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冰火鳳凰使用虹化藤築造鳳凰巢,而那虹化藤,只有在高僧的圓寂之地才會生長出來。

    暗道……冰火鳳凰真的去過須彌聖僧的圓寂之地?

    張若塵心中震動極大,須彌聖僧不僅是改變他命運的人,更算得上是他的一比特老師。若是知道須彌聖僧的圓寂之地,張若塵是很想去祭拜一番。

    張若塵收斂起自己的情緒,以免被羅刹公主發現破綻,問道:“須彌聖僧的圓寂之地在什麼地方?”

    羅刹公主搖了搖頭,道:“十萬年前的那場神戰,須彌聖僧耗盡最後的神力,封住昆侖界與地獄界之間的一個個世界孔洞,最後,死在星空之中。地獄界和天庭界的很多大人物,都曾去尋找他的圓寂之地,希望能夠得到無上機緣,可惜,全部都是一無所獲。倒是沒有想到,在鳳凰巢中,竟然讓本公主找到了線索。”

    “轟隆。”

    鳳凰巢中的空間,再次猛烈的震盪。

    即便是以張若塵和羅刹公主的修為,也都有些站不穩脚步。

    這一次的震盪,持續不斷,使得周圍的空間,出現了一些細小的裂痕。

    若是站在九十九座聖山的山頂,眺望鳳凰巢,就會發現,築造鳳凰巢的虹化藤一根根的崩斷,發出震耳欲聾的巨聲。

    在鳳凰巢的週邊,千年冥冬水形成的寒海和淨滅神火形成的火海,受到極大的影響,掀起一道道巨浪。

    鳳凰巢中,距離日晷不遠的張若塵和羅刹公主,驚異的發現,籠罩在日晷四周的時間印記光點,一個個湮滅,消失不見。

    張若塵和羅刹公主皆是一喜,立即施展出身法,向日晷的方向沖去。

    “嘩——”

    在日晷的上方,七彩色的雲霧分開,化為一道縫隙,露出鳳凰巢上方的天空。

    天穹之上,竟是出現八顆璀璨的星辰,散發出來的星光,穿過雲霧縫隙,落在承載日晷的石台上面。

    石台高達十丈,長達三十三丈,隨著八道星光落在石台上面,石台竟是散發出青色的光華,朦朦朧朧,像是一塊巨型神石。

    在這時,石台的正面浮現出一道道玄奇的圖文和光點,連接起來之後,猶如是一幅佛像神圖,又像是一幅星空路線圖。

    光點的數量,足有數十萬個,線紋更是密密麻麻。

    張若塵和羅刹公主都明白這幅圖文肯定是有巨大的價值,連忙開始默記。然而,這幅圖文僅僅只是浮現了一個刹那,就又變得暗淡和模糊。

    “該死。”

    羅刹公主調動强大的精神力,也僅僅只是記住了一半。

    張若塵大概也只記住了一半,不禁皺起眉頭。

    “你記住了多少?”羅刹公主問道。

    張若塵自然是不會告訴她實情,歎道:“消失得太快,只記住了十分之一左右。”

    羅刹公主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道:“能够記住十分之一,已經很不錯,這一次,你倒是還有點用。回去後,將你記住的部分畫給我。”

    “嗯。”

    張若塵問道:“那些圖文到底是什麼東西?通過它,難道可以尋找到須彌聖僧的圓寂之地?”

    “完全有可能。”

    羅刹公主抬起雪白的螓首,順著星光,望向上空的八顆星辰,眼睛變得更加明亮,道:“獵戶八星。”

    獵戶八星位於祖靈界的上空,無比明亮,此刻,八顆星辰的光芒直垂而下,並且攜帶有一股神聖的氣息。

    在星光的照射下,日晷上面的粗糙石棒,在晷面上留下了一道影痕。

    晷面上,有十二時區,對應一天的十二時辰。

    此刻,那道影痕,停在“午時四刻”的位置。

    現在的時間,卻並不是午時四刻,如此一來,這一道影痕就顯得格外特殊。

    張若塵和羅刹公主皆是意識到這一點,囙此,他們都在努力思考其中的意義。

    “日晷不可能被無緣無故的放在這裡,獵戶八星的星光,也不可能無緣無故的灑落在日晷上面。可是,午時四刻,到底代表的是什麼意思?”

    羅刹公主喃喃自語,總覺得這是獵神留下的線索,很有可能,通過它就能找到神之星魂。可是,即便她再如何聰慧,卻始終沒有頭緒。

    羅刹公主搖了搖頭,道:“算了,鳳凰巢就要崩塌,還是先取走日晷,帶回羅刹族,再慢慢研究也不遲。”

    日晷,只是一件時間寶物,自身並不具備强大的力量。

    先前,日晷之所以能够散發出大量時間印記光點,那是因為,它處於啟動狀態。

    啟動它的力量,來自於冰火鳳凰的聖源。

    木靈希和滄瀾武聖奪取了冰火鳳凰的傳承,聖源也融入進她們的鳳凰羽翼,沒有聖力繼續催動日晷,日晷的力量,自然也就消失。

    十丈高的石台,與日晷連為一體。

    並且,那石台在獵戶八星的照耀之下,竟然顯現出一幅佛像神圖,很顯然,它肯定也是寶物。

    羅刹公主走到石台的下方,取出一個巴掌大小的空間玉盒,調動體內渾厚的邪刹之氣,注入進盒子,準備將石台和日晷都收走。

    “不好……”

    羅刹公主察覺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從身後迅猛的傳來,正要激發護身符籙。

    “轟隆。”?

    一道沉重的拳印,擊在羅刹公主的背部,打得她全身劈裡啪啦的爆響,嬌軀飛了出去,重重的撞擊在石台上面。

    這一擊,張若塵是全力打出,本就是要將羅刹公主殺死。

    畢竟,他和羅刹公主處在絕對的對立面,乃是死敵,絕不能因為兩人曾經精神力雙修就手下留情。

    羅刹公主的話,更是半句都信不得,比如,“你是我的命中之人”,“我是靈焰魔妃”,“只要幫我奪取冰火鳳凰的傳承,我就將功德簿牆給你”……

    張若塵很是討厭謊話連篇的女子,也討厭被人矇騙。

    况且,羅刹公主這樣的大敵,若是不能將她除掉,一旦她報復起來,張若塵根本沒有把握保住自己的性命。

    張若塵其實也知道,自己的心,已經發生改變,變得更狠,變得更冷。

    不過,張若塵全力打出的一拳,卻沒能殺死羅刹公主。

    羅刹公主身上的萬聖素衣,具有極强的防禦力。而且,在張若塵一拳擊在她背部的時候,她的身上浮現出大量神紋,將絕大多數力量都化解。

    “嘭。”

    羅刹公主墜落到地上,嘴角掛著血痕,嬌軀輕輕顫抖,盯向站在不遠處的“靈全少君”,只見,“靈全少君”的手中捏著一塊紫石,並且散發出紫色光華。

    正是那只捏著紫石的手,差一點將她殺死。

    羅刹公主只以為他真的是靈泉少君,美眸中露出一道前所未有的冷色:“你隱藏得倒是很深,以前,本公主還真以為你就只是一個愚蠢的莽夫,關鍵時刻,竟是被你咬了一口。厲害啊!”

    張若塵沒有回應,再次出手,又是一拳攻擊過去。

    “敢與本公主作對,只有死路一條。想要奪取日晷,你還差得很遠。”

    羅刹公主取出一柄半尺長的銀色小刀,隨著她體內的邪刹之氣急速運轉,小刀上面爆發出一股神威,震得整個空間都是微微晃動。

    那些空間裂紋,變得更加巨大。

    “那是一件……神靈戰器……”

    眼看羅刹公主就要引動出神靈戰器的可怕力量,張若塵立即收回拳頭,取出一枚空間戒指,將日晷和石台同時收了進去。

    “唰。”

    張若塵爆發出最快的速度,向遠處急速飛遁。

    “轟隆隆。”?

    大概飛到百里之外,在他的身後,傳出一股劇烈的神力波動,一片銀色的光華衝擊過來,仿佛是要將他吞噬。

    “神靈戰器的力量果然可怕。”

    張若塵激發出百聖血鎧之後,又向身後扔出一大把護身符籙。

    護身符籙紛紛綻放出奪目的光華,化為一層層防禦光幕。

    “嘭嘭。”

    防禦光幕不斷爆碎,根本擋不住那片銀光。

    眼看張若塵就要被銀色光華擊中,他終於沖出鳳凰巢,猛然一個俯撲,跳入進熊熊燃燒的淨滅神火火海。

    銀色光華爆發出來的力量,將鳳凰巢震碎了一角,大量斷碎的虹化藤墜入進火海裡面,燒成了灰燼。

    “可惡,似乎是逃走了!”

    羅刹公主身上的傷勢極重,沒有辦法追擊上去,心中很是怨恨。

    靈全少君和羅刹族的那些一等侯爵,感應到神靈戰器爆發出來的力量,快速彙聚過來,找到了羅刹公主。

    “公主殿下,到底是哪個王八蛋,將你打成重傷?”靈全少君怒不可揭的大吼一聲。

    羅刹公主則是露出疑惑的神色,仔細的盯著靈全少君的神情。隨即,她恍然大悟,剛才那人很有可能根本就不是真的靈全少君,於是問道:“你的那塊紫色神石呢?”

    靈全少君並不知道羅刹公主為何突然問出這樣一個問題,卻也沒有多想,有些尷尬的道:“被昆侖界的一個劍修搶走……”

    似乎覺得有些沒有面子,靈全少君立即又加了一句:“那個劍修可是相當厲害,不僅修煉出劍道玄罡,還突破到了聖王境界。羅刹侯爵大軍之中,恐怕也就只有那幾比特剛剛突破到聖王境界的一等侯爵,才能與他抗衡。”

    羅刹公主的瞳中,湧出濃烈的殺氣,道:“傳本公主的命令,不惜一切代價,擒拿昆侖界的那個劍修。無論是死是活,只要能够將其帶到本公主的面前,立即封他為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