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時間寶物?”

    魔音的眼眸中湧現熱切的光芒,情不自禁向前走了過去。

    傳說中的時間寶物,何等神奇,誰不想得到?

    張若塵一把按住她的香肩,道:“別再往前走。在這裡,時間的流速肯定是相當快,所以,才會發出水流一般的聲音。你忘了當初在爭奪功德簿牆的時候,多少修士不知不覺老死在時間陣法裡面?”

    魔音立即驚醒過來,停下了脚步,露出一道懼色,問道:“這裡也有時間陣法?”

    張若塵打開天眼,向前望去,只見,以日晷為中心,空間中全是密密麻麻的時間印記,而且時間印記還非常活躍。

    這裡的時間力量,比時間陣法還要可怕。

    以張若塵和魔音這樣的修為,恐怕還沒有靠近日晷,就已經消耗盡壽元,老死在半路。

    “以日晷為中心,方圓一百二十丈,皆是禁區。”張若塵道。

    魔音問道:“主人修煉的是時間之道,難道也無法克制這裡的時間力量?這日晷顯然是一件了不得的古器,已經遇到,卻無法收取,恐怕一輩子都會留下遺憾。”

    張若塵怎麼可能不想奪取日晷?

    只不過,他比魔音瞭解得更多,所以更加清楚日晷有多麼可怕,心中其實是無比忌憚。

    “我去試一試。”

    張若塵踩著穩健的脚步,一步一步前行,走到距離日晷一百二十丈的位置,停了下來。

    當張若塵再向前跨出一步,頓時,以日晷為中心,凝聚出一個個時間印記光點,向他飛了過來。

    每一個時間印記光點,都能斬去生靈十數年的壽元,一旦被密密麻麻的光點擊中,恐怕瞬間就會失去千年壽元,死在當場。

    “嘩——”

    張若塵施展出時間劍法,接連不斷的揮斬出去,打得一個個時間印記光點爆碎而開。可是,那些光點卻是源源不絕,繼續浮現出來,根本無法清理乾淨。

    一連對抗五個呼吸的時間,張若塵被三道時間印記光點擊中,流失了大概五十年壽元。

    張若塵不得不退了回去,臉上露出一道苦笑:“厲害,真的是厲害,僅憑時間劍法的第三重力量,根本無法與日晷對抗。恐怕只有將時間劍法的第四重,周天劍法,修煉成功,才能去搏一搏。”

    周天劍法比十二時辰劍法不知玄奧多少倍,根本不是一時半會能够修煉成功。

    想要取走日晷,完全就是癡人說夢。

    不過……

    這裡倒是一處參悟時間之道的絕佳地點,或許可以退而求其次,趁此機會,修煉時間規則,衝擊至聖的境界。

    張若塵向魔音吩咐了一句,讓她守在一旁,為他護法,隨後,便是來到距離日晷一百二十丈的位置,盤膝坐下,傾聽如同溪流一般的時間聲音。

    時間流動的聲音,蘊含的就是時間之道,這可不是隨時都能聽得到。

    突然,張若塵想到了什麼,從空間戒指裡面取出一節一尺三寸長的虹化藤,將它立放在地上,隨後,指尖浮現出一團火焰,將它點燃。

    “紅花藤真的能够幫助修士參悟聖道規則嗎?”

    張若塵的心中帶有疑惑,所以,决定借此機會,測試一番。

    虹化藤,像是一支七彩色的香,立在地面,散發出十分淡雅的香味,彌漫在周圍的空間。

    吸入那股香味,頓時,張若塵感覺到五感變得各位敏銳,大腦一片空明,耳邊的溪水聲變得更加清晰,能够快速辨別出其中的規律和節拍。

    “似乎真的有用,感知能力和理解能力都增强了多少,果然是奇物。”張若塵心中一喜。

    虹化藤就算再神奇,也只是輔助之物,想要參悟時間之道,最終還是要靠自己。

    張若塵閉上雙目,仔細聆聽,很快就進入參悟聖道的玄境。

    此刻,他就像是坐在一條溪水的上方,能够感受到水流從身下流過,於是伸出一隻手,想要捧起溪水,卻發現那些溪水居然從他的掌心穿透了過去。

    手掌仿佛是有千萬個孔洞,根本無法將溪水捧起來。

    “這就是時間嗎?根本就抓不住。”

    張若塵不再去捕捉時間,靜下心來,全神貫注的傾聽溪水的聲音,感受溪水的律動,整個人都像是與溪水融為一體。

    也不知多久過去,張若塵驚醒過來,發現自己的身體竟是沉入進溪水,周圍的水流,已經淹沒了他的脖頸。

    不過,他很快就平靜下來,反而心中生出一股喜悅。

    “我明白了,想要操控時間,首先就得完全融入進時間。”

    張若塵的身體繼續緩緩下沉,溪水很快就淹沒口鼻,接著是耳朵、眼睛、額頭……,一直蔓延向頭頂。

    日晷的周圍,那些時間印記光點,與張若塵身上的力量發生共鳴,竟是向他飛了過去。

    那些光點飛入進張若塵的眉心,進入氣海,融入通天河中的那道時間規則。

    那道時間規則變得越來越凝實,散發出奪目的光華。

    一連融合了六十三粒時間印記光點,時間規則終於發生蛻變,達到“至真至極”的程度。

    “嘭。”

    張若塵的體內,響起一道渾厚的聲音。

    隨即,經脈和聖脈中的聖氣運行速度新增數倍,瘋狂吸收周圍的天地聖氣。七彩空間中的天地聖氣,宛如一條條溪流,源源不斷的沖入進張若塵的眉心。

    “恭喜主人突破至聖境界,功德戰場之上,再也沒有人是主人的對手。”魔音雙手抱拳,躬身行禮。

    張若塵緩緩的站起身來,雙手展開,隨即,一道道聖道規則從體內沖出,在他的背後,凝聚成一尊金光燦燦的虛影,高達數百丈,散發出磅礴的氣息。

    那是至真之影。

    激發出至真之影,能够引動天地規則,在戰鬥的時候,可以調動部分天地的力量為己用。

    “至真之影,果然非同一般。”

    張若塵的手掌緩緩向前一推,隨即,周圍的空間響起一連串能量爆響。

    稍微施展了一番,張若塵重新收回至真之影。

    “壽元居然增長了近千年。”

    張若塵的精神力很强,囙此可以大致推算出自己的壽元。以前,因為有肉身成聖、神之命格等等一些因素的加持,張若塵的壽元本就遠遠超過一般的聖者,可以活一千多年。

    現在,張若塵略微一推算,卻發現自己的壽元,超過了兩千年。

    在昆侖界,就算是聖王之中最强大的九步聖王,也很難活到兩千歲。

    天庭界的環境,遠超昆侖界,可是,人族聖者的壽元,依舊很難突破千年。想要活到兩千歲,即便是在天庭界,至少也需要達到七步聖王的境界。

    也就是說,就算張若塵現在的修為停滯不前,他的壽元,也已經僅次於大聖。

    “怎麼回事?”

    張若塵仔細回想,心中微微一動,立即向遠處的日晷望去。

    “在我突破至聖的那一刹那,日晷中似乎是逸散出了大量時間印記光點,沖入進我的氣海,融入進時間規則。難道日晷的力量,不僅能够斬去修士的壽元,也能新增修士的壽元?”

    張若塵的心中,很是驚詫。

    這樣的一件時間寶物,未免也太逆天。

    若是能够研究透它的原理,豈不是可以隨時提升自己的壽元,從而……長生不死?

    張若塵再次向日晷走了過去,可是,剛剛跨入一百二十丈之內,就被數道時間印記光點擊中,壽元被斬去了百年。

    “還是不行,這日晷太詭異了。”

    即便張若塵現在擁有兩千多年的壽元,若是想要去奪取日晷,恐怕最後也是難逃一死。

    張若塵的心中很不甘心,又進行了各種嘗試,可惜,全部都失敗,反而又被斬去兩百多年的壽元。

    “我在時間之道上面的造詣,還是太低。”

    張若塵無奈的搖了搖頭,帶著魔音一起離開,不想再將時間耗費在這裡,先去尋找冰火鳳凰的傳承和神之星魂才是正事。

    等到奪取了這兩樣東西,若是還有時間,再來研究日晷也不遲。

    鳳凰巢中的七彩空間相當廣闊,盲目的尋找,不知需要花費多久的時間才能找到冰火鳳凰的傳承。或許木靈希的冰凰古聖體,會有一些不一樣的感應。

    想到此處,張若塵連忙取出豐碑盾,將木靈希從時空晶石裡面放了出來。

    最近一段時間,木靈希一直都在時空晶石的內部修煉,修為突飛猛進,已經達到至聖境界。

    木靈希不像張若塵有空間規則和時間規則的限制,又有四倍時間的加持,和冰凰聖髓這樣的寶物輔助,突破至聖自然也就輕鬆得多。

    “這裡就是鳳凰巢?”

    “沒錯。”

    木靈希在張若塵那裡瞭解到最近發生的一些事,與鳳凰巢的特殊環境,隨後,輕輕點了點雪白的下巴,道:“我試一試。”?木靈希閉上雙眸,運轉體內的聖氣,隨即瑩白的額頭上,浮現出一道明亮的鳳凰印記。

    頃刻間,溫度急速下降,變得無比冰寒。

    “嘩——”

    一隻巨大的冰凰虛影,從木靈希的背部沖了出來,與真正的鳳凰沒有什麼區別,每一片羽毛都鮮豔奪目,雙翼展開宛如兩片彩雲。

    那是木靈希的至真之影,蘊含有鳳凰一族的聖道規則。

    下一刻,冰凰虛影向著某一個方向,飛了出去。

    木靈希立即睜開雙眼,明眸皓齒的一笑,相當的興奮:“果然有感應,我們追上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