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東流劍尊、血靈風、栗木站在冥冬寒海的邊緣,看到剛才的激烈戰鬥,臉色都是有些不自然。

    栗木道:“已經殺死四比特一等侯爵,這些一等侯爵遇到張若塵還真是倒楣。”

    栗木在天姆界也是排名前三的强者,可是,在功德戰場上,卻也只是重創過兩位一等侯爵,還沒有真正殺死過一等侯爵。

    第一,一等侯爵本來就很强,擁有在一步聖王手中逃命的實力,就算打不過栗木,也能逃走。

    第二,一等侯爵的生命力相當驚人,除非是被擊穿氣海,挖走聖源,又或者是身體被打得四分五裂,遭受難以恢復的嚴重傷勢,才能將其殺死。

    可是,張若塵偏偏就掌握有時間劍法和淨滅神火這樣的手段,遇到他,一等侯爵根本就逃不掉。而且,一等侯爵的强大生命力,在淨滅神火的面前,也是顯得無比脆弱。

    東流劍尊的眉頭緊皺,道:“張若塵從不輕易使用時間劍法,一直都在尋找最佳的出劍時機。當他施展出時間劍法的時候,就是殺死對方的時候。”

    血靈風道:“或許是因為,他擔心使用的次數太多,會被對手找到化解的辦法。又或者,時間劍法本身就有諸多的限制,並不能隨心所欲的施展。東流,你是唯一一個兩次對抗時間劍法,還能活下來的人,同時你也是劍道中的絕頂强者,有沒有找出破解時間劍法的辦法?”

    東流劍尊道:“的確有一些辦法,或許可以破解時間劍法。但是,張若塵並不是等你準備充分之後,才施展出時間劍法。反而,張若塵是在你最慌亂、最沒有防備的時候,施展出時間劍法,從而達到劍出必殺的效果。”

    “所以,真正戰鬥起來,除非你的修為比張若塵高出很多,否則就算知道如何破解時間劍法,最後還是會被時間劍法殺死。”

    有一句話,東流劍尊沒有說出來。

    那就是,他之所以兩次都能在時間劍法下活命,很有可能是因為,張若塵根本就不想殺他。若是張若塵狠下心來要殺他,以前兩次戰敗後的情况,東流劍尊是很難有活命的機會。

    至於,張若塵為什麼沒有殺他的原因,東流劍尊還是有些猜不透。

    或許是因為,他和張若塵沒有直接的仇怨。

    就算他們多次爆發戰鬥,也只是因為,兩人來自不同的大世界,不得不為了自己母界的億萬生靈拼一條活路。

    又或許是因為,張若塵留他性命,是想利用他來對付羅刹族的高手。

    “只有恢復到巔峰狀態,接下來,我們才有奪下功德簿牆的機會。”

    東流劍尊、血靈風、栗木不再多言,吞服下療傷聖丹,全力以赴療養傷勢。

    張若塵連斬血雨侯和邪百侯,的確是鎮住另外六比特一等侯爵,逼得受了重傷的程軒侯和仙婈侯不得參戰。

    能够成為一等侯爵,自然都不是簡單人物,他們意識到,張若塵真正的目的是功德簿牆,於是,全部都向功德簿牆彙聚過去。

    在功德簿牆所在的戰圈,魔音以一己之力,壓制住兩位一等侯爵,並且,還將其中一位一等侯爵打成重傷。

    不過,那兩位一等侯爵的實力也很強勁,逼得魔音至今都沒能奪走功德簿牆。

    張若塵的速度奇快無比,比八位一等侯爵,先一步沖到功德簿牆的附近,手掌心,打出一片淨滅神火。

    淨滅神火凝成了火雲。

    其中一位看守功德簿牆的一等侯爵,看著青色的火雲向他覆蓋過來,眼神變得有些驚詫。剛才那幾比特一等侯爵是怎麼被燒死,至今都還歷歷在目,他怎麼會不懼?

    那位身軀魁梧的一等侯爵,連忙向旁邊閃避。

    “唰。”?一道黑色的劍光,迎面而來,擊穿了那位一等侯爵的眉心,頃刻間,大半顆頭顱變得粉碎。

    下一刻,張若塵一脚踩在他的肩膀上,縱身一躍,落到功德簿牆的頂部。

    “噗通。”

    那位一等侯爵的身體,墜入進冥冬寒海,濺起大片浪花,也不知是死是活。

    程軒侯、仙婈侯等八位一等侯爵趕到的時候,正好看到這一幕。

    “巨青侯。”

    千羽侯大呼一聲,隨後,調動上千片羽毛,化為一條羽毛長河,沖入進冥冰寒海,想要借助羽毛的力量,將墜入海中的巨青侯救起來。

    雖然,巨青侯的頭顱被張若塵打碎一半,但是千羽侯卻知道巨青侯的氣海並不在頭顱中,應該沒有死去。

    張若塵的手臂一甩,一團金光,從手中飛出。

    那是,佛帝舍利。

    “嘭嘭。”

    一片片羽毛,被舍利子打得粉碎,化為齏粉。

    “小心,張若塵是以巨青侯為誘餌,引我們去救,從而殺死我們。”

    另外幾比特一等侯爵,紛紛打出聖器,與佛帝舍利子碰撞在一起,打得舍利子倒飛回去,化解了千羽侯遭遇的危機。

    張若塵收回佛帝舍利子,托在手掌心,掃視海面上的九比特一等侯爵,眼中帶著一道睥睨之色。

    “嘩——”

    魔音化為一股香風,飛了過來,落在張若塵的身旁,笑盈盈的盯著他們。

    表面看起來,他們二人似乎是被包圍,落入死境,可是,包圍他們的九比特一等侯爵反而神情更加凝重,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沒辦法,張若塵已經一連殺死四比特一等侯爵,還有一比特一等侯爵,墜入進海中,生死不明,這樣的戰績,誰能不懼?

    區區一人,與近十比特一等侯爵交鋒,卻如同出入無人之境,甚至沒有人能够沾到他的一片衣角,這樣的實力,就算講出去,也沒有人會信。

    最開始,那些一等侯爵也以為他們佔據絕對的上風,可以碾壓張若塵。真正交手之後才發現,這個敵人,比他們想像中恐怖得太多。

    遠處,靈全少君看到這樣的局面,氣得肺都要炸開,罵出一句:“全是一群廢物,連一個人族真聖都收拾不了,反被對方壓著打,你們也配擁有一等侯爵的爵位?”

    靈全少君想要沖過去親自對付張若塵,不過,卻遭到九幽劍聖的攔截。

    “你的對手是老夫。”

    與靈全少君交手這麼久,九幽劍聖受了嚴重的傷勢,全身都在淌血,骨頭也都斷了數根,可是,卻依舊精神飽滿,戰意滂湃。

    “煩人的老傢伙,給我去死。混世六殺拳,天殺。”

    靈全少君心中很怒,若不是九幽劍聖這個老棒子死死的拖住他,張若塵哪有機會一連殺死兩位一等侯爵?

    “天殺”為混世六殺拳中最强大的一招,施展出拳法,不僅靈全少君體內的拳法規則完全調動了起來,就連天地間的聖氣,也都源源不斷向他彙聚過去。

    一拳天殺,如同天罰。

    “轟隆。”

    靈全少君施展出拳法,形成的拳勁,使得整個海面和天空都在震盪,發出沉厚的天雷之音。

    遠處,張若塵、魔音和九比特一等侯爵也都情不自禁望了過去,感覺到那股拳勁已經衝擊在他們的身上,使得他們有些站不穩脚步。

    可以想像,處在靈全少君對面的九幽劍聖,承受著何等巨大的壓力。

    “天殺乃是六殺之首,爆發出來的威力,足以與中階聖術媲美。如果換做是我,恐怕少君一拳就能將我打死。”千羽侯的美眸中,露出一道崇拜的神色。

    試問哪個女子,不崇拜靈全少君這種在戰場上堪稱無敵的人物。

    “這一拳……”

    張若塵的眼神變得十分嚴肅,因為他知道,以九幽劍聖現在的修為,絕對接不住靈全少君的這一拳。

    真的是必死無疑了嗎?

    此刻的九幽劍聖,卻像是根本不知道下一刻就會死亡,反而無比瘋狂,嘴裡發出大笑:“哈哈,暢快,殺,殺,殺……”

    九幽劍聖那血淋淋的身軀,緊貼海面飛行,在他身體的四周,飛有九柄聖劍,形成的劍道氣勁,使得海水都倒卷了起來。

    身體與九劍融為一體,向靈全少君飛刺過去。

    他的嘴裡,每喊出一聲“殺”字,身上的氣勢就要變得更強一分。

    當喊出第九聲“殺”字的時候,九幽劍聖的身體周圍發出一聲爆響,速度猛增,身上的氣勢也是突然新增一大截,有著更加厚重的劍道玄罡凝聚出來。

    看到這一幕,張若塵的嘴角露出一道笑意,“這下有好戲看了!”

    “嘭。”

    靈全少君打出的天殺拳印,對上此刻的九幽劍聖,只是一瞬間,就被刺穿。

    “突破境界了?”

    靈全少君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連忙展開雙臂,雙掌合併,激發出背部的那道陣法神印。

    “嘩——”

    圓形的陣印透過身體,從靈全少君的胸前沖出來,與九幽劍聖打出的劍道玄罡碰撞在一起。

    嘭的一聲,靈全少君猶如稻草人一般倒飛出去,一連飛到二十多裡外,才重新停了下來。就算有陣法的保護,他依舊被震得全身血氣翻騰,五臟六腑都有些疼痛。

    可以想像,若是沒有陣印的保護,憑他自己的力量,恐怕是擋不住這一劍。

    圍在功德簿牆四周的九比特一等侯爵,全部都是一愣。

    那位人族老者,竟然在戰鬥中突破了境界,成為聖王。

    “走。”

    靈全少君下出一道命令,隨後沖到玄武殼的上面,駕馭著玄武殼,向鳳凰巢的方向沖了過去。

    九比特一等侯爵也意識到,突破到聖王境界的九幽劍聖,强大得有些變態,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抗衡。於是,他們紛紛沖上玄武殼,與靈全少君一起,前去奪取鳳凰巢。

    “連紫色神山都不收回,就這麼就逃了?”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不過,向九幽劍聖的方向瞥了一眼之後,心中卻是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隨後,張若塵和魔音駕馭著功德簿牆,也向鳳凰巢的方向沖去。

    “張若塵,留下功德簿牆。”

    九幽劍聖收走紫色神山,隨後,不顧身上的傷勢,緊追了上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