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千一百八十二章 壓不斷的脊梁

    “所有修士退到外圍,以你們的修為,單獨對上張若塵,與送死沒有區別。x23us立即和兩位陣法地師,結成合擊陣法,采用分組式防御和階梯式攻擊。”

    米迦勒大天使王心智過人,即便張若塵已經將天堂界派系的修士殺得人心惶惶,依舊能保持鎮定。

    “十二審判使者何在?還不立即化為審判之光,助我斬殺張若塵。”

    “唰!唰!唰……”

    一道道破風聲響起。

    光明神殿的十二審判使者,化作十二道璀璨的圣光,出現到米迦勒大天使王的身旁。

    戰陣凝結,他們化為十二道光環,懸于米迦勒大天使王的頭頂,灑落下神圣的光華。

    “合!”

    米迦勒大天使王的氣息,節節攀升,胸口的十字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

    原本,他的實力,大概有閻無神惡身的六成。可是現在,得到十二審判使者的加持,力量成倍增長。

    并非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簡單。

    實際上,米迦勒大天使王身上爆發出來的力量波動,已超過閻無神的善身。以他現在的狀態,去戰天宮四大天王,也輸不了多少。

    光明神殿,為九大恒古神殿之一,手段自然不是普通武者可以想象。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光明神殿培養十二審判使者,根本就是為了成就米迦勒大天使王,想要將他推到這個時代天庭諸天萬界第一強者的高度。

    殷元辰對米迦勒大天使王自然是羨慕和嫉妒,最終,將目光落到張若塵的身上,心中冷哼:“張若塵,只有殺了你,我的鋒芒再能壓過米迦勒,他擁有的這一切,本該屬于我。”

    只見殷元辰的體內,涌現出成千上萬道光絲,化為冥古絕滅死力,注入神尸體內。

    下一刻,震撼人心的事發生,只見,殷元辰體內血氣,與神尸發生共鳴,兩者融為了一體。

    殷元辰施展的,乃是他的祖父為他量身創出一種禁忌秘術,“神尸血養術”。

    因為,他和他父神尸骸的血脈,最為親近。

    施展出這種秘術,使用他的圣血,養神尸,可以在短時間內,與神尸完全結合,爆發出無與倫比的戰力。

    “轟。”

    狂暴至極的氣息,從神尸身上釋放出來,籠罩整個天池。

    此刻,神尸便是殷元辰,他的力量節節攀升,比之此刻的米迦勒大天使王,有過之而無不及。

    “敢破壞本座的好事,張若塵,你想怎么死?”那位百枷境的落境者,冷喝一聲。

    說話間,他的身上,釋放出滔天魔氣,使得天池所在的這片空間,激蕩不息。

    他,名叫魄魔君,乃是黑魔界千年前,最為驚才絕艷的天才,擁有成為絕頂大圣的潛質。

    可惜的是,在和地獄界羅剎族大圣“梵七念”一戰之時,被對方擊碎了圣源,打破圣相。

    就連體內的圣道規則、圣道感悟、知識智慧,都被梵七念的葬火鈴,磨滅了一大半。

    要知道,圣源,乃是使用修士的圣相和圣氣,加上自身的感悟和知識,凝聚出來的結晶。

    圣源會毀,境界被打落,自然不能再稱為大圣。

    那時,魄魔君已經掙斷體內四十二道枷鎖,可謂前途一片光明,可想而知,那一戰對他的打擊有多么巨大。

    他之所以參加天堂界派系的計劃,就是為了得到重返大圣境的機緣。

    而收取滴血劍,無疑便是一個極佳的機會,卻被張若塵所破壞,他豈能不惱怒?

    單從身上散發出的氣息來看,魄魔君尤勝過米迦勒大天使王和殷元辰。

    這也是很正常的事,百枷境大圣即便落境,也不是任何圣王境生靈可以比擬。

    米迦勒大天使王、殷元辰、血靈魔君,三尊絕頂強者,呈三才之勢,將張若塵三人包圍。

    “天堂界不愧是主宰世界之一,底蘊之強,手段之深,遠不是別的大世界可以比你。”

    張若塵輕嘆一聲,目光掃過懸于天穹上的兩座圣殿。有它們在,他的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完全受到壓制。

    現在這種情況,對他很不利。

    “張若塵失去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你十成戰力,還發揮得出來幾成?接我一劍試試。”

    米迦勒大天使王當先出手。

    在他的掌控之下,十二柄審判之劍,合而為一,向張若塵斬了過去。

    先前被張若塵一劍重創,他現在無疑是想要找回場子。

    “嘩”

    審判之劍綻放出神圣的光芒,照耀天地,似要將世間所有的邪惡,都給凈化干凈。

    米迦勒大天使王和十二審判使者,均未將光明之道修煉到大圓滿境界,可如今結合在一起,卻能夠發揮出堪比大圓滿的威能。

    “就算不用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你也不是我的對手。”

    張若塵身上戰意沸騰,目光如電似炬,騰空而起,揮動手中的沉淵古劍,斬出一道通天的劍芒。

    “轟隆。”

    兩道劍芒,在半空,同時破碎,射出無數道凌厲的劍氣。

    好在這片空間,已經被徹底鎮壓住,即便是如此可怕的力量碰撞,也并未能夠將空間撕裂。

    米迦勒大天使王一連向后倒退兩百多米,以劍插地,穩住了退勢。

    這一擊對碰,雖然落入下方,他卻沒有受傷,不禁信心大增,心中暗道:“張若塵似乎也并不是,無法戰勝。”

    “吼。”

    邪靈咆哮一聲,準備與阿樂一同沖殺上去,為張若塵分擔壓力。

    “你們還沒有資格參戰,給本君神形俱滅。”

    魄魔君雖然落境,身上卻依舊有大圣的威,圣道中帝皇的勢。他調動磅礴的血海魔氣,凝聚出一只遮天巨手,猛然拍擊而出。

    感受到那股天塌地陷一般的壓力,阿樂毫無懼色,身上釋放出極致的殺氣,將所有力量凝聚于一點,一劍刺出。

    邪靈亦是激發出大量神力,粗壯的蟒尾,狠狠抽擊出去。

    “砰。”

    遮天巨手無可匹敵,阿樂和邪靈都被拍飛了出去,墜入天池之中。

    經此一擊,阿樂和邪靈,便是遭受重創。圣血將大范圍的天池染紅,使得冰寒的天池水,沸騰起來。

    不是他們太弱,而是魄魔君太強。

    掙斷四十二道枷鎖的大圣,絕不是泛泛之輩。

    要知道,百枷境的大圣,掙斷一道枷鎖,不朽圣軀的力量,就能夠增加十分之一。

    也就是說,掙斷十道枷鎖,可以讓自身力量翻倍。

    若能,將百道枷鎖全部掙斷,則能爆發出十倍的力量。

    這還僅僅只是肉身的增強,沒有算上百枷境大圣對圣道感悟的提升,對天地規則、天地圣氣的操控能力的提升。

    魄魔君雖然落境,可他掙斷四十二道枷鎖,不朽圣軀的力量,比不朽境巔峰的大圣,強大四倍多。

    就算沒有大圣之力作為支撐,同樣不可小覷。

    境界不足,力量來補。

    “百枷境的落境者,與不朽境的落境者,實力果然有著天壤之別。“張若塵心中暗道。

    他先前擊殺曾是不朽巔峰大圣的天凌,根本就沒費多大的力氣,可現在,魄魔君卻是給了他不小的壓力。

    “張若塵,現在你還敢分心,當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寫。”與神尸融合的殷元辰道。

    同時,他已撲到近前,揮動神劍,斬了出去。

    張若塵淡淡瞥了殷元辰一眼,一揮手,將滴血劍祭出。

    與此同時,磅礴的五行混沌氣,從他的體內涌現出來,與真理規則相結合,演化出一片浩瀚無垠的星空。

    時間圣殿和空間圣殿,只能禁錮時間和空間,卻沒辦法封禁他的真理之道。

    “鎮封。”

    突然間,一道大喝聲響起。

    在張若塵的上空,出現二十四塊神骨,其上有著諸多秘紋交織,釋放出極為特別的力量波動,將張若塵籠罩。

    頓時,張若塵凝聚出的真理界形,輕微的震動起來。

    “真理神殿也有人插手?”

    張若塵的心,微微一沉。

    想想也很正常,天堂界派系勢力龐大,在真理神殿中,自然也有很強的力量,要不然如何為米迦勒大天使王弄來凝聚真理界形的秘法?

    云層之上,佇立著一人,眼中泛著冷笑,俯視下方的張若塵。

    不是別人,正是真理神殿十大神傳弟子之一,東方清羽。

    “看來師尊猜測沒錯,殿主果然是傳授了張若塵凝聚真理界形的秘法,為此準備的二十四塊神骨,倒是派上了用場。”東方清羽自語道。

    有他師尊親手煉制的二十四塊神骨在,就算張若塵凝聚的是“宇宙無邊”真理界形,也照樣會被鎮封住,無法發揮出任何作用。

    不僅僅是真理界形,就連真理之道,也同樣無法運用。

    如此一來,張若塵便完全淪為砧板上的肉,不可能再有反抗之力。

    然而,下一刻,東方清羽便露出驚色,“怎么回事?為何張若塵的真理界形沒有被鎮封?”

    張若塵凝聚的真理界形,本就與真理神殿的有所不同,加之身具真理之心,豈是隨隨便便能鎮封得了?

    “陰陽兩儀,奪天造化。”

    張若塵低喝,調動自身劍道規則,同時駕馭沉淵古劍和滴血劍,演化兩儀宗的最強劍陣。

    一幅巨大的陰陽太極圖案出現,懸于張若塵的上方,徐徐轉動,衍生出無盡的變化。

    “嘩啦。”

    一道道凝練到極致的劍芒,從陰陽太極圖案中飛出,同時對殷元辰和米迦勒大天使王,發動攻擊。

    與此同時,張若塵取出了源自劍冢的古樸劍柄,以圣氣催動,快速形成修長纖細的劍身,主動向魄魔君斬了過去。

    在他眼中,魄魔君才是最為重要的對手。

    以一己之力,對抗三大神殿弟子的鎮壓,與三大強者的攻伐,還能主動發起攻擊。圣王境界的張若塵,可以說是,做到了前無古人。

    魄魔君不禁冷笑:“既然你這么著急找死,本座成全你。”

    說話間,魄魔君的身形暴漲,化作一尊百丈高的巨人。魔威越發的強盛,他的四肢均有著奪目的魔光綻放,如龍蛇一般游走,那是他曾經在百枷境所掙斷的四十二道枷鎖之力。

    百道枷鎖,遍布全身。

    如同不朽化肉身一般,掙斷枷鎖,往往也是從易到難。

    人類修士的四肢,各分布有十道枷鎖,相對比較容易掙斷。破魔君則是已經將四肢的枷鎖,全部掙斷,將人體四極的力量,挖掘到了極致。

    “天魔撕天手。”

    “咔。”

    魄魔君的大手,一把抓住張若塵斬出的劍芒,生生將之捏碎。

    繼而,他的手,順勢向著張若塵拍打而去。

    “砰。”

    饒是有神劍抵擋在前,張若塵仍舊是向后倒退了十幾步,氣息隱隱變得有些紊亂。

    “好強的力量。”張若塵暗道。

    眼見魄魔君再度攻來,張若塵連忙打出一掌,調動數百萬道規則,同時激發出火神鎧甲的力量。

    面對如此強大的對手,他顯然是必須要慎重對待,全力以赴。

    掌心,一條青色神龍飛出,迎風而漲,身上燃燒著熊熊的火焰,使得整個天池的溫度,都驟然升高了許多。

    “轟。”

    魄魔君的攻勢雖猛,可還是被抵擋了下來。

    “再接我一掌。”

    張若塵大喝一聲,釋放出浩瀚的圣氣,凝聚出一道崩天滅地的霸道掌印。

    “嘭嘭。”

    一時間,張若塵與魄魔君激戰在了一起,兩者均是沒有保留,全力展開攻殺。

    眼見張若塵與三大強者激戰在一起,卻并未落多少下風,天堂界派系的修士,都竊竊私語,只感覺自己的心臟嘭嘭直跳。

    張若塵才圣王境而已,已經這么難殺。

    等他突破到大圣境界,還得了?

    耀天公子將目光,投向元初神殿內,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必須盡快擒下池孔樂。”

    為防止出現意外,掌握池孔樂這張底牌,無疑是很有必要。

    當即,包括耀天公子在內,有著多位領袖人物,進入到元初神殿中。

    察覺到天堂界派系的意圖,九天玄女和七十二宮女圣,連忙將池孔樂保護了起來。

    雪無夜亦是和其他五位界子會合到一起,走到了前方來,無論實力是否足夠,螳臂當車也好,以卵擊石也罷。

    該有的擔當,他們不會退縮。

    因為煉化了神木之心的緣故,雪無夜如今的生命力和恢復力,都極為強大,遠勝別的圣王。

    先前被芳澤王傷得那般重,如今卻已是好了大半。

    耀天公子注視著九天玄女,嘆息道:“何必呢?昆侖界滅亡,已經成為必然,再怎么反抗,也無濟于事,不過是白白犧牲。天堂界派系的強大,你們也都看到,張若塵就算再能打,能打得穿三大神殿弟子的鎮壓?能打得破兩位地師,數百位圣王境頂尖強者的圍困?他也是人,也會累,也會力竭,也會油盡燈枯。”

    “放棄抵抗,隨我回天權大世界,這才是最為明智的選擇。”

    “唰。”

    九天玄女提起圣劍,劍指耀天公子,道:“耀天,你想做狗,別以為他人也想。一邊說要幫助昆侖界,一邊卻與天堂界狼狽為奸,意圖覆滅昆侖界。九耀神君光明磊落,絕世無雙,怎么會有你這種卑劣的后代?”

    滄瀾武圣從來都是火爆脾氣,不會像圣書才女那般儒雅,有任何情緒,都會最直接的表現出來。

    從一開始,她就很討厭耀天公子,如今更是厭惡到極點,恨不得將其碎尸萬段。

    耀天公子并未動怒,淡笑道:“識時務者為俊杰,歷史從來都是由贏家去書寫,只要能夠達成目的,誰又會在乎,你所使用的是什么手段?”

    “好了,不要再反抗,我不想傷了你。這些朝廷的人,只要選擇投降,我可以出面,保住他們的性命。”

    “小白臉,你在放什么狗屁?好臭,好臭!我塵爺乃是昆侖界壓不斷的脊梁,可永遠撐起一片天,等滅掉他們全部,接下來,就是你的死期。”象兔道。

    耀天公子眼中泛起可怕的殺機,道:“好個牙尖嘴利的畜生,辱罵本公子,從來不會有好下場。動手,除了池孔樂和九天玄女,其他一個不留。”
最近更新小說