的讀者朋友,可以關注一下。謝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