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木靈希能够成為魔教聖女,還能在武市學宮潜伏那麼久,而不被人發現,足以說明,她的智慧和謀略絕對屬於上乘。

    囙此,她自然是能够看出,秋雨是故意以“恩情”在脅迫她。

    若是她真的一時心軟放了秋雨,那麼,恐怕今天就是張若塵和阿樂的死期。

    秋雨顯然是看出木靈希心中的顧慮,連忙又道:“靈希,你放心,我對天發誓,只要你放了我,我絕對不會報復張若塵。你應該知道,對於頂尖修士而言,違背了誓言,心境就會出現巨大的破綻。”

    木靈希提著鐵劍走了過去,指在秋雨的眉心,道:“你不必再多言,既然我說過會向張若塵求情,就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保住你的性命。”

    “好可恨,我都已經如此低聲下氣,她居然還是站在張若塵的那一邊,早知道,在青龍墟界的時候就不該救她。若是落到我的手中,我一定讓她生不如死。”秋雨的瞳孔深處,一道陰狠之色一閃而逝。

    不遠處的一片陰暗毒霧中,傳出一道笑聲:“沒想到啊,沒想到,竟然看到如此精彩的一幕。”

    聽到笑聲,木靈希微微一驚,“什麼人?”

    震天虎背著一雙粗壯的手臂,從毒霧中走了出來,看著盤膝而坐的張若塵,道:“本來只是奉界子之命,前來試探張若塵的虛實,現在看來,根本不用我親自出手。”

    元混引走羅刹公主,其實,就是想要暗中派人折返回去試探張若塵是不是真的受了重傷。若是張若塵真的受了重傷,震天虎就算殺不了他,至少也能逼張若塵使用出神靈戰器。

    一旦神靈戰器失去了威力,那麼張若塵還不任憑他們宰割?

    面對震天虎,木靈希感覺到巨大的壓力,宛如是一隻山嶽那麼絕大的猛虎,一步一步向她走來。

    震天虎每說出一個字,都像是一聲震耳欲聾的虎嘯,震得木靈希那嬌弱的身體,仿佛是要飛出去。

    可是,木靈希卻努力頂住壓力,激發出冰凰血脈,凝成一隻巨大的鳳凰虛影,擋在張若塵和阿樂的身前。

    震天虎譏誚的盯了木靈希一眼,“冰凰之體倒是還不錯,但是,你才真聖中期的境界,在本聖的眼中,與螻蟻無異。”

    木靈希的目光尖銳,道:“那可不一定,一比特真聖自爆聖源,恐怕還是能够殺了你。”

    “你以為以命相脅,就能嚇住本聖?”

    震天虎不屑的一笑,向躺在地上的秋雨瞥去,道:“本聖幫你解開縛聖鎖,你替本聖殺了張若塵,如何?”

    本來,秋雨都已經絕望,聽到震天虎的話,仿佛是看到了生機。

    終於有了絕地反擊的機會。

    秋雨連忙道:“我與張若塵本就有不共戴天之仇,只要閣下解開縛聖鎖,今天就是他的死期。”

    震天虎道:“張若塵身上的那幾件寶物,本聖可是全部都要。”

    “我只想殺了張若塵,一雪前耻,至於他身上的寶物……以我的修為,哪裡敢與閣下爭搶?”

    其實秋雨並沒有將震天虎放在眼裡,只要殺了張若塵,下一個就是除掉震天虎。

    張若塵身上的那幾件寶物,就連大聖都會心動,秋雨怎麼可能不想要?

    再說,先前震天虎既用脚踩他的頭,又在他的臉上吐口水,秋雨早就怒火萬丈,不殺他才是怪事。

    只不過,現在受制於人,自然是要表現得弱勢一些。

    震天虎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打出一道半月形狀的刀環,化為一道光弧,擊在縛聖鎖的上面。

    木靈希沒能擋住這一擊,僅僅只是半月刀環上面湧出的毀滅勁氣,便是震得她不斷後退。

    “嘭”的一聲,縛聖鎖被斬斷。

    隨即,縛聖鎖對秋雨體內的聖氣壓制,消失無蹤。

    秋雨長嘯一聲,將剩下的縛聖鎖震得斷成數十截,一掌按在地上,隨即身體旋轉著飛起,直接就向張若塵攻殺了過去。

    震天虎則是退到較遠的位置,雙手抱在胸前,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他之所以沒有親自出手,那是因為,猜不准張若塵到底還有沒有動用神靈戰器的餘力。除此之外,他也是有些忌憚木靈希真的自爆聖源。

    現在,有人替他動手,實在是再好不過。

    “張若塵,我要抽取你的聖魂,將你煉成鬼奴,生生世世,做我的奴才。”

    秋雨的眼中全是血絲,心中的殺意無比濃烈,看到擋在張若塵身前的木靈希,冷聲道:“不想死,立即給我滾開。”

    “想要殺張若塵,從我屍體上踏過去。”木靈希道。

    “想死,哪有那麼容易?張若塵會被我煉成鬼奴,而你卻註定只能做我的鼎爐。”

    秋雨雖然受了不輕的傷勢,但是,卻依舊沒有將木靈希放在眼裡,五指隔空一抓,頓時一隻數十米長的火焰大手顯現出來,想要直接抓住木靈希。

    木靈希的兩根纖長玉指之間,出現一道符籙,調動一縷聖氣注入了進去。

    “九重天劫符。”

    符籙飛了出去,分解而開,隨即,一連九道劫雷從天而降,竟是將秋雨打出的火焰大手劈得碎裂而開,化為一縷縷血氣。

    緊接著,木靈希又取出厚厚的一疊攻擊符籙和防禦符籙,不斷打出去。

    一時之間,木靈希、張若塵、阿樂的週邊,浮現出數十層符紋光罩。同時,也有一道道攻擊符籙,落在秋雨的身上,竟是打得秋雨頗為狼狽,頭上出現了焦黑的痕迹,身上有一根根電紋在流動,時不時身體還會被寒冰凍結。

    那些符籙,全部都是張若塵從別的聖者那裡搶來,但是他自己並不喜歡借用外力,所以,幾乎全部都送給了木靈希。

    不過,秋雨的體質强大,修為也十分高深,那些符籙也就只能拖住他,根本傷不了他。

    一旁,震天虎看得有些著急,因為元混拖不了“靈焰魔妃”多久,她隨時都可能會返回。以“靈焰魔妃”與張若塵之間不可告人的關係,到時候,肯定會幫他。

    “連一個小女孩都拿不下,難怪你鬥不過張若塵。”震天虎沉聲說道。

    秋雨也是感覺到臉上無光,隨即激發出體內的一縷樹神之氣,注入進火神拳套。

    “嘩——”

    火神鎧甲中,源源不斷的湧出火焰,化為一片火海。

    “給我破。”

    秋雨一拳攻擊出去,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衝擊得一層層符紋光罩全部都碎裂,就連木靈希也被震得口吐鮮血,拋飛了出去。

    “螳臂當車。”

    秋雨沒有理會受傷的木靈希,大步向張若塵走了過去,身上爆發出來的殺機越來越濃。

    正在全力以赴療傷的張若塵,自然是感知到秋雨越來越近,可是,此刻他正在療傷的緊要關頭,就連手指都難以動彈,更別說是反擊。

    就在秋雨距離張若塵還有七丈距離的時候,一股無比冰寒刺骨的力量,從遠處湧來,使得地面結上了一層厚厚的寒冰。

    木靈希全身都燃燒著冷火,再次飛了回來,提著劍,擋在張若塵的身前,凝視著對面的秋雨,道:“我說過,想要殺他,先從我屍體上踩過去。”

    秋雨道:“為了保護他,你竟然燃燒了聖血。”

    “為了他,燃燒盡體內最後一滴血液,又如何?”

    從木靈希體內湧出來的火焰,無比冰冷,使得周圍空間的溫度急劇下降,懸崖下的那片地域化為了一片冰天雪地。

    “好,我成全你。”

    秋雨調動火神拳套的力量,攻殺過去,準備速戰速決。

    燃燒聖血之後,木靈希的戰力暴漲,攔住了秋雨的攻擊。

    不過,木靈希的目的是為了保護張若塵和阿樂,在戰鬥的時候,自然也就束手束脚。大概三十招之後,秋雨抓住機會,一拳擊在木靈希的腹部,打得木靈希再次吐出聖血,倒飛出去。

    可是,木靈希卻戰得相當頑強,立即又站起身,揮劍向秋雨橫斬了過去。

    秋雨徹底失去耐心,眼中殺機畢露,全力一拳轟擊過去,頓時,形成一隻巨大的拳印,打得木靈希身上的骨骼斷碎了一大半,徹底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來。

    木靈希倒在血泊之中,渾身疼痛得快要麻木,只有一雙眼睛還在轉動,向張若塵所在的方位看了過去,露出一道無奈和悲戚的目光。

    她的手指被鮮血染紅,輕輕的動了動,最終還是沒能再次提起戰劍。

    木靈希只感覺眼皮越來越重,眼前越來越昏黑,在快要失去意識之前,隱隱間看見,眼簾中,出現了一道身穿白衣的身影,竟是站在了張若塵的身前。

    那是一個白衣女子,渾身被光雨籠罩,烏黑色的長髮垂至腰際,每一寸肌膚都散發出瑩瑩的光輝,簡直就像是一比特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在她那挺翹的**下方,則是有著一條雪白的尾巴。

    “幸好趕來的還算及時。”白衣女子仿佛是自言自語一般的說道。

    秋雨看著那個站在張若塵身旁的白衣女子,便是皺起眉頭,隨即,又是冷聲說道:“白黎公主,我的事,你也敢管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