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嘩——”

    九天之上,一道三色神光穿破黑色雲層,落在功德簿牆的上面,將其包裹了起來。

    三大高手打出的攻擊力量,全部都被三色神光擋住,竟是連功德簿牆上的一層石灰都沒有打落下來。

    東流劍尊、血靈風、栗木皆是松了一口氣,幸好功德簿牆沒有毀掉。

    不過,立即他們又露出疑惑的神色。

    到底是從哪裡飛來的神光,竟然在保護功德簿牆,不希望它被毀掉?

    打出那道光華的人物,修為絕對是遠遠超過聖者的境界,甚至有可能是……神。

    張若塵也是微微一怔,情不自禁抬起頭來,向著上空望去,在找尋答案。

    “轟隆。”

    功德簿牆墜落了下去,可是,卻沒有沉入冥冰寒海,反而漂浮在了海面。牆體上,三色神光在流動,仿佛是蒙上了一層光膜。

    月神山上,蠻劍大聖走出大殿,站在高高的臺階上面,對著天宇大吼:“到底怎麼回事,誰在干涉聖者功德戰?”

    廣寒界的大聖,皆是相當憤怒。

    因為,他們發現那道神光,是從功德神殿飛出去,很顯然,乃是天庭界的某一比特大人物出手,護住了功德簿牆。

    月神山的上空,一團三色神雲浮現出來,連綿八萬裏,從雲中,傳出無比恐怖的神威。

    一道磅礴大氣的聲音,從神雲中傳出,“聖者功德戰的時間是三個月,距離結束,還有兩天。在此之前,最後一塊功德簿牆,不能毀掉。”

    面對神威,即便是大聖,也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可是,為了廣寒界的生死存亡,他們卻又不得不站出來,與神據理力爭。

    在天庭界,對神的限制極大,囙此,只要是站在有理的一方,大聖根本不用懼怕神。

    廣寒界三巨頭之一的寂滅大帝,背著雙手,走出大殿,仰望天穹的神雲,身上沒有一絲畏懼之色,道:“從古至今,任何生靈都無權干涉功德戰,即便是神,也沒有這個權利。”

    神的聲音響起,沒有任何情感:“此次功德戰與以往都不一樣,自然是可以例外。若是今後的功德戰,每一位參戰者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殺死更多的地獄邪族,而是如何毀掉功德簿牆。那麼,功德戰還有什麼意義?”

    寂滅大帝又道:“既然神知道此次聖者功德戰與以往不一樣,就應該讓它立即結束,而不是眼睜睜的看著沙陀七界的聖者,與三百萬羅刹侯爵對抗。到最後,有幾人能够活著回來?”?“功德神殿自有規矩,為了公平起見,三個月的時間,絕不能多一天,也不能少一天。”

    說完這話,不容寂滅大帝繼續多言,天空中的神雲,便是消散而開,那股神威也是消失不見。

    寂滅大帝緊捏著雙拳,手掌之中傳出一道道天雷般的爆響,心中的怒火,仿佛是要燒盡這天地間的一切。

    張若塵拼死拼活才為廣寒界爭到聖者功德戰的第一,卻因為功德神殿的干涉,使得這一切努力,很有可能會被顛覆。

    還有兩天時間,廣寒界想要繼續保持聖者功德戰的第一,談何容易?

    在危機四伏的祖靈界,想要守住功德簿牆兩天,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此仇不共戴天,他日我若成神,必定斬了他的神魂。”寂滅大帝沉聲道。

    三巨頭之一的吳祖開口說道:“月神和樹神很快就會回來,到時候,他們自然會去功德神殿討一個說法。”

    九靈大聖道:“此次功德神殿的所作所為,的確是有失公平,只允許他們改變規則,卻不允許提前結束功德戰。沙陀七界的諸神回來後,看到這樣的一副局面,恐怕是不會善罷甘休。”

    ……

    祖靈界,冥冰寒海。

    在場的幾人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卻也明白,最後一面功德簿牆,恐怕是無法毀掉。如此一來,也就還有翻盤的機會。

    東流劍尊、血靈風、栗木皆是露出喜色,正要繼續搶奪功德簿牆。

    遠處的海面上,傳來一道傲慢的笑聲,音波的力量,震得冰寒的千年冥冬水掀起滔天巨浪。

    “有意思,有意思,看來是你們天庭界的神,不願意結束功德戰,要將他們繼續留著這一片戰場。”

    靈全少君帶著十數比特一等侯爵,站在一塊百米長的玄武殼上面,乘風破浪而來,他們面帶笑意,卻又釋放出強橫的殺氣。

    面對羅刹族的大批頂尖高手,在場的幾人,皆是感覺到了危險。

    東流劍尊的目光,向張若塵和栗木瞥了一眼,道:“先對付羅刹族,再爭奪功德簿牆,如何?”

    “我沒意見。”張若塵道。

    栗木也是點了點頭。

    他們四人的實力,雖然强大,但是單憑任何一人的實力,也是不可能與十數比特一等侯爵對抗。只有聯手,才有一拼之力。

    靈全少君取出一塊紫石,捏在右手的手掌心,冷笑一聲:“不用爭了,今天,你們誰都走不掉。”

    靈全少君的皮膚表面,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神紋,無論是防禦力,還是攻擊力,都是增長了一大截。

    “轟隆。”?靈全少君宛如炮彈一般,從玄武殼的上面沖射出去,捏著紫石的拳頭,轟擊向東流劍尊和血靈風所在的那只小舟。

    一道拳印,化為了紫雲。

    東流劍尊的眼神銳氣十足,强大的劍意爆發出來,隨即,化為一道劍光,沖出小舟,與靈全少君的拳頭撞擊在一起。

    “轟隆。”?劍光被擊碎,東流劍尊倒飛而回,重新落到小舟上面,捏劍的手臂在輕輕顫抖,虎口處,流淌出了鮮血。

    反觀靈全少君的拳頭,卻是連一道血印都沒有。

    全力爆發出來的一劍,竟是連靈泉少君的一根手指都傷不到。

    “靈全少君本就擁有至高圓滿體質,皮膚表面又有神靈刻下的神紋,使得他的防禦力大增,堪稱不破之體。他手中捏著的紫色神石,又能提升他的攻擊力。如此變態的防禦力和攻擊力,即便是一步聖王遇到他,恐怕也要避退。”

    東流劍尊如此想到,隨即,便是與血靈風一起,調動體內的聖氣,注入進脚下的小舟。

    那只小舟變得越來越巨大,最後,竟是化為一艘百丈長的巨艦,密密麻麻的銘紋浮現出來,化為一層防禦光罩,將東流劍尊和血靈風都護在了內部。

    靈全少君退到玄武殼的上面,笑了一聲:“居然能够擋住本少君全力爆發的一拳,你的實力還是不錯,若是歸順本少君,今後,必定能够受到重用。”

    “歸順羅刹族,你是在做夢嗎?”

    東流劍尊和血靈風駕馭著巨艦,向玄武殼撞擊了過去。

    枯鴉侯、血雨侯、邪百侯、氣真侯、千羽侯,五大一等侯爵撐起一面由大聖骨骼煉製而成的盾牌,激發出盾牌中的本源力量,抵擋住了巨艦的衝擊。

    張若塵站在遠處,看到東流劍尊和靈全少君對決的那一擊,自言自語的道:“只是一招就擊傷東流劍尊,靈全少君的修為,應該是已經突破到半步聖王的境界。”

    與九天玄女交鋒的時候,靈全少君還是至聖巔峰的修為。

    而此刻,靈全少君的戰力,與那個時候相比,强大了太多,一般的一步聖王與他交鋒,恐怕只有敗亡的結局。

    只有楚思遠和嶽空那樣的一步聖王,才能壓他一頭。

    突然,張若塵感知到自己被鎖定,目光向玄武殼的方向盯去,只見,一共有四比特一等侯爵,向他所在的方向攻殺了過來。

    其中兩位,張若塵還是有一些印象,正是靈全少君座下最强大的兩尊一等侯爵。

    仙婈侯和程軒侯。

    仙婈侯是一比特羅刹女,精神力强度達到五十五階。

    程軒候的實力,也是堪比一步聖王。

    有這樣兩位强者主攻,再加上另外兩位實力不俗的一等侯爵的輔助,已經可以用來圍殺一步聖王。

    仙婈侯站在遠處,沒有靠近張若塵,卻是冷笑一聲:“張若塵,今天就是你的身死之日。”

    張若塵道:“即便是羅刹公主,也不敢說出這樣的大話。就憑你們,也想殺我?”

    “你太高估自己,公主殿下之所以沒有殺你,那是因為,當時你還有利用價值,要不然,你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程軒侯沉聲說道。

    “是嗎?”

    張若塵的眼神向程軒侯凝視了過去,下一個刹那,他已經出現在程軒侯的身前,手指一揮,一道空間裂縫斬了出去。

    程軒侯臉色巨變,連忙向右橫移出去,盡可能的避開空間裂縫。

    “刺啦。”

    既然如此,程軒侯的一條左臂,還是被空間裂縫斬去,大量鮮血從肩部流淌出來。

    沒給程軒侯重新凝聚手臂的時間,張若塵又是一劍揮斬出去,拖出一道漆黑的劍芒,劈在他的脖頸。

    一顆頭顱,從脖子上面飛了起來。

    整個過程,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別說是程軒侯,就算是一比特真正的一步聖王,估計也是難以抵擋。

    斷首之後的程軒侯只是受了重傷,並沒有死去。他快速退逃,與另外三比特一等侯爵會合在一起,此刻,卻是再也不敢輕視張若塵。

    “生命力竟是如此强大?”

    張若塵有些疑惑,於是,隔空一掌打出去,嘭的一聲,程軒侯的那個血淋淋的頭顱爆碎而開,化為了一片血雨。

    奇怪的是,頭顱中,卻沒有氣海和聖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