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可是炑火銅城,內部蘊含有喬祖留下的大聖之力,竟然被張若塵一掌就打飛出去。”

    “張若塵的身上,到底掌握著什麼底牌,除了大聖,別的生靈還怎麼與他交手?”

    “這手段也太狠,一比特至聖,力壓大聖留下的後手。”

    ……

    天庭界的修士炸開了鍋,都在議論和猜測,別說是半聖和聖者,就連那些聖王也都難以保持平靜。

    甚至,有很多修士在懷疑,會不會是月神留給張若塵的神力。

    但是很快這一想法就被排除,如果真是那樣,功德神殿的神,肯定會出面干涉。可是現在,功德神殿卻根本沒有表態。

    也就是說,張若塵是憑藉自己的力量,擊毀炑火銅城。

    “難道是空間,或者時間的力量?”

    多少修士,如此猜測。

    空間和時間的力量都太神秘,充滿無窮未知的可能性,他們懷疑到這上面,也是很正常的事。

    月神山,廣寒神宮。

    廣寒界的數十比特大聖齊聚一堂,皆是面面相覷,以他們的見識和閱歷,也都感覺到困惑。這個被月神帶回來的人族男子,真的是屢創奇跡。

    蠻劍大聖忍不住問道:“月神,張若塵到底掌握著什麼寶物,怎麼會强大到如此程度?”

    從始至終,月神都顯得格外冷靜,沒有回答蠻劍大聖,只是說了一句:“張若塵身具大氣運,有百折不撓之心,未來前途無量。”

    在場的諸位大聖,全部都在思考月神話中的意思,悟出了兩點。

    第一,不要再問張若塵掌握有什麼寶物,那件寶物,必定是非同小可,月神根本不會講出來。

    第二,張若塵有大氣運和百折不撓之心,也就是有成神的希望,今後,廣寒界的各大勢力必須得想方設法拉攏他才行。

    身在祖靈界的那些聖者,也都微微發愣,先前他們都離得很遠,並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可是,他們卻能清楚的感知到炑火銅城爆發出來的聖威,那股力量,絕不會有假。

    羅刹侯爵大軍的臉色,皆是相當難看。

    靈全少君並沒有死去,體內的陣法神印,再次保住了他的一條性命,此刻,他站在羅刹公主的身後,情不自禁倒吸一口涼氣,“竟然還有底牌手段,張若塵真的是有些深不可測。”

    擁有至高圓滿體質的靈全少君,在同齡人中,很少遇到對手,也不會去忌憚某個人,可是現在,他的心中竟是有些懼怕張若塵。

    “張若塵到底是如何一掌將炑火銅城擊飛出去,使其損毀在錯亂空間裡面?”羅刹公主在努力的思考,但是卻想不出任何可能性。

    逆神碑爆發出來的力量,極其詭異,能够讓大聖之力消失,也能讓聖器變成普通器皿,如同改變了天地間的規則,自然也是超出張若塵的認知,囙此他暫時還不敢將它暴露出去。

    “只有秋雨知道這個秘密,他必須得死。”

    張若塵的眼神一沉,殺意從體內湧出。

    “不好,張若塵要殺我滅口。”

    秋雨知道張若塵並不是真的擁有對抗大聖的力量,只是擁有一塊神秘莫測的殘碑,只要他將這個消息傳出去,自然會有數之不盡的强者,前去搶奪,張若塵不死才是怪事。

    秋雨轉身就逃,爆發出最快的速度,沖向羅刹公主、季華、靈全少君、楊奇等人所在的方向。

    “哪裡逃?”

    張若塵調動乾坤界的力量,一脚踩碎大地,雙掌同時攻擊過去,凝成一龍一象兩道虛影。

    轟隆一聲,秋雨被打得拋飛起來,嘴裡吐出大量聖血。

    其實,與喬祖的大聖體軀融合之後,秋雨的實力,並不比張若塵弱多少。但是,秋雨次次栽在張若塵的手中,早就失去信心,一心只想逃走。

    一個失去信心的人,自然敗得也就越快。

    “嘭嘭。”

    一連數十道掌印落在秋雨的身上,每一掌都能打得秋雨突出一口血液。

    即便是擁有大聖體軀,也難以繼續支撐,秋雨體內的聖氣幾乎全部都被打散,就連聖源和聖魂也都出現裂紋,唯獨只有體軀依舊完好無損。

    由此也能看出,大聖體軀的強橫。

    “張若塵,我要將你的秘密公之於眾……”

    秋雨的領口全是鮮血,精神意志都有些混亂,正要大聲吼出一句。

    “嘭。”

    張若塵打出開元鹿鼎,從上而下,轟擊在秋雨的身上,將他裝入進鼎中,徹底鎮壓。秋雨嘴裡的聲音,也是戛然而止。

    羅刹公主的長長睫毛微微掀起,眺望那個手持巨大青銅鼎的男子,幽歎一聲:“這一次,看來是真的輸了!”

    羅刹公主不想造成更大的傷亡,决定帶著羅刹侯爵大軍退走。

    如今的張若塵,氣勢磅礴,與戰神沒有什麼區別,再戰下去,誰都不知道還有多少羅刹侯爵會戰死。

    最主要的是,現在,還有多少羅刹侯爵敢與張若塵交手?

    季華卻不想就此退走,聲音頗為陰冷:“就憑張若塵一人,想要改變戰場的結局,那是不可能的事。或許,他真的掌握有相當了不得的手段,可是那種手段必定有很多限制,否則他早就已經施展出來,怎麼會一直等到現在才使用?”

    羅刹公主微微皺眉,道:“還是不要去招惹他,張若塵現在正是威勢鼎盛的時候,我們應該避其鋒芒。”

    季華卻是根本聽不進去羅刹公主的勸告,腦海中,浮現出秋雨說過的話:“張若塵也有弱點,他的弱點,就是昆侖界的那群聖者。”

    “進入祖靈界以來,公主一直都是高歌猛進,打得天庭界的修士不斷潰敗,立下赫赫戰功。為何到了最後階段,卻變得如此小心謹慎,面對一個聖者,都這麼不自信?”

    季華說出這話後,便是調動出精神力,化為一道殘影,沖向白黎公主、阿樂、韓湫等人,準備鎮壓了他們。

    羅刹公主沒能攔住季華,只得帶領一批一等侯爵,急速追趕上去。

    可是,他們才剛剛動身,前方就傳來一聲巨響。羅刹公主停下脚步,抬頭望去,只見,季華的身體爆碎而開,被一隻青銅古鼎打得粉碎,化為一團血霧。

    “嘩——”

    空間微微的震盪了一下,下一刻,張若塵已經站在開元鹿鼎的頂部,伸出一隻大手,探入進血霧,抓出一團黑色光霧。

    那是季華的聖魂。

    肉身毀滅,聖魂卻不滅,這就是精神力聖王的厲害之處。

    當然,就算季華的聖魂再如何强大,現在也逃不出張若塵的手掌心。

    季華的聲音,從黑色光霧中傳出來,吼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我身上燒錄有很多防禦陣法銘紋,肉身强度不在一步聖王之下,怎麼可能被你一擊就打碎肉身?”

    黑色光霧在劇烈顫動,並且有强大的精神力從裡面湧出來,隨即,這片破敗的大地上,凝聚出密密麻麻的紫色雷電,像是數千條電龍穿梭在天空和大地之間。

    還沒出手,就被張若塵擒拿,讓季華極其不甘,想要反擊。

    可惜,張若塵根本不會給她機會,五指發力,隨著“嘭”的一聲,黑色光華被捏得崩碎,化為一縷縷氣霧,消散在空氣中。

    “公主……他必定是阻礙你修行的人,會讓你萬劫不復……一定要殺了他……殺……殺……”

    季華的聲音,越來越微弱,最後完全消失。

    季華徹底死去之後,天地間的那些雷電沒有精神力控制,瘋狂的落下,擊在地面,揚起大量塵土,使得這片戰場變得更加昏沉。

    羅刹公主和那些一等侯爵,全部都停下脚步,沒有繼續趕赴過去。

    羅刹公主的神情,頗為凝重。

    季華臨死之時喊出的那句話,使得羅刹公主的芳心顫動,有些擔心被她說中。世人只知英雄難過情關,卻不知道美女的情關卻更是難過。

    楊奇問道:“公主殿下,我們還要不要攻擊過去?”

    沉默了片刻,羅刹公主才是收起心緒,眼神又變得平靜,道:“算了,沒必要去冒險。這一戰,雖然沒能剿滅沙陀七界的聖者,但是,卻讓他們的傷亡達到了六七成,就算出現張若塵這個變數,我們現在還是處在絕對的贏面。”

    “殿下的意思是,我們現在就退出祖靈界?”楊奇問道。

    “祖靈界已經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剩下的那些世界碎片上面的資源,就由半聖級別的羅刹去爭奪。聖境生靈留在祖靈界,已經沒有意義。”

    羅刹公主最後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才是轉過身,留下一道幽美的背影,帶著羅刹侯爵大軍,消失在天地的盡頭。

    看到羅刹侯爵大軍如同潮水一般退去,聖明中央帝國的那些聖者,全都忍不住歡呼了起來。

    “太子殿下天下無敵,以一人之力,獨退羅刹侯爵大軍。”

    遠處廣寒界的聖者,也都忍不住熱淚盈眶,仰天大吼:“羅刹公主敗了,我們廣寒界取得了聖者功德戰的第一,神使大人是這一戰最大的功臣。”

    “今後,神使大人就是我心中的人雄。”

    “神使大人就是我努力追趕的目標。”

    ……

    很多平時沉默寡言的人,此刻也都露出激動的情緒,發出長嘯聲。

    這一場勝利,來得太不容易。

    張若塵站在破碎的大地上,眺望天邊,確定羅刹侯爵大軍真的退走,才是微微松了一口氣。外人只看見他橫少四方,將秋雨和季華都鎮壓,但卻不知道他乃是借用了乾坤界的力量。

    在百聖血鎧的內部,張若塵的身體表面,全是血紅色的裂紋。因為長時間承受超越自身境界的力量,即便是以他的强大肉身,也都承受不住,快要破碎。

    張若塵的確還有再戰之力,可是,再戰下去他也有可能會身體爆碎而死。

    “轟隆。”

    張若塵將開元鹿鼎重重的砸在地上,身體站得筆直,揚聲道:“以梧桐聖樹,祭祀天,祭祀地,祭祀那些戰死的亡靈。當初,在無頂山沒能完成的祭祀,今日重新開啟。”

    聖明中央帝國的諸聖,圍在開元鹿鼎的四方,跪伏了下去,雙手按在地上,滂湃的聖氣從他們手中湧出,沖入進鼎中。

    祭祀開始。

    鼎中的祭品“秋雨”,卻是發出淒慘的叫聲,猶如遭受萬刀淩遲一般。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