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花香中,蘊含有幻毒,一般的聖者若是吸入進體內,立即就會產生出强烈的幻覺,陷入無法自拔的境地。

    靈全少君吸入了少量的花香,頓時,眼前變得有些迷離,視線模糊,隱隱間,仿佛是看到了羅刹公主的身影。

    “羅刹公主”邁著蓮步,剛剛走到他的身前,便是一指點向他的眉心。

    “危險。”?靈全少君的雙眼大睜,瞳孔中,湧出刺目的邪芒。

    “羅刹公主”的面容,變成了魔音。

    魔音一指點了出去,晶瑩剔透的手指,化為一根尖銳的魔刺,到達靈全少君的眉心位置。

    魔刺剛剛與靈全少君的眉心觸碰在一起,他的皮膚下方,浮現出一道道玄奇的神紋,擋住了魔刺。

    “找死。”

    靈全少君一掌拍擊出去,爆發出排山蹈海的力量。

    魔音的長髮,化為十萬根紫電藤蔓,快速圍繞嬌軀旋轉,交織成一個巨大的球體。靈全少君的掌力,轟擊在球體上面,打得一大片藤蔓斷碎。

    魔音的嘴裡發出一道悶聲,倒飛了出去,一直退到數裏之外,才化解靈全少君的掌力。

    張若塵的身形一動,爆發出急速,到達靈全少君的身側,提起沉淵古劍,施展出一招九生劍法,一劍斜劈下去。

    剛剛擊退魔音的靈全少君,根本來不及轉身抵擋,不過,他倒是顯得鎮定自若,嘴裡發出一聲大吼,在他的背部,密密麻麻的神紋浮現出來。

    “轟隆。”

    沉淵古劍斬破靈全少君背部的鎧甲,與神紋碰撞在一起。

    沉淵古劍乃是有造化神鐵鑄煉而成,即便它的品級在萬紋聖器中不算太高,可是鋒利程度卻是遠遠超過別的聖劍。

    這一劍,仿佛是要破開神紋,斬斷靈全少君的肉身。

    靈全少君感知到背部傳來的劇烈疼痛,也有一些擔心神紋擋不住沉淵古劍,於是,雙手一合,體內的邪刹之氣迅猛運轉,沖入進背部。

    “嘩——”

    一道暗紅色的陣印,從他的背部沖出,震得張若塵向後擊退。

    趁此機會,靈全少君快速轉身,雙掌同時向前一擊,手掌心,浮現出一日一月的印記,一陽一陰兩股力量,同時轟擊過去。

    張若塵的眼瞼一縮,連忙橫劍抵擋,一尊七丈高的劍氣神鐘,凝聚了出來。

    “轟隆。”?一輪神日和一輪魔月,轟擊在劍氣神鐘上面,將其打得粉碎。

    那股力量,根本無法抗衡,使得張若塵飛到了數裏之外。

    張若塵穩住身形後,只感覺手臂疼痛欲裂,所有骨骼都像是斷掉了一般。

    在這一刻,張若塵終於有些明白,以東流劍尊的强大實力,為何傷不到靈全少君的一根手指,甚至,反被靈全少君一拳擊傷。

    靈全少君的防禦力,的確是相當變態,居然連沉淵古劍都無法將其攻破。

    估計,也就只有空間裂縫和空間崩塌,才能對他造成威脅。

    靈全少君似乎也是知道這一點,囙此,提前使用紫色神山定住了空間,使得張若塵根本無法施展出空間力量。

    “以靈全少君現在的修為境界,即便是九天玄女合一,也未必是他的對手。或許,只有達到聖王境界的楚思遠,才能壓制住他。”

    張若塵的目光,向海面上望去,尋找楚思遠的身影,卻發現那個老傢伙和秋雨都消失不見。

    “就知道這個老傢伙靠不住,關鍵時刻,居然玩失踪。”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

    靈全少君的眼中,輕蔑之色已經消失不見,變得越來越嚴肅。

    經過剛才的短暫交鋒,靈全少君算是大致摸透張若塵和魔音的實力,都不是易於之輩,對他有不小的威脅。

    特別是張若塵,竟然逼得他不得不激發出背部的陣印。

    要知道,那道陣印,可是一比特神賜給他,乃是他最强大的防禦手段,一共只能施展十次,相當於是他的十條命。

    每使用一次,都像是少了一條命。

    不過,剛才是因為,魔音使用出幻毒迷惑了靈全少君一個刹那,張若塵和魔音才抓住先機,打得靈全少君措手不及。

    現在靈全少君完全清醒過來,張若塵和魔音不可能還有先前那樣的機會。

    遠處,東流劍尊、血靈風、栗木在近八位一等侯爵的圍攻之下,已經是岌岌可危,隨時都有隕落的危險。

    張若塵向他們的方向看了一眼,心中暗道:“他們三人已經快要支撐不住,恐怕很快就要選擇突圍逃走。等到那八位一等侯爵騰出手來,再加上一個戰力恐怖的靈全少君,對我來說,處境會相當危險。”

    隨後,張若塵的目光,望向功德簿牆。

    只見,功德簿牆漂浮在水面,在牆體上面,站著兩尊身形魁梧的一等侯爵,他們的頭頂,各自懸浮著一個暗紅色的邪刹之氣漩渦。

    靈全少君就是利用功德簿牆做為誘餌,使得張若塵等人不得不留下來戰鬥。若是他們選擇逃走,也就等於是放弃了功德簿牆。

    有兩位一等侯爵站在功德簿牆上面,想要在短時間內,搶走功德簿牆,顯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短時間內拿不下功德簿牆,靈全少君和別的那些一等侯爵,肯定就已經圍了上去,到時候,前去搶奪功德簿牆的那人,也就變成甕中之鼈,更是死路一條。

    靈全少君看出張若塵的目的,笑了一聲:“沒用的,今天的局,是死局。除非你放弃功德簿牆,或許還能拼出一條活路。”

    張若塵的眼中,露出一道冷峭之****音,你多長時間能够解决功德簿牆上的兩位一等侯爵?”

    “如若只是從他們的手中奪走功德簿牆,只需半刻鐘。殺他們二人的話,恐怕就得多費一些手脚。”魔音道。

    “好,我就拖住靈全少君半刻鐘。”

    張若塵激發出百聖血鎧,一片片血紅色的甲片,從拳套中蔓延出來,覆蓋住全身。沉淵古劍也是爆發出黑色聖芒,使得方圓百丈的空間都變成一片黑暗。

    魔音知道時間寶貴,立即向功德簿牆沖了過去。

    靈全少君道:“張若塵,你也太天真。本少君若是被你一個真聖巔峰的聖者,拖住了半刻鐘,豈不是要淪為整個羅刹族的笑話?今後,本少君還有什麼臉面見人?”

    張若塵道:“別說是半刻鐘,就算是一個時辰,一天……,只要我願意,也能牽制住你。”

    “口舌之爭,有什麼意思?真正戰一場,不就知道結果……咦,還要高手。”靈全少君察覺到了一股劍道波動,轉過身,向紫色神山的頂部望去。

    不知什麼時候,在紫色神山的頂部,竟是站著一個身形佝僂的老者,皮膚猶如樹皮,頭上的頭髮也快要掉光,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

    正是這個半死不活的老者,卻讓靈全少君感知到一絲危險。

    “九幽劍聖。”張若塵念出了一句。

    不久前,九幽劍聖誤闖進時間陣法,壽元大量流失,已經離死不遠。

    九幽劍聖似乎並不畏懼死亡,臉上露出一道笑容:“張若塵,你可是能够與神叫板的人物,不能學璿璣劍聖,那麼謙卑幹什麼?老夫教你,說話應該霸氣一些。什麼叫牽制住他半刻鐘?如果是老夫,就算不是他的對手,也會喊出一句豪言壯語,半刻鐘之內,就是要斬你。”

    “你”字剛剛出口,九幽劍聖那灰濛濛的眼神,變得無比銳利。

    “唰。”

    九幽劍聖的身軀,化為了一道劍光,爆發出來的速度超過百倍音速。劍光下方的海水,都被劍氣撕裂而開,化為了一條長長的劍路。

    靈全少君的右手抬舉起來,施展出一種極其霸道的聖術,一掌向前轟擊出去。在靈全少君的身後,則是浮現出一尊數百丈高的至真之影,宛如一比特蓋世魔神。

    就連至真之影都施展出來,由此可見,靈全少君還是頗為重視九幽劍聖這個對手。

    “轟隆。”?一道劍芒,穿透掌法虛影,擊在靈全少君的手掌心,震得靈全少君向後倒退了一步。

    靈全少君的眼中,露出一道驚色,掌心的神紋,竟然被劍芒擊穿,劍尖緩緩刺入進他的血肉之中。

    “怎麼可能?劍道玄罡。”

    靈全少君的掌心,流淌出一滴血液。

    九幽劍聖攻出的這一劍,已經不是劍氣,或者是劍意之劍,而是劍道玄罡,也被成為“劍罡”。

    劍氣、劍意之劍、劍道玄罡,乃是三種不同的層次。

    只要是劍修,都能精煉劍氣,爆發出劈山斬嶽的威力。

    劍意之劍,卻需要劍聖才能施展出來,使得劍聖的攻擊力暴增。聖者的防禦手段,在劍聖的面前,猶如紙一般脆弱。

    而那劍道玄罡,則是需要將劍八修煉到大圓滿的人物,才能凝聚出來,穿透力更加恐怖。若是劍修的修為足够强大,一道劍道玄罡打出去,足以穿透一顆星球。

    一個半步聖王,竟然修煉出了劍罡,靈全少君怎能不驚?

    要知道,聖王中,能够修煉出劍罡的人物也不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