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一百七十章 破而后立

    真理之心緩緩轉動,十二萬九千六百個切面都折射出奇異的光芒,鐫刻其上的紋絡,清晰浮現而出,像是擁有著生命,形態不斷發生著變化,難以捉摸。

    饒是以張若塵如今的圣道境界,看這些紋絡,仍舊是感到晦澀難懂,精神力運用到極致,也只能解析出零星的奧秘。

    以他想來,就算是大圣,乃至神靈,都同樣無法輕易參透真理之心所蘊含的玄妙。

    好在煉化真理之心,并不需要參透所有的玄妙,只需有所明悟,關鍵是要與真理之心相契合。

    張若塵已然是完全放松下來,一點都不著急,慢慢的去與真理之心溝通,自身修煉出的一億道圣道規則,緩緩纏繞上去。

    即便如此,張若塵的規則河流,仍舊是被真理之心的力量,震得潰散多次。

    若非他所修煉出的圣道規則,都極為凝實堅韌,說不得已經被磨滅掉不少。

    真理殿主佇立在一旁,不時開口指點,讓張若塵少走了許多的彎路,也避免了很多危險。

    在這片天地間,恐怕沒人會比真理殿主,更加了解真理之心。

    也不知耗費了多長時間,張若塵釋放出去的規則河流,終于將真理之心完全包裹住,兩者之間,仿佛建立起了一種特殊的聯系。

    “孺子可教,竟能這般快就明悟其中的關鍵,如此悟性,難怪須彌圣僧會選擇他作為傳人。”真理殿主暗暗點頭道。

    她雖在一旁指點,可能否領會,卻要看張若塵本身。

    如果張若塵的悟性太差,他就算指點得再清晰透徹,也是白白浪費口舌。

    “嗡。”

    某一刻,虛空震顫,真理之心終是被撼動。

    別看真理之心僅有拳頭大,實則沉重無比,宛如一座龐大的世界,如果不能與其相契合,就算是大圣,也沒辦法撼動分毫。

    張若塵的眼神,徒然變得明亮,雙手合十,結出一道印訣,磅礴的五行混沌氣,源源不斷的從體內涌現而出。

    與此同時,百萬道真理規則飛回,與五行混沌氣相結合,快速構筑出一座朦朧的混沌世界,內蘊浩瀚星海,似要演化出另一片宇宙來。

    真理界形一凝聚出來,真理之山便是出現共鳴,無盡的真理規則顯現,在天空中交織出一片絢爛而浩瀚的星空,看上去格外的真實。

    “收。”

    張若塵低喝。

    頓時,九千九百萬道圣道規則齊動,將真理之心緩緩拖動。

    張若塵表情嚴肅無比,不敢有半點松懈,竭盡所能的調動自身的圣道規則。

    然而,一切并不像他所想象的那般順利,還未拖動多遠,真理之心就輕微顫動起來,圣道規則難以將其束縛住。

    “圣相出。”

    張若塵心意一動,當即將六尊圣相,盡皆釋放了出來。

    六尊圣相分別鎮壓天、地、東、南、西、北六個方位,彼此力量相連接,渾然一體,將真理之心牢牢的鎖住。

    在這個時候,擁有六尊圣相的優勢,無疑是得以顯現了出來。

    “六尊圣相嗎?果然與那閻無神一樣,都是非常之人,自冥古時代后,已經很久不曾誕生過這樣的生靈,如今卻同時出現了兩個,這是否預示著什么呢?”真理殿主眼中閃過一道異光。

    不由得,真理殿主陷入了沉思,以她的身份,所能接觸到的秘辛,是常人所無法想象的,天地間會發生什么事情,她通常都能夠提前有所察覺。

    有著六尊圣相的鎮壓,真理之心終于是再度變得穩定下來,拖動的速度,也稍微變快了一些。

    做這件事情,對心神的消耗極大。

    以張若塵心神的堅韌程度,都險些吃不消。

    待得真理之心被拖動到近前時,一個黑洞出現在真理界形上,釋放出強大的吞噬力,將真理之心吸住。

    “嗡。”

    就在這時,真理之心突然釋放出一道輕微的波動。

    張若塵的眼神,頓時為之一凝,他的真理界形,竟是在巨震,隱隱有著崩潰的跡象。

    與此同時,有著一股古怪的力量,傳遞進入他的身體中,竟是在瞬間,就讓他的五行混沌體受創,體表出現很多道細微的裂痕,圣血從皮膚中滲透而出。

    所幸,這股力量不算太強,很快便是消弭于無形,總算沒有造成大的破壞。

    “好可怕的真理之心,尚未真正開始煉化,竟然便差點毀掉我的肉身。”張若塵心中暗驚。

    看來真理殿主所言非虛,煉化真理之心,的確是兇險萬分,稍有不慎,他就將萬劫不復。

    如果他想選擇放棄,現在其實還有機會。

    而一旦將真理之心,納入真理界形,到得那時,他就再也無法退縮。

    看著近在咫尺的真理之心,張若塵的眼中沒有絲毫猶豫之色,顯得無比的堅定,他所選擇要做的事情,從來都不會后悔。

    重新調整好自身的狀態,張若塵全力催動真理界形,將真理之心死死的吸住。

    饒是此地的空間穩固至極,此刻都不禁出現了扭曲。

    “嘩啦。”

    一鼓作氣之下,真理之心終于是被納入了真理界形之中。

    張若塵的表情,變得更為嚴肅,他知道,接下來,才是真正兇險的時刻。

    他所需要面對的結果,只有兩個,要么成功煉化真理之心,要么爆體而亡。

    “煉化真理之心,只能依靠自身的力量,不可借助外物,切記。”真理殿主認真叮囑道。

    她知道張若塵身上有很多寶物,但若是在這個時候使用,只會起到適得其反的效果。

    張若塵點頭:“多謝前輩提醒。”

    深深呼出一口氣,張若塵就地盤坐下來,并未著急去煉化真理之心,而是一遍遍運轉《九天明帝經》,讓自己的身心,完全放松。

    關乎自身的生死,無論如何,都絕不能有絲毫的大意。

    許久之后,張若塵的身心變得空靈,拋開了所有的雜念,心神完全沉浸到真理界形內,開始煉化真理之心。

    他所要做的,便是讓真理之心與真理界形融合,成為一體。

    一旦成功,他的真理界形,將會變得更加強大,同時增加更多的玄妙,得到超乎想象的好處。

    在張若塵的控制下,真理界形開始有規律的震動起來,其中的億萬顆星辰,圍繞著真理之心,徐徐轉動。

    他所擁有的一個極大的優勢在于,真理之道已經達到大圓滿,可以極大提高煉化真理之心的成功率。

    真理殿主靜立在一旁,如果張若塵煉化真理之心失敗,她會選擇出手,盡所能保住其性命。

    畢竟,像張若塵這樣的絕世奇才,如果隕落于此,未免太過可惜。

    只是,即便是她出手,也不敢保證,一定能救下張若塵。

    目光轉動,真理殿主看向真理之海的岸邊,即便有金色煙霞的遮掩,她仍舊能夠看清岸上的景象。

    “月神、天蓬、曼陀羅花神、甲天下……,來的神倒是不少,看來都很在意我真理神殿的這份獎勵啊。”

    “張若塵若是能夠成功煉化真理之心,只怕也會有不少的麻煩,月神都未必護得住他,不過……”

    真理殿主透過虛空,將目光鎖定在鎮守天河的弱水巨人身上,眼中浮現出異樣之色。

    不過,僅僅一瞬,真理殿主就將目光收回,重新注視在張若塵的身上。

    就算是她,也不知道,張若塵究竟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夠將真理之心煉化。

    因為這種事情,根本就無法去預料,也許一天,也許一年,關鍵要看張若塵與真理之心的契合程度。

    “轟。”

    突然間,真理界形震動,靠近真理之心的大量星辰,都在瞬間湮滅。

    “噗。”

    張若塵身體一顫,噴出一大口鮮血來。

    一時間,他的氣息變得十分紊亂,體內氣血涌動,超越常人數十萬倍的陽剛之氣,簡直要破體而出。

    張若塵并未慌亂,反而是越發的冷靜,當即運轉《九天明帝經》,梳理自身的力量。

    與此同時,張若塵施展出空間真域,禁錮自身,似要讓身處的這片天地,完全陷入靜止狀態,實現永恒。

    只要開始煉化真理之心,中途便不能夠停止,無論遇到多大的問題,都必須要堅持下去。

    大量的星辰,重新靠近真理之心,釋放出獨特的波動,小心翼翼進行滲透。

    張若塵所凝聚的真理界形中,有著數以億計的星辰,且數量還在不斷的增加,不會輕易被全部湮滅。

    時間不長,真理之心再度出現異動,同樣將大量星辰湮滅,更是讓張若塵遭受更重的創傷。

    就這般,張若塵一次次調整好狀態,又一次次遭受重創,即便他的肉身擁有極強的恢復力,也逐漸開始吃不消,恢復的速度,越來越慢。

    隨著時間的推移,真理界形內的星空,已經是湮滅了大半,也因此,真理界形變得很不穩定,有著崩潰的跡象。

    真理界形凝聚不易,一旦被毀掉,再想凝聚,難度將會增加十倍、百倍。

    “咔。”

    真理界形出現第一道裂痕,相應的,張若塵的肉身上,亦是出現一道清晰的裂痕。

    更糟糕的是,張若塵的圣魂上,亦是出現了裂痕。

    且即使他運用七星神苓日葉的精氣,也根本無法將裂痕修復,更不能遏制自身精氣神的流失。

    “真理界形上,每出現一道裂痕,你的肉身和圣魂上,便會相應的出現一道裂痕。而當真理界形徹底破碎時,也即是你爆體而亡之時。”真理殿主的聲音,在張若塵的耳邊響起。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禁一沉,生出強烈的緊迫感。

    只是他明白,越是這種時候,就越不能著急,他需要更加冷靜,思考應對之策。

    可真理之心著實太過霸道,使得真理界形的裂痕,不斷增加。

    而張若塵的傷,也因此變得越來越重,身體布滿裂痕,猶如快要破碎的瓷瓶。

    “嗯?張若塵的氣息,怎么會變得如此虛弱?”

    月神的眼神微凝。

    借助神使木杖,月神模糊感知到了張若塵的情況。

    可惜,她的神力和神念,都無法降臨到真理之山上,無法弄清張若塵究竟是什么狀況。

    月神雖然知道真理神殿的獎勵不容易得到,卻沒想到竟然還會有生命之危。

    除了月神,池瑤女皇眼中亦是有著異樣之色,似是同樣察覺到了張若塵的情況不妙。

    廣場之上,真理殿主的眉頭微微皺起,在她的面前,張若塵已經變成了一個血人,體內的圣血,簡直都快要流盡。

    而在張若塵身后的真理界形,更是布滿了裂痕,且還在繼續增加,大量的五行混沌氣散溢出來,已經處于崩潰的邊緣。

    “失敗了嗎?“

    真理殿主的眼,中浮現出絲絲失望之色。

    以張若塵的條件,都無法成功,今后還能找到可以煉化真理之心的圣王嗎?

    “我絕不能失敗,我若身死,誰去救回昆侖?誰去保護孔樂?誰去重建圣明?我還有太多的事情,沒有去做,怎么可以死在這里?”

    張若塵的心中,涌現出無比強大的意志,不甘不屈。

    因為,他的肩上,扛著滿滿的責任。

    他不允許自己就這么倒下,絕對不允許。

    在這股意志的驅使下,他的真理界形極速坍塌收縮,竟是要歸于混沌。

    真理殿主正想出手,將真理之心,從張若塵的真理界形中抓攝出來,察覺到這種變化后,不由停了下來。

    “好強大的精神意志,還未放棄嗎?”真理殿主露出一道訝色。

    正常情況下,承受那般巨大的痛苦,精神意志必然會趨于崩潰,難以凝聚起來。

    可張若塵此刻的精神意志,卻是高度凝練,像是發生了某種質的升華。

    真理界形坍塌的速度極快,眨眼間,已是變得不比拳頭大多少,僅僅將真理之心包裹住,其內沒有了星辰的影蹤,只剩下一片混沌,如同天地未曾開辟之時。

    如此一來,真理之心竟是完全沉寂了下去,情況不再繼續惡化。

    張若塵本身亦是陷入沉寂,絲絲縷縷的五行混沌氣,匯聚起來,猶如一縷縷絲線,將他的身體纏繞包裹,化作一個巨大的繭蛹。

    在真理殿主的感知中,張若塵的生命波動,變得無比微弱,近乎于無。

    “最關鍵的時刻來臨,希望他能夠熬過來。”真理殿主道。

    事到如今,她已是完全不能插手,是生是死,得看張若塵的造化。

    此刻的真理之山,已經變得極為安靜,天空中的異象,亦是完全消失,給人一種無比壓抑之感。

    在這里,時間和空間的概念,都變得十分模糊。

    “轟。”

    突然間,一股強大的力量勃發,似沉寂億萬年的火山爆發。

    包裹住張若塵的繭蛹,破碎開來,在他的身后,微型的真理界形極速膨脹,無數星辰衍生出來,而真理之心,則是已經消失無蹤。

    準確說,是真理之心與真理界形融為了一體。

    重新開辟的真理界形,比過去更加浩瀚,每一顆星辰,都璀璨奪目。

    浩瀚的星空異象,再度出現在天穹之上,且遠比之前要壯闊得多。

    “砰砰。”

    強有力的心跳聲響起,強大的生機,從張若塵的體內釋放而出。

    他那因為失去大量血氣而變得干枯的肉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重新變得飽滿。

    天地間浮現出億萬道真理規則,全都圍繞著張若塵旋轉,仿佛他已經成為真理之道的掌控者。

    “混沌歸元,破而后立,果然是非常之人。”

    看到這一些列的變化,真理殿主長笑一聲,忍不住揚聲說出一句。

    這一句,自然也被真理之海岸邊的諸神聽到,頓時,有的神靈浮現出笑意,有的神靈臉色卻冷沉了下去。

    歡迎大家關注《》的弄了兩個微信群,大家也可以加一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