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一百七十四章 天堂界的計劃

    看著張若塵手中的鏡像圖卷,大曦王的眼神微微一變,閃露出怨怒之氣,恨不得立刻出手,將之奪過來。

    當初在東域圣城,張若塵逼著她,催動薪火塔,殺死了大批天堂界修士,且專門記錄了下來,讓她不得不乖乖的配合。

    “所謂月神神使,使用出這等手段,實在是讓人不齒。”大曦王冷著臉道。

    張若塵神情淡然,道:“沒有一點手段,怎么與你們斗?難道你想我,熱血沸騰的,如同莽夫一般,與整個天堂界派系的修士開戰?你高估我了,也低估我了。”

    “別以為掌握著一張鏡像圖卷,就能夠威脅到我,即便你將其公布于眾,也沒什么大不了。”大曦王道。

    無論如何,她都不想受張若塵的脅迫,否則,有一就有二,今后將會沒完沒了。

    殺死大批天堂界修士,的確算是一大把柄,卻也并非沒有辦法解決。

    張若塵絲毫不以為意,道:“我這里還有一些東西,不知仙子是否感興趣?”

    說話間,張若塵翻手,取出一條晶瑩的項鏈。

    一看到項鏈,大曦王的眼神,頓時出現了不小的變化,當即便是出手,想要將之奪取過來。

    可仍憑她施展出何種手段,都根本無法近得了張若塵的身,他們倆仿佛置身于不同的時空。

    “將空間項鏈還我。”

    這條項鏈,曾是大曦王的貼身之物,其中收藏著大量的寶物,包括對她極其重要的數件寶物。

    尤其是,魂界世界之靈,所賜予的那塊特殊的魂玉,更是關乎著她的修煉進境和未來的成就,那是她的機緣和奇遇。

    掌握著那塊魂玉,她的未來,才會譜寫出傳奇,而不是歸于平庸,絕對不容有失。

    還有那根水晶權杖,亦是有著極大的來歷,對她意義非凡。

    大曦王是無時無刻,不想奪回這些東西,可是天堂界派系的強者,一次次出手,卻都奈何張若塵不得,就連商子烆,也栽在了張若塵的手中。

    “既然仙子想要,拿去便是。”

    張若塵淡淡一笑,一抖手,便將空間項鏈,拋向了大曦王。

    大曦王有些木然的接過空間項鏈,心中感到十分詫異。

    當即,大曦王釋放出精神力,查看起空間項鏈中的東西來。

    下一刻,大曦王的眼中,露出異樣之色,她的所有寶物,都在空間項鏈內,張若塵竟然真的全還給了她,這讓她摸不清,張若塵究竟想要做什么。

    “我現在還給你,也隨時可以奪走,除非你永遠躲在魂界,那樣只能說一聲可惜,天庭將失去一道美麗的風景線。”張若塵平淡道。

    聽到這話,大曦王的眼神,不由一沉,她真切的感受到了,張若塵言語中透露出的強大自信。

    讓她不來天庭界,這可能嗎?

    魂界雖然是一座強界,可修煉環境,又豈能與天庭界相比?

    “仙子,難得能夠在真理天域相遇,一同小酌幾杯,如何?”張若塵忽的,向她發起邀請。

    他的語氣,聽似很溫和,可卻透著一種不可抗拒之意。

    大曦王沉默了片刻,最終卻是點了點頭,并未拒絕。

    不是她不想拒絕,而是根本拒絕不了。

    面對張若塵,她在無形中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當即,張若塵帶上大曦王,施展空間挪移,向著風巖等人所在的酒樓趕去。

    醉清風,真理天域最為有名的一家酒樓,存在的歷史,和真理天域一樣悠久。

    不消多時,張若塵和大曦王,走入進醉清風的一間雅間內。

    看到大曦王,風巖等人都不禁露出了異色,感到十分意外。

    他們都知道大曦王的身份,所以很好奇,張若塵為何會將她帶來?

    “大哥,你帶這個魂界的丑八怪來做什么?”項楚南直接問道。

    他從來都是直腸子,有什么說什么,對與張若塵有仇的人,他更是不會客氣。

    聽到“丑八怪”三個字,大曦王只覺得許大愚是故意在羞辱她,眼中寒光四射。她可是《九仙美人圖》上的美人,美名傳遍諸天萬界,怎么也無法與丑字聯系起來。

    “三弟,不可對瀲曦仙子無禮,仙子是我專程邀請而來。”

    緊接著,張若塵拍了拍大曦王的香肩,似乎是將她當成了交情很沉的自己人,道:“我三弟心直口快,仙子莫要見怪,請坐。”

    大曦王被張若塵的氣勢壓迫得難以喘息,按捺下心中的惱意,坐了下來,沒有去與項楚南計較。

    張若塵亦是坐下,親手為大曦王倒上了一杯酒,顯得很有風度,道:“瀲曦仙子,有個問題,希望你能夠幫我解答。”

    “你想問什么?”大曦王問道。

    張若塵緊緊盯向她的那雙美眸,道:“我想知道,天堂界究竟有著怎樣的計劃?仙子應該明白,我指的是什么。”

    通過周禛,他已經了解到天堂界的部分計劃,但,卻還不夠具體,需要進一步了解清楚。

    唯有如此,才能提前想好應對之策。

    “我只能說,你問錯人了,我早已離開昆侖界,天堂界縱然有什么計劃,我也并不知曉。”大曦王道。

    張若塵道:“仙子可是未來的魂界之主,以魂界與天堂界的關系,仙子怎會什么都不知道?這種話,可讓人無法信服。”

    “信不信是你的事,反正我的確是什么都不知道,不過,你處處與天堂界作對,如今又得到真理神殿的獎勵,最好小心一些。”大曦王冷曬道。

    她可不是在關心張若塵,而是想給張若塵施加一些壓力。

    這些事情,都是顯而易見的,她現在不過是故意將之挑明。

    張若塵略作沉吟,道:“真不知道,也沒關系,以仙子的身份,應該很容易就能探聽到這些消息,希望仙子能夠幫我這個忙。“

    “我為什么要幫你?“大曦王道。

    她堂堂魂界神女,地位尊崇,誰敢對她頤指氣使?

    更何況,張若塵居然讓她去探聽天堂界的計劃,等于是背叛天堂界,若是讓人發現,不但是她本身,就連魂界,都可能會有大麻煩。

    張若塵端起面前的酒杯,小酌了一口,淡笑道:“自我進入天庭界以來,殺了那般多的神子,天堂界派系的神,卻奈何我不得。似乎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如果我現在殺了你,你覺得我會被處死嗎?絲雪妹子,殿主應該會包庇我吧?”

    “若塵大哥登上了真理之山,真理神殿自會全力庇護,更何況,你是師兄的結拜大哥,母親當然會向著你。”青絲雪道。

    項楚南亦是道:“師妹說得沒錯,都是自己人,師母肯定護著。就算現在殺了她,我們也可以說,她是誤闖真理天域的某處險境,自己枉送了性命。”

    “真黑暗啊!”張若塵嘆道。

    聽到他們一唱一和,大曦王的心,頓時沉到了谷底。

    她那里會不明白張若塵的意思,以張若塵如今的特殊身份,就算是殺了她,只要處理得干凈,就不會有什么麻煩,天宮那邊,恐怕也不會深究。

    真理殿主說不一定,真的會幫忙掩蓋天機,讓魂界的神,都感知不到,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正如張若塵所說,太黑暗了!

    以前只有四大主宰世界才敢這么干。

    實力和背景,真的可以遮天。

    “仙子恐怕還不知道,就在之前,黑心魔主差點死了,賠償了月神一株渡劫神蓮,卞莊戰神才饒了他一命。”張若塵再度說道。

    聽到“卞莊戰神”四個字,大曦王的心,再次一沉,這位絕世巨擘,他們魂界無人能夠招惹得起。

    原本張若塵只有月神這一位靠山,如今卻多出了更為可怕的卞莊戰神和真理殿主,還有多少人,敢明目張膽的對他不利?

    大曦王目光緊緊的盯著張若塵,心中思緒萬千,一時間,卻是不知該做何選擇。

    張若塵沒有回避,反而是笑著端起酒杯,道:“仙子,我敬你一杯,你應該不會讓我失望吧?”

    大曦王沉默了片刻,最終還是端起了面前的酒杯,形勢比人強,她根本沒有抗拒的資本。

    原來弱者的滋味,是這樣的。

    “那我就靜候仙子的佳音。”

    說罷,張若塵將杯中的美酒,一飲而盡。

    大曦王一言不發,默默喝下了杯中酒,心中卻是感到十分的壓抑。以她的身份地位,從未想過會有被人如此威逼的一天。

    大曦王沒有在此久留,很快便起身離開,與張若塵等人,她實在是無話可說。

    而大曦王一走,張若塵亦是悄聲無息的,跟著離開了醉清風。

    此事極為重要,他自然是不能夠大意,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大曦王脫離他的視線范圍。

    至于風巖和項楚南,則是讓他們自行趕往中央皇城,到時再會合也一樣。

    讓張若塵頗為滿意的是,大曦王出了醉清風,便離開真理天域,徑直趕去了功德總驛站。

    “看來她是猜到,我就在附近,隨時拿捏著她的性命。”張若塵暗道。

    大曦王的效率很高,到了昆侖界的中央皇城,很快找到了一名天堂界的強者。

    說起來,張若塵對這名強者,并不陌生,正是當初接應周禛的翃,出自天堂界的超級大族,巨眼劫人一族。

    二人約在一座處于繁華地帶的莊園中見面。

    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手段,在莊園外轉了一圈,隨后,走入進對面的一座茶樓。他靠窗的位置,明明坐在一張桌子前,卻無人能夠發現他的存在。

    而剛一坐下,他的耳邊,便是聽到了很多的議論聲。

    “張若塵當真逆天,竟能以圣王之身,渡過真理之海第十層海域,也不知道他得到的獎勵,究竟是什么?”

    “他本就已經是大圣之下無敵的存在,如今又得到真理神殿的獎勵,真不知道,會強橫到何種地步。“

    “時隔十萬年,卞莊戰神再出手,以一道分身,碾壓黑心魔主和甲天下,天宮九大戰神之首的風采依舊。”

    “沖冠一怒為紅顏,卞莊戰神真乃蓋世豪杰,無人能及。”

    原本張若塵登上真理之山,應該是萬眾矚目,可因為卞莊戰神的緣故,使得他的受關注度,大幅降低。

    這對張若塵而言,其實也是一件好事,可以省去許多的麻煩。

    離開昆侖界,差不多一個半月時間,皇城雖暫時無恙,可局勢卻變得更加緊張。

    地獄界調集的圣境大軍,已經超過五千萬,匯聚的頂尖強者,亦是越來越多。

    乃至于地獄界派遣出了更多的陣法地師,想以最快速度,瓦解皇城的陣法神紋。

    好在,天庭界一方,同樣是抽調了大批圣境修士,隨時準備與地獄界,展開大戰。

    而昆侖界本土的強者,則更不必說,都紛紛向皇城匯聚而來。

    “消息傳播得還真快,看來我的一舉一動,都受到有心人的關注。”張若塵低語道。

    得到真理之心后,張若塵的聽力和目力,遠勝從前,即便對面那座莊園中,布置有陣法,也瞞不過他的耳目。

    莊園中,大曦王與翃落座下來,秘密交談。

    翃縮小了身形,變得與常人無異,對大曦王可謂是十分的殷勤。

    畢竟,能單獨與大曦王這樣的絕世美人相處,可是很難得的一件事情。

    而這明顯也是大曦王找上翃的原因,相比之下,從翃身上,更容易探聽到想知道的情報。

    一陣寒暄之后,大曦王問道:“在真理天域,我和米迦勒大天使王見過一面,當時,他似乎很著急,匆匆趕來了昆侖界。難道最近有什么重要的計劃進行?”

    大曦王一直以為,張若塵是因為發現米迦勒大天使王匆匆趕來昆侖界,所以,才會生疑。因此,很自然的,將此事說了出來。

    聽到這一則消息,莊園對面的茶樓中,張若塵的眉頭微微一掀,沉思了起來。

    翃略顯詫異道,低聲道:“仙子乃是魂界的領軍人物之一,應該是有資格知道此事,怎么會……”

    大曦王打斷了他,道:“我最近忙于修煉,對昆侖界功德戰場關注得少一些。但又怕錯過一些重要的事,所以才向你請教。”

    翃倒也沒有多想,卻猶豫了起來。

    此事關系重大,到底該不該講?

    能夠與瀲曦仙子交流的機會可不多,刻意向她隱瞞,會不會惹得她不高興?

    大曦王道:“看來是真有大事,不用擔心,我已經布下精神力結界,沒人能夠聽到我們的對話。”

    “正在進行中的重要計劃,自然是有的,那就是尋找蟠桃樹的確切空間坐標。”翃說道。

    大曦王面露異色,心中大驚,問道:“尋找蟠桃樹的空間坐標做什么?那蟠桃樹乃是世界靈根,好比是一尊神靈,即便尋到,我們也是奈何不得。”

    “此事當然無需我們出手,只要找到蟠桃樹的空間坐標,自會有絕頂神靈出動,強行打通一條通道,發動雷霆一擊,將蟠桃樹毀去。昔日,接天神木便是如此被斬斷,讓昆侖界諸神,猝不及防。”翃笑道。

    樓閣之下,張若塵將翃所說的話,一字不落的聽入耳中,心中頓時明悟。

    當初那孤心傲重傷雪無夜,就是為了獲取界子血,以便于提取出蟠桃樹的氣息,以此來鎖定蟠桃樹的方位,原來竟是有著如此打算。

    沒有了世界靈根,昆侖界將再度陷入沉寂,面對地獄界的攻擊,哪還能有反抗之力?

    不得不說,天堂界的用心,實在是歹毒至極,這事要從根本上,絕了昆侖界的希望。

    但,想想也很正常,中古浩劫,天堂界做了那般多不光彩的事情,豈能等著昆侖界來秋后算賬?

    大曦王知道張若塵就在附近,她也沒想過要阻礙張若塵探聽。

    微微沉吟,大曦王說道:“蟠桃樹所在的空間,必然極為隱秘,想要找到,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翃連忙解釋道:“池瑤女皇為了培養挑選出來的幾大界子,曾讓他們吃下蟠桃,通過這些界子的圣血,就有辦法將蟠桃樹找出來。本來,之前孤心傲已經成功取得雪無夜的圣血,卻因為一些緣故丟失。”

    “不過,這都不是什么大問題,除了吃過蟠桃的界子,還有知曉蟠桃樹確切位置的人,只要將其抓住,自然能夠尋到蟠桃樹。”

    聽到這番話,張若塵的心不由一動,捕捉到了極為關鍵的信息。

    據他所知,在蟠桃樹未曾成長為天地靈根前,乃是文帝一直在默默的守護,為此銷聲匿跡八百年之久。

    而想要接觸到蟠桃樹,必然是與文帝極為親近之人,且在朝廷中,應該有著極高的地位。

    一瞬間,張若塵想到了兩個人,一個是文帝的孫女,納蘭丹青。另一個是文帝的弟子,太宰王師奇。

    他們倆與文帝關系最為親近,且在朝廷身居高位,最得池瑤女皇信任,接觸過蟠桃樹的概率極大。

    也就是說,天堂界派系接下來,很有可能,將會對他們二人下手。

    或者說……

    已經下手。

    聯想到米迦勒大天使王緊急趕來昆侖界,張若塵意識到,事態已經到了無比危機的地步,再也坐不住。

    “丹青身在紫微宮,那里有滴血劍坐鎮,且是九天玄女合一,不會有什么問題。王師奇身在連珠府,那里雖然也有陣法守護,可天堂界派系有地師存在,足以破陣。”

    “天堂界的目標,也就只剩下王師奇。”

    張若塵的心念快速轉動,隨即猛然抬起頭,望向九星連珠府的方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