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一百四十八章 張若塵的圣旨

    略作沉吟,張若塵道:“屬于昆侖界的傳承,誰也不能奪走。”

    “多謝張兄。”雪無夜連忙道謝。

    有了張若塵這句話,雪無夜暗暗長舒了一口氣,要是讓“飛仙劍訣”流傳在外,那他無疑會成為萬香城的罪人,無顏去面對列祖列宗。

    猛然間,張若塵想到了什么,一揮手,將一具尸體取出,道:“既然見到了你,便有勞你將他帶回萬香城安葬。”

    “他是……劍帝老祖的二弟子,雪嵐山。”雪無夜面露驚色。

    他雖然還很年輕,并未見過雪嵐山的真身,可萬香城中,卻有著雪嵐山的畫像,故而,他一眼便是認了出來。

    雪無夜嘆息道:“嵐山師伯祖已經失蹤三百多年,沒想到,他老人家竟是早已身死,不知張兄是在何處尋得師伯祖的尸身?”

    雪嵐山乃是一個傳奇人物,劍道天賦直追劍帝,在劍帝失蹤后,很快就成為萬香城的第一強者。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雪嵐山會悟透劍九,成為第二個劍帝時,雪嵐山卻突然失蹤,生死不知,曾對萬香城造成不小的影響。

    “雪嵐山的尸體,是多年前,我進入陰陽海時,在一艘亡靈古船上發現。“張若塵道。

    雪無夜眼中浮現絲絲哀傷之色,道:“師伯祖失蹤時,已然是大圣之下最頂尖的強者,前往陰陽海,定然是為了尋找成就大圣的機緣,可惜,他老人家終是失敗。”

    以雪嵐山的天資,如果不是受限于昆侖界的大環境,突破至大圣境,絕不會是太困難的事情。

    雪無夜恭敬對著雪嵐山的尸身一拜,隨即,揮手將其收了起來。

    等中央皇城的危機解除,他便會帶其回歸萬香城。

    而將雪嵐山的尸體,交到雪無夜的手中,張若塵也算是了解了一樁心事,畢竟,這是他當初承諾過的事情,自是要做到,如此,他的心境,方能真正圓滿無缺。

    修煉室的大門開啟,九天玄女、殷元辰等人,均是立刻走了進來。

    看到雪無夜傷勢盡愈,所有人的眼中,都不禁露出驚異之色,暗暗猜測張若塵究竟施展了什么手段?

    但,無論如何,雪無夜活了下來,總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情。

    張若塵看向九天玄女和殷元辰,道:“孤心傲如今在何處?”

    “張兄是想對付孤心傲?“殷元辰問道。

    張若塵道:“對付二字,談不上。我只是想找他拿回一些不屬于他的東西。”

    “孤心傲應該還在天樂宮。”殷元辰道。

    天樂宮乃是一家極其有名的酒樓,懸于第三城區的上空,乃是專供圣境強者吃喝玩樂的地方,極盡奢華。

    自天庭各界修士,大批涌入中央皇城后,天樂宮便成為各界大人物,聚會的地方,比過去更加的繁華熱鬧。

    殷元辰之前便是在天樂宮,救下了雪無夜,以孤心傲的性子,短時間內,應該不會離開。

    九天玄女眼神變化,輕聲問道:“你打算怎么做?”

    如今張若塵已然是樹敵極多,她是真的不希望,再讓其牽扯到更多的麻煩之中。

    “昆侖界的人,不能任人欺凌,昆侖界的寶物,同樣不能任人掠奪,繼續忍讓下去,只會讓很多人變本加厲,更加的肆無忌憚。”

    “該是制定規則的時候,無論是誰,來到昆侖界,都必須要遵守。”張若塵平和的道。

    可是語氣中,卻又帶有一股不可違逆的意志。

    聞言,九天玄女不禁陷入了沉默,她想到了最近朝廷的處境,池孔樂之前在連珠府的遭遇,還有此次雪無夜的重傷,的確是不能夠再繼續這樣下去。

    要不然,昆侖界沒有被地獄界滅亡,反而是被天庭各界掠奪一空,不管是生靈,還是寶物。

    當然,人各有志,那些一心想要投靠強界之人,卻也不能強求他們,為昆侖界而戰。

    張若塵一揮手,取出一張金色的皮卷,乃是以一塊頂尖圣獸王的皮制成,其上交織著大量繁奧的紋絡,渾然天成。

    始一取出,便是散發出強大的威壓,讓雪無夜的一眾劍侍紛紛倒退。

    張若塵以指為筆,動用自身的圣血,在金色皮卷上,書寫下一個個文字。

    當張若塵寫下最后一個字時,金色皮卷立即散發出奪目的光芒,化為一道圣旨。

    任誰都能夠感知得到,這道圣旨中,蘊含著極其恐怖的圣力,尋常的不朽大圣,都未必能夠承受得住。

    自張若塵達到圣境以來,還是第一次書寫圣旨,且,還是血印圣旨。

    有這樣一卷圣旨在手,大圣之下,幾乎可以橫著走。

    心意一動,張若塵從乾坤界中,召喚出一尊龐然大物,乃是一條猙獰可怖的神蟒,正是邪靈。

    最近一段時間,邪靈吞噬了大量強者的圣魂,又得諸多天材地寶的滋養,本身變得越發的強大,與神蟒尸骸的契合度,也因此大為提升,激發出更為磅礴的神力。

    “主人,有何吩咐?”

    邪靈低著頭,恭聲問道。

    如今,張若塵已是在邪靈的圣魂中,種下血神咒印,因而,邪靈再也不敢有半點放肆。

    張若塵一抖手,將血印圣旨拋給邪靈,同時以精神力,傳遞了一道訊息過去。

    邪靈沒有遲疑,頭頂圣旨,擺動著身軀,快速離開紫宸殿,繼而離開紫微帝宮。

    九天玄女等人皆有些疑惑,不知道張若塵究竟要做什么,因為,他們都沒看到血印圣旨上寫的是什么?

    但,他們能夠預料到,接下來,恐怕會有大事發生,說不得會震動整個中央皇城。

    擊敗閻無神后,張若塵終于要樹立自己的威嚴了嗎?

    與此同時,大批劍神界的修士,正在天樂宮中飲酒作樂,好不逍遙自在。

    最為奢華的一座樓閣中,卻顯得很安靜,沒有歌舞升平的景象,僅僅只有兩個人相對而坐。

    坐在左邊的是,一名冷俊的年輕男子,生有一雙丹鳳眼,眉心處有著一道清晰的劍形印記,身上散發出凌厲的鋒芒,宛如一柄出鞘的神劍,所向無匹。

    其不是別人,正是劍神界的小劍尊,孤心傲。

    坐在孤心傲對面的,則是一名略顯干瘦的陰鳩男子,身著青黑色袍服,表面隱約顯現出大量繁奧的陣法銘紋,明明就坐在那里,卻給人一種不在同一個空間的感覺。

    此人同樣有著非比尋常的來歷,出自陣滅宮,是一位極其可怕的陣法地師,名為周禛。

    陣滅宮,乃是中古時期,由多位陣法天師聯手建立,乃是陣法一脈的圣地,走出的陣法圣師極多,與天宮的關系,十分的密切。

    而周禛,便是陣滅宮這一代,最為杰出的傳人,擁有卓絕的陣法天賦,名氣絲毫都不在五行觀的陸百鳴之下。

    “周禛兄能趕來昆侖界,大事定可成功,來,我敬你一杯。“孤心傲舉杯笑道。

    周禛不茍言笑,端起面前的美酒,一飲而盡。

    “昆侖界不愧是萬古不滅大世界,經歷中古大劫,竟然都還能有翻身的機會。”周禛沉著臉說道。

    孤心傲點頭:“誰也沒有想到,昆侖界竟會是雙世界之靈?本以為當初,黑心魔主引荒天斬接天神木,昆侖界便會徹底走向沒落。沒曾想,如今居然又誕生出了新的世界靈根,讓枯竭的昆侖界,重新復蘇。”

    “不過,如果那棵蟠桃樹,若是再被斬斷,恐怕昆侖界就會真正的萬劫不復。”

    對于任何一座大世界而言,世界靈根都無比重要,沒有了世界靈根,便失去了成神的基礎。

    昆侖界曾經何等的輝煌鼎盛,可在接天神木被斬斷后,便進入了長達十萬年之久的無神時代。

    直到蟠桃樹成為新的世界靈根,才又誕生出新神。

    “肯定是昆侖界諸神在布置,早早做了各種準備,沉寂十萬年,等待重新崛起的機會。而且,誰敢說那些無上強者,就真的全部隕落在中古浩劫中了呢?”

    “還有,中古時代,昆侖界啟用日晷,覆蓋整個中域大地,培養出了多少強者?同樣不見得都已死去,昆侖界的水,很深,遠比你我想象的更復雜。”周禛意味深長道。

    聞言,孤心傲心中不禁震動,他雖然也接觸到不少秘辛,但與周禛相比,無疑還差了不少。

    再度飲下一杯酒,周禛繼續道:“但,其實這些都無關緊要,只要斬斷蟠桃樹,昆侖界諸神的所有布局,都將付諸流水,屆時,誰也無法阻止昆侖界的滅亡。”

    “蟠桃樹就在中央皇城,所以,這一戰,對昆侖界至關重要,一旦中央皇城被攻破,無論蟠桃樹隱藏得多深,都必然會被找出來,那將會是昆侖界的末日。”

    說出這番話時,周禛的眼中滿是冷意,似乎很樂得看到那樣的結果。

    “真到了那時候,昆侖界隱藏的很多東西,或許就都將浮出水面。”孤心傲眼中泛起一道精光。

    最擔心昆侖界重新崛起的,不是地獄界,而是天堂界派系。

    誰不擔心,被秋后算賬?

    有些不光彩的事,既然已經做了,就要讓它徹底淹沒在歲月長河之中。誰敢將它重新翻出來,就必須毀滅。

    就在這時,一名身形略顯肥胖的中年男子,進入到樓閣之中。

    孤心傲呵斥道:“褚向云,你進來做什么?滾出去。”

    褚向云,正是天樂宮的宮主,本身乃是一位修為頗高的圣者,在昆侖界也算是一位人物,否則,也沒辦法在中央皇城站穩腳跟。

    “孤公子,我無意打擾,只是東域王的使者前來,讓你……”褚向云欲言又止,額頭上不斷冒出頭大的汗珠。

    聽到“東域王“三個字,孤心傲的眉頭,不由微微皺起,道:”張若塵想做什么?“

    自張若塵在東域圣城下達禁令后,無論是天庭界的修士,還是地獄界的修士,都已經知道,他有著一個東域王的身份。

    而作為一域之王,張若塵無疑是昆侖界權勢地位最高的人之一。

    “那位使者讓你立刻去接東域王的圣旨。”褚向云顫聲道。

    “啪。”

    孤心傲一掌拍在桌子上,猛然站起身來,身上散發出極其可怕的氣勢。

    他是誰?劍神界的領袖,威名赫赫的小劍尊,就算是一般的大圣,都沒資格讓他去接圣旨。

    同為圣王,張若塵卻讓他卻接圣旨,分明就是一種侮辱。

    “好個張若塵,欺人太甚,真以為沒人能治得了你了嗎?”孤心傲眼中浮現出濃濃的怒色。

    褚向云身體不斷顫抖,承受不住孤心傲身上散發出的強大氣息,差點癱倒在地。

    他是真不想來傳這個話,在孤心傲的眼中,他就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可他不得不來,相比之下,張若塵這位東域王,無疑是更加惹不起。

    “孤心傲,還不速速出來,接東域王圣旨。”

    一道無比渾厚的聲音響起。

    聲音中夾雜著絲絲神威,震動天宇,讓所有身在天樂宮中之人,都不禁心神顫動。

    孤心傲走出樓閣,一眼便看到擁有龐大神蟒之軀的邪靈,眼睛不由微微一瞇,他能夠清晰感覺到,邪靈所擁有的強大力量,竟是讓他都感受到了絲絲威脅。

    “本尊可不是昆侖界修士,讓張若塵少在本尊面前逞他東域王的威風,如果有什么事,讓張若塵親自過來。”孤心傲強勢道。

    張若塵的確很不好惹,但他同樣不是好欺負的,接圣旨這種事情,若是傳揚出去,他的顏面何存?

    邪靈盤踞于半空,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孤心傲,頭上的血印圣旨飛出,“孤心傲,接旨。”

    血印圣旨綻放出璀璨的金光,散發出浩瀚的威壓,如一座太古神山,向著孤心傲鎮壓而下。

    “哼。”

    孤心傲重重冷哼了一聲,一抬手,釋放出一道百丈長的凌厲劍芒。

    劍芒無堅不摧,斬裂空間,就算是一般的不朽大圣,都得選擇退避。

    然而,還未真正靠近血印圣旨,劍芒便是快速湮滅,根本就不曾對血印圣旨造成半點損傷。

    看到這一幕,孤心傲的眼神,不由微微一凝,真切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

    翻手間,孤心傲取出一柄紫金色的圣劍,以圣氣催動,斬向血印圣旨。

    紫金色圣劍表面浮現出二十萬道王級銘紋,更有數十萬道劍道規則纏繞其上,迸發出如虹的劍氣。

    血印圣旨緩緩展開,一股強大無匹的力量,釋放出來,禁錮空間,碾壓一切。

    盡管孤心傲極力抵擋,可血印圣旨仍舊在快速鎮壓下來,將他引以為傲的劍法擊潰。

    “怎么可能?”

    孤心傲心中震動,難以接受這一現實。

    如果是張若塵親至,倒也罷了,如今僅僅一道圣旨,便壓得他動彈不得,這樣的結果,任誰也無法接受。

    “東域王有旨,天宮有天條,昆侖界有界規,天庭各界修士,若是違反天條,一切由天宮處置。若是違反昆侖界的界規,亦會嚴懲不貸。”

    “界規第一條,不得欺凌昆侖界本土修士,不得掠奪昆侖界的功法傳承。”

    “界規第二條……”

    邪靈昂起頭,朗聲宣讀道,聲音清晰傳遍整個中央皇城。

    與此同時,血印圣旨完全展開,一行行綻放無量圣光的大字,映照在天宇之上,只要身在皇城中,便都能夠看見。

    很顯然,張若塵所書寫的這張圣旨,并不僅僅是給孤心傲,而是針對皇城中所有天庭界的修士。

    所謂的界規,也是他張若塵制定的規則。

    很多修士看到圣旨映長空,都生出一個念頭:“張若塵這是想要以一己之身,力壓萬界嗎?”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