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聖的氣息籠罩著魔殿,也在守護殿宇中的羅刹公主和季華。

    “好强大的力量,竟然連魔殿都抵擋不住。”羅刹公主輕歎一聲。

    “一個至聖,還能翻天覆地了不成?”

    站在羅刹公主身旁的季華,眼神相當猙獰,一雙乾枯的手掌抬了起來,舉過頭頂,沙啞的吼出一聲:“天地之殤,千星墜落。”

    聖山倒塌,銀絲流光鐵塔全部都被埋進泥土裡面,可是,千星大陣卻還在運轉,還能發揮出最後一波攻擊。

    九十九座聖山的上空,近千顆小行星受到陣法的催動,急速向下墜落,化為火焰巨石,撞擊向大地。

    哪怕只是一顆小行星墜落下去,也能殺死方圓千里的生靈。

    千顆小行星墜落,猶如滅世。

    其中有三百多顆小行星,皆是向張若塵所在的方向轟擊下去,天地聖氣震動,掀起猛烈的颶風。

    “千星大陣啟動了最强的攻擊,大家趕緊逃離此地。”

    九十九座聖山所在的那片區域,無論是沙陀七界的聖者,還是羅刹族的侯爵,全部都向遠離張若塵的方向逃遁。

    因為,張若塵所在的那片區域,就是小行星攻擊最密集的地方。

    季華的精神力强大,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小行星墜落的位置,儘量避開羅刹侯爵聚集的區域,只攻擊沙陀七界的聖者。

    “轟隆隆。”

    一顆顆小行星,不斷撞擊在不動明王身上面,打得那道金色巨影猛烈顫動,發出此起彼伏的轟鳴聲,地面也在不停震動。

    很快,以不動明王身為中心方圓數百裏,全部都小行星堆滿。

    千星墜落,毀滅力無比驚人,九十九座聖山全部都被夷為平地,取而代之的乃是小行星撞擊大地形成的一個個隕石坑。在隕石坑的四方,全是令人觸目驚心的大地裂縫,整個天地都似要被撕碎。

    唯獨只有張若塵所在的那片區域,因為墜落的小行星太多,竟然形成一座巍峨的石山。在石山的四方,煙塵沖天而起,籠罩住了天地,也遮擋住眾人的視線。

    這一擊,沙陀七界損失慘重,至少有上萬聖者慘死,化為劫灰,還有更多的聖者受了重傷。

    那些沒在祖靈界的生靈,只是看著戰場鏡像,也都心驚肉跳,不斷倒吸涼氣。

    幸好戰場上的,全部都是聖者,若是換做是普通生靈,恐怕方圓萬裏,一切生命都將魂飛魄散。

    “張若塵獨自一人承受了千星大陣一小半的力量,還能活下來嗎?”廣寒界和昆侖界的很多修士,都在期盼著,希望他能够再次創造奇跡,不希望他死去。

    有人不確定的道:“應該能吧,先前星天戰錘都沒能殺死他,他可以藏進空間寶物裡面。”

    “你傻嗎?千星大陣是星天戰錘可以比擬嗎?即便是空間寶物,恐怕都會被砸得粉碎。再說,先前千星大陣墜落的時候,張若塵為了掩護那群昆侖界的聖者離開,根本沒有逃進空間寶物的內部。”

    “張若塵有在乎的人和事,所以,他是有破綻的。”

    ……

    千星大陣已經消失,沙陀七界的聖者,都在向遠處奔逃,只想儘快脫離羅刹侯爵大軍的包圍圈。

    當然,也有一些聖者留了下來,眺望那座由小行星堆積而成的石山,眼神中流露著期盼的神色。

    若是沒有張若塵撞倒聖山,他們今天誰都不可能逃走,那些重情重義的修士,自然是不希望他死去。

    當然也有一些聖者留下來,卻是想要奪取功德薄牆。

    廣寒界也有一些聖者留了下來,準備守護功德簿牆,比如,吳昊、蘇青靈、溫書晟、靈宓……

    蘇青靈輕輕咬著嘴唇,眼睛有些發紅,道:“一直以來都是張若塵一個人在拼命守護功德簿牆,我們廣寒界欠他太多,他可千萬不要死去。”

    溫書晟和靈宓等人,很是欽佩張若塵,此刻,他們的臉上都露出擔憂的神色。

    吳昊卻是頗為願意看到這樣的結果,因為,聖者功德戰以來,所有的風頭和成就都被張若塵搶了過去,反而襯托出他這個界子的無能。

    若是,張若塵活著回到天庭界,或者廣寒界,必定會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英雄一般的人物。

    而他吳昊,號稱廣寒界的第一天驕,只會成為張若塵的陪襯。

    當然,這些負面情緒,吳昊是絕對不會流露出來,輕歎一聲:“張若塵就算死在千星大陣之下,今日這輝煌的一戰,也足以讓他載入進廣寒界的史册,這是屬於廣寒界的驕傲,大家不必太過哀傷。現在,功德薄牆落入進昆侖界那群聖者的手中,雖然他們都聽命於張若塵,但是張若塵死後,這種情況很有可能會發生改變。我們必須將功德簿牆奪回,將它一直守護到功德戰結束。”

    秋雨既是有些欣喜,卻也有一些失望。

    欣喜的是,他終究是那個笑到最後的人,而張若塵卻粉身碎骨。

    失望的是,殺死張若塵的人,卻不是他。

    隨即,秋雨的目光,向聖明中央帝國的那群聖者望了過去,英俊的臉上露出陰狠之色,“張若塵欠下的債,就由你們來還吧!”

    先前小行星墜落的時候,以阿樂、白黎公主、韓湫為首,所有聖者圍成一個圓圈,一起撐起佛帝舍利子,激發出大聖本源力量,逃過了一劫。

    可是,還沒有等到他們撤離,秋雨便是帶領大批羅刹侯爵,向他們圍了過去。

    “你還真是適合當狗,以前好歹是女皇座下的一條狗,現在,卻做了羅刹公主的狗。”韓湫譏諷的笑道。

    秋雨很是惱怒,大手一揮,沉聲道:“動手。”

    “轟隆隆。”

    羅刹侯爵大軍或是施展聖術,或是打出聖器,紛紛攻擊了過去,頃刻間,聖明中央帝國的近兩百位聖者,就被塵土吞沒,陷入進戰火,不斷有人倒在血泊之中。

    韓湫化為一個巨大的黑洞,從塵土中飛出,向秋雨沖了過去。

    秋雨得到梧桐樹一族大聖“喬祖”的傳承,並且,身體還和喬祖的軀幹融為了一體,仿佛是擁有了與大聖一樣强大的身軀。

    只是一擊,秋雨就將韓湫打成重傷,逼得韓湫不得不逃遁回去。

    秋雨也沒有相當自己的力量,竟然强大到如此程度,看著自己的雙手,嘴裡發出震耳的大笑:“黑暗之體,也不過如此。以我現在的力量,一掌足以拍殺聖王,更何况是你們這些螻蟻?哈哈!”

    如今的秋雨,渾身都散發著一縷縷大聖之氣,根本不是聖者可以匹敵。

    聖明中央帝國的那些聖者,心中秋雨絕對不可能放過他們,全都露出絕望的神色。

    “就這麼結束了?”

    羅刹公主沒有理會秋雨對聖明中央帝國諸位聖者的報復,一雙美眸只是盯著眼前的石山,不知為何,心中竟是有些失落和失望。難道她的命中之人,這麼曇花一現之後,就被鎮殺,化為了塵埃?

    她的命中之人,難道不應該是鬥戰天下的人雄,可以鎮壓世間的一切,有著唯我獨尊的氣概。

    羅刹公主心中的情緒,相當衝突,就連她自己都覺得有些可笑。

    季華的手掌,向虛空一按,調動强大的精神力,收回那根插在大地上的聖杖,冷哼一聲:“千星大陣的威力何等强大,張若塵又不是不死之軀,必定已經化為了劫灰……什麼……怎麼可能……”

    “嘩啦。”

    由隕石堆積而成的石山,一道道縫隙裡面,散發出璀璨奪目的金芒。

    金芒,一直傳到數千裡外。

    “轟!”

    一股磅礴的聖力,從石山內部爆發出來,將一塊塊數十裏長的隕石都掀得飛了出去。

    本來,靈全少君和一些一等侯爵,都已經來到石山的山下,想要尋找張若塵的屍骨,奪取張若塵身上的寶物。

    突然起來的變故,震得他們全部都向後倒飛出去。

    數千丈高的不動明王身,從石山下方緩緩的撐起身軀,張若塵的身影,則是站在不動明王身的眉心位置。

    “吼。”

    張若塵怒嘯一聲,頭上的長髮全部都倒立起來,雙瞳散發出懾人的金芒。

    不動明王身一巴掌拍了下去,擊中靈全少君,將其打得墜落到地上,身軀陷入進一個掌印大坑裡面,也不知是生是死。

    隨後,張若塵與不動明王身一起前行。

    “嘭嘭。”

    每打出一道手印,都能拍死一比特一等侯爵,同時在地面上留下一個數百丈長的掌印大坑。

    不動明王身爆出來的力量,相當兇猛,打得原本就破爛不堪的祖靈界,似乎就要坍塌。

    “怎麼可能?”季華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

    羅刹公主道:“就連千星大陣都殺不死他,這下子我們的麻煩大了!”

    即便是一等侯爵都被張若塵爆發出來的力量,嚇得逃竄,不敢與他交手。

    那些圍攻聖明中央帝國聖者的羅刹侯爵,被不動明王身大手一揮,就拍死了一大片,聖軀變成一團團血霧。

    天空,在下血雨。

    “太可怕了,快逃。”

    “離張若塵越遠越好,他的戰力已經無敵。”

    ……

    那些羅刹侯爵,全部都在逃。

    張若塵並沒有去追殺他們,而是飛到秋雨的上方。金光萬丈的不動明王身,則是站在了秋雨的身前,宛如一尊怒目金剛在俯視他。

    秋雨看到張若塵的嘴角掛著一絲血痕,暗暗猜測,千星大陣的力量,必定是讓他受了不輕的傷勢。

    本來,得到喬祖傳承之後,秋雨對自己的力量就充滿自信,看到張若塵受傷,自然是信心倍增。

    “蒼天有眼,讓你保住了一條性命,我終於有機會親手鎮殺你。”

    秋雨面帶笑意,體內的聖氣急速運轉,脚掌向前一踩,頓時大地開始塌陷,四方的地面則是快速聳立起來,密密麻麻的火焰樹根,像是一座座山峰一般破土而出,撐起數千丈高,向張若塵攻伐了過去。

    “就憑你?”

    張若塵全力調動乾坤界的力量,隨即,不動明王身散發出來的光芒,變得更加刺目,一隻巨大的拳頭,轟擊向大地。

    “嘭嘭。”

    火焰樹根全部都爆碎,化為木屑和火雨。

    秋雨的眼中露出一道驚異之色,還沒來得及再次出手,在他的頭頂上空,一隻金色的大手已經按壓下來。

    大手還沒有落到他的身上,脚下的大地已經在沉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