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羅刹公主的嬌軀鑲嵌在石壁裡面,嫣紅的嘴裡,卻是發出一道笑聲:“這個傢伙到底是誰,怎麼如此狂妄?”

    張若塵道:“他擁有真神之體,又是昆侖界那位神欽定的天地靈根。就算狂妄一些,也是很正常的事。”

    羅刹公主“哧”的一聲笑了出來,渾圓的酥峰竟然猛烈起伏了一下,道:“本妃見過不少天地靈根,卻從未見過他這樣的。昆侖界的那位神,莫非是一個瞎子,或者是傻子?”

    “有可能。”張若塵道。

    秋雨自然是聽出羅刹公主話語中的譏諷意味,心中頗為不悅,隨即,目光從張若塵的身上移開,盯向了她。

    羅刹公主的容貌堪稱絕色,身上氣質也是媚惑動人,再加上她的陰寒體質,更是對秋雨有一種獨特的吸引力。

    秋雨的眼中,閃過一道嫉妒的神色。

    張若塵這個傢伙,即便是被逐出昆侖界,竟然依舊混得風生水起,身邊總是有絕色美女相伴。

    而且,那個女子的體制,極其强大,只要與她雙修,說不一定是能够化解他體內膨脹的烈焰之氣。

    正在秋雨生出這個念頭的時候,他的雙瞳,與羅刹公主的雙瞳對視在一起。

    那是一雙極具魔性的眼瞳,宛如兩座黑洞,仿佛是將秋雨的精神意志全部都吞噬進去。

    秋雨的雙眼變得空洞無神,身體搖晃了一下,隨後,筆直從半空墜落下去。

    石壁中,羅刹公主的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道魅惑萬千的笑意:“如此低等的意志,竟然也被當成天地靈根培養,看來本妃以前是高估了昆侖界。”

    張若塵咬緊滿是血絲的牙齒,眼神有些凶厲,克制住身體的疼痛,提起沉淵古劍從石壁中沖出,飛下石崖,一劍劈斬了下去。

    急速向下墜落的秋雨,突然,眉心的位置浮現出一道道火焰紋路,竟是化解了羅刹公主那雙魔瞳的力量,眼神重新變得明亮。

    在他的瞳孔上面,沉淵古劍的劍鋒直落而下,越來越近。

    “不好……”

    秋雨畢竟也是一等一的天驕,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就反應過來,體內的聖氣急速運轉,注入進戴在雙手上面的拳套。

    “哧哧。”

    拳套中,湧出兩片赤紅色的火雲。

    一股開山裂地的劍氣,與兩片火雲碰撞在一起,打得秋雨以更快的速度向下墜落。

    “轟隆。”

    秋雨重重的砸在地面,形成一個無比巨大的碎石坑,湧出一圈厚厚的塵土。在他的臉、手臂、退部,皆是出現一道道血痕。

    雖然,秋雨的本體是梧桐樹,但現在卻是肉身形態,體內也有血液。

    沒等秋雨從石坑裡面爬出來,張若塵便是筆直一劍刺下去,直擊秋雨的眉心。

    秋雨的嘴裡發出一聲大吼,右手的手掌抬舉了起來,從拳套中湧出的火焰變得更加可怕,凝聚成了一尊十丈高的火焰神影。

    “轟——”

    這一擊對碰,雖然秋雨的身體再次向下沉陷,嘴裡更是吐出一口鮮血,但,終究擋住了沉淵古劍。

    首先,那是因為,秋雨的修為進步相當巨大,已經達到至聖境界。

    其次,秋雨手上所戴的拳套,有著非同一般的來歷,屬於“火神鎧甲”的一部分。

    傳說中,火神鎧甲是中古時期昆侖界一比特神所穿的戰甲,不僅防禦力超凡,而且還能提升修士的戰力。

    張若塵傷得很重,與秋雨硬碰了一擊,自己也是傷上加傷,體內傳來的疼痛變得更加劇烈。

    羅刹公主恢復了部分實力,宛如一隻青色的蝴蝶,從上空飛下來,五指向虛空一抓,便是收回先前被骨鳳凰打飛出去的聖杖。

    “需要幫忙嗎?”羅刹公主問道。

    張若塵道:“不用,我要親手收拾他。”

    秋雨從碎石大坑底部走了出來,全身都是血紅色的劍痕,顯得頗為狼狽,沉聲道:“剛才,若不是被她暗算,你又豈能傷得了我?張若塵,這些日子,我可是也在拼命的修煉,就是為了親手將你打敗。”

    張若塵懶得與他多言,直接引動出空間力量,打出了七道空間裂縫。

    秋雨立即縱身飛躍了起來,躲開那些空間裂縫,雙臂交疊在一起,頓時兩隻火神護臂浮現出一個個古老的紋印,隨後,一道火焰光束傾瀉而下,擊向下方的張若塵。

    張若塵打出佛帝舍利子,與火焰光束碰撞在一起。

    兩股力量在半空僵持,不斷有能量漣漪蔓延出去,使得周圍的空間都被映照成一半金色,一半紅色。

    張若塵一隻手撐著佛帝舍利子,另一隻手控制沉淵古劍,施展出禦劍術,向秋雨强攻了過去。

    秋雨的體內,則是長出一根根金色的樹枝,與沉淵古劍對碰。

    看似是樹枝,卻如同金屬鑄煉而成,以沉淵古劍的鋒利也很難將它們斬斷。很快,密密麻麻的樹枝,就將沉淵古劍包裹了進去。

    “就算你在全盛時期,也不可能是我的對手。更何况,你現在還受了重傷,繼續對抗下去,又有什麼意義,不如主動向我求饒?”

    因為在魔教總壇,曾經向張若塵求饒,囙此,秋雨的心中有一股很强大的怨念。

    “求饒?”

    張若塵冷峭的一笑,隨即調動出空間力量,頃刻間,身形就從原地消失。

    空間挪移。

    秋雨顯然也是察覺到不妙,連忙收回力量,雙手向上撐起,形成一座直徑百丈的火焰領域。

    “火神之魂。”

    一尊火焰神影,在秋雨的身後,顯現了出來。

    張若塵走出空間,出現在了秋雨的身前,隨即,調動出百聖血鎧的第二重力量,彙聚一百比特中境聖者的力量,一掌擊向秋雨的胸口。

    秋雨的眼中,閃過一道驚慌之色。

    他本以為,張若塵使用空間挪移會出現在他的身後,從後方發起攻擊,所以才激發出火神之魂,進行抵擋。

    怎麼會料到,張若塵居然從正面發起攻擊?

    現在想要避閃,已經來不及。

    “轟隆。”

    張若塵重重一掌擊在秋雨的胸口,打得他口鼻噴血,宛如一發炮彈向後飛出去。

    不等秋雨穩住身形,張若塵使用出空間挪移,再次出現在他的身前,又是一掌轟擊在他的身上。

    “嘭嘭。”

    接下來,張若塵完全掌控戰局,打得秋雨毫無還手之力,只能被動挨打。

    瘋魔帶著刀獄界的三比特大人物,進入棲鳳聖山,看著山中一邊倒的戰鬥,一點都不感到意外,不過,還是向羅刹公主問了一句:“魔妃娘娘,張若塵又在虐誰?”

    “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似乎是與張若塵有一些舊怨。”

    羅刹公主的眸光,凝視著秋雨身上的那兩隻拳套和兩隻護臂,眼神竟是有些灼熱。以她的閱歷和知識儲備,自然是看出了火神鎧甲的來歷。

    若是沒有火神鎧甲的支撐,秋雨被張若塵打了那麼多掌,恐怕早就已經倒下。

    與瘋魔一起趕來的三人,其中一位乃是八部界的界子,名叫“元混”。

    元混看起來頗為年輕,穿著寬大的佛衣,頭上留著一寸長的短髮,手中捏著一串金剛佛子,精神氣相當飽滿。

    另外兩人……

    實際上,乃是兩隻具有神獸血脈的蠻獸,只是化為了人形,分別是一男一女,名叫“震天虎”和“金翅豹”。

    他們的身高都超過了兩米,相當魁梧,修為境界達到半步聖王的層次。

    震天虎粗聲粗氣的道:“還是讓張若塵早一些結束戰鬥,商談正事,才是關鍵。”

    瘋魔正要向張若塵傳音,便是看見一道人影橫著向他飛了過來,連忙移動脚步躲閃到一旁。

    “嘭。”

    秋雨重重的摔在地上,身軀被打得變形,很多地方都變成了木質,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無法再繼續戰鬥。

    張若塵從半空飛落下來,腹中有一道血氣向喉嚨倒湧,一口血液仿佛就要吐出來。

    但是,當他看見站在一旁的瘋魔、元混、震天虎、金翅豹,隨即又將那口血氣,重新吞了回去。

    八部界的四大高手同時出現,就算最開始是打算來與他合作,可是,一旦發現他受了重傷,恐怕立即就會向他出手。

    張若塵與瘋魔,畢竟只是淺交。

    “靈焰魔妃”又是大魔十方界的界子,在魔音和韓湫沒有趕回來的情况之下,張若塵現在可以說是四面危機,如履薄冰。

    囙此,張若塵才努力壓制住體內的傷勢,身體站得筆直,表現出強勢的一面。隨後,他取出一根從一比特一等侯爵那裡奪取的縛聖鎖,將秋雨捆綁了起來。

    秋雨相當不甘心,吼出一句:“張若塵,有本事放開我,我們再戰。”

    “都被打成了孫子,還那麼多事,我呸,別打擾我們談正事。”

    震天虎一脚踩在秋雨的頭頂,將他的腦袋踩得陷入進泥土裡面,隨後,又是吐出一大口口水。

    它的口水,量很大,幾乎將秋雨的腦袋全部都淋濕。

    “張若塵,我們界子準備與你商談兌換功德值的事,你看……”金翅豹說道。

    張若塵沒有理會金翅豹,使用縛聖鎖拖著秋雨,前去尋找被秋雨打得墜下崖底深淵的阿樂。

    金翅豹見張若塵都沒有正眼看他,自然是覺得張若塵太過目中無人,頓時露出惱怒的神色,兩隻手爪湧出强大的聖力波動。

    瘋魔勸阻了一句:“就連寧東流都不是張若塵的對手,你敢向他動手?”

    金翅豹想到寧東流那恐怖的實力,嘴角抽動了一下,隨後,便是收回了聖力。

    元混的目光,盯著張若塵的背影,總覺得張若塵身上的傷勢很重,只是故意表現出十分強勢的模樣。

    元混很想去試探一下,可是,眼睛的餘光,卻看見“靈焰魔妃”正盯著他。

    “靈焰魔妃倒是一個大麻煩,有她在一旁牽制,現在倒是不適合向張若塵出手。先兌換功德值,再找機會試探也不遲。”元混暗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