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一百七十七章 審判之劍

    紫微宮內,殷元辰靜靜佇立,俯瞰身在海域世界中的張若塵和阿樂,他的眼中,隱隱浮現出殘酷的笑容。

    任憑張若塵如何警覺,最終還是著了他的道,被困在他的寶物之中,要不了多久,就會被上億的噬魂蠱蟲,吞噬得一干二凈。

    “張若塵呢?難道你讓他逃走了?”

    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聲音,突然響起。

    “唰。”

    數百道身影從紫微宮深處,閃掠而出,盡皆出現在殷元辰的身周。

    所有人的身上,都散發出極其強大的氣息,修為實力均在九步圣王之上,其中部分人,更是給人一種深不可測之感。

    他們均是有著非凡的來歷,大多出自天堂界的各大神殿和大家族,還有便是,各個天堂界派系的大世界。

    天堂界建立的神殿極多,每一座神殿,都是由神靈所建立,且往往不止一尊神靈坐鎮,真正是諸神林立。

    張若塵最為熟悉的,乃是由甲天下創建的血戰神殿,在天堂界的諸多神殿中,僅僅只能排在十六名,算不得太強。

    毋庸置疑,最強的一座神殿,自然是傳承恒古之道的光明神殿,像米迦勒大天使王、宙宇等人,其實都是由光明神殿培養出來。

    剛才說話的,乃是一名擁有八只血翼的天使族男子,面容冷峻,身體修長,身著血紅色的鎧甲,身上散發出的煞氣,無比濃烈,似剛從尸山血海中走出。

    在天使族中,正常情況下,唯有大圣境強者,才會擁有八只翅膀。

    但,這名天使族男子,卻只擁有圣王境的修為,只是身上隱隱散發出屬于大圣境強者的威壓。

    此人名為天凌,出自血戰神殿,曾是一位修為極其高深的不朽境大圣,因為某種原因,不朽圣軀被打碎,跌落下境界。

    如今雖然只擁有圣王級的修為,可天凌的實力,卻是極其強大,大圣之下,鮮有人能是他的對手。

    但凡是落境者,在圣王境,幾乎都擁有橫掃無敵的實力。

    只不過,若無天大的機緣,落境者的結局,往往都很悲涼,終其一生,都無望再重塑不朽圣軀。

    血戰神殿在對付昆侖界,對付張若塵,這件事情上,可謂是最為積極,卻也吃虧最多,猩紅天使被殺,新生代領袖被殺,乃是與連神靈都險些殞命,可謂是顏面盡失。

    故而,此次血戰神殿是下了血本,精銳盡出,想要挽回顏面,免得被其他神殿嘲笑。

    殷元辰看了天凌一眼,冷聲道:“有我親自出手,張若塵豈有逃脫的可能?他現在離死已經不遠。”

    說話間,殷元辰將手套蘊藏的世界,呈現在天凌等人的面前。

    作為內應,攻破紫微宮,加之鎮壓張若塵,這兩大功勞,已經足夠殷元辰挺直腰桿,讓所有人都不敢再輕視于他。

    等到此間事了,回到天堂界,殷元辰的身份地位,都將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他終于能夠得到那些本該屬于他的榮耀和待遇,無須再去羨慕他人,更加可以有尊嚴的活下去。

    “元辰公子出手,果然是非比尋常,強如張若塵,也同樣是手到擒來,此次的行動,元辰公子可說是居功至偉。”一名生得極為貌美的女子,笑著恭維道。

    其身著墨綠長裙,腰身纖細,脖頸細長,肌膚白皙如玉,一雙眼睛極為靈動,給人一種極強魅惑之感,只要與其對視一眼,仿佛靈魂就會被勾走。

    女子名為冰桐,乃是魂界的修士,是魂界大圣之下,真正意義上的領袖,修為實力遠勝過如今的大曦王。

    宮門外那些侍衛,便是被冰桐施展手段,控制住了圣魂。

    她的手段高明無比,如果不是因為張若塵煉化了真理之心,恐怕根本就無法看出什么破綻來。

    聽到冰桐的話,殷元辰眼中不禁浮現出一抹笑意,這正是他所希望看到的效果。

    殷元辰的目光,掃過天凌、冰桐等人,道:“你們是否已經擒住九天玄女?青虹閣那邊的情況如何?”

    說起來,天堂界此次的行動,主要是針對蟠桃樹,對付張若塵,只能算是其次。

    “九天玄女繼承了先祖的九耀神淚,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對付,我雖施展秘法,干擾九耀神淚的力量,卻還是讓她退入了池瑤女皇曾經居住的神殿中,那座神殿有著池瑤女皇的神力守護,鐫刻了大量的神紋,一時還難以攻破。”

    “不過,九天玄女已然受了傷,留下了不少血液,被收集起來,足以用來開啟青虹閣內的空間陣法,只要能夠攻破青虹閣的防御,鎖定蟠桃樹所在的空間,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豐神如玉的耀天公子,從人群中走出,面帶微笑,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任誰也想不到,代表天權大世界的耀天公子,竟會和天堂界派系的人走到一起,共同展開對昆侖界的行動。

    如果讓張若塵聽到耀天公子的話,一定會感到很詫異,青虹閣竟然會與蟠桃樹有聯系,畢竟他曾經是親身進入過青虹閣中,并未察覺到什么異樣之處。

    “青虹閣中內外的陣法,皆是由須彌圣僧的大弟子所布置,玄妙無比,想要破解,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名強者皺眉道。

    關乎蟠桃樹,不用想也知道,定然是防范得極為嚴密,不會讓人輕易得手。

    如果沒有這些布置,只怕天堂界和地獄界的絕頂強者,早就已經鎖定蟠桃樹的空間坐標,何須如此的麻煩。

    天凌將目光投向殷元辰掌心中的海域世界,道:“當務之急,是盡快將張若塵解決掉,免生枝節。”

    張若塵的存在,乃是一個極不穩定的因素,威脅性極大,一次次破壞天堂界派系的大事。

    “放心,噬魂蠱蟲很快就能將張若塵啃噬干凈。”殷元辰道。

    由一位神靈培育出來的蠱蟲,自是極其可怕,就算是大圣,也未必能夠反抗得了。

    更何況,殷元辰后面一直以父親的神血進行喂養,這些噬魂蠱蟲早已是變得更加詭異可怖。

    殷元辰知道張若塵的手段了得,在外界釋放噬魂蠱蟲的話,張若塵或許還有辦法逃脫,可被他收入海域世界中,那便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只有死路一條。

    任憑張若塵的空間手段如何厲害,也休想從其中逃出來。

    海域世界中,張若塵和阿樂遭到上億只噬魂蠱蟲的瘋狂攻擊,封鎖住他們的所有退路。

    噬魂蠱蟲結成了噬魂結界,將張若塵和阿樂籠罩,彼此的力量結合在一起,展現出摧枯拉朽之勢。

    “嗡。”

    所有的噬魂蠱蟲一同振翅,釋放出詭異而可怕的音波,震動虛空,直接作用在圣魂之上。

    同時,噬魂蠱蟲分泌出一種恐怖的毒液,彌漫在空氣之中,悄無聲息的往張若塵和阿樂的體內滲透。

    阿樂面無表情,十分平靜的出劍。

    鐵劍劃過詭異的軌跡,輕微的震動起來,釋放出極其特殊的波動,竟是生生將噬魂蠱蟲釋放出的音波破去。

    阿樂釋放出的這種波動,十分可怕,極容易讓人著道,不知不覺間,圣魂就會被瓦解。

    在阿樂出手時,張若塵亦是出手,以真理奧義催動火神鎧甲,升騰起焚天的烈焰,與凈滅神火相結合,向著四面八方彌漫而去。

    如今他已經擁有萬分之四十九的真理奧義,加之真理之心的緣故,無疑是能夠催發出火神鎧甲的更強威能來。

    更何況,張若塵的火行之道,已經修煉至大圓滿,產生質變,任何火焰在他的手中,都能發揮出超乎想象的可怕威力。

    “嗤嗤。”

    在神火的焚燒下,彌漫在空氣中的詭異毒液,紛紛被煉化,發出細微的聲響。

    “轟。”

    受到張若塵的催動,神火沖天而起,猶如一座遠古火山大爆發。

    有著真理之道的加持,神火變得恐怖至極,似可焚天煮海,熔煉萬物,使得天地歸于虛無。

    頓時,噬魂蠱蟲所結出的噬魂結界,被強行突破,大批噬魂蠱蟲被焚燒成灰,落入海中。

    “火行之道大圓滿,加上帝焰級別的凈滅神火,還有那件火神鎧甲,很有古怪。”天凌頗為詫異道。

    按照他們所得到的情報,張若塵應該只是將劍道,修煉到了大圓滿,其他各種圣道雖然很強,但都還有欠缺。

    殷元辰眼神微凝,他親眼看到張若塵與閻無神一戰,本以為已經完全了解了張若塵的手段和實力。

    可現在看來,他所掌握的情報,與現實的情況,明顯存在很大的誤差。

    不知怎么的,殷元辰感覺自己現在竟是完全無法看透張若塵,其身上像是籠罩了一層迷霧,誰也不知道,其接下來會施展出怎樣可怕的手段來。

    “和張若塵在一起的人是誰?好詭異的劍道。”冰桐眼泛異光道。

    “此人名為阿樂,被人稱為奪命劍客,是死神殿重點培養的對象,這些年,一直與我們天殺組織作對,殺了我們不少人。”陰暗處,一道如幽靈般的身影走了出來。

    此人身著黑袍,佩戴著鬼臉面具,氣息近乎安全收斂,即便是走到近前,都很難察覺到其存在。

    其乃是天殺組織的一位殺手天王,名為赫連無生,在《殺手天王榜》上的排名極高,死在其手中的圣王,不計其數,令人聞風喪膽。

    赫連無生的身份很神秘,幾乎沒人見過他的真面目,但凡是他出手刺殺的對象,還從未失手過。

    天殺組織對于阿樂,可謂是恨之入骨,一直都想將其除去,也曾派遣出多尊殺手天王出手,可不但沒能殺死阿樂,反倒是都死在了阿樂的手中。

    如今阿樂在《殺手天王榜》上的排名,已經極為靠前,被天殺組織視為心腹大患。

    殷元辰道:“不管他是誰,這次都只能陪著張若塵一起死。”

    說話間,殷元辰將一股磅礴的死亡力量,注入海域世界內。

    鮮少有人知道,他主修的乃是死亡之道,且不是一般的死亡之道,而是冥古絕滅死力,最是詭異可怖。

    在冥古時代,有強者將絕滅死力修煉到極致,釋放出來,可以在頃刻間,滅殺一座大世界中所有的生靈。

    殷元辰利用自己父親的神尸練功,汲取死亡氣息,已然是將冥古絕滅死力,修煉到了極其驚人的地步。

    海域世界內,鯤那裂成兩半的尸體,快速融合在一起。

    受到冥古絕滅死力的驅使,鯤的身體變得漆黑,身周的海水,則是變得像墨汁一般,粘稠無比。

    “吼。”

    伴隨著鯤的一聲怒吼,其張開了血盆大口,釋放出恐怖的吞噬之力。

    所有的噬魂蠱蟲,連帶著張若塵和阿樂,都在瞬間,被鯤一口吞入了腹中。

    鯤腹有乾坤,龐大至極,不管原來是什么樣,如今卻是變得死氣沉沉,無數死靈從墨汁一般的海水中走出,瘋狂的撲向張若塵和阿樂。

    “能將冥古絕滅死力修煉到如此程度,元辰,我倒真是小覷了你。”張若塵低語道。

    海域世界已經是施加了很強的壓制力,如今進入到鯤的體內,那種壓制,無疑是變得更強,就連圣氣運轉,都受到了影響。

    阿樂目光冷冽,身上迸發出洶涌澎湃的殺氣,隱約有著尸山血海的異象,呈現出來。

    殺氣與生死之力交融,在阿樂的身后,凝聚出兩只詭異的眼睛,一黑一白,宛如宇宙星空中中的黑洞和白洞。

    阿樂雙手握住鐵劍的劍柄,高高舉起。

    身后的兩只眼睛,頓時出現變化,一只眼睛釋放出黑色的劍氣,一只眼睛釋放出白色的劍氣。

    兩股劍氣交匯在一起,生死輪轉,化作一道恐怖的劍氣洪流,席卷八方。

    “嘭。”

    劍氣洪流所過之處,所有的死靈,盡皆爆碎開來,形神俱滅。

    本來,死靈是極難被磨滅,可阿樂修煉出的這種生死劍氣,卻正好是其克星,令其從本質上破滅。

    無聲無息的,一只噬魂蠱蟲,出現在阿樂的脖頸后。

    阿樂的一根頭發飛起,鋒芒一閃,將這只噬魂蠱蟲斬成了兩半。

    與此同時,張若塵亦是遭到了噬魂蠱蟲的攻擊,在這個特殊的環境中,它們無比擅長隱藏,神出鬼沒,讓人難以防備。

    一旦被噬魂蠱蟲鉆入體內,那將是天大的麻煩,說不得瞬間就會丟掉性命。

    “真是夠煩人的。”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寒光。

    當即,他調動自身的圣氣,源源不斷的匯聚到左腿,激發其中的百萬道神之規則,同時調動自身的火焰規則,以及真理規則。

    “轟。“

    磅礴之極的火焰神力,從張若塵的左腿釋放而出,橫掃八方**,萬物皆化作灰燼。

    饒是以鯤的腹中乾坤的堅固,也根本承受不住這股火焰神力,頃刻便是陷入崩潰。

    海面之上,鯤那龐大的身體,轟然爆碎開來。

    方圓萬里的海面,直接沉陷了下去,海水生生被蒸發了百丈,且還處于沸騰的狀態。

    無論是死靈,還是噬魂蠱蟲,盡皆飛灰湮滅,什么都沒有留下。

    整個海域世界,都劇烈震動起來,空間變得極不穩定,顯現出一道道猙獰的空間裂縫。

    “砰。”

    殷元辰承受不住這股力量,如同被一座太古神山壓住,身體彎曲,佩戴手套的那只手,直接被壓到了地面,使得堅硬的地板,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紋。

    “怎么可能?”

    殷元辰眼中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他怎么也沒想到,被困在海域世界中,張若塵竟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來,幾乎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圍。

    這一腳,竟是能夠踩壓一座世界!

    在場的一眾天堂界派系的強者,臉色亦是發生了變化。

    “動用審判之劍,給予張若塵致命一擊。”

    一名身后有著三對白金羽翼的天使族強者沉聲說道。

    頓時,他身后的十一名天使族強者,立刻走了出來。

    十二名天使族強者,均是出自光明神殿,修煉光明之道,他們的實力雖然及不上米迦勒大天使王和宙宇,卻也都是臨道境的絕頂強者。

    最為重要的是,他們擅長合擊之法,掌握十二審判之劍,全力出手,米迦勒大天使王也同樣不是對手。

    也因此,他們被稱為十二審判使者,執掌刑罰。

    “嘩。”

    十二柄綻放著璀璨圣光的圣劍,從十二審判使者的體內飛出,每一柄圣劍的表面,都浮現出數十萬道王級銘紋,彼此的力量,竟是能夠結合為一體。

    十二柄審判之劍,本身乃是一套,組合在一起,便是一件強大的至尊圣器,在極為久遠的時代,曾經沾染過神血。

    “殺。”

    受到十二審判使者的催動,十二柄審判之劍,飛入了海域世界中。

    “唰唰。”

    剎那之間,圣劍分化,由十二柄,化為一百二十柄,然后分一千二百柄,一萬二千柄。

    最后,化作十二萬柄。

    真正是萬劍歸宗,聲勢浩大。

    張若塵抬起頭來,此刻,天邊除了殷元辰,還映照出了十二道天神一般的身影,俯瞰著這片天地。

    看到那從天而降的圣劍洪流,張若塵眼睛瞇成一道縫,手臂掀起,揮了出去。

    “轟隆隆。”

    頓時,海面震動,有著數以百萬計的水滴飛起,在劍意的作用下,凝聚成一柄柄鋒芒畢露的圣劍,沖天而起。

    修煉到張若塵這般境界,萬物皆可化劍。

    更何況,他還將水行之道,也修煉到了大圓滿境界,與大圓滿的劍道相結合,其威力可說是鬼神莫測。

    水滴圣劍,如流星雨一般,沖天飛起。

    “嘭嘭。”

    天空中的一柄柄圣劍,與水滴圣劍對碰,不斷破碎。

    下一刻,十二審判之劍的本體,重新顯露出來。

    受到水滴圣劍的攻擊,十二審判之劍表面的光芒,盡皆黯淡下去,王級銘紋收斂。

    “嘩啦。”

    恐怖的劍意,穿透海域世界,沖擊進入十二審判使者的體內。

    十二審判使者臉色劇變,身體不由自主的倒退,大口鮮血噴吐而出。

    “怎么會這么強?“

    十二審判使者的心中,均是震驚無比。

    他們本以為,有海域世界的壓制,聯手之下,必然能夠鎮殺張若塵,可沒想到,竟會是這樣的結果。

    張若塵的強大程度,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