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一百六十九章 真理之心

    耗費三天時間,張若塵將自身的傷完全治愈,經過先前的一次次磨礪,他的肉身和圣魂,都已經變得更加強大,就連精神力也再度凝練,各方面都提升至一個全新的巔峰。

    張若塵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身體的變化,體內好似有用不完的力量,感覺就算面前有一座太古神山,他都能一拳將之打碎。

    “閻無神,我很期待和你巔峰一戰。”張若塵身上涌現出強大的戰意。

    兩位大圓滿的圣王對決,縱觀古今,恐怕也沒發生過幾次。

    畢竟這等絕世奇才,都是一個時代絕對的主角,很難誕生在同一個時代。

    收斂心緒,張若塵站起身來,身形閃動,向著山頂攀登而去,這個時候,他更加關心真理神殿的獎勵。

    無論如何,他已經完成了兩個極端苛刻的條件,有資格去獲取那份令神靈都嫉妒的獎勵。

    沒用太長時間,張若塵登上了山頂。

    與此同時,平穩流淌的天河,突然出現異動,流動的速度,竟是變得快了一些,且有著巨浪翻滾。

    “嘩啦。”

    弱水涌動,沖出一根巨型的水柱,凝聚成一尊身穿鎧甲的魁梧巨人,身上散發出浩瀚如淵的磅礴神威。

    巨人將目光投向真理天域所在的方位,低語道:“是當初引起天河異動的那個小家伙的緣故嗎?竟能登上真理之山,有點意思。”

    說罷,弱水巨人一邁步,離開天河,跨越遼闊的天域,向著真理天域趕去。

    真理之海的岸邊,池瑤女皇和黑心魔主的眼中,均是突然浮現出異色。

    “好個張若塵,竟然能夠登上真理之山的頂峰。”黑心魔主冷聲道。

    盡管真理之山被金色的煙霞所籠罩,可身為神靈,要感知到張若塵身處的位置,卻是并不困難。

    對于這樣的結果,黑心魔主明顯是很不滿意。

    “難道那小子還真能得到真理神殿的獎勵不成?”黑心魔主的眉頭微微皺起。

    以黑魔界與張若塵之間的恩怨,說什么,黑心魔主都絕不希望,看到張若塵得到太多的好處。

    池瑤女皇顯得很平靜,目光淡淡的眺望真理之山,沒人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唰。”

    一道道神光破空而來,化作一尊尊偉岸的神影。

    “拜見師尊。”

    百花仙子迎上一道被漫天花雨包裹的神影,恭敬的行禮。

    能被百花仙子稱為師尊的,自然是千蕊界的曼陀羅花神,一位極其強大的古神。

    看到師尊到來,百花仙子著實是有些驚訝,畢竟以她師尊的身份,很少會關心這些事情。

    曼陀羅花神處于萬花叢中,無人能夠看清其真身形態,始一到來,天地間便有奇異的花香彌漫開來,沁人心脾。

    “真理神殿的神諭頒布超過一個元會,如今終于有人達到了條件,能夠成為天庭界大圣之下第一人,張若塵果然是很有本事。”曼陀羅花神不吝稱贊道。

    盡管張若塵現在還很弱小,可任誰都能夠看得出來,他的潛力無窮,只要能夠繼續成長下去,將來有很大可能成為威震諸天萬界的巨擘。

    就在這時,一道清冷的神月凌空,照耀整個真理天域,所有人都能夠清晰看到。

    “月神到了。”

    在場的一眾神靈,紛紛側目。

    對于月神的來臨,所有人都并不感到意外,畢竟如此大的事情發生,月神若是不來,那才叫奇怪。

    在所有人的注目下,一道風華絕代的身影,從遙遠的天邊,一步步走來,每走出一步,都能跨越億萬里之遙。

    眨眼間,月神便是來到真理之海,那絕世無雙的神顏,美得令人窒息,就算是神,也會忍不住多看上幾眼。

    “張若塵渡過十層海域,登上真理之山,今后廣寒界每天都將擁有一個前來真理天域修煉的名額,恭喜月神。”

    “恭喜月神。”

    一眾神靈上前,紛紛向月神道賀。

    “張若塵本屬于昆侖界,卻被逼得離開,無奈投入廣寒界,真是可惜,要不然如今就該是昆侖界擁有大量來真理天域修煉的名額。”黑心魔主搖頭道。

    他的這番話,明顯是說給池瑤女皇聽的。

    可是,池瑤女皇卻是沒有任何的反應,就像根本不曾聽到一般,眼神依舊波瀾不驚。

    “砰。”

    虛空出現劇烈的震動,一座巍峨至極的血色神殿,出現在真理天域。

    與此同時,天河中的弱水巨人,亦是憑空出現。

    “鎮守天河那位和甲天下,竟然也來了,真理天域很久沒有如此熱鬧過。”

    不少神靈眼中都露出異色。

    鎮守天河的神靈,身份特殊,實力強絕,在天宮擁有極大的話語權,沒多少人敢招惹。

    而甲天下乃是血戰神殿的殿主,是和月神同時代的強大古神,亦是十分讓人忌憚。

    “月神,你還真是很在意張若塵,處處維護,如今更是真身駕臨真理天域。”一道浩渺而古老的聲音,從血紅色神殿中傳出。

    月神淡淡道:“本座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過問。”

    隨即,月神的目光環視四周,朗聲道:“從今往后,張若塵將會是本座之下,廣寒界的第四巨頭,地位與吳祖、寂滅大帝和九靈大圣相當,任何人敢動他,便是與本座為敵。”

    聽到這話,很多神靈都不禁露出驚異之色,任誰都聽得出來,月神這是在表明自身的態度,是要不顧一切,力保張若塵。

    讓一位圣王,成為廣寒界的第四巨頭,這種事情,一般人根本想都不敢想,可偏偏月神就這樣決定。

    一時間,那些敵視張若塵的神靈,比如黑心魔主,都不禁皺起了眉頭,月神如此霸道的表態,今后想動張若塵,無疑是變得更困難。

    “月神再強,也只是一人,如果張若塵未曾得到真理神殿的獎勵,倒也罷了,如果成功得到,只怕月神也無法保住他。”黑心魔主暗道。

    能讓神靈都嫉妒的獎勵,即便月神再強勢,也定然不能震懾住所有人。

    此刻,如此多神靈匯聚于真理之海,其實都是想看看,張若塵是否能夠成功。

    毫無疑問,真心希望張若塵成功的神靈,應該是寥寥無幾。

    張若塵立身在山頂,外界所發生的事情,他是一無所知。

    山頂很平坦,乃是一座八卦形的廣場,而在廣場的邊緣,則有著一間以黑色巖石砌筑成的房屋,顯得十分粗糙,卻有天然的道紋密布其上。

    一來到山頂,那道高大身影,便是映入了張若塵的眼簾。

    直到此刻,他才終于是看清了高大身影的模樣,也因此露出了古怪而錯愕的表情。

    究其原因,在于這位真理神殿的神靈,無論是身形,還是樣貌,乃至于氣質,均與青絲雪極其相似,簡直就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如果說這位神靈,與青絲雪沒有關系,任誰都不會相信。

    “很意外嗎?青絲雪乃是本座的女兒。”高大身影含笑道。

    張若塵回過神來,連忙上前躬身行了一禮,道:“拜見前輩,不知前輩如何稱呼?”

    “本座乃是真理神殿的殿主。”高大身影道。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由一震,沒想到面前這位神靈的來頭,竟是如此的驚人。

    作為真理神殿的殿主,必然絕世強大,威震諸天萬界,擁有無比超然的地位。

    張若塵總算明白,為何項楚南和青絲雪,不用來到真理天域,也能修煉真理之道,且還擁有那般高的造詣。

    現在,張若塵不禁對項楚南的師父,也即是青絲雪的父親,感到十分好奇。

    能夠娶真理神殿的殿主為妻,此人也必然很不簡單。

    “真理神殿那道神諭,乃是本座所頒布,等待了漫長時間,才終于等來了你,你雖然并非真理神殿培養的神傳弟子,可既然你完成了考驗,獎勵自然會給你。”

    “本來,每一個登上真理之山的圣王和大圣,都可以直接成為真理使者,但現在卻是不行了。”

    真理殿主平淡道。

    張若塵面露疑惑之色,問道:“這是為何?”

    他雖然還沒弄清楚真理使者究竟是什么,可顯然并不尋常,否則,不會連月神都那般重視。

    “你知道為何渡過真理之海,會得到真理奧義嗎?”真理殿主反問道。

    張若塵搖頭:“不知。”

    他的確曾思考過這個問題,奧義玄之又玄,分散在天地間,只有那種極其強大的神靈,才能不找到極少部分。

    可偏偏真理奧義是個例外,只要本身足夠優秀,哪怕還只是圣者,去渡真理之海,都有可能得到,完全打破了常規。

    “是我們腳下的這座真理之山,將天地間無主的真理奧義,全部匯聚了起來,并通過真理之海的考驗,賜予修煉真理之道的修士。”

    “與真理神殿相對的命運神殿,也有相類似的手段,一些驚才絕艷的命運之道修士,有機會得到命運奧義,達到百分之一后,就能成為命運使者。”

    真理殿主解釋道。

    張若塵并不是太過驚訝,一直以來,命運神殿都與真理神殿相對,兩者的手段相互克制,既然有真理奧義,又豈會沒有命運奧義?

    凝聚出相同層次的真理界形,是否擁有真理奧義,差別其實很大。

    以張若塵估計,真理神殿培養出來的十大神傳弟子,應該都擁有不少的真理奧義,畢竟,他們本就很優秀,最差都渡過了真理之海的八層海域。

    “般若,還有那血宸天君,應該都得到了命運奧義。”張若塵心中暗道。

    般若乃是命運神殿的候選神女,血宸天君則是能夠勝過聶湘子半籌,如果說他們倆都不曾擁有命運奧義,那誰還會擁有?

    頓了頓,真理殿主繼續道:“漫長歲月過去,真理之山匯聚的無主真理奧義,都已經全部賜予了出去,你渡過第十層海域,所得到的萬分之十,乃是最后僅剩的。”

    聞言,張若塵頓時明悟,難怪他渡過七、八、九三層海域,連萬分之一的真理奧義,都沒能得到,敢情是已經沒有了。

    這對他而言,著實不是一個太好的消息,該有的獎勵沒能得到,如今又無法直接成為真理使者,他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

    “前輩,我很好奇,真理使者究竟是什么?”張若塵認真問道。

    真理殿主道:“現在和你說太多,你也無法理解,簡單來說,真理使者是能夠隨心所欲運用真理之道的修士,擁有強大的力量,大圣即可匹敵神靈。”

    “同時,成為了真理使者,就能得到真理神殿的庇護,在真理神殿擁有很大的話語權,還有機會成為真理神殿的殿主。”

    “自天庭界建立以來,共有十四位大圣,通過登上真理之山,成為真理使者,他們都是下一任真理神殿殿主的候選者。”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異光,道:“登上真理之山的大圣,不應該是十三位嗎?”

    他確定自己沒有聽錯,真理殿主的確說的是十四位,這明顯與外界所流傳的信息不符,這其中難道還有什么隱情不成?

    “你所知道的十三位,都屬于天庭界,可還有一位,卻是來自于地獄界。”真理殿主道。

    張若塵道:“地獄界修士,怎么可能成為真理使者?”

    他知道地獄界有厲害的偽裝之法,能夠潛伏在天庭界,可真理使者非同小可,真理神殿必然會經過無比嚴密的篩查,怎會讓地獄界修士蒙混過關?

    在他想來,地獄界修士敢圖謀真理奧義,根本就是在找死。

    可沒想到,竟然真的有地獄界修士成功,且還是成為真理使者,直接帶走了百分之一的真理奧義。

    “就連本座也沒想到,那荒天的膽識和手段,都的確了得,瞞過了真理神殿的所有人,包括本座在內。他太過優秀,成為真理使者后,僅用數百年時間,就突破成神,且遠比一般的神靈強大。”

    “直到他潛入昆侖界,斬斷接天神木,才暴露了他地獄界石族修士的身份。”

    真理殿主感慨道,眼中滿是復雜之色。

    以荒天所展現出來的天資,包括她在內,很多真理神殿的巨擘,都認為其有望成為下一任殿主,可沒想到,他竟是地獄界在天庭界的潛伏者。

    此事對真理神殿而言,無疑是巨大的污點,故而才被抹去。

    聽到“荒天”二字,張若塵的眼中,頓時閃過一道可怕的殺機,此人可說是導致昆侖界走向衰落的罪魁禍首。

    若非荒天斬斷了接天神木,昆侖界又豈會進入十萬年的無神時代?

    張若塵著實沒想到,竟是真理神殿成就了荒天,讓其成神時間不長,就能擁有斬斷接天神木的可怕力量。

    按照真理殿主所說,大圣成為真理使者,就能匹敵神靈,神靈級別的真理使者,又會強大到何等地步?

    如果將來有機會,張若塵必會親手將荒天斬殺,讓其為昔日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同時將那百分之一真理奧義奪回來。

    稍微調整心緒,張若塵看向真理殿主,道:“前輩,既然我已經無法成為真理使者,那我所能得到的獎勵,又是什么?”

    真理奧義已經消耗殆盡,他就算不甘心,也沒有辦法,難道他還能與真理神殿的殿主去理論嗎?

    為今之計,只能看看是否能有別的獎勵作為補償。

    “當初本座特意頒布神諭,就是為大圣之下的通關者,單獨準備了一份獎勵,不過,能否得到,還得看你自身的本事,你做好準備了嗎?”真理殿主表情略顯嚴肅道。

    張若塵點頭:“準備好了。”

    他的心中隱隱生出頗為強烈的期待感,不知這份最為特別的獎勵,究竟會是什么東西。

    真理殿主一揮手,釋放出一股強大的神力,注入真理之山中。

    頓時,廣場之上,浮現出無數繁奧的紋絡,每一道都蘊含著天地間的至理。

    這些紋絡相互交織,構筑成一幅龐大而玄妙的八卦圖,映照在天穹之上。

    好在這片空間,已然徹底與外界隔絕,要不然,如此大的動靜,絕對會驚動真理天域中的所有修士。

    “嗡。”

    一道璀璨的神光,從八卦圖中飛出。

    一股無形的奇異波動,擴散開來,使得整座真理之山,都輕微的震動起來。

    “怎么回事?”

    張若塵臉色微變,感覺到體內的真理奧義,竟是有著要飛出去的跡象。

    他好不容易才得到萬分之四十九的真理奧義,如果在這個時候被奪走,那他可真是欲哭無淚。

    當即,張若塵將真理奧義,全都融入真理界形內,才總算使其穩定下來。

    目光轉動,張若塵看向那團神光,不出意外,此物應該便是那份能讓神靈都嫉妒的獎勵。

    慢慢的,神光黯淡下去,顯現出包裹住的奇異之物。

    那是一顆剔透的菱形晶體,僅有拳頭大小,共有十二萬九千六百個切面,每一個切面上,都有著精妙的紋絡存在,渾然天成,與道合真。

    “前輩,這是何物?”

    張若塵好奇問道。

    他也算見多識廣,卻對此物,沒有任何的印象,別說是見,就連聽都不曾聽說過。

    真理殿主目光凝視菱形晶體,嚴肅道:“此乃真理之心,可吸引容納真理奧義,若你能將它煉化,就能借助它,感知到他人體內的真理奧義,乃至強行奪取。”

    “更為重要的是,擁有真理之心,就能無限掌握真理奧義,即便掌握全部,也并非不可以。而其他人,包括那十三位真理使者,最多只能掌握十分之一的真理奧義,這是他們的極限。”

    “另外,擁有真理之心,參悟真理規則的效率可以倍增。且,其他人在你的身邊修煉,也可以參悟到真理規則,效果不亞于進入真理神殿修煉。”

    “總之,真理之心擁有諸多妙用,等你將之煉化,自然就能夠知曉。”

    此話一出,張若塵立刻有所明悟,知曉了此物的作用。

    真理奧義是人人都想爭奪的東西,可誰也不知道,其究竟落在了那些人的手中。

    如果能夠清楚的感知到,這無疑是一大優勢。

    還有那種驚人的修煉效果,誰能煉化真理之心,簡直就是,一座移動的真理神殿。

    不僅可以幫到自己,還可以,讓身邊的修士,甚至是讓一界的修士,迅速變得強大起來。

    如此珍貴的寶物,的確是能夠讓神靈嫉妒。

    真要暴露出去,足以引得一眾神靈出手搶奪。

    “前輩,我該如何去煉化真理之心。”張若塵再度問道。

    真理殿主道:“以圣道規則去束縛,以真理界形去容納。”

    “原來如此。”張若塵點頭道。

    他總算明白,為何真理殿主要讓他先凝聚真理界形,以及修煉到圣王境大圓滿,因為這兩點,都是煉化真理之心,所需要具備的基礎條件。

    真理殿主認真道:“本座需要提醒你的是,煉化真理之心,有著極大的風險,稍有不慎,你可能會爆體而亡,即便你如今已經凝聚出真理界形,修煉至圣王境大圓滿,成功的概率,其實仍然不會超過三成,是否要選擇煉化,由你自己決定。”

    聞言,張若塵的心微沉,沒想到煉化真理之心,竟是如此的兇險。

    略作思索后,張若塵輕呼出一口氣,邁步向前走去。

    機緣就擺在眼前,無論多么困難,他都必須要去嘗試一番。

    在距離真理之心還有十丈的地方,張若塵停下了腳步,目光緊緊的注視。

    片刻之后,張若塵運轉功法,將自身修煉出來的一億道真理規則,全部釋放了出來,化作一條規則河流,纏繞向真理之心。

    “嘭。”

    還未能夠真正靠近,真理之心便釋放出一股奇異的力量,生生將張若塵的規則河流震得支離破碎。

    “不要著急,你需要慢慢與真理之心契合,消除排斥,真要用強,尋常的神靈,都奈何真理之心不得。”真理殿主叮囑道。

    聞言,張若塵不由重新調整心態,重新凝聚規則河流,環繞在真理之心的周圍,緩緩靠近。

    與此同時,他毫無保留的釋放出自身的精神力,向著真理之心滲透而去,想要參悟出一些奧秘來。

    只是,真理之心蘊含的奧秘,實在太過玄奧,即便是以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都感覺吃不消,十分的難以理解。

    其上的每一道紋絡,都像是一本圣道天書,可以衍生出無窮的真意,大圣都需要慢慢去體悟。

    張若塵盡管已經站在圣王境的最巔峰,可圣道的修煉,卻還差得遠。

    不由得,張若塵完全放松下來,將心神全部放到參悟真理之心上。

    他的修為提升太快,難免會存在一些隱患,正好趁此機會,好好夯實一番,更好的掌握自身修煉出來的所有圣道規則。

    六千字大章,可以拆成兩章了,啥也不說了,我要趁機求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